<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九言诗时代会到来吗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黄淮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黄淮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79
加入时间: 2008/12/11
文章: 2861
来自: 山东威海
积分: 12596


文章时间: 2009-8-16 周日, 下午8:53    标题: 九言诗时代会到来吗 引用回复

九言诗时代会到来吗
毛瀚近来有两本书,引起了诗坛关注,一是《黄淮九言抒情诗》,一是《现代格律诗鼓吹录》。前者为诗人黄淮近年一部分诗歌创作的结集,后者是诗评家许可的新诗研究专著。
《黄淮九言抒情诗》收诗九十五首,全部为九言诗,这在新诗史上还是首创,展示了黄淮在九言诗这个寂寥冷清的领域里辛勤拓荒、锐意探索的成果,集中佳作迭出令人欣喜。不少篇什精美圆熟,让读者初步领略了九言诗的魅力。如《睡神赋》:
昨夜的美梦还在延续
今朝的怪影即将君临
每个细胞都懒睁醉眼
在梦的沼泽越陷越深
滞缓的曲线攀上白桦
古藤般缠绕脚趾脖颈
晨光捧一束金铸玫瑰
徘徊着不敢叩响宁静
枕边墨发积一山诗情
床中胴体玉雕般温馨
酣声化蝶飘飘然飞散
画笔之鸟正浅唱低吟
睡神的梦果早该熟透
熟了还得跌落进清醒
晕眩如轻雾层层围笼
我也被你裹进了梦境
许可的《现代格律诗鼓吹录》则从理论上大力倡导现代格律诗,并得出九言诗将成为中国新诗主流的论断,与黄淮九言诗彼此呼应,不谋而合,一位提供了创作上成功的例证,一位提供了理论依据。新诗格律化是新诗发展的一个重要(也许是主要)方向,任何否定现代格律诗的主张都是不攻自破的,只要我们看一看匈牙利著名诗人斐多菲的《自由与爱情》一诗中中国的几种译文的命运,这个问题就再清楚不过了。三十年代初,青年诗人殷夫把它译为五言绝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凝炼铿锵,广为流传,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青年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而斗争。它的另几种译文如: “自由与爱情/我需要这两样/为了我的爱情/我牺牲我的生命/为了自由/我将我的爱情牺牲/。”也许更为忠实于原作,但因没有格律诗的韵致,能诵者寥寥。十余年前,广场上一首格律诗: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传遍全国,妇孺皆知。而当时被四人帮的无耻文人与之焊接到一起以制造“反革命”罪证的另一首自由诗: “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复返了/我们信仰马列主义/让那些阉割马列主义的秀才们见鬼去吧……”至今尚有几人能够记诵?所以,现代格律诗的存在的价值是勿庸置疑的。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创造怎样的新诗格律?是让一种新诗格律独秀诗坛,还是让众多格律共存共荣!
许可《现代格律诗鼓吹录》经过旁征博引,周密论证,热烈倡导九言诗,极力鼓吹其优越性,并预言现代九言诗 “必将战胜五七言诗,不仅取代今天五七言诗的地位,甚至有如古代五七言诗那样繁荣,以致格律诗进入一个新纪元,从而在我们的文学史上大书特书地写下‘九言诗时代’这样光辉灿烂的一章。”笔者闻之,耳目即为一新,茅塞顿开,激动不已。然而开激之余,又不免对此罢黜百体,独尊九言的宏论生出若干疑窦,尽管有《黄淮九言抒情诗》等一些较为成功之例,仍感到不足为据。谨不揣浅陋,不避唐突失礼之嫌,将疑窦诚恳说出,以请教许可等“九言诗时代”的预言家。
疑窦一:
现代格律诗的提出与发展的动力,主要来自广大读者的无情选择,来自读者“买方市场”的制约,而不是由诗家想生产什么就生产什么,想销售什么就销售什么。新诗滞销是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而“童子解吟长恨歌,胡儿能唱琵琶篇”终归是诗家的骄傲,“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毕竟是诗家梦寐以求的境界。新诗格律化的要求来自读者群众,而迄今为止,群众最为喜闻乐见的仍然是五、七言诗,在各种严肃读物印数普遍跌落的形势下,一部五、七言诗集《唐诗鉴赏辞典》却接连重印,印数以百万计。这种情况,在可预计的将来,恐怕也不会有根本改变。一些直接为群众所创作并不胫而走的民歌也尽为五、七言者。如
:
小倒戴手铐,
中倒写检讨,
大倒作报告。 (讽刺官倒。见于近期报端)
尼龙袜子高跟鞋(方音hɑi),
手一招就请快来,
快来坐我的司机台。
粗布褂子黑大汉,
好话说了千千万,
坐个拖斗都不干。
(讽刺司机喜捎女客。笔者采自乡间)
既然新诗格律化的要求主要来自读者群众,既然群众天然地接受五、七言诗,九言诗何以可能成为现代格律诗的未来呢?
研究者精心研制出来的一种自信是非常完美的诗体,能否最终为读者接受,并战胜五、七言诗而开创一个新的九言诗时代,恐怕不宜过于乐观。一位波兰医生一百年前潜心研制世界语,集世界各主要语种(主要是印欧语系诸语种)之长,创造了一种据说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
简洁最科学的人造语言(音译为“爱斯不难读”有鼓励人们研习之意),但至今除极少数爱好者外,仍不为各国人民所接受,人们还是宁肯去说他们的既不太简洁又不太科学的语言。中国格律诗几千年发展,主要线索只是四言、五言、七言诗,其它如两言、三言、六言、八言、九言、十言、十一言诗等都曾被尝试过,但终究不能为广大读者和作者所接受。除长短句中偶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类优美的九言句外,尚不见成功的每句皆为九言之诗。而五、七言诗在其本身固有的潜能(精粹凝炼,朗朗上口,易记易诵等等)充分发挥之前,是决不会退出诗史的。现代汉语中大量双音词及多音词的出现也并不足以将其逐出,而只是提供了一种趋势,因为即便在今天,单音词的巨大魔力并不因我们有意无意的贬低而消减,尤其是作为诗歌语言的时候。旧体诗在现代中国的复兴之势,雄辩地说明了这一点。极而言之,中国新诗不搞字数严整的格律化则已,要搞,其发展趋势也许在于五、七言诗的复兴与改造,而不在九言诗的创制。
流沙河的《哄小儿》流传海内脍炙人口,除情思哀怨沉痛、催人泪下外,其成功主要得力于
七言句式。如改为九言式:
爸爸(倒霉)作了棚中牛
今日(偷闲)又作家中马,
笑跪床上四(只)蹄(子)爬,
乖乖儿(呀),快来骑马马。
其魅力增减如何?
疑窦二:新诗格律化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诗行的均齐或有规律参差,和诗行内节奏单位的有规律构成。众所周知,早期的新诗格律化探索者如新月派中一些诗人,过于强调诗行的均齐严整,强调每行诗的字数相等。其末流所趋,往往不免有斧削、拼凑痕迹,被人讥为“豆腐干体”。即便是其中较为成功之作,恕斗胆举一例,如闻一多先生的名作,九言诗《死水》,也称不上什么旷世神品,(试比较唐人张若虚的七言诗《春江花月夜》、白居易的七言诗长恨歌》。以此苛刻的标准衡量,黄淮九言诗当然也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窃以为真正代表闻一多诗歌艺术水平的,倒是某些冲破了诗行字数限制的半格律诗如《玄思》等。所以,后来的现代格律诗倡导者如何其芳等转而强调组成诗行的节奏单元(称音步、音尺、音组、顿、拍等)的规律化。这无疑是一大进步,为新诗格律化找到了一条较为科学的道路。何其芳自己早期所作的《花环——放在一个小坟上》,可以视为这种“节奏说”的范例(也许还不算典型):
开落在/幽谷里的/花/最香,
无人/记忆的/朝露/最有光。
我说/你是/幸福的/小玲玲,
没有/照过影子的/小溪/最清亮。
你梦过/绿藤/缘进/你窗里,
金色的/小花/坠落到/你发上。
你为/檐雨说出的/故事/感动,
你爱/寂寞/寂寞的/星光。
你有/珍珠似的/少女的/泪,
常流着/没有/名字的/悲伤。
你有/美丽得/使你忧愁的/日子,
你有/更美丽的/夭/亡。
每行诗大体上都是四个节拍,字数则由八个到十二个不等。让我们平心静气地比较一下严
整的九言诗《死水》,和只讲究大致节奏的这首《花环》,除直观的“建筑美”外,哪一首
更为自然、洒脱、流丽、隽永?
疑窦三:
迄今七十年新诗史上,一些脱颖而出的足以传世的杰作绝唱,如郭沫若《凤凰涅盘》、徐志摩《沙扬娜拉》、冯至《蛇》、何其芳《花环》、卞之琳《断章》、余光中《乡愁》、岑琦《朱自清之歌》、艾青《跳水》、石天河《梦话》、王志杰《纤夫的歌》、舒婷《四月的黄昏》、《始祖鸟》(均收笔者正在编选的《中国新诗选美》中,信手举来,当然远不止这些),绝少有严格的九言诗。这些诗作,让我们试着削足适履,或加以填充,把它们一律概括为九言诗,行吗?看来,天足自有天足不可替代的独特魅力!新诗句式参差不齐也并非总是记诵之累,作为古典诗歌重要组成部分的词及散曲,其句式就相当参差,但并不大妨碍广大读者对它的接受,而我的朋友中,能背诵《沙扬娜拉》、《花环》、《断章》、《跳水》、《梦话》、《四月的黄昏》者也为数不少。同时,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的新诗都能背诵,试问,古往今来,多少人能背诵《离骚》?总而言之,在当今诗坛旧诗(五、七言诗、词及散曲)和新诗(自由诗、半自由诗、各种体制的现代格律诗)的两军对垒中,九言诗意欲作异军突起,四面出击,荡平群雄,统一诗国,
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自由诗、半自由诗(半格律诗)、各种各样的格律诗(包括旧诗和民歌)共存共荣、互为砥砺的局面还会延续很长时间,我们不必要也根本不可能罢黜百家,独尊九言。当然,九言诗也不可能被消灭。昆曲到近代奄奄一息,据说只由于《十五贯》的成功改编演出,一出戏便救活了一个剧种。有黄淮及其他一些诗人在九言诗这个领域里辛勤耕耘,有许可等诗评家的热情鼓吹,只要有一首九言诗神品出现,这种诗体就会呈现出生机和异彩。事实上,今日诗坛上,除了黄淮,别的一些诗人也间或涉猎这一领域,并偶有可喜收获,如
车前子的《红烛——读闻一多诗后》:
远古时代有一位匠人
一生制了无数支蜡烛
有次手指被生活割破
那天就是红烛的诞辰
黑暗糊起茅屋的苦涩
红烛宛如竖起的手指
血滴在敲打他的桌子
匠人死了,还没燃尽夜色
除尾句外,已是一首相当严谨的九言诗了。
九言诗毕竟是新诗百花中的一花,世界语毕竟为世界新增加了一个语种;但世界语永远不可能统一世界,九言诗也永远不可能统一诗国。我想。
(原载《诗人》1990年1—2月号)

_________________
黄淮hh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h1939
黄淮信箱:hh1939@sina.com
以诗开慧 以爱塑魂 以侓立体 以意传神 律随情移 体缘律立 以侓为纲 繁荣新诗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黄淮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巫逖

钻石级版主——感谢您,和我们一起成长!




加入时间: 2005/09/12
文章: 31866
来自: 澳洲悉尼
积分: 130423


文章时间: 2009-8-17 周一, 上午6:09    标题: 引用回复

诗人时代
开拓未来

_________________
巫逖
澳洲彩虹鹦国际作家笔会荣誉会长

与澳洲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先生在任时合影
www.azchy.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巫逖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黄淮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79
加入时间: 2008/12/11
文章: 2861
来自: 山东威海
积分: 12596


文章时间: 2013-4-24 周三, 上午11:39    标题: 引用回复

巫逖 写道:
诗人时代
开拓未来


黄淮感谢巫老关注!亲切鼓励!握手致意!

_________________
黄淮hh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h1939
黄淮信箱:hh1939@sina.com
以诗开慧 以爱塑魂 以侓立体 以意传神 律随情移 体缘律立 以侓为纲 繁荣新诗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黄淮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黄淮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