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老战友东海酒店设盛宴——闽南游踪之十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游山玩水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王景辉

会员等级:3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75
加入时间: 2007/03/29
文章: 217
来自: 中国江西
积分: 597


文章时间: 2013-8-20 周二, 下午8:47    标题: 老战友东海酒店设盛宴——闽南游踪之十 引用回复

 老战友东海酒店设盛宴
            ——闽南游踪之十
            
               王景辉

   当天下午4点多钟从漳州回到厦门,即向何金芳战友发短信,告知他我已顺利抵厦。突然,短信发不出去,手机出故障了!我便借用南方酒店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通了,金芳战友说,何阿婴战友正在找你(我将这天去金芳战友家的行踪告诉过阿婴战友),赶紧与他联系。放下电话,我又借用酒店的电话与阿婴战友通话。他说,你在哪里呀?我发了几次短信也不见你回音。我说我刚从漳州回来,现在正在南方酒店,刚才手机出故障了。他又说,今晚我请你吃饭,7点钟到东海酒店来,就在南方酒店附近。我说,你不要破费了。他说,不,难得相见,你一定要来。盛情难却,我只好客随主便了。
   阿婴战友曾经也在福建前线广播电台工作,那时他是闽南话节目的播音员。我们同在一座办公楼上班,办公室紧邻。他们每播一篇稿子前,都要事先备稿。因而,他每次备稿时,我都会听到他那甜润婉转的闽南口音。我们又住在同一层楼房,我住东头,他住西头。每天清早,他和另一位年轻小伙子就会放声歌唱,那嘹亮动听的歌声,常常让我们听得入迷。后来,他调往连江黄岐广播站任编辑,我于1984年去黄岐广播站送稿时找过他,但未见到,他出差去了。我与他曾经也有书信往来,他还用过我好几篇对台广播稿,后来就不知道他的信息了。
   这次来到厦门,我按金芳战友提供的手机号码,分别与在厦门的两位战友取得了联系,但不凑巧,他们一个到上海去了,一个到西藏去了。不过,其中一位战友提供了阿婴战友的手机号码,他要我去找他。当我与阿婴战友联系上了以后,又不凑巧,他在泉州出差。但他说,等他回到了厦门就会与我联系。这不,我还在从漳州回厦门的路上,他就给我发来了短信。待我将手机修好后点开来一看,果然是他给我连发了三条短信。
   晚上7点,我领着老伴、大孙子如约来到东海酒店。一眼看到阿婴战友,叫我又是一阵热血沸腾!阿婴战友啊,我们也是30多年未相见呢!今日幸会啊!您的青春年华也被流光夺去了,但也富态起来了!
   阿婴战友带领我们来到东海酒店第6楼“好清香酒楼”的餐厅,随后,他请来的几位朋友也陆续到齐了。他将我与他的朋友相互介绍之后,就开始入座。他对我的大孙子说,小小王,来,坐上来。他又要服务小姐先为我斟酒;我说我因身体之故戒酒已近20年了,不敢喝酒。他说这是金门高粱,台湾来的,一定要喝。我这个从事对台宣传工作30多年的“老对台”,经不住“台湾来的”诱惑,便答应只喝一小杯。服务小姐就给我斟了一小杯金门高粱,又给我的老伴、大孙子倒了饮料,阿婴战友的朋友有的喝金门高粱,有的也喝饮料。
   阿婴战友对我说,这里有几道名菜曾经是招待过原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的,今天我也点了这些名菜来招待老战友。你看,这墨鱼面、海砺煎、甘露球,还有这章鱼、佛跳墙、蟹肉粥等等,都是招待过连战主席的。
   开宴了!阿婴战友举着酒杯站起来,说,为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战友和你的家属、孙子,来,干杯!说完,他一饮而尽。
   然而,我不敢饮尽,只啜了一小口,品了一品,哇!好酒!好酒!这金门高粱我是第一次品尝,它清香、醇和、甘冽,辣酥酥的,回味无穷!
   不一会儿,餐桌上一位与我年龄差不多的丁局长也站起来,笑容可掬地说,为欢迎何政委的战友的到来,干杯(原来阿婴战友在厦门某单位任政委)!随后,阿婴战友的其他几位朋友也一一向我们热情地敬酒。
   阿婴战友啊,这热闹的场面、热烈的气氛、热情的款待,让我无比激动!于是,我也站起来,向阿婴战友及其每一位朋友一一回敬!
   畅谈中,我想起在前线电台写一个《我的第一次采访》的报道剧时,曾请阿婴战友用闽南话翻译了一句台词。这台词是“记者同志,台湾解放后,一定要到我家来做客”。经他翻译后成为“机家东寄,台湾该坊澳,一丁赵莱问刀最K”。当我提起此事,便说,阿婴战友啊,想不到我还没有到台湾去“最K”,却先到您这里来“最K”了!在座的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酒过数巡,忽然,一位美女翩然而至。经介绍,她是这家酒店餐厅部经理助理,名叫周红金。当她得知我是何政委的战友时,也斟满一杯美酒向我和我的老伴来碰杯。她一饮而尽,我呢,当然也是啜一小口,实在不敢一饮而尽呢!
   好曲终尽,盛宴必散!当我与阿婴战友握手道别时,我又一阵别绪依依!阿婴战友啊!您这热情,您这深情,您这盛情,真真叫我满怀感激之情呀!

                        2010年10月3日


(此稿已转移,请管理员删除,谢谢)
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
暮龄休叹流光少,老马新途但自鞭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王景辉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游山玩水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