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font></a>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连载] 38、做人呀!一是要正直;二是要有能力——《不平凡的平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山佳

澳洲彩虹鹦版主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69
加入时间: 2005/09/20
文章: 1119
来自: 中国辽宁
积分: 4582


文章时间: 2020-5-17 周日, 上午10:25    标题: [连载] 38、做人呀!一是要正直;二是要有能力——《不平凡的平 引用回复

38、做人呀!一是要正直;二是要有能力——《不平凡的平凡》

春华秋实一年一度,转眼秋风又吹进了八十一中这块世外桃源,将省军区派来的五人军宣队进驻学校的消息,送到了每个同学的心里。这一天是周日,上午不到九时建军与念中来到了援朝家。进了屋建军就问:“你在家真待得住啊!都干啥哪?”“忙的很!上午不是游泳池就是北陵、南湖、清水河游泳的干活;下午买菜、买粮什么的,帮帮家里;实在没事,省委大院、省军区接待站关心、关心国家大事什么的。这就叫做抓革命促生活呀!哈哈哈哈……”援朝兴高采烈的调侃着。“傻子!走不?”“今天不去了!有同学来了。”援朝回答着门外边有人的召唤。“你们要是来晚一点呀!我就抓革命促游泳去了!”援朝嘻嘻哈哈对建军和念中说到。”你这个逍遥派,倒是很自在呀!“念中撇着嘴说到。”逍遥逍遥怎么了?现在谁要是不自在,纯粹是自己找的!“援朝漫不经心的说。”军宣队进校了。“建军说。”进呗!“”要复课了。“”复呗。“”要求都去学校。“”去呗!“”还要筹建校'三结合’的学校革委会。“”建呗!“援朝用几个”呗“满不在乎的回答着建军和念中话。建军被几个”呗“字气的,厉声问道:”你去不去!“”我不说了么!去!去!去的么。怎么了?这么严肃。“援朝也有点不耐烦了的说道。“今天,一是来通知你明天怎么地你也要到学校去;二是来告诉你全班同学都到校快一个月了;三是想与你研究研究班里和学校里的一些事。”建军很耐心的向援朝解释道。“啊?都快一个月了?怎么了?有那么复杂么?”援朝还是那一贯的毫不在意的说道。“班里的事我说说吧!”念中说啥事总是那样,有些神秘感。“我们班比较复杂,都说我们这几个住校的,有你我和团支书靳淑燕和阮宜思在内的,还有建军是班里掌权的一小伙;史豪才和夏来财、栾传贤等几个人是一小伙;再有就是你的好朋友钱凯录领着一大帮男生是一大伙;还有围绕张乐媛的一大帮女生又是一伙。再有就是怎么都行了的。”“有你说的这么复杂?”援朝很随便的说道。“你别不信,真是念中说的这样,关键是现在他们那几伙集中在一起对付我们几个人,不过没你什么事,主要是向我和念中还有淑燕提意见。而又相互之间题意见。闹得每天乱哄哄的,啥也干不了,班主任姜文理也没招了。不用我们几个人吧,用谁都有意见,就是统一不起来。”建军很认真的补充说。“你这又没有电话,反正不去也可以,别的班有的还没有几个人去哪,就我们班来的人最全了。建军整天的开会,也不知道他那都是些什么破事。”念中对建军不满地说。“我哪!你就别说了!我都烦死了。军宣队进校了,天天找人谈话,小会大会,会套会的开。叫你去你能不去。”建军也不耐烦的说道。“都什么事呀?天天开会。”援朝有些认真的问道。“就是了解情况,从文革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人和事,那个军宣队常营长找过我专门问过你,而且问的很仔细。”建军有些担心的说道。“问我?”援朝疑问道。“是呀!涉及到你的事,有这么几个:砸档案室、去抓阮得中校长、去历史教师史学风家抄书。……”援朝打断建军的话抢说道:“不错!这几个是都是我干的,有事我承担!”建军又接着说:“反正我是实事求是地说,这几个事都是当时的校文革、和工作组还有各红卫兵组织一起决定的。是组织行为。”“组织行为?”“我也是刚学的,就是不是你个人的行为。”“啊!……这倒也是……那什么是个人行为哪?”援朝很关心的问道。“费世中就完了。首先他乱用经费,这就是个人行为。随意提出和同意批斗个别老师、授意或明知而不制止殴打校领导、尤其是决定找阮得中校长的大女儿阮宜静来交代问题,后造成阮宜静自杀身亡的严重事件。等都是他的个人行为。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为他承担的这一切。”建军一口气如同背书似的说了下来。“啊!……”“要说呀!数谭学仁最滑头,人家啥事都没沾边,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多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问题。”“谭大哥我还是了解的,他没把握的事不干。”“还有你说是,什么工作组呀?“援朝不解的又问。”咳!张队长是机床厂的工宣队队长不错,但当时是抽调到区委派驻我校工作组的组长。“”咳!真是有点复杂呀!”援朝与建军一问一答的说道。“对了,那个军宣队的常营长,叫什么名?”“叫常广义。”“什么?!常广义营长!?”援朝真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对呀!怎么?你认识?”念中惊讶的问道。“是不是中等身材,长方脸,小平头,眼睛也不大……”“对,真是有点像你。看来你真的认识呀!”建军着急了的说。援朝笑了笑有些神秘的说道:“看来,我明天必须去了!到底怎么回事。到时再说。”给建军和念中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这时援朝的爸爸进屋来了,说道:”你们俩来了,聊的好热闹呀!中午在这吃吧!“建军与念中刚要站起来说,就被援朝按住了说道:”在这,在这了。“一会援朝的妈妈端来了一盘子花盖梨说道:“来吧!刚买回来的绥中花盖梨。”援朝给每人拿了一个花盖梨说道:“吃吧!我最爱吃的花盖梨了。”“你们学校进驻军宣队了么?”援朝的爸爸问道。“进了,军宣队来了都一个多月了。”建军回答道,“哎!援朝你怎么没去呀?”援朝的爸爸有些吃惊。“援朝不知道,学校也没要求全体都到校。我们两今天就是来通知援朝的。”建军说道。“那援朝!明天正好是周一,去吧!”援朝爸爸说。“知道了,爸!我明天去。”援朝说。“这样就即将走向复课正轨了。学生还是要读书的,还是要以学为主。你们这一代呀!最最重要的就是学习知识,掌握科学本领。这是未来建设强大国家的迫切需要呀!”“来吧!你们爷几个就在这屋吃吧!”随着妈妈的说话声,妈妈和大姨端上来了六个菜,其中两个是罐头,一个是红烧牛肉,一个是香辣带鱼。援朝爸爸随后到餐厅拿来了多半瓶“五粮液”“来我们少喝点。念中呀你喝茶吧!”援朝爸爸是知道念中不喝酒的。援朝给爸爸和建军分别倒上了一盅酒。三盅酒下肚,援朝的爸爸就又说上了。”我年轻时,跟你们现在的条件那是没法比呀!我们山东家那会,基本是八路军的根据地。可是,一会国民党的军队来了,一会小日本子来扫荡了……只念了五年私塾,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就来到东北学徒,后就组织游击队,想学习也没机会呀!你们可要珍惜呀!一定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学习第一!“”来再喝一盅。”援朝的爸爸又一口干了。“可是,当下的文革使我们失去了学习科学的机会呀!”念中很麻溜的说上了一句。“是呀!……这也是暂时的,暂短的,现在不是要复课了么!你们一定要抓住机会呀!要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学习。……”援朝爸爸深有感触地接着说:“做人呀!一是要正直;二是要有能力。不正直就会走邪路;没有能力,你就正直不起来。你们现在要想有能力,就必须要努力学习科学技术。做一个向念中爸爸那样的工程师、科学家……”“我爸爸现在还是反动学术权威哪!”念中说起这句话,一点也不磕巴了。“那是谁说的?算数么?早晚要纠正的,要恢复名誉的。这是强国的需要!这是根本道理!”援朝的爸爸有些激动了。“你们这些孩子呀!耽误不起呀!不只是你们耽误不起呀!是祖国耽误不起呀!是民族耽误不起呀!来你们吃菜,也没什么好吃的,建军呀,来喝酒。”“施叔叔我有个问题……”建军犹豫了一会。“说吧!咱们相互讨论、讨论。”“我想问的是:当前斗争的大方向是什么呀?谁是我们的敌人呀?”建军把他与他爸爸没讨论清楚的问题提出来了。“你这个问题,提的很普通,但是又十分的尖锐呀!”“说它普通就是我们总是在说,要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这个大方向就是要批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那么敌人在哪那?这在上面的代表人物已经很清楚了,不用说了。那么,具体的在下面,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生活、工作、学习中在哪那?!尖锐就在于此。当前我们不是总提到'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么。这'三两斗争’具体的在我们的下面,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生活、工作、学习中是无形的。注意!无形不是不存在!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这个敌人就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你们觉得可怕么?但是,确实是这样的,谁没有私心呀!?这个私心就体现在这'三两斗争’中,这个私心就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滋生的土壤!!!这就是:在我们的思想中。所以,当前的斗争在我们的下面,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生活、工作、学习中主要是思想领域里的斗争;所以,是思想战线上的斗争;所以,是文化大革命呀!所以,要'斗私批修’呀!这就是'三两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曲折性的表现之一呀……”援朝、建军、念中听得都有些顿开茅塞,豁然开朗的感觉。”施叔叔你讲得太好了,使我如梦方醒。我用施叔叔的酒,敬施叔叔一杯。“建军与援朝爸爸碰了一下杯,又与援朝碰了一下杯后,分别一饮而尽。”咳!你们还是孩子呀!要解决人的私心,我们人类已经为此,斗争了几千年了呀!说说轻松,可是要细想起来,难上加难啊!这真是一场空前的伟大斗争呀!真是史无前例的伟大斗争呀!……“援朝的爸爸十分感叹的说道。……不知不觉的这顿午饭,已经吃到快到下午三点了。多半瓶的“五粮液”随着援朝爸爸论述高潮的到来,已经空瓶了。”好了不能再喝了。要喝酒,以后你俩再来。我要去休息一会了。“援朝的爸爸说道。”施叔叔我们也要回去了。“念中站起来亲切的说道。”施叔叔今天打扰您了。“建军也站了起来热情的说道。”啊!与你们聊聊,我心里也很痛快,欢迎你们再来呀!“援朝的爸爸边说着,边离开了房间上楼去了。”再坐一会吧!“援朝回过头来说。”不了!都三点了,我们也回去了,明天见!“建军说道。”他敢回去晚么?!“念中还不忘戏弄建军的说道。”去你的吧!“建军边说,便穿上了鞋。”那好吧!明天见!“援朝也穿上鞋,送建军与念中出了楼门,一直送到和平广场车站,建军和念中与建军挥手而别。一路上建军与念中谁也没有吱声。念中在想:施叔叔说做我爸爸那样的工程师,才是根本道理。说的多好呀!这是多长时间没人说过的呀!我一定要努力……。建军也在想:施叔叔说的真有道理,解开了我心中很长时间的谜团,理论性很强……使得我很激动,很兴奋。我爸爸分析的也很具体,而现在学校的状态正在像爸爸预料的那样进行着,我还的努力……“念中!你说援朝与常营长认识么?”建军突然问道。“我看差不多。明天就知道了。”念中没有建军那么在意的说道。……

_________________
山佳——詩是:自釀自飲的美酒 越飲越醉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山佳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275685513 雅虎讯息通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