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阳光心语----一位大学辅导员成长的心路历程》连载一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教育探讨专栏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孙庆丰

会员等级:3




加入时间: 2008/02/17
文章: 179

积分: 473


文章时间: 2008-2-17 周日, 下午11:26    标题: 《阳光心语----一位大学辅导员成长的心路历程》连载一 引用回复

第一辑:激扬青春为哪般

和所有来这里工作的青年教师一样,我在大学毕业时也曾面临过一次艰难的抉择——选择一条什么样的人生之路,更能让青春释放光芒。记得曾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上天给人一次苦难的同时也会给人凭添一份智慧。其实,在生命的长河里,每个人的青春都会划过一道闪光的轨迹,但却转瞬即逝,当我们努力地想为自己寻求一处属于自己的合适的坐标时,青春往往逝不再来。我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教育事业,我从事着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何愁青春不会闪光,但我要做的应当是一些对生命更有意义的事情。

投身教育——都是写作惹的“祸”

大学毕业前夕,看着同学们都在忙着找工作,我有些茫然了,作为一所拥有“三三制”生源的成人高校,三分之一的学生入学前就有工作,经过两年大学生活的熔炼、镀金,毕业后自然是满怀欣喜、春风得意,专等着回去提干了;另外三分之一的学生是有备而来,前脚刚刚迈出校门,后脚就踏进了工作单位;只剩下三分之一和我一样落魄的家族,从中国各个贫穷的角落亦或山沟沟里好容易一路艰辛地爬了出来,脚跟还未立稳,腰板尚未挺直,城市耀眼的霓虹灯姑且未刺痛眼睛,一纸毕业证就已鸣响了回程的汽笛。何去何从?毕业前半年我就开始深深地思索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以致于半年来我没有一天睡过一个安稳觉,几乎每一个寂寞幽深的夜晚我都是瞪着天花板度过的,那么害怕夜晚,失眠又唤起了多年前早已愈好的神经性头痛,可又是那么害怕看到清晨的太阳,害怕强烈的光线刺痛我红肿的眼睛,但所有的害怕几乎同时向我袭来,每天清晨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扫干净床下满地的烟头,然后拖着疲倦的身子到教室去享受催眠曲。梦中我回到了故乡,看到了六月枯黄的田野,任乡亲们流着无奈的泪水,于烈日下终究无法浇灌活干秕的禾苗。回家,建设家乡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怎奈厚土苍天竟难遂人愿,奔波了三个多月,我却难以找到一块立锥之地。也就在那段失眠的日子,诗歌再一次闯进了我的生活。说实在的,曾经一度我是那么痴迷于诗歌的写作,终究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没能进入理想的高等学府,于是我开始从骨髓里痛恨诗歌,发誓一辈子不再染指写作,可写作就像一条寄生虫,越是在落寞的时候便开始吞噬我那根原本脆弱的神经。我知道死灰复燃的写作火焰已让我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可我已经无路可走,当生存变得愈加艰难,所有的恨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了。
临近毕业,我的第一本诗集《春天的过错》出版了,几个月后,在一位师姐的举荐下,我来到了一所大学的分院主编院报,从那时起,我的专业彻底丢弃了,我的人生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学校出来又进了学校,写作成了我谋生的手段,而真正意义上投身教育,是在我工作不久兼任一个教学班的辅导员开始的,可在当时,其实我还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记得第一次登上讲台与学生见面,怯生生的我一脸的书生气,说话也语无伦次,除了年龄上比他们大几岁,我俨然还是个学生。走出教室的那一刻,我的心一阵砰砰地跳动,和着近海的波涛声,久久不能平静。天哪!我现在已经是一名教师了,确切地说,是一名大学的辅导员,怎么样才能做好一名辅导员?我能胜任这份工作吗?一连窜的疑问让我的大脑快有些缺氧了。总之,都是写作惹的祸。提起写作我的头痛病就又犯了,可找不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除了写作,我什么也不会啊!
父亲在得知我的情况后,欣喜之余不免流露出些许叹息,他曾是一名小学教师,在教育战线苦干了十几年,迫于生计,最后不得不忍痛下海,用他后来的话说,教师是个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职业,付出与收获永远不能成正比,而且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时间越长,越难割舍。的确,当年父亲走出学校后着实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若不是我和弟弟日渐长大,微薄的工资难以养家糊口,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也不致于辞掉工作。现在,亲戚朋友们都逐渐知道,我们家又出了一名“孙老师”,以致于我的学生打电话找孙老师,我的母亲都不假思索地把电话交到了父亲手中,常常闹出许多笑话。
无论如何,尽管我现在还有些“名不副其实”,但却已经堂而皇之地从事教育事业了,是一名大学辅导员,从现在开始,我得尽快完成由学生到教师的转型,痛下决心做好一名辅导员了。从此,在离家千里之外的那座海滨小城,也是我上大学很熟悉的那片土地,抛别亲人,我独自漫无目的地开始打拼自己未卜的生活。尽管有师姐的照顾,可我知道她的生活也很难,虽然起初的工作让我感到很吃力,但师姐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她能吃苦,也能忍受工作中的各种压力,实际上,这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为了生存,我们必须尽快地适应现在的工作与生活环境。然而,我所在的这所分院,是第一年新开办的,作为一位学生工作者,我和许多人一样,没有任何管理经验可谈,一切都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在前进中遭受曲折,在曲折中继续前进,困难随时都能遇到,一旦遇到却很难顺利克服。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上学时自命不凡,在同学与老师眼中曾以才子著称,现在工作了,经常接二连三地出错,在同事眼中我又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是一个不善言谈、不苟言笑、不懂交际的人,生来不会表现自己,生活中也没有值得我快乐的东西,年龄上的差距也让我很难与父辈的同事们去沟通。记得有一次患重感冒病发烧,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睡了两天两夜,同事们都以为我失踪了,其实我的宿舍就在他们的办公室附近。也就在那时起,我试着去了解身边的同事,了解办公室的每一个人,发现和挖掘他们身上的优点,从而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中去,或许是出于年龄上的差距,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很和蔼的,尤其对我。失眠的时候,我开始回想多年来读书生涯的每一位班主任,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想想他们当年是如何管理学生,哪些管理方法既能让学生乐意地接受又对学生的学习与身心发展有益,我开始将混乱的思维用心一一地梳理,尝试着为自己实际上是为学生制定了一套不太成熟的管理制度。至此,我的教育生涯也真正拉开了帷幕。

阳光心语:万事开头难,从零做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做起后依然是零。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孙庆丰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教育探讨专栏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