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非小说]如果记忆不记得[池袋西口公园]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U上田龙也——Imaginary World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池袋西口公园

会员等级:1




加入时间: 2005/10/26
文章: 43

积分: 16


文章时间: 2006-3-14 周二, 下午9:58    标题: [原创][非小说]如果记忆不记得[池袋西口公园] 引用回复

如果记忆不记得

从小便是个偏爱文字的孩子,每当内心有新的感触,便会迫不及待的把它写下,自以为这样便会留住那一瞬间的心情,自以为这样即使记忆不记得,我还有我的文字能将它唤醒。
可偶尔翻开以前的日记,我还是会有种陌生的感觉,甚至会自问:“咦?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果然,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情还是会在不经意间被遗忘。
如同谁也留不住即将西沉的夕阳。
可我还是偏执的写我的文字,即使是徒劳。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身边有太多的人来来去去,习惯间学会了从容应对,习惯间学会了不轻易喜欢上谁。像一只慵懒的猫,踮起脚无声的行走。这样很好,自以为是的安全。
2005年,夏至未至。
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Akanishi Jin ,这个名字,如同烈火。
仅一朵花开的时间,毫无预兆的,我便从一只高傲的猫突变成扑火的飞蛾。
连自己都措手不及。
甚至来不及自救,就已深陷。

最初爱上的是《极道》里天使般的容颜,精致的,纯净的,每一根线条都美的那么不真实。爱《极道》里的仁仁,爱他眯起眼如猫般慵懒的神情,爱他偶尔冲动孩子般的傻气,爱他微微弯曲手指,咧着嘴邪邪的说“再见”时的样子,甚至连他眼角滑落的泪都忍不住想伸手去接,生怕那样晶莹的泪珠落在地上,染了尘埃……

在我心中,对仁仁的爱不似对光明顶上的神般虔诚的信奉,也不同于对孩子或宠物般的宠溺,只是恰似难以言喻的爱恋。
仿佛是从前世就一直渴求的一段倾心的相遇。
记得知道仁仁是被喜老头识中后留下来的那天我哭了,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以为困倦便揉了揉眼,随后发现了指尖残留的泪。
现在回想起,我想我一定是因为庆幸而流泪吧。
若不是因为喜老头留下仁仁,我是不是再没有机会遇上他呢?
若不是因为看了《极道》,我是不是一生都不会再遇上这样让我倾心的人呢?
若不是生活在同一时代同一星球,我的生命中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出现赤西仁这3个字呢?
想到这些,真的忍不住害怕。

而这一切都幸运的没有发生。
喜老头留下了仁仁,我看了《极道》,我和仁仁生活在同一时代同一星球。
多么令人庆幸。
于千万人之中,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垠的荒芜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这样遇上了。
微乎其微的机率,就这样被我遇见。
幸福到难以置信。

我习惯了陪你悲伤/习惯了看你张扬/习惯了爱你爱到无处躲藏/谁能告诉我/若我横越一场海啸/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你对我微笑
----------------------------------------

想回到过去,试着抱你在怀里,羞怯的脸带有一点稚气
Kame,是我一直想写下的人物,有太多太多的感触,因为他。
可直到现在我却没有真正的写过什么。

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

喜欢kame,与容颜无关,与idol无关,与对jin那样的日思夜想或深深痴迷的爱恋无关。
这样的喜欢是一种纯粹的期待成长,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敬佩与心疼。
是看着荧幕上的他,既骄傲又心痛。

因为kame,我第一次相信了丑小鸭也会变成天鹅的童话,这个刚入j家时被ryo说成“丑到让人心疼”的孩子,这个在镜头前会害羞或是因为小小的自卑而低下头的孩子,已经不知不觉能独自站在bc的舞台上跳着惊艳宛如月神的《月下物语》,能扛下kt的mc工作,能成为DBs中最耀眼的存在……
因为努力,丑小鸭飞上了天空,而kame做到的并不仅仅是如此,他缔造了一个属于他的神话。 amigo的辉煌销量,应援排球的cm,zoom in的颁奖……都是他努力过,辛苦过的见证。
这样的kazuya,让人自豪的几欲落泪。

有时看到kame,便会想起彼得·潘。
彼得·潘终究是童话,所以他肆无忌惮的疯闹,他任性,他大大咧咧的伤害爱他的人。而爱他的人也由着他去了。
他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J家不是童话,也不是简单的现实。
它远比现实残酷的多。
Kame,一个善良到一塌糊涂的孩子,一个在指责和称赞中挣扎着成长的孩子,一个明明只有19岁却让我这个远过了19的人自行惭愧的孩子。
他一个是过早的长大了孩子。
两个孩子,一样的让人心疼。

有时常常因为kame在镜头前太过完美而忘了他只有19岁这个事实。
19岁时的我开心就笑,难过就哭,而19岁的kame已经学会了在镜头前把最失落藏在心底,把最幸福的笑展现给关心他爱他的人,这其中的努力不是幼稚如我般的人能够说尽和体会的。
记得电影《ET》里的一句台词:“一个孩子尚处于童年的时候,就开始体会到爱的本质,懂得温暖与苦痛,这究竟是幸与不幸?”
j家的孩子都过早的成长了。从不经事的年龄起就有了睿智的心。
这究竟是幸与不幸?

2006年1月11日,小孩长大了。
头发向后梳起,更显成熟了,听说还穿上西装了。
我看到repo时哭了,为一些成长的欣喜,也为一些找不回来的失去……

抬起头看见飞鸟又带走了一个夏天/我就这样无所抗拒的长大/突然很想知道/那些墙角的涂鸦/颜色还鲜艳吗/那棵爬过的老榕树/还在等着谁吗/那条踮起脚趟过的河流/还倒映得出我稚气的脸吗
---------------------
让我们保持微笑,给寂寞的人一些依靠

认识甜甜是在海贼帆的con上。
一袭灰白的皮草装,帅气的脸,甚至眼神都是凛冽不可逼视的。
他从2米多高的跳台后空翻下,稳稳的落地,然后径直走到台中间和其他成员一起跳舞。
从此,甜甜便给我留下了酷与帅气的印象。

直到很久以后,才恍然惊觉,原来那夜所见竟是个美丽的误会么?(笑~)
看多了ls和bc才知道,甜甜根本和“酷”这个字眼没什么关系嘛!

甜甜爱笑,开心时笑,唱歌时笑,talk时笑,就连ls的“冷热汤对决”时泡在40多度的热水里也能一如既往地笑!(汗~)
怎一个强字了得!(orz……)

甜甜的笑时常让我觉得温暖,也许笑容天生就有治愈的力量,而甜甜将它发挥到了极至。
爱上甜甜的笑,仿佛爱上一个的寻觅已久依赖。
如同寂寞时爱上一根电话线,寒冷时爱上一杯热咖啡,下雨时爱上街边的屋檐,盛夏的季节爱上树下的荫凉。
就这样让脆弱的人依偎着找到安全感,让寂寞的人不再寂寞。
就这样不可却如。

谁在夜里隐藏温暖/谁在风中守望孤单/当我的白昼华丽的落幕/我不忧伤/因为你的微笑/有太阳的味道
----------------------------
我不知不觉慢慢喜欢你。从一开始发现你坚强带一点孩子气Koki真的很可爱,这是我和网上的一群朋友一致得出的结论。
那夜,在QQ群里聊天,随意的谈天说地,说j家,说kt,从k说道n……
说到koki时,一位亲打出“koki真的很可爱,真的,真的。”
她一连打了3个“真的”。
像生怕我们不相信或是不同意似的。
我发了个笑脸的表情,然后说,我又没说不是,你急什么?
她也笑了,发了个害羞的表情,随后便聊开去了。

Koki的可爱在于他的孩子气,现场有心或是无意的搞怪,偶尔露出傻气或是恶搞的笑容。
有时看着银幕上的koki会我忍不住地笑笑,说,又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语气充满宠溺。
记得040208的bc中猜koki的日常必备品的环节,那段可爱的vtr差点没让我笑翻在地,最后的结果又让我大吃一惊,居然是针线包!别说uchi不信,我也不信啊!想像koki正襟危坐,熟练的穿针引线缝衣服钉扣子的样子,汗~满脑黑线。
可koki偏偏就是这样可爱的孩子,会一边装傻搞怪,一边认真地缝衣扣的孩子!(笑~)

对于koki,印象深刻的是几个零碎地细节,几个不经意就记住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记的细节。
04的summary花絮中,koki看着jin和p熟练的做着交叉的手势,然后浅笑这说“我没有可以一起做这个的朋友。”
随后镜头便移开了。
几分钟后,镜头再次出现在koki身上时,是koki一个人做着两人才能完成的手势。
笑容很是孤单。

某期bc上,丸子GG和关8玩游戏,被横山裕重重的在脑袋上敲了一下,丸子GG捂着脑袋站起来,koki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关心的摸了摸丸子的头并关心的询问的人。
这个细节极小,不过2秒的镜头,不知为何我却一直记在心里。
也难怪kt的其他成员甚至是关8都会说koki其实很温柔了。

就是这样一个又寂寞又温柔的孩子,让我一直喜爱和疼溺。

(贴这张图实在是因为这样的koki实在是太太太……太可爱了!笑翻~~)

我怀恋光脚跑过的街道/怀恋5分钱一支的冰棒味道/我怀恋国小的课桌椅/怀里用铅笔写日记/我就这样一边怀恋/一边看着年华从我的怀恋上踩过/我想/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不长大
----------------------------------
波斯猫眯着他的双眼,波斯猫踮着他的脚尖,波斯猫守着他的爱恋。

妖精是只猫,尊贵的波斯猫。
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波斯猫有它固有的神秘,妖精也一样。
妖精,也只有他,会在唱歌是太过投入完全忘了走台,会在talk时说“在我的国度……”(笑!),会在jr high school 中第一个站起来说“我不要成为这样的大人,锦户。”
偶尔我会指着电脑银幕里的妖精哭笑不得的问“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就是这样捉摸不定的妖精,一面让人奇妙莫名,一面让人爱不释手。

波斯猫纯净得容不下一丝杂质,妖精也一样。
特别喜欢ls里那个天然到近乎傻气的小小妖精。
猜拳时闭上眼结果傻傻的被骗,吃东西时发出分不清是“呵呵”还是“嘻嘻”的笑声,把猪肉当成牛肉还一本正经的评价:“嗯,不是一般的牛肉!”(笑翻~)……
就是这样迷迷糊糊的妖精,一面让人啼笑皆非,一面让人心疼有加。

波斯猫尊贵到近乎神圣,高傲到几近不可一世。
这点妖精也有几分相同。
你见过猫的眼泪吗?
私以为猫过高的自尊是不允许它们流泪的,所以,如果它流泪了,那么它一定是卸下了所有坚强的伪装,抛开了一切,然后蜷缩在你脚边,每一寸肌肤都写满了受伤与求助。
我见过妖精的眼泪。
站在跳水板上的他哭得很厉害。
他低下头,用手捂住脸,眼泪顺着指尖流过手背。
那一瞬间,我开始心疼这个孩子。
在千里之外的电脑银幕前,在那场水泳时隔2年之后。

当然,妖精在跳水后又开心的笑了。纯纯的,天然的笑容,似乎忘了几分钟前痛哭。
但我那一瞬间的心疼却在心底生根了,溃脓成永不结痂的伤口,让我在每一个想起妖精的夜晚,脑海中都会浮现那张被泪水模糊了的脆弱的脸。


孤单的孩子站在风中/他说/如果我有翅膀我就可以飞/于是他日日夜夜的祈求/直到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等待/变成泪水/掉下来/坠成沿途疯长的花
-----------------------------------------------
你手心的太阳,有种安定的力量 ,就算世界再乱我也不心慌

总爱亲切的称丸子为丸子GG,也一心希望身边有像丸子这样的哥哥。
对于从小就是独身女的我,对哥哥总有种难以言喻的向往和期待。

对丸子GG在妖精策划的bc里说的愿望是印象深刻的。
他说:“希望KAT-TUN的成员能更温柔的对我就好了!”
随后kt都笑了,丸子GG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电脑前的我也笑了,笑得很开心,也很嫉妒。

小时候,常会幻想有个GG,任我疯,任我闹,任我随意75,任我任性到不可理喻,最后忍无可忍的冲我大叫:“我好歹是你哥,你能不能温柔点对我?”
那时我一定会咧咧嘴,做个鬼脸,要不就装可爱撒撒娇,然后我哥就败下阵来。
后来我长大了,不再漫无边际的幻想,但对于没有GG这件事还是一直觉得遗憾。
再后来,在遗憾中慢慢接受,慢慢释然,归于平静。

“希望KAT-TUN的成员能更温柔的对我就好了!”
丸子GG说这句话时语气是宠溺的,甚至有些故作撒娇的。
像是对着一群自己爱着的孩子既呵护又无奈。
这样的丸子GG让我不由得想知道——
Kt平时很75丸子GG吗?是怎样75的?丸子GG会作势反抗吗?然后6个人会疯疯闹闹扭作一团吗?最后大家会累倒在地然后挥挥手说“不玩了,不玩了,累死了……”吗?
而这一切都只是想像,kt的生活到底怎样,海的另一端的我始终无从得知。
但是我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我尝试着写文,那么我一定会把这段情节写进我的小说里。因为我爱极了这段简单的幸福,小小的,轻盈的,如天鹅绒,稍纵即逝。

你牵着我的手走过山川和小巷/一路泥泞/一路仓惶/你说/我们要一起找天堂/我抬起头/看到幸福的光芒
―――――――――――――――
张韶涵也在她的歌中唱:“在最开始的那一秒,有些事,早已经注定要到老。”
有些事真的事命中注定,无论是好运或是劫难都无处逃躲。
如6个孩子注定的相遇,如KT注定的一路艰辛,也如我注定遇见KT然后一如反顾的爱上他们,从此便是排山倒海,从此便是执迷不悔。

但我还是害怕,因为不确定这份自以为是天长地久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我害怕我一点点老去,害怕时间一点点夺去我对他们的关心,害怕终有一天看着KATTUN这熟悉的字母排列却想不起6张鲜活的脸,害怕某一天的回首发现曾经痴狂的爱恋也不过是一场青春里幼稚又疯狂的闹剧……

于是我把kt写进日记里,把海报藏在衣柜里,把CD收藏起,把kattun的名字刻在墙角……
这样,即使记忆不记得,总有一个印刻会将这份爱唤起。

安妮说:“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却一直无能为力。”
对于记忆,我一直无能为力。
20岁的我,已记不清5岁时隔壁的邻居,记不清幼儿园老师的模样,甚至想不起小学同学的名字。
但是KAT-TUN,这个名字,这些爱过的记忆,我是真的真的不愿忘记。
真的很想40岁,60岁时也能想起。
那时的我,坐在摇晃的藤椅上,捏着一张泛黄且褶皱的海报,笑着说——
这6个孩子,是我曾经深爱过的。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就真的算了吗/那些心情散在岁月里/不再回来吗/如今这里荒草丛生/鲜花去哪里啦/我疼痛的抱着希望/等一个人的地老天荒/谁来告诉我/会有结果吗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池袋西口公园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U上田龙也——Imaginary Worl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