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转帖]守护崇高让你无法不动容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珍珠女子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珍珠女子

澳洲彩虹鹦版主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8/05/31
文章: 3409
来自: 中国山东
积分: 10349


文章时间: 2012-1-13 周五, 上午4:48    标题: [转帖]守护崇高让你无法不动容 引用回复

作者/阎玉英

221.1.84.* 1楼

潍坊科技职业学院院长崔效杰,这个名字,在寿光,不需要加任何前缀。这个名字,镌刻在他辉煌的事业中。
然而,今天我们要说的,却是作为丈夫的崔效杰。只是他的妻子李新英在3月18日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李新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没有任何职务,也非社会名流,3月20日这一天,却有那么多的人来为她送行,殡仪馆的告别大厅里,如云的挽幛寄托着无限的哀思。多少人失声痛哭,多少人眼含热泪。熟识她的人在心里念着她的淳朴、真诚、善良、勤勉……更在心里痛惜:苦命的女人啊,崔院长掏心扒肺地要把你救回来,拽了你九年,你怎么还是走了呢?看一眼崔院长,满脸深深的皱褶里储满了泪水。几个人搀扶着他,他却在拼力挣脱:他的老李就近在咫尺,他要再握住妻子的手。妻子一定会说:效杰,看你,怎么又掉泪了。妻子也一定会为他拭去满脸的泪水。“老李啊,说好了退休后咱俩一天到晚地拉呱、退休后带你去旅游,你都盼了多少年了,就不能再等等吗?”
什么叫悲从中来?什么叫肝肠寸断?崔效杰,这个干大事业的铮铮铁汉,对妻子,心中储着多少情和爱?刚毅的后面有多少的柔软……
追悼会上,哀思绵绵,更有一种尊敬在升腾、在扩展。无疑,现在的崔效杰是社会名人,他生活在人们关注的目光中。然而,对于他来说,地位高低,名人与否,一切如常。他守护着这份婚姻、守护着他的妻子,不论贫穷还是富足,疾病还是健康,36年了,他始终忠于她、尊敬她、珍爱她,至死不渝。他守护的不仅仅是婚姻、是妻子,更是一份崇高的道德情操!
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社会,价值取向日趋多元化,对婚姻的评判,也有多种标准。但是我们相信,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只有这样的情怀才称得上崇高,只有这样的情怀能够令人肃然起敬。
岁月有痕
虽说有30多年的记者从业生涯,但3月25日对崔院长的采访,让我第一次感到了记者这个职业有很“残忍”的一面,因为有时候记者需要在受访者痛彻心肺的时候去触摸他们那颗滴血的心。
这一天,离李新英大姐去世整整一周,而崔院长3月22日就上班了,记者是在与他预约了两次以后才见到他的。他依然很忙,学院扩建有千头万绪的事情。
记者的采访只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在这两个多小时里,记者注意到,崔院长的目光始终凝聚在一个地方,那里摆着他和李新英大姐的夫妻合影(见图)。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两幅这样的照片,是刚刚重新放大了镶嵌起来的。
记忆像他的泪水一样流淌着……



2007-5-12 12:50
回复


221.1.84.* 2楼

在患难中立下婚姻的基石
“老李从小就苦,7岁就没了娘,也没有兄弟姐妹。是父亲和婶子、姑姑们把她拉扯大的。没上过多少学。”
“我们是1971年结婚的,同一个村,是人家介绍的。结婚时,她22(岁),我23(岁)。”
“我们家兄妹多,我有四个妹妹,都比我小不少。
“那时我在道口公社周疃村教小学,离家有50多里路。星期六下午政治学习结束后可以往家走,星期天下午就要返校,来回骑的是一辆破旧的大金鹿自行车,路上要走两个多小时。”
“我父亲那时也在外头工作,家里没个男劳力,大集体时挣不来工分,土地承包后种不了地。上有老,下有小,都要她去照顾。”
崔院长频频地抽着烟,他是想有一个平静的叙述。然而,时至今日,他还在心疼妻子当年受的那些苦和累——
“老李生了三个孩子,却没能安安稳稳地过一个月子。老三是秋后生的,正是刨胡萝卜的时候。家里种了三亩胡萝卜,大爷带人帮助刨了运回家,堆了半间屋。还在月子里的老李,披着件破棉袄,坐着个小马扎,削胡萝卜顶子,捋胡萝卜缨子,忙活了有半个月。手指头上都裂了口子,往外渗血……”
往事并不如烟,就像刀刻斧凿般留在崔院长的心上——
“老李在家代我行孝,对妹妹们也好。粗活、细活她都干。给母亲那边挑水,她肩上担着两只桶,手里还要提上一只。那时,她的体重还不到一百斤。还有那缝缝补补的活,为妹妹们做鞋,常常是半夜半宿的纳鞋底……”
崔院长深情地凝视着照片上的妻子,泪眼婆娑。
“长年累月地忙了地里忙家里,一个女人,总有挺不住的时候。土地承包到户后,浇地常常要排到夜里。有一次,老李在坡里靠了七个晚上。而离我们的承包地不远,就是一片墓田,孤零零一个人,老李很害怕。那次我回家后,老李冲我发火了:‘俺找个下庄户地的也比跟你强,受这个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我没有多少钱给她,刚参加工作时,每月工资是二十九块五,后来成了三十四块五。又帮不上她的忙……”
崔院长的声音哽咽了,他没有说自己的辛劳,然而这些,留在了她女儿的记忆里。
就是在这样的患难中,他们立下了婚姻的基石。


2007-5-12 12:50
回复


221.1.84.* 3楼

至爱的事业至爱的家
崔院长的女儿叫崔珍,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在我们的谈话中,她一直流着泪。从谈话中记者感觉到,这是个很受父母疼爱的孩子,虽说年龄也有三十多岁了。叙述中,她从来不用“我父亲”、“我母亲”,总是“爸爸”怎样、“妈妈”怎样,这样使她更有一个女孩子一样的纯真。
“我在老家长到十四岁。从小就看到妈妈忙了地里忙家里,后来才慢慢体会到了爸爸想帮妈妈多做一些事情的焦灼。在我和弟弟们的记忆里,爸爸的自行车总是在地头上停着。星期六从学校回来,不管多晚,爸爸都是先到地里干活,摸黑才回家。星期天回学校,也是干上一阵活后从地里离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是一个喜欢写诗、写散文的女子,童年、少年时期的一些记忆一定是常常被她翻出来,因为这些记忆似乎还是簇新的:
“在老家时,我们的房子一直是漏雨的。下雨的时候,要满天星似的摆上七八个盆。脸盆、面盆,瓷盆、泥盆都有。晚上躺在床上,我们能分辨出雨点滴落在不同的盆里发出的声音……”
听着这样的述说,记者蓄积在眼中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记得那时候下雨天很多,家里老是要修房子,爸爸时常是泥一身、水一身。他干啥活儿也急,一回家,恨不得把所有的活一下子干完。只是爸爸却越来越忙,没有了星期天,节假日,有时是下了晚自习回家一趟。多少年以后我们才知道,就是在这个期间,他担任留吕乡教育组长,创造出了初中教育全县“七连冠”的成绩。
…… ”
记者看过崔珍写下的一些文字,是复印后的,没有日期。
“爸爸有多难?多苦?多累?看他的脸上就知道。那不叫皱纹,那叫皱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的脸上有了皱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脸上的皱褶深深像沟壑……
从什么时候起?崔珍深深地理解:自从他有了至爱的事业至爱的家!一个深爱着他的教育事业的老师、校长,一个有情有义、珍爱着他的妻子儿女的男人、父亲,这是怎样让他两难的撕扯啊!而这种撕扯,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增无已。


2007-5-12 12:51
回复


221.1.84.* 4楼

妻子的美好是婚姻的凝固剂
“糟糠之妻不下堂”,堪称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崇尚的婚姻家庭美德。但其中似乎隐含着一种无奈,透出道德约束的力量。而在崔效杰的眼中,他的妻子却永远是美好的。虽然她韶华已逝,病魔缠身,虽然他们在学识和社会地位上有很大的差异,在光阴荏苒,世事变迁中,崔效杰看到的是妻子种种的美好。
崔院长对记者说:老李与我志同道合。
“我们俩拉呱时老李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感动一辈子。老李说,‘那句老话说得还真对,跟了谁家随谁家。看到你对学生们那么亲,我也觉得他们就像咱自己的孩子。’她不会作秀,我算是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办过吧,大大小小的孩子她都亲热,能帮助的尽量的帮助。我领个孩子回家吃饭,她怕人家吃不饱;我拿钱拿东西给学生,她很痛快。几十年了,都是这样。”
崔院长对记者说:老李虽说识不了多少字,但她善解人意。
“学院近几年陆续聘了24名印度外教,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连印度厨师也一起聘来了。老李见过那位印度厨师几次,回家后跟我说,‘那个厨师穿的衣服挺破旧的,咱送套衣服给他吧。’当天,她就去商场花了三百多元买了套西服,她跟我说,‘这西服虽不是太好,可是新的,能作为礼品送给人家。送套穿过的,再好也会让人家心里不舒服。”
一个识字不多的农家女子,不仅慷慨助人,更懂得怎样去尊重人,是对崔院长言行的耳濡目染,也是性格使然。
崔院长告诉记者:无论我走到哪里,老李从来不给我找麻烦。
记者理解,这个麻烦,当然是特指的,是李新英大姐作为一名领导干部的夫人能够享受到的特权。崔院长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认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记者采访过的熟识李新英大姐的人都说:甭管老崔到了什么职位,有了多大的名气,老李还是那个样,普普通通、实实在在,占先头的事儿她不想。
一个女人的美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男人要愿意去发现这样的美好,珍视这样的美好。崔院长把这样的美好,恒久地留在了自己心上,美好也就成为了婚姻的凝固剂。
铁汉柔情
在寿光,知道、认识、熟悉崔院长的人很多。数年前,人们就听说,崔院长的妻子得病了,而且是很重的病。但究竟是什么病,即便是亲朋好友也一直是语焉不详。当斯人已逝,我们才看到了隐藏在这个秘密背后的故事。这个故事有着直击人心的震撼力。故事里面,铺陈着一个有担当的坚韧铁汉对妻子的无限柔情。


2007-5-12 12:51
回复


221.1.84.* 5楼

坚强有担当 一个人扛起了一座山
1988年12月,够上了有关政策规定的“条件”,李新英终于带着三个孩子进了城,她在寿光市第一职业中专成了一名后勤人员。这是崔效杰受命领衔建立起来的全市职业教育中心,当年建校,当年招生。他忙得脚不沾地,但毕竟夫妻可以朝夕相见了,他们那间仅有50平方米的蜗居是一个很温暖的家。崔效杰可以心无旁骛了,在教育这片园地上他做实务,也搞研究,很扎实,也很辉煌。
崔珍很怀念那段日子。她说,那时,家中诸事对爸爸没有什么牵绊,爸爸在外面的疲乏,可以在家里得到舒缓。崔珍流着泪说出了这样一个细节:就是从那时起,爸爸的手指甲、脚趾甲开始由妈妈修剪。有时爸爸出差了,指甲再长,也要留到回家来由妈妈剪。这是他们之间的一种温存。一直到妈妈病中,她还要坚持这样做。
也许生活真的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幸福像花儿一样。只是这个花期对于崔院长一家,实在太短暂。
1998年8月20日,这个日子让崔院长刻骨铭心。几天前,妻子跟他说,最近感觉身体不太好,浑身没劲儿,上楼梯都吃力,腰有些疼。崔院长说,我陪你去医院看看。李新英笑了,说,你天天忙你那一摊子,一定不知道现在有公交车通医院,花一块钱就到,我自己去就行。8月20日这一天,崔院长安排了一个会议,李新英去了医院。
命运就在这时开始了急转弯。仅仅是一个多小时以后,崔院长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声音有些慌乱:“你开完会了吗?医生说让你现在到医院来呢。”崔效杰的心悬起来了,他似乎已经听到了噩运“嗒、嗒”的脚步声。他匆匆结束了会议,赶到医院。医生单独与他谈,口气中没有太多的犹疑:“右肾上有肿瘤,恶性的可能性比较大。”就像炸雷轰顶,崔效杰眼前一黑,几欲扑倒。瞬间,眼泪涌了出来:“老李啊,你的命怎么这样苦!受累了,还要再受罪啊!……”但顷刻之后,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应对的一切:病情的确诊和处置、如何跟老李说、如何跟家人说。几分钟内,他就要作出决定,因为他的老李就等在外面。他在这分秒之间作出的决定,让他一辈子都没有后悔:迅速确诊,如有必要,立即手术;肿瘤无论是恶性与否,都不告诉任何人。他请求医生和他共同保守这个秘密。
接下来的三天,他撕心裂肺,却又必须小心翼翼,不敢露出一点点“疑似”。去大医院确诊,请专家手术,他急如星火,拖着灌了铅似的双腿四处奔波。他不要家人陪同,包括已成年的三个儿女。
8月23日做的手术,很顺利。他跟妻子说是肾结石,切掉就好了。妻子也没多在意,咱庄户地里出来的,没那么娇贵,做个小手术,怕啥?
妻子的豁达,让崔效杰更心疼。手术后,他守在病床边,试试探探地对妻子说:“老李啊,好几天了,也没听见你喊一声疼。实在疼得很了,就攥住我的手。”
不能把真相告诉妻子,又怕妻子委屈了自己,崔效杰的心在绞痛。而这种绞痛折磨了他八年多!
生怕有一点点言差语错,生怕露出一点点蛛丝马迹,崔效杰用一颗心把妻子包裹了八年!
八年,去医院做检查、做手术、进行术后治疗,他每次都事先嘱咐好妻子可能接触到的医生、护士和病友,恳求他们千万不能露出口风;妻子服用的药物,他细心地把标签全部撕掉,又在小纸片上写好服用的次数和剂量贴上去……方方面面、点点滴滴,要耗去崔效杰多少的精神?!
妻子身体内的癌细胞一直在游走、在扩张、在肆虐,九年间,侵袭了她身上数个重要器官和部位。医生说,这个病人能这么久地活下来是个奇迹;而我们更加感叹:九年辗转求医,数次手术,能让一个癌症病人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更是一个奇迹。
这是大家已经熟悉也认可的一个专家论断:大部分癌症患者的死,是被吓死的。专家说:因为恐惧、紧张和缺少关爱,可以导致人体免疫系统崩溃,加速病情恶化,最终造成患者提早走向死亡。而李新英大姐最后一次躺下再也没有起来,恰恰是在淄博万杰医院听到了一个病人家属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到这里来的,得的还不都是一样的病?多年来她的猜测、她的疑惑被证实了。
这样的一个时刻,她却没有向她挚爱的人问一句。但就在这一刻,李大姐一定震惊了:这么多年了,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是怎样默默地扛着这座山!
这一天,是2005年8月29日。


2007-5-12 12:52
回复


221.1.84.* 6楼

坚韧不言退 一次次与死神角力
在这篇报道的采写过程中,市教育局已经离任的老局长姜思义和他的夫人给了记者很大的帮助。谈话中,他们几番叹息、几多感慨:老李很不幸,但她也很幸运。一语中的。
李新英大姐的不幸,在于癌魔对于她的死死纠缠。从1998年到2006年,她做过五次手术,却总也躲不过癌魔一次次的卷土重来。
1998年8月,李大姐被切除了右肾。崔院长的心却始终紧紧地揪着。向医生咨询、查阅医学资料,得到的都是这样一个信息:肾癌为高度恶性肿瘤,预后不良。一个巨大的阴影在他的头上盘旋,对妻子的病,他不敢有一点疏忽。
然而就在这时,创业的历史重任又一次落在了崔效杰的肩上。经申报批准,市委、市政府决定创办山东省第一所县办大学——潍坊科技职业学院,崔效杰被任命为院长。一个还没有学院的院长。
采访中,姜思义对记者说:“那时,我可真是为老崔担心,办学院的条件可以说是万事无一事俱备,老李得的又是这种要命的病,我是极少数知道她病情真相的人。”姜思义许久没有说话,只是使劲地抽着烟……
难以想像,当时的崔效杰是怎样的一种状态。他一定是殚精竭虑,也一定会心力交瘁!一所大学和他至爱的人的生命,在他的心里是同等的重要。在学院、在家里,他的心都得不到片刻的歇息。
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在人们疑惑、担心、期待的目光中,潍坊科技职业学院落成了,这是寿光市教育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欣慰中,崔效杰更知道在他50岁以后,还要作出更超常的付出。
同时,他用心包裹起来的那个秘密无时不在触痛着他,他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他会找出各种理由要老李去做检查。时过5年以后,他去省立医院找当年为老李手术的医生,听说是带老李来做检查,这位医生竟脱口而出:“她活着啊?不是我们割错了吧?”
然而,癌魔只是与他们打了一个潜伏战,偃旗息鼓以后又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开始了全线侵入。先是肾上腺、肾窝;接着是肺部、肝部;后来又是股动脉、脊椎……癌细胞在李新英的体内不断地滋生、疯长……这一切,让崔效杰胆战心惊!他奋力进行着一次次狙击!
2003年8月18日,李新英在万杰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做了肾窝、胰腺肿瘤的光子刀切除;
2004年12月17日,进行了肺部、脊椎三节椎旁肿瘤的光子刀切除;
2005年8月24日,在万杰医院进行第四次手术,是对脊椎五节椎旁肿瘤的质子刀切除;
2006年7月19日,又进行了肝肿瘤射频手术。
这一切,是怎样的不堪回首!每一刀都是割在崔效杰的心上!在这个过程中,熟识的、不熟识的医生,好心的、或例行公事的,都不止一次地规劝崔效杰:手术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已经尽心尽力了。
在采访中,记者也提出这个问题:“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癌症患者即使到了晚期,也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给予救治。而您是一位大学校长,又长期面对李大姐这样一个癌症病人,对现代医学的一些最新观点一定是很了解的,那就是不提倡过度治疗。”
崔院长的脸上显现出了更多的痛楚:“我何尝不是在一次次作出痛苦地抉择!在救治无望的时候,对亲人的生命做出放弃的决定,也许是理智的,但是我做不到!我总觉得有希望,总想做最后的努力,总想有一个逆转,可是回天无力啊!”
崔院长也在竭尽全力减少妻子的痛苦,在万杰医院实施的是光子刀和质子刀手术,目前具有国际最先进水平,创伤、痛苦远远低于常规的手术治疗和化疗。
后来的两次手术前,崔院长对逐渐了解了母亲病情的孩子们说:“手术咱还得做!就是治不好病,能让你妈还躺在床上,咱这也是一个完整的家,你们回来,还能叫一声妈啊!”


2007-5-12 12:52
回复


221.1.84.* 7楼

久病床前 那点点滴滴的柔情
李新英,这个不幸的女人又是何其幸运。教育局的老局长姜思义家与她们家是多年的老邻居,两家人亲密相处,来来往往。姜思义夫妇对记者说:“老李生病是受了大罪,可崔院长和孩子们照顾她,真是没让她受一丁点儿委屈。”
如果让所有熟悉崔院长的人都用一句话给他下一个定义,相信这句话一定是:他是一个干事业的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视事业为生命的人,在长达近九年的时间里,在他的临难受命、创业维艰中;在他出成绩、出经验、出成果的呕心沥血中,他一直紧紧地握着久病妻子的手,让信心和力量、温暖和体贴始终环绕着她。
崔珍写下的文字中说:“爸爸最缺少的是什么?是睡眠。晚上照顾妈妈,他不让别人插手,怎么要求也不行。我知道,爸爸是觉得我们的孩子小也需要照顾……”
崔珍啊,虽然你没有说出来,但你一定知道,爸爸是要在能跟妈妈相处的时间里,都不离开她片刻。爸爸能给予妈妈的慰藉,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所以,他从来不在外面吃饭,总要赶着回家给妈妈烧菜、做汤。你一定记得妈妈说的那句玩笑话:“看看你爸爸的手指头,都成巧手了,还会巧做。”
所以,每天的傍晚,再忙他也要抽出时间,跟妈妈去散步。这时,他会抛下满脑子的思虑,跟妈妈走一路谈一路。直到妈妈坐上了轮椅,他还是要推她走出很远。
所以,在几次出国考察交流期间,他每天都要打电话给妈妈,要问妈妈的,也无非是:你吃饭了没有啊?吃的什么啊?小外孙来陪你了吗……这样让妈妈感觉到他时时的牵挂。
……
崔珍的三姑姑崔效真在现代中学当教师,说起哥哥对嫂子的照料,她对记者说:“嫂子让俺心疼,哥哥也让俺心疼。这两年,电视上时常报道我哥。每次看到他的模样俺心里就难受,真是不忍多看啊。家里、学院里,两头牵着,哪头都让他操碎了心。你看他那脸上,说句稍稍过头点儿的话,比俺父亲都显老啊。”
“我嫂子从最后病重到去世有八十多天,我们全家白黑轮着班伺候。以前晚上全是我哥一个人,长年累月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给嫂子接送便盆,拾拾掇掇,我哥手脚很利落,这些年磨炼出来了。”
无疑,李新英大姐的亲人们都可以给她这样的照料,然而,又有谁能比崔院长更能抚慰她的心。
一个多年缠绵病榻的人,总有一些哀怨郁积于心,总要有一些宣泄。而妻子的病情越到晚期,也越从情感上依赖他。有时,崔院长要像哄一个未谙世事的孩子一样跟她说话:“现在,我必须去学院了,我得干事啊。你看着表,我很快就回来。”
说这些话,崔院长是笑在脸上,心在滴血:老李啊,你给我生了养了三个孩子,今天,你怎么又变成孩子似的了呢?
崔院长的心里,装满了无限的爱怜……

_________________
山可移,此爱永不移。海可枯,此情永不改。

邮箱:007pdnz@163.com
QQ:409078160
博客:http://blog.sina.com.cn/007pdnz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珍珠女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409078160 MSN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珍珠女子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