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天乡之路》短诗集(含144首)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文之真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白天大帝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加入时间: 2005/11/21
文章: 116

积分: 471


文章时间: 2007-1-22 周一, 下午11:34    标题: [原创]《天乡之路》短诗集(含144首) 引用回复

小草(37)


为谁而生,又为谁而死,
喝干了雨水之后,
我割下头颅,还给太阳。

生我而又弃我的太阳啊,
你可听到了我的歌声,
身前的白雪,身后的秋风,
我是为谁这么长久的悲伤。


父亲(38)


站在萧素的秋风里,
我仰望着北方,父亲,
我是和庄稼一起,被种植之后,
就一直等待着饥饿的收割,

而你在秋天来临之前,
依然和太阳一道远行,
(土地和庄稼已逐你而去)
如今我流落到季节之外,
流着孤独的泪,父亲啊,

你这太阳的长子,土地的主人,
当我梦中再次看到白杨,
我就不得不和乞丐一道上路,
遥远的父亲,古老的父亲,
你的脚印,
是我永恒的歌声。
(乞丐:老诗人,父亲:人类)


天题(39)
风雨远去,
天空归来,
历尽苍桑的马匹,
依旧没有走出雪域,

通向北方的路上,
是谁遗弃了刀枪,
那遍地的泪水,
最终没有照亮村庄。


黄昏的祭祀(40)


手里捧着残破的河山,
口里念着梦中的语言,
点起了篝火映红了西山,
破烂的丧服随风飘展,
没有泪,我将血滴滴浇洒,

在火光中我舞蹈,我歌唱,
我知道,我是在作一场最后的祭祀,
可我不知道,我是在祭祀谁,

白天跟着白天而去,
夜晚跟着夜晚而来,
西山上的太阳奄奄一息,
东海里的木帆远去万里,
花骸里的妻子神情暗然。
白雪里的母亲泪水已干,

把白杨柳和高梁同葬于火光之中,
把城市和乡村同弃于火光之外,

云在飘落
鹰在长鸣
黄昏的天地昏黄一片,
熊熊的火光高于长天,
在火光之中,我舞蹈,我歌唱,
我知道我是在作一场最后的祭祀,
可我不知道,我是在祭祀谁。


悲伤(41)


到底是谁的旨意,黄昏之际,
所有的浪人一同踏上回归的土地,
回到雪山之旁,
我却没有找到我的兄弟,
我便把父亲的亡灵高高举起,

亲爱的兄弟啊,当初约定,
流浪之后我们就在这里聚集,
到底是谁阻挡了你们的归途,
是我们东西南北,天各一方,

站在高高的雪山之上,我举目四望,
昏暗的黄昏昏暗无光,
举起父亲的亡灵,
让这神奇的火光照亮远方,
这时东南西北的天空之上,
四盏灯光一同点亮,

四盏灯光的光芒,
高高的照耀在东西南北的天空之上,
苦命的四兄弟啊,
同是浪人,你们为什么要放弃故乡,
同是兄弟,我们为什么要天各一方,
心中的泪水还是在心中流淌,
梦里的歌声只能在梦里歌唱,

亲爱的四兄弟啊,
其实我早就知道,
作为守灯者的儿子,
我们只能流落在远方。


夜(42)


把一切还给太阳之后,
我坐在原野之上,
看着海水远去,星辰坠落,
手里握着的村庄,
正是故乡,
这块埋着先人的土地,
注定就是一片坟场,

山倒在尘土之中,
河枯在琴声之外,
顺手拂去,一无所有。


无题(43)


胜利只不过是暂时的笑容,
失败才是真正的英雄,
太阳啊,神圣的君王,
是你引领着黄昏的群山,
庄严的步入了黑夜的疆场,

生命本来就是永恒的不幸,
你却用不幸换来了永恒,
作完这最后的祭祀,
和你一样,
我也要回到没有灯光的家中。


无题(44)


万年不朽的山峰,
突然倒踏,在黄昏,
我终于看到了王子归来的身影,
他的身后,
遍地都是英雄的遗容。

沉默的海水收走了所有的亡灵,
骤起的风雨再次消失在黄昏,
点起那盏古老的油灯,
我等待着一个敲门的声音。
(主子:天才诗人,油灯:人性之光)


致雪山(45)


你只知道叹息生命的不幸,
却从不让我安然睡去,
有过太多的贫穷,
我始终相信,
既是走遍大地,也身无分文,

自从那只神圣的酒杯落在梦中,
我便将所有的痛苦集于一身,
我知道,作为你的使者,
只能在黑暗中行乞一生。


无题(46)


天地昏暗,
河水浑黄,
记忆里的村庄,
叹息沉长,

道路消失,
方向不明,
告别黄昏的乞丐啊,
你到底何去何从。


无题(47)


因贪欲而贫穷,
因贫穷而饥饿,
因饥饿而疯狂,
因疯狂而死亡,

大地一无所有,
天空无比空旷,
国王如期而死,
残余的血迹,
涂改了天地的颜色。


无题(48)


黄昏只有沉默,
沉默的没有歌声,
不知疲惫的白马,
也静静的睡去,

剑不在滴血,
鹰不在流泪,
看着陌生的道路,
我想起了离去。


无题(49)


万年不朽的国王,
亦然离开了秋天,
他把最后的诗章,
留给了父亲,

我这唯一的亲人,
早已又目失明,
他的手掌之上,
满是落叶纷程。
(国王:诗歌之王,父亲:生命的向征,人类的缩影)


黄昏里飞来一只鸟(50)


如果你是天地上最后一只鸟,
那就应该停留在我的手掌上,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想用鸟来命名我的梦,

没有鸟的天空是多么空旷,
没有梦的诗人早已夭亡,

就在这百鸟飞尽,诗人绝迹的季节,
你已然归来,从遥远的北方,
带着无尽的蓝天,
带着我无尽的梦,


无题(51)


乞丐死在了路上,
英雄倒在了战场,
沉默已久的国王,
留下最后一片诗章,
跨上那匹灰色的老马,
横绝沙漠而去,

这时已是黄昏,
这时没有风雨。


无题(52)


倒在脚下的风,
再也没有呻吟,
耸立在梦中的白杨,
依旧守护着无人的家门,

安放过村庄的石头,
以父亲的名义让我撤退,
于是我放弃了守护万年的酒杯。


无题(53)


黑夜来临,
在黑的脚步声中,
黄昏的众神纷纷蹈火自焚,

沉默已久的雪山,
依旧在心中沉默,
流浪的国王尚未归还,
我依旧经受着记忆的锻炼。


无题(54)


悲壮的声音响彻千年万岁,
仍旧不见归来者的足迹,
我再次将雪山高高举起,
让她的光辉照亮四极,

撤退的人们仍旧在撤退,
日月星辰也四散逃离,
可我为什么要坐在沉静的家乡,
忍受着来自远古的忧伤。
(家乡:诗的国度)


无题(55)


黄昏的风雨,
和风雨的黄昏,
是梦中的灯,灯中的梦,
永远照耀着沉默的战场,

沉默的战场本是英雄的坟场,
累累地白骨依旧激越悲壮,
举起宝剑,让风雨再度降临,
这潇潇的风雨本是英雄的泪水。


无题(56)


天地啊,你为什么要过早的扯退,
宝剑的光华只不过践踏了英雄的心迹,
那倒下的雪山仍旧未能平息心中的风雨,

洁白的王坐上一尘不染,
王坐上的主人尚未归还,
我到底是谁的儿子,
又是在为谁谨守诺言,

手中的太阳向水一样的冰凉,
脚下的月亮也暗淡无光。


无题(57)


不应沉默的沉默,
占据了又一个黄昏,
相对无言的天地,
竟然没有一滴泪,

记忆以外的记忆,
是沙漠之外的戈壁,
记忆之中的记忆,
是荒草里的坟碑,

既然不在离去,
沙漠之外还是戈壁,
既然决定离去,
坟碑的后面再也没有坟碑。


无题(58)


我是为谁而长跪不起,
古老的村庄,荒凉的村庄,
到底是多少个世纪,
再也没有见到过河水的足迹

无力的太阳,忧伤的月亮。
你们这对可怜的兄妹,
怎能养活这贫血的土地,

英雄的颅骨,乞丐的手指,
同样是白骨一堆,
同样是沉默不语,
我又为谁而长跪不起。


无题(59)


雪山的身影刚一倒地,
黑夜的手掌就收走了,
正在酣成的英雄,

手中的战旗失去了往日的光芒,
脚下的白骨也历尽了悲壮的辉煌,
收起宝剑,我关上回归的大门,
把这苦难的家乡,
再次还给失败的英雄。
(英雄:青年诗人)


无题(60)


生与死只有一定之差,
去与留只有一步之别,
如此简单的选取择,
却耗尽了整个春色,

风雪遗弃的村庄,
竟是这样的荒凉,
在太阳的泪水之中,
我再也没有质问土地的沉默。


无题(61)


回到黄昏,
我把歌声还给了父亲,
止高无上的主人啊,
你到底要我何去何从,

作为天地的遗孤,
条条道路都阻挡着我的归途,
找不到梦中的故乡,
我只能带着最初的使命,
回到你安息已久的坟场。
(父亲:人类,故乡:生命诞生的地方)


无题(62)


梦中的白马在梦中消失,
黄昏的众神在黄昏自焚,
白雪照亮的天国一无所有,
在大雪之中,
我始终没有找到熟悉的王位,

大雪落满了整个天宇,
纯洁的光芒又一次
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
于是我把歌声忘记在心里,
让大雪带走所有的泪水。


灯(63)


梦之中没有白杨,
梦之外没有村庄,
海水已经退去,
我只有孤独的堤,

守着也就是守着,
放弃也就是放弃,
到底是谁的一念之差,
让我阻挡了十万年风雨,
又是谁一念之差,
让我照亮的天堂和地狱。


无题(64)


谁是不败的战士,
谁是永恒的歌手,
无穷的飘泊,
无尽的祈求,
止今我空有满身伤痛,

失去光华的宝剑,
残存着忧伤的语言,
是千年的灯,万年的风,
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可我却不是梦中的主人,
失去歌声之后,
我茫然无从。


无题(65)


自北向南的骆驼,
死死的望着前方,
自南向北的白马,
没有留下言语,

没有主人的奴隶,
不停的翻晒着金币,
没有奴隶的主人,
死在了丰满的粮仓里,

花开了一次又一次,
叶落了一层又一层。


造访音乐(66)


一场无名的大火,
烧尽了我的身影,
跟随着一只素白的鸽子,
我来到了你的家门,

这是一个没有风雨的村庄,
这是一个没有主人的家园,
面对既将离去的黄昏,
我且敬致一声深深地问讯。


无题(67)


谁是我等待已久的主人,
坐在黑暗之中,
从不显示神圣的面容,

谁是我优秀的儿子,
在我倒地之后,
如约关闭了王城的大门。


无题(68)


敲响晚钟,
我再次回到梦的中心,
河流和村庄渐次远去,
太阳和月亮相继破碎,

永恒属于远方,
远方属于黑暗,

掩埋了雪山,
我把宝剑和语言,
留给了夜晚。


九月(69)


天空远去,白杨走来,
我是为谁这么长久的悲哀,
黑夜照亮了窗口,
我仍旧坐在黄昏,
抱着马的尸骨,哭了很久,

为什么要这么长久的流泪,
在这无奈的季节,
我向北方伸出双手,
不知是愤怒还是祈求。
(马:诗,北方:上方或诗国)


无题(70)


怀抱天空,
却找不见太阳,
我再次举起酒杯,
祭典了远方,

那远方是世界的大门,
开启于关闭之间,
是谁的泪水掉进我的眼中,
又是谁的手指毁掉了梦中的王城,

握住泪水,握住哭声,
可这东南西北的风,
是我无所适从。


致白杨(71)


你到底是为谁,
谨守着一身清白,
春天的风雨,冬天的冰雪,
早已夺去了大山的光华,

谁还能想起过去的故事,
送走了太阳,
我仍旧抱着那片叶子,
倾听你的歌唱。


无题(72)


把风留在远方,
把云留在天上,
坐在黄昏,
梦和天地一样暗淡无光,

太阳落在家乡,
又是谁的歌声那么悲伤,
马群已经离去,
神鹰注定不在归来。



无题(73)


黑色的花朵无声地开放,
秋天的风雨消失在土地的中央,
回归的白云遮住了无力的手掌,
寂寞的身影已君临万方,

忘记了吧,不应该记在心里的,
仰望北方,
圣洁的白雪掩盖了村庄。


无题(74)


英雄尚未出现,
宝剑已被血染,
四周都是王者的旗杆,
失去了记忆,
我永远不能和主人相认,
手里的宝剑依然幻想着英雄的形迹,

急剧的风雨又一次败给了海水,
正真的圣主还是占领着远方的天地,
最后我不得不抄一条小路,
逃回白杨下的茅屋里。


黑夜(75)


茫茫的黑夜没有尽头,
战士的脚步永不停息,
埋葬过无数英雄的黑夜啊,
难道你永远无路可通,

难道有比梦更长的路,
难道战士就应该倒在途中,
迷失过无数神灵的黑夜啊,
难道你永远寂寞深沉,

和所有英雄一样,也许我会倒下,
和所有的神灵一样,也许我会消亡,
而作为一名天然的战士,
我只能点燃自己的颅骨照亮自己的眼睛。


歌声(76)


歌声啊,
你为什么要唱尽战士的心愿,
大雪来临之前,随着你,
我再次回到洁白的雪山,

悲壮的声音叩击着无尽的夜晚,
锐利的剑锋指遍东北西南,
歌声啊,你尽情的唱吧,
我以战士的名义向你请战,
无论失败之后,还是失败之前,
我都将固守着我们的家园。


夜(77)


夜啊,既然你已君临,
却怎么无视我的祈求,
原野上我等待已久,

夜啊,为了寻找你的足迹,
我舍去了一切都能够舍去的,
而留下唯一的沉睡,

夜啊,你就让我安然睡去吧,
那十万道闪电都已逃离,
十万次风暴都已输给了海水。


敦煌(78)


沉默本是夜晚的歌声,
宁静本是天堂的辉光,
在沉默之上,在宁静之中,
你是一场点燃的梦,

自从刀剑化作了尘土,
石头便作了你的守门人,
当我决计背判自己,
神的家乡风烟四起,

放下弓箭,抹去道路,
在你的梦中,
我安然睡去。


无题(79)


作为天地间唯一的人,
我决计带着太阳远行,
对于众神的祈求,
我无动于衷,

到达之前只有沉默,
到达之后也不能开口,
众神已上了黄金孤岛,
天地间我是唯一的神,

手持宝剑,坐上王位,
太阳无声的离去,
面对这无际的黑暗,
我想起了十万年之前的密秘。


无题(80)


十万朵白花同时落下,
十万朵白云同时上升,
倾斜的天堂,
为谁冰消玉碎,

黄昏一次次地沉迷,
梦一次次地逝去,
面对幸福的夜晚,
我只能默默的倾诉,
生命本身的不幸。


无题(81)


沙漠无梦,
草原无歌,
坐在石头之上,
我是在等待什么,

举起手中的土地,
找不到神的故乡,
远在北方的鹰啊,
你为什么还要悲歌。


无题(82)


谁是无名英雄,
将世界杀的一无所有,
在马的血泊中,
我拾到一张最后的通牒,

用力撑起这一片黑暗,
我只身走过今夜的草原,
火已熄灭,石已枯烂,
举起长剑,我刺向北方,

太阳不在升起,
谁是我的敌手。

海水漫过的天空漂来一只木帆,
一万坐大山聚集在海边,
鹰正在宣布一个秘密,
黑夜带走了歌声,
这里将又是十万年之前的沉寂。


致黑夜(83)


你到底孕育着谁的雄心,
使黑暗再次击穿了我的眼睛,
可我知道,再深沉的黑暗,
却击不穿一滴水,
于是我退到了这滴水的中心,

黑夜,在你来临之前,
我是唯一的儿子,在父亲的掌上,
渡过了最后一个黄昏,
在你来临之后,
我是唯一的父亲,伸出双手,
护定了村庄的伤痛,

制止了遗退的星辰,我作出决定,
黎明之前是你的未日,
黎明之后是我的歌声。


无题(84)


沉睡在手中的村庄啊,
你安然的沉睡吧,
那归去的乞丐,
已带走了英雄的战马,

既然战争换不来胜利,
那就让我告别昨天的血泪,
当恶梦敲响丧钟的时候,
我早已回到了自己的墓地。


无题(85)


自从乞丐举起了手中的树杖,
流流的王子再也没有回到家乡,
送走了归去的海水,
我带着太阳和月亮,
回到了石头和雪山居住的地方,

石头本是英雄的泪水,
雪山本是国王的诗章,
在这沉寂而又宁静的国度里,
我用落叶掩盖了宝剑的青光。
(乞丐:老诗人,王子:天才诗人)


梦(86)


你为什么如此沉静,
尽管我心中充满了歌声,
吐出来吧,
让江河横溢,
可无数奄奄一息的英雄,
早已将我团团围定。

既然不能摆脱死亡,
那就让我安然睡去吧,
于是我把手中的头颅,
扔进了太阳的墓穴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引起了马群的奔腾,
当海水回到手掌之中,
我胜利的逃向雪山的顶峰。


黑夜(87)


你如此长久的沉默,
使我流尽了无尽的血泪,
那把横贯万年的宝剑,
又一次回到了我的手里,

被剑光照亮的阵地之上,
倒下的英雄纷纷奋起,
白鸽带着国王的旨意,
穿越了不可穿越的天宇,

满驮经文的白马,
宣告了世界的灭亡,
无数英雄的身影,
一同倒在了我的坟地。


无题(88)


是谁的声音,
叩击着夜晚的上空,
无力回答,
我只能举起手中的宝剑,

让村庄远去,
让黄昏远去,
在一切远去之后,
我依旧守护在国王的坟地。


无题(89)


是在等待什么,
站在父亲的坟地,
我一如既往,

是在怀念什么,
把手中的月亮,
安放在雪山的遗体之旁,

经历了又一个冬季,
想说的都已过去,
放下手中的土地,
国王已不再一流泪,
(父亲:人类,土地:世界,国王:诗国之王)。


无题(90)


海水退到眼睛之外,
泪水退到眼睛之中,
无论是黄昏还是早晨,
父亲都守护着那盏油灯,

目光和灯光相遇,
注定要我退守边际 ,
于是我把不朽的王位,
让给了从不相识的兄弟。
(父亲:人类或生命,灯:人性之光)


无题(91)


忘却难以忘却的思念,
远去的风雨比天地更为深远,
和乞丐一道祭典了雪山,
我走出了没有亲人的家园,

道路跨过的荒原,
再也没有往日的风烟,
失败的英雄兀自悲歌,
血染的天空仍是一如既往的昏暗。


无题(92)


回到寻求已久的远方,
仍旧没有找到坚守万年的战场,
没有亲人只不过有些孤独,
而没有敌手却是我倍感痛伤,

放弃手中的刀枪,
国王的遗言再次让我迷茫,
忘记正义,忘记邪恶,
只有那一无所有的远方,
才是诗人固有的家乡。


无题(93)


比语言锋利的刀枪,
几乎使我灭亡,
比刀枪锋利的语言,
最终珍藏在我的手掌,

回到永远宁静的地方,
最初的预约仍在心中回响,
带着不可言说的痛苦,
我把村庄埋在了没有牛羊的牧场。


无题(94)


神鹰飞出了黄昏的天空,
白雪掩盖了无人的王城,
不甘倒下的英雄最终泪洒战场,
悲壮的歌声依旧回到我的心中,

四周的寂寞固守着无垠的黑暗,
这黑暗本是我不在流泪的家园,
失去的是什么,得到的是什么,
苍白的梦中,再也没有苍白的传说。


诗人(95)


无名之火从天而起,
呼救声拾走了一枚枚金币,
混乱中王位被盗,
固守家乡,
诗人一如既往,

一无所有的世界之上,
是谁在吊亡,
又是在吊亡谁,
无力的歌声,
倒在了尘土之中,

就在白花开放的时候,
诗人如约死去。


给海子(96)


也曾经听到过夜晚的歌声,
可我已经关闭了梦中的家门,
虽然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步一遥,
而无法逾越的是一片无色的天宇,

两极之上的两盏油灯,
将永远昭示着神圣的永恒,
中间是一片阔的牧场,
沉睡的马群永远找不到梦中的主人。
(马:诗,两极:生与死)


无题(97)


坐在灯光之中,
黑念着天高地远,
又是谁的脚步,
回到了夜晚,

风和雨的逃遁,
带走了太阳的遗容,
把村庄安方在石头之上,
我抹去了天空唯一的星辰。


无题(98)


黄昏的身影带来了四周的黑暗,
英雄的脚步依然站在阵地前沿,
白色的剑光闪过眼前,
被照亮的海水卷起了狂涛巨澜,

海边那只幸存的木帆,
是带着谁的使命,
直接来到我的面前,
接过这最后的遗言,
忍耐已久的双手,
抹去了十万座大山,

荒乱的星辰纷纷撤退,
巍峨的雪山在远方升起。


雪山(99)


十万年的祈求徒劳无益,
十万年的战斗尽是败绩,
就在这灯火灭绝,英雄死尽之际,
神圣的光辉终于回到了我的梦里,

地平线上升起了洁的身影,
昏暗的天地顿时肃穆庄重,
白云和白鸽来自远方,
身后引领着回归的马群,

举起珍藏万年的酒杯,
无尽的飘荡泊我最终回到了故里,
雪山啊,
当你的身影占据了天地的中心,
既将死亡的乞丐又回到了最初的梦里,


无题(100)


无云的天空,
是冬天显的苍白,
和太阳竟技的人,
仍旧坐在风里,

风中心的平静,
收养了一片白云,
太阳把最后的遗言,
交给了黄昏的众神,

一匹神圣的白马,
离开了我的手掌,
黑夜和一盏油灯,
降临在我的梦中,


无题(101)


乞丐的身影回到黑夜的牧场,
沉睡的马群一改往日的安祥,
引领战士的歌声已经隐隐响起,
我怎能留恋无梦的家乡,

剑光里已是秋风潇潇的疆场,
抬起头,我再次仰望北方,
北方啊,神圣的北方,
流浪的王子可曾回到了家乡。
(乞丐:老诗人,战士:青年诗人,王子:天才诗人)


红叶(102)


燃烧着的,
不只是生命的一叶,
在大地深处,
印染着流泪的时刻,
黄昏啊,请不要叹息,
我将与你一起,
默守枫叶归去的孤独。


无题(103)


远行之前,
我没有找到父亲的坟碑,
双手捧起村庄,
我哭泣了整整一个冬天,

黄土之上还是那棵白杨,
白杨之上还是那片白云,
可我什么都不能带走,
失去了记忆,
我便是一无所有。


无题(104)


太阳在手中沉没,
亲人有心中离去,
昏暗的目光再也看不到远方,
干枯的树叶还能给我什么,

熄灭了灯光,
我坐在界碑下面,
以失败者的身份,
等待着回归的主人。
(亲人:知音或诗人,界碑:生于死之界,主人:诗国之王)


无题(105)


永恒和不幸的战争,
注定要毁灭一个早晨,
我不得不决计,
远离乡村,

这唯一的选择,
注定要放弃所有的亲人,

眼含热泪,
把宝剑还到了乞丐手中,
带着太阳的遗容,
趁着夜色的掩护,
我逃出了战场的中心。
(乞丐:老诗人,亲人:知音或所有人,英雄:青年诗人)


无题(106)


宝剑的光华最终没有照亮梦境,
仅余的灯光深深的陷入了眼中,
引领着失败的众神,
我退回了世界的黄昏,

世界的黄昏本是英雄的故乡,
英雄的故乡本是父亲的坟场,
用众神头颅祭祀过亲人,
我救起了奄奄一息的国王。


无题(107)


噩梦揉碎的江山,
再次闯进我的梦里,
永恒的国度里没有永恒的光芒,
我的歌声为谁而久唱,

拾起一片落叶,
我再次想起了北方,
安葬着众神的北方啊,
你可有父亲留下的灯光。


无题(108)


风中的雨,雨中的风,
不停的侵袭着山顶的灯,
守灯的人啊,
你到底是谁的儿子,
扼守着这天地最后的光明,

记忆是海水再度泛滥,
涛声淹没了归来的木帆,
守灯的人啊,
你到底是谁的父亲,
面对苦难而无动于衷。


无题(109)


歌声再度响起,
国王依旧沉睡,
在这天地之上,
是谁在倾听这生命的绝唱,

天堂和地狱,
早已破碎在我的手掌,
不息的歌声啊,
让我们一起回归远方。


无题(110)


宝剑励尽固有的光芒,
英雄放弃了坚守的战场,
带着太阳和月亮,
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村庄,

尘土掩盖了王城,
沙漠隐去了歌声,
在一个没有风雨的黄昏,
我回到了肃穆庄严的北方。


我的情人(111)


我的情人,
你必须对石头表白爱情,
你必须对谎言表示忠诚,

被目光击落的苍穹,
一下子就掉进了灰尘,
所有的白云都原先逃走,
所有的星辰都被荒草埋尽,

有谁知道这永恒的不幸,
在黑暗之中,
我们都要面对海水,
悔恨前生。


战争(112)


风和雨的战争尚未结束,
黑夜和黄昏杀声继起,
王位上的尸体鲜血淋漓,
村庄的泪水冲洗着苦难的记忆,

胜利只不过是骨髅的呓语,
面对失败才是王者的豪气,
无论是背判还是遗弃,
主人的颅骨注定要作为奴隶的酒杯。


无题(113)


谁还能记起古老的昨天,
谁还能记起苍白的语言,
乞丐的金币,公主的胴体,
早已在手中锈迹淋漓,

立法者的宝剑在脚下腐烂,
富有者的粮仓被荒草霸占,
这世界到底是谁的家园,
放弃村庄,
我不得不回到最初的夜晚,


无题(114)


没有人性的世界,
是一片名副其实的荒芜,
面对这一无所有的悲哀,
在梦中我寻求了一夜又一夜,

梦中的白云,
是世界唯一的灵魂,
我怀着无比痛苦与喜悦,
将她带回了久无人迹的乡村。


痛(115)


疲惫的梦境再也无力掩疬远方,
伤口在隐隐作痛,
是谁的身影领我走过江山,
又是谁的身影掩盖了昨天,

这到底是归来还是离去,
白雪无声的消退,
雪啊,自从你的脚步离去之后,
黑色的火色便重新点染了天宇。


无题(116)


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堆白骨,
我知道,这便是父亲,

点亮父亲守护十万的油灯,
永恒的苦难便回到我的心中,
忘记痛苦比面对痛苦更加困难,
而作为天地的幼子,
光明的继承者和守护者,
我只能在痛苦中渡过一生。


无题(117)


弃世而去的英雄,
宣告了我的不幸,
举起酒杯,
我喝干了所有的泪水,

用太阳祭奠了黄昏,
天地回到了手掌之中,
没有风雨的夜晚,
马群再度降临,
随着远方的使者,
我离开了亘古无人的王城。


无题(118)


众神虽然死去,
天空依然从荐在,
高高在上的天空啊,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把雪山还给黄昏,
把歌声还给马群,
回到夜晚
我囚,禁了所有的英雄。

高高在上的天空啊,
完成了这最后的事业,
和你一样、我也要回到,
黑夜照耀下的王城,


无题(119)


幸福而又艰难的历程,
消失在尚未临的黎明,
作为英雄的奴隶,
我亦然坚持在夜色黑,

手执长枪,我把长枪高举,
大片的云朵纷纷回到我的手里,
可我并不是世界的主人,
曙光把守的大门,
永远不会为我而开启。


无题(120)


苍凉的歌声结成了冰冷的霜光,
迷途的羔羊倒在干枯的河床,
梦中的记忆最终要归于沉默,
而这沉默本身却包容万象,

天地的温馨纵然可以养育无尽的生命,
自我的迷失难免要归于灭亡,
只有北方不息的圣光,
永远照耀着我心中的村庄。
(北方:既上方,)


无题(121)


消歇吧,风雨,
安息吧,土地,
我已把古老的歌声,
还给了神圣的雪山,

践踏了万年的预约,
作为歌手,
我便把宝剑带回了村庄,
村庄之中的白骨已经开花,
村庄之外的河水只有遗迹,

把宝剑安放在父亲的墓穴,
我安然死去。
(歌手:诗人,古老的歌声:诗歌,父亲:人类)


无题(122)


海水漫过的村庄
在也没有留下记忆
引领灾难的神鹰
早在昨夜已经离去

回到山顶的国王
关闭了王城的大门
流浪在远方的乞丐
安祥地死在了远方


无题(123)


无力的秋风吹打着无人的村庄,
沉闷的钟声回荡在寂寞的战场,
残破的夕阳再也唤不醒英雄的烈火,
刀枪拱卫的江山到底遗失在何方,

黑夜啊,当你的手撑掩盖了天地,
我就放弃了伴我万年情觞,
永恒的国度里只有永恒的安宁,
古老的国王依旧沉睡在故乡。
(国王:诗国之一,故乡:诗人的家乡)


无题(124)


回到村庄的记忆,
落到了歌声的终点,
不甘寂寞的老马,
应召回到了应晚,

寻求已久的星辰,
始终没有照亮天空,
远在远方的灯光,
回到了最后的梦中。


无题(125)


大雪降临,在寂寞之中,
大雪无声的降临,
从南方到北方,
从地狱到天堂,
大雪无声地降临,

天地隐退,
村庄失迷,
尊从乞丐的遗言,
我回到了没有人迹的王城。
(乞丐:诗人,王城:诗国之城)


无题(126)


穿过黑暗的大门,
仍未到达黎明,
熟知灾难的白马,
你到底何去何从,

众神离去的天地,
难道永远没有光芒,
放弃手中的刀枪,
最后我告别了家乡。
(众神:老子,庄子,郭沫若及一切不朽的诗哲)


无题(127)


在白天,我找不到自己的身影,
在夜晚,我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神鹰啊,十万年长久的等待,
仍旧不见你的君临,

手中的灯,心中的风,
是我一次次死里逃生,
在这无奈的日子里,
我无力的双手,
只能抓住灰尘痛哭。
(鹰:诗神,灯:人性)


守灯者(128)


坐在英雄倒下的地方,
我守护着守护已久的灯光,
我没有辜负众神的祈求,
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愿望,
我已把灾难深重的天地,
献给了万古不灭的灯光,

坐在英雄倒下的地方,
我守护着守护已久的灯光,
为了践踏最初的预约,
我把所有的白骨都献给了这神圣的光芒。
(灯:人性之光明,父亲:人类、生命、英雄:诗人)


无题(129)


是谁的问讯来自天边,
是谁的脚步回到夜晚,
没有回答,
也不用回答,
这本是一场无尽的睡眠,

埋葬过羔羊的草原,
迷失过风雨的雪山,
你们是我不再伤痛的家园,
却永远比梦更为遥远。


无题(130)


为了一个传说,
我送走了黄昏,
在黑暗之中,
最终我找到了亲人,

捧起残破的颅骨,
我仰望夜空,
这宁静而又深远的夜晚,
从此作了我的主人。


无题(131)


残破的声音击打着无人的战场,
无名的尸体从中心延伸到远方,
路过父亲的坟地,
哭声向四面逃离,
天地都已回到我的梦中,
国王仍在流泪,

长跪在故乡的土地之上,
我摸索了很久的时光,
无人的远方以复遥远,
唯一的故事就在眼前。
(父亲:人类,国王:诗国之王)


无题(132)


把雪山紧紧握在手中,
那只带伤的神鹰,
最终没有飞出天空,

是父亲的身影走过梦中,
带走了家乡残存的白云,
为此我流浪了整整一生,

为了永远的怀念,
只有永远的忘记,
回到村庄之后,
再也没有想起血染的王位。
(神鹰:诗神,父亲:人类的缩影,生命的象征)


无题(133)


相逢之前仍是相逢,
别离之后还是别离,
远方仍向远方扯退,
眼前的也失落在眼睛的周围,

无论在世界之中,
还是在世界之外,
我一直坚守在前沿地带,

可这种长久的努力,
到底有什么意义,
在回归故里的路上,
我最终放弃了守护的土地。
(灯光:人性的光明)



秋天降临(134)


秋天隆临
兄弟们 我们举杯相庆吧
为这五谷丰登
为这牛羊成群
我们举杯相庆

我们本是优秀的一族
勇敢的先人来自天乡
征服了高山与洪水
在平原上安下了家乡
山川秀美的家乡啊
河水丰盈的家乡
你永远是养育英雄的地方

肃穆的钟声攸远绵长
止深的记忆来自远方
是谁点亮了秋天的灯盏
兄弟们 围绕着子夜
我们深深的沉思吧

我们本是优秀的一族
我们本是来自天乡
秋天已为我们降临
兄弟们 举起五谷和牛羊
让我们一起
与天地同觞


天歌(135)


为了满足英雄的遗愿
为了践踏众神的预言
我不得不放弃永恒的安宁
把那沉默的歌声引出不朽的家园
无限的脉动之中自有无限的宁静
隐隐的雷声依旧要回到隐隐的仓冥
可我都不愿说出这崇高的秘密
且让天地囿于巨大的欢欣

歌声啊 就在将你带回天宇之前
我就意识到永恒的不幸
可我无法抑制来自远古的伤痛
记忆怎能让力量在沉睡中消遁
源于寂寞的生命固然要回归寂寞
而生命的身却是无比辉煌
热爱生命烨烨众神
用心灵创造了美好的蓝本
珍惜生命的赫赫英雄
用碧血点染了夜晚的长空
我怎能忘记英雄们艰难与共
我怎能无视众神老死黄昏

歌声啊 就在将你带回天宇之后
无尽的生命将自由奔放
雪山更是梦中的那般安祥
而我却再也不能歌唱
(失去了光明和歌声)
按照最初的预约
我将永远自囚在黑暗的家乡。


无题(136)


茫茫的天地黑暗而又凄凉,
茫茫的生命辉煌而又悲壮,
在这不可言语的时代,
我站在高高的雪山之上,
拨拔亮灯光,
让所有我的眼睛充满辉光,

东海里的波涛击打着波涛,
我爱这永恒不定的喧嚣,
南方的稻麦无际天涯,
稻麦里有我心中的村庄,
西方本是古老的战场,
被遗弃在白骨也在闪闪发光,
最是神圣的北方,
雪中的白杨永远守护着家乡,
在这不可言语的时代。
和从前一样,我站在高高的雪山之上
拔亮灯光
让所有的眼睛充满辉光
在辉光中重新感知生命的激扬

地平线上升起一座高山
这高山本是英雄的家乡
无数英雄就是从这里出发
勇敢的脚步踏遍了四面八方
而我还是和从前一样
在雪山之上把灯光拔亮
在灯火之中我举目四望
要这世界永远是我目阅心畅

一切都要过去,一切都要来临
在这不可言语的时代
我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悲哀


无题(137)


拯救出所有的灵魂
我紧紧关上地狱的大门
久已习惯黑暗的人门
你们可明白什么是自由和阳光
告慰了所有的英雄
我登上沉寂已久的天堂

落叶下的王位上并没有主人
我只得将手中的灯光点亮
天空高昂 海水激扬
群山汹涌 原野歌唱
洪水冲刷过的世界清新而又陌生
黄昏里人们纷纷回自己的家乡
这时我想起众神居住的北方

神圣的北方永远神圣而又安祥
白云升起的地方正是我的家乡
胜利的喜悦却怎么也是洗不尽心中的忧伤
白云和黑马永远要我远留居住远方


给白云(138)


坐镇宁静清远的地方
手中安放着沉醉万古的情觞
你的辉光是天地无限宽广
你的歌声是世界不断高扬
和你相反 坐在土地的中央
我却走不出永远的忧伤
而你却说 诗人是真正幸福的人
是国王囚禁、是财富贫穷
没有一切而富有一切的人啊
快用冰雪筑就自己的王城

你是我所敬仰的雪山的女儿
从来就无视春花秋月的悲凉
在我的歌声中安享宁静
在我的泪水中安享永恒


无题(139)


凉风初起的时候
是谁想起了自己的亲人
露水打湿的月光撒满一地
再也无法收起的泪
久久停入在手掌

群山挡住了太阳
这时我想起那块无字石碑
到底是为谁指天而立
土地以古老的姿势
支撑着古老的夜晚
在这不可伸辩的时刻
西风破门而入

匆匆而来的河水
又匆匆远去
难道我也要这样告别吗
亲人啊,生我养我的亲人
可我只有远去
才是对你唯一的忠诚

神鹰的羽毛落满一地
带上那本无字的天书
我悄悄离去


无题(140)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一个秋天
父亲手指落日
眼含热血,迈步走向黄昏

唱完了最后一支歌
兄弟们四散逃离
熄灭了最后一盏灯
村庄在眼中逝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时代
那是一个饥饿的童年
那是一个没有歌声的国度
那是一个刀枪横飞的季节

苦难的记忆怎能在天国生长
永恒的天国永远宁静攸长
于是我抓起一把尘土
掩盖了灾难横生的家乡


无题(141)


一个远古的声音
穿过黑夜
穿过黄昏
直接来到我的掌心

无力拒绝这神圣的召唤
我只有背负走所有的灾难
丰收的歌声回到了田野
坚固的城堡筑就在山岗
丰盛的祭祀正在进行
父亲已经进入了甜密的梦乡

我已虚度十万年光阴
却怎能把不幸留给亲人
是他们的祝愿送走了漫长的岁月
是他们的歌声照亮了黑暗的夜晚
我已虚度十万年光阴
却怎能把不幸留给亲人

带上所有的灾难
我再次走向神圣的召唤


无题(142)


天空高远
海水湛蓝
清秀的原野之上
有我记忆的村庄
那是父亲的村庄
那是母亲的村庄

每值黄昏之际
我收起太阳的余辉
亲爱的村庄,你沉睡吧
忘记贫穷,忘记伤痛
在沉睡中你去忘记一切不幸
每当十五的夜晚
我会送给你一个圆圆的月亮
让我们一起思念
远在远方的亲人


传说(143)


走过高山,走过平原
走向一片饮烟
五月的鲜花蔟拥着宫殿
樱花的果实落满了道路两边

在雪山和白杨下面
成群成群的牛羊
都是来此一场睡眼
流浪的王子尚未归还
紧闭的宫门里传出声音
说的都是五谷和牛羊的事情

挂在宫门上的铜镜里
映出一张荒秽的脸
这衣衫褛蓝的流浪者
眉宇间就向已故的父亲
这时音乐传来
这时宫门打开
鲜花纷纷拥到了我的脚下
山顶的白云也跟着落在了平原

白玉筑就的王宫无比辉煌
晴朗的天空悬挂着明朗的太阳
四面八方的歌声和着鼓乐
响彻了王宫和四面八方
这里要举行一场盛典
王位上的鲜花纷纷吐露着清香

看到这些,我便想起了往事
看到这些,我便想起了亲人
在秋天,面对沉甸甸的谷穗
却有谁知道
空落落的谷仓里
装满了饥饿与逃荒的传说

父亲将那盏残破的灯笼
传到了我的手上
哭瞎了双眼的母亲
用衣襟裹起年幼的妹妹离去
于是我们兄弟四散逃去

想起这些,我便想起了泪水
想起这些,我便想起离开这里
田间的少女,用百花
收养了天外的鸟群
五谷长成,葡萄成熟
在百鸟的歌声之中
她们回到了五谷和百花的篮中

山坡上走下一位少年
黎明的彩云跟着他进入了黄昏
身后夜色大片大片的长成
再次掩盖了道路和王宫


秋(144)


月光落下,原野上光芒万丈
清风吹来,村庄里歌声飞扬
踏着细碎的落叶
可我不能舞蹈,我知道
这云和马的国度
就是父亲的家乡

想起父亲的一生
想说的都忘记在心中
远来的河水依旧远去
她把秋天和属于秋天的歌声
留在这云和马的国度里

大山的恋歌(1)

白云啊,
你为什么老是落在山的那方,
留下我和我的忧伤,
你是从天外来,总是那么地洁白,
你的主人是谁,是不是洗衣的故娘,
她是白云的姐妹,她是大山的女儿,
她的家是不是就在白面云飘落的地方,
她是不是和我一样,和我一样地,
无朝无夕地守在大山的身旁,
已经将朝霞洗的洁白,
她还是为谁,洗着那洗不完的衣裳。

高原(2)


注视着远方,
——无垠的长河,
心中飞起了十万里长歌,
如果说山的高昴,
就是我的伟岸,
那夕阳下的戈壁草原,
就是我生命永恒的灿烂,
沉默本是生命的罪恶,
望着白杨,
心中的烈火已经腾燃,
自从知道了我,
向征着大地的庄严,
便将自己的身影,
投进了高远的蓝天,


骆驼(3)


静静地望着大漠孤烟,
心中响起无声的呼唤,
如果说母亲仍在期待,
那高高昴起的头颅,
便是给她最好的慰籍,
岂止只是嘲笑暴风雪的疯狂,

谁能成胜力量,
自信的脚步,
踏破长河落日的悲凉。

西北人(4)

自从神斧削就了高原的伟岸,
就一直象征着力量的永恒,

如果说生命就是一支歌,
那沉静中飞起的,
便是山的高昴。
高原赋于我的,
不只是落日的悲凉,

匆匆地走向大地深处,
那里已是歌声飞扬。


远山(5)


是一首诗,描写着天边,
是一幅画,烘托着夕阳,
是一支歌,叹息着夜晚,
是一个身影,掩盖着星汉,

我并没有把你留给远方,
你却把留给了孤独,
让我在秋风中注视着你的庄严,
在白雪中仰望着你的轻逸。


献诗 (6)


谁是不落的太阳,
照耀着我,
漂泊在无尽的河流上,

黄昏的风,夜晚的星,
一次次地走来,又一次次地远去,
寂寞的精灵啊,
你为什么要让我流泪,

太阳啊,今生今世,
我永远是一个漂泊者,
破了的白帆,梦中的笑容,
是一双尘世的天使,
泛在绿色的海上,

默念着花开花落的日子,
是谁的身影,一次次地引领我走向遥远的故里,

又该是细雨蒙蒙的季节,
不要哭,仰望天空,
太阳不去,也不落。


梦之祈(7)


归来吧,雪啊,我知道,
天神的嚎叫再也不能使你愤怒,
地神的祈求再也不能使你流泪,
而这无尽的飘泊将使你想疲惫,
无尽的疲惫将是你想起回归,

归来吧,雪啊,在梦中,
我已为你修好了平坦的路,
当你的脚步一旦踏上故乡的土地,
你便是一滴幸福的水。


秋(8)


我的相思因谁而深沉,
当秋雨流进心里的时候,
一只白色的鸽子,
静静的向太阳飞去,

风从林子深处升起,
轻轻的吹着,
这落花时节。


为了不灭的记忆(9)


我知道你厌倦了漂泊的人生,
去寻求依恋已久的白云,
远方本是没有尘埃的森林,
白花满的小路上山岚如梦,

夜幕抚摸着山恋,
河水叹息着月光,
望着天边那静静的白云,
我再也没有想起童年的歌声。


秋天(10)


投弃长鞭的牧人,
正是跃马逐日的英雄,
眼前的少女,
可是明日的母亲,

漫漫的暮烟可是早晨的露珠,
清清的秋可是昔日的花神,
我再也不敢去寻找自己,
任记忆在黄昏中无依地飘零。


无题(11)


没有主人的江山,
宁静而且久远,
没有江山的主人,
在风雨之外安眼。


踏雪而行(12)


轻轻的走过,
依恋已久的梦中,
却不敢留下脚印,
那是一缕淡淡的伤痕,

已是多年寻求,
也许是多年之后,
白雪已经融尽了,
仍是开满白花的森林。


落叶的日子(13)


远处的雪峰是窗前的白云,
那洁的花朵,
无数次地开在我无眼的梦里,

送走了南归的大雁,
记忆里仍旧是远去的歌,
我并不想从歌声中醒来,
可梦中到处到是落叶,

注定就是落叶的日子么,
暗淡的月光下,
是谁的笑容凝成了霜花,
又是谁的泪水打湿了白发。


停泊(14)

月儿的锚,
柳儿的索,
泊定了飘泊,
飘泊的小舸,

熟悉而又陌生的岸啊,
熟悉而又陌生的小河,
今夜,今夜的泊头,
又是一个无风的角落,
星星依旧在沉睡,
白云依旧在沉默。


战士(15)


为什么要沉默,
为什么要退缩,
鲜血染就的黄昏,
本身就是一曲悲壮的歌,

众神都倒在了太阳的家园,
远方仍在无声的呼唤,
跨上那匹无家可归的白马,
我这就整装出发,

远方啊,每当我想起远方,
道路便沿着歌声升起,


无题(16)


收起扶琴、让海水归去。
让风停息,
让夜晚不在流泪,

为什么还要惊动父亲,
尽管他的沉睡带走了星辰,
当亲人的脚步离开村庄,
当白鸽的身影在眼中消失,
作为世界的领唱者,
我已习惯于沉默,
(父亲:人类、白鸽、天使),


十月(17)


流干了泪水之后,
我仍不明白你的心意,
流落何去、棲栖何处,
你为什么样只是深默不语,

抚摸着不在远去的河水,
我想起那只,
和春天一道远去的白鸽,
就在我心中飘落,

在这过于贪穷的季节,
又难知道我的悲哀,
没有白云的天空是多么空旷,
没有歌声的草原是多么寂寞。


无题(18)


春天没有风雨,
夏天没有阳光,
路过秋天,
我亦然放歌,

歌声中的鹰,歌声中的马,
大雪中纷纷落下,
宁静的夜晚啊,寂寞的月光,
请你们也在歌声中降临,
为我照亮天国的大门。


无题(19)


贫穷的草原啊,
富有的沙漠,
你们为什么要夺走我最后的歌,

那最后的歌声,
是停留在我心中的白云,
从此我便是一无所有的贫穷,

把白杨高举在手上,
鸟儿都飞进了没有人烟的村庄,
走便了世界,
也没有找到唯一的亲人,
我不得不带着家乡,
流落远方。


给九月(20)


没有酒,我却醉了,
在这沉睡的日子里,
九月啊,你不要告诉我,
生命只是被岁月揭穿的谎言,

仰望兰天,那片素白的云,
再次照着我热泪长流,
又该是苍凉的时刻了,
春天的花朵,眼前的流水,
使我仅有的记忆变的苍白。


秋(21)


我不知道,你是谁,
揭起覆盖着你的落叶,
留下仍旧是落叶的枯黄,

翻开所有的记忆,
也没有找到昔日的你,
如今我走近,
并站在你面前,
可我仍旧不知道
你是谁。


村庄(22)


坐了多久,在这里,
我还要坐多久,
丰收远去之后,
我再也没有摸到一棵庄稼,

远离风雨的村庄,
没有河水的村庄,
你因昨天而美丽,
你因今天而悲伤。


无题(23)


居住在黄昏的风啊,
居住在黄昏的云,
你们可是我寻求已久的英雄,

流浪的人谁也不念自己的家乡,
安抚了归去的河水,
我也要回到群山之上,
从高处疑望太阳,
疑望太阳归去的村庄。


无题(24)


世界之中的世界,
是水以外的水,
世界以外的世界,
是梦境之中的梦境,

无论是世界之中,
还是世界之外,
那片照亮故乡的云,
再也没有回到我的心里。


无题(25)


回到久别的村庄,
村庄仍是离去的凄凉,
和泪凭吊了父亲的灵园,
满地都是泪水的青光,

白鸽逝去的远方啊,
你为什么要埋尽我的情畅,
落满乌云的窗户,
你陪伴着这是怎样的时光,

熄灭手中的灯火,
让世界再度沉默,
再沉默之中我亦然放歌,
让歌声去践踏我最初的预约。


人(26)


你既然决计离我而去,
那我就关上地狱的大门,
让我在地狱中沉睡,
在沉睡中死去,

自从导航的星座徒然消失,
远去的白鸽也死在了昏暗的天际,
血染的羽毛落满了故乡的土地,
问天的宝剑也沉默不语。


无题(27)


人啊,你为什么如此遥远,
尽管我把山水搬到眼前,

太阳那边的舞蹈,太阳这边的荒草,
一次次引起海水的暴涨,
到底是谁遗忘了谁,
是月亮长久的落地不起,

人啊,可我还是向你走近,
尽管我知道这是徒劳无益。


十月(28)


你为什么要我过多的忘记,
其实我也知道开始就结局,
可你为什么要如此执着,
难道荒草也长满了天宇,

风是你的主人,也是你的奴隶,
可我不知道你是谁,
在乞求变成沉睡之后,
我再也没有想到你。


无题(29)


我是谁,这有是什么时候,
我也知道天长地久,
可我为什么要坐在天地的尽头,
怀念的是谁,
痛恨的又是谁,
过于沉长的叹息毁坏了整个世纪,

无力抵抗的海水还是由风摆弄,
制胜敌手的宝剑已被泪水浸透,
手扶战马,我最终明白,
胜利和失败都不是最终的结局。


无题(30)


坐在河水的源头,
默念着那些干枯的日子里,
是谁让我习水而居,

河水的中心是村庄,
村庄的中心是城市,
城市中心的舞蹈,
再次踏碎了梦中的青草,

乞丐一次次逆水而行,
他的脚印,
一个个都落在我的眼中
(乞丐,诗人)


无题(31)


悲壮的歌声回到了无人的村庄,
英雄的尸体横陈在远方,
满目的风烟和遍地的刀枪,
诉说着我心中无尽的悲伤,

沉默的天地掩盖了昨日的辉煌,
无际的荒凉正是我梦中的忧伤,
倒下的白骨不甘最终的寂寞,
破碎的颅骨占据了四面四八,

远去的风雨早就预示了黄昏的来临,
跨上白马,
我最后走过这无人的战场,
(英雄:青年诗人,乞丐:老诗人)


秋天(32)


秋天啊,
当你再次来到我的记忆里,
风已收走了天地的遗客,
残存的云朵越来越远,
为了寻找你的足迹,
我走遍了整个草原,

诗人啊,
为什么要无端的流泪,
秋天留给你的,
只不过是你自己空白的记忆。


无题(33)


找不到亲人,
再也没有理由飘泊,
回归的路上,
我放弃了传说中的歌,

冬天的黄昏,
我回到了故乡,
坐在白杨下面,
我还能想起什么,

西山之上的太阳,
依旧在西山之上,
生于北方的国王,
依旧坐在永恒的北方(亲人:诗人)


怀念父亲(34)


摸索过泥泞的土地,
指缝里露出了庄家,
父亲,三百六十五个太阳,
都捏在你的手掌,

黄昏的歌声打开了天堂的大门,
我终于忘记了哭声,
远去的是什么,留下的是什么,
把镰刀举过头顶,
歌声从遥远的地方升起。


无题(35)


(一)
仰望鸟群,
鸟群在那远天远地,
坐观流水,
流水仍是不离不去。

(二)
无法走近,
也无法远离,
不能到达黄昏,
只能站在梦的边际。

(三)
在村庄之上,
在梦之中,
白杨是我唯一的亲人。
却一直远我而居。


道路(36)


我只知道你走向远方,
可那只有死亡的远方,
是谁在召唤,
又是谁在等待我的归去。

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的历程,
注定要消灭我的生命,
手扶白杨,
当我再次告别村庄的时候,
平静已久的海水汹涌而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白天大帝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雅虎讯息通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文之真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