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转帖]会 刊 (总第二十八期 )/李景麟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新州华文作家协会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巫逖

钻石级版主——感谢您,和我们一起成长!




加入时间: 2005/09/12
文章: 31925
来自: 澳洲悉尼
积分: 130487


文章时间: 2009-11-22 周日, 上午4:06    标题: [转帖]会 刊 (总第二十八期 )/李景麟 引用回复

会 刊

总第二十八期 2009年11月9日



主办:新州华文作家协会、悉尼华文作家协会



主编:张晓燕



本期目录:

—、文坛未来活动通告【转发各会消息】



1、《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新书发布会

【日期: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时间: 11:00(准时开始) – 12:30
地点: 悉尼市图书馆唐人街分馆2楼地址:744 George St Sydney】



2、澳大利亚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展即将开幕

【11月14日(星期六)假座车士活《中华文化中心》 ( 799 Pacific Highway Chatswood )】



二、文坛简讯



反映澳洲华人生活的电视剧《穷爸爸富爸爸》

荣登搜狐本周热播电视剧排行榜第二名



三、作品欣赏【悼念黄雍廉会长专辑】



诗歌类:



1、 唐人街——黃雍廉

2、思佳客 沉痛悼念黃雍廉會長 喬尚明

3、沉痛悼念黃雍廉汨羅好友——雲 庵

4、祝黃會長在天堂中安息——羅 寧

5、悼黃雍廉會長——田沈生、王文麗

6、誰唱陽關第四聲——為一個迷失的詩人而歌 冰 夫

7、悼念黃雍廉先生——李景麟

8、您去了“汨羅”成絕響——沉痛悼念黃雍廉師長 李普

9、思念——懷念詩人黃雍廉先生 赵 立江

10、詩人之死——雪 陽

11、悼詩人黃雍廉汨羅兄——西 彤

12、長明的巨星——追思黃雍廉(八行組詩十首) 巫逖

13、鶴去無聲——悼念黃雍廉會長 張曉燕



四、名篇欣赏【海外来稿选登】



爱情蛊——李愫生



五、文坛题外话——健康小提示

治疗颈椎病的方法、和治疗你肩胛骨疼痛的方法、以及颈肩部的保健操
【由于文友们长年累月的在电脑前埋头写作,所以极容易损伤颈椎部。听说许多文友都患有颈椎痛和肩骨痛的毛病,所以本期特别给各位网友推荐“治疗和保健颈椎和肩膀的保健操”。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



六、附件:黄雍廉纪念集全文及部份照片【请点击】



七、两个转载每期“作协会刊”的网站链接:



目录结束



正文开始:



—、文坛未来活动通告(转发各会消息)



1、《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新书发布会

“黃雍廉會長紀念集”编委会将与悉尼作家协会、新洲作家协会、酒井园诗社、悉尼诗词协会、悉尼作家笔会及“澳洲华文文学网”联合举办黃雍廉會長去世两周年纪念会暨《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新书发布会。

前雪梨华文作家协会会长黃雍廉先生於1985年移民澳洲,之後一直在當地開墾文苑詩地,筆耕不綴,而且勇於當澳華文壇“開荒牛”。他創辦雪梨澳洲華文作家協會,熱情為大家服務, 鼓勵文友,提攜後進。為促進澳華文壇的發展繁榮嘔心瀝血,為其每一點成果感到由衷的高興。他在悉尼度過的生命中最後的二十二年,充滿無私的奉獻!他是澳華文壇的功臣,其功績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几十位澳华文友為了表達澳對黃會長深深的懷念之情,自发地搜集和撰文,编辑整理了这本《黃雍廉會長紀念集》。此书由何与怀博士主编,台湾秀威資訊出版社出版。

新书发布会上将举行赠书活动,之后由大家讲述与黄会长交往的故事或回忆黄会长的功德,作者们将朗诵自己有关诗文。

诚邀本书作者和所有热爱文学的朋友参加。

日期: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时间: 11:00(准时开始) – 12:30
地点: 悉尼市图书馆唐人街分馆2楼
地址:744 George St Sydney (City 並力电器行旁,中国银行对面)

黃雍廉會長紀念集”编委会发

附注:

1. 不能参加的作者请与何与怀博士(henry_y_he@hotmail.com 电话:95331868),罗宁(ning@mcmloans.com.au)及胡涛(电话:97282816)联系取书。

2. 因新书数量有限,每位作者只能获赠一册。

3. 新书发布会后照全体相,用于布发消息。

4. 请大家准备在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朗诵或请别人代朗诵自己的诗篇。每人限3-5分钟。

5. 本书“编委会”不能为这次活动的参加者购买各种保险,请自注意安全。

6. 新书发布会结束后可留下聚餐,地点暂未定。大家有什么高见,能在City唐人街附近找到实惠的地方,每人15-20澳元标准?请e-mail给萧蔚:xiao22willa@yahoo.com.cn 多谢!



2、“北树南花、情系中华”

澳大利亚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展即将开幕



经过一年多的精心筹备,《澳大利亚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展》将以更新的面貌和较高的水准呈现在悉尼观众面前。本意原为庆祝祖国六十周年而设,但由于展出场地的排期原因,终于定在11月14日(星期六)假座车士活《中华文化中心》 ( 799 Pacific Highway Chatswood ) 倾情展出。是日上午11时,将举行隆重开幕剪彩仪式,理事会热情邀请澳华文化团体联合会召集人何与怀博士;纽省教育厅高级官员史双元博士;澳大利亚书协创会会长、著名书法家梁小萍女士;新州作协李景麟会长;澳华文学网谭毅总编辑;澳大利亚书法协会会长张志力先生;悉尼诗词协会岑子遥常务副会长;著名书画家周幹全先生等贵宾主持剪彩。并将在开幕同时,由参展书画家进行即席挥毫和抽奖助庆活动。

本次展出,规模较大。协会绝大多数会员均有作品参展,他们多数成艺于大陆,分别来自上海、北京、天津、山东、广东、四川等多个省市。不乏全国和省市一级的美协会员,艺术院校老师,大都业有精专,成就颇丰!这次展出的作品近一百件,其中有国画、油画、水彩、山水、花鸟、人物;有工笔、意笔;书法作品有:篆、楷、隶、行、草各体皆全,还有用十分巧妙艺术构思而成、内容深刻、韵律铿锵的动人诗篇。更有难得一见的微雕、细刻艺术作品。真是琳琅满目、万紫千红。欢迎临场一睹,必将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该次展览,全部免费开放。展出时间为:周一至周六上午10:00时至下午1:00时;下午1:30分至4:00时(星期日休息)。并于11月24日谢幕!

热诚欢迎各界人士和广大美术爱好者届时莅临参观!



二、文坛简讯



反映澳洲华人生活的电视剧《穷爸爸富爸爸》

荣登搜狐本周热播电视剧排行榜第二名



〖本报讯〗反映澳洲华人生活的30集大型励志电视连续剧《穷爸爸富爸爸》于10月中旬在上海东方卫视热播之后,很快便在全国掀起上网搜寻的热潮。进入11月份的第一周,《穷爸爸富爸爸》更是以大热姿态力压众多名剧,荣登搜狐本周热播电视剧排行榜第二名的高位。荣登搜狐本周热播电视剧排行榜榜首的是被称作海军版《亮剑》的《沧海》,而蔡少芬主演的热播港剧《珠光宝气》、中国第一编剧王海翎编剧张国立和宋丹丹领衔主演的《相伴》、张国立王刚张铁林金三角难得再次连袂主演的《铁齿铜牙纪晓岚4》、中国电视剧业大哥大李幼斌和小宋佳在《闯关东》之后再次联手的收视与口碑皆佳的《雾里看花》、湖南卫视耗资巨大拍摄的号称中国大陆版《流行花园》的《一起来看流星雨》、濮存昕苗圃董璇主演的《闯关东2》、王志文梅婷佟大为主演的热播偶像剧《幸福还有多远》以及分别靠《集结号》和《我的团长我的团》大热的军旅演员张函予和段奕宏联合主演的热播军旅剧《最后的99天》等名剧虽然也都进入前十名,但都被异军突起的《穷爸爸富爸爸》挤到身后去。

根据搜狐网站提供的资料,自从进入11月份以来,在搜狐网站点播观看《穷爸爸富爸爸》的人次每天都保持在50万上下,按“本周”统计,点播观看《穷爸爸富爸爸》的人次大约为500万,而在搜网站点播观看《穷爸爸富爸爸》的累计人次已超过700万,进入自网站开办以来全部热播电视剧累计排名的50强,是名副其实的热播电视剧。

搜狐网站是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主攻娱乐,因此,搜狐推出的热播电视剧排行榜不仅代表民意,而且颇具权威性。事实上,很多人是按搜狐的热播电视剧排行榜来购买电视剧DVD光碟的。

《穷爸爸富爸爸》由澳洲知名华人作家田地和李洋联合编剧,故事讲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出租车司机(穷爸爸-陈宝国),受下海经商发达了的老战友(富爸爸-李立群)之重托,远赴澳洲,处理其正在墨尔本留学的女儿(唐笑笑)和一个吸毒的澳洲音乐家(Jack)搞在一起的丑事,结果一去便回不来了。在此期间,富爸爸在中国被情人所骗,一夜间也变成了穷爸爸。陈宝国于是决定留在澳洲,帮助老战友照顾被蒙在鼓里的女儿。在美貌而且心底善良的台湾女房东(尹馨)的帮助下,陈宝国虽然是历尽千辛万苦,还和并不知情的唐笑笑矛盾不断,但最终还是让唐笑笑在澳洲顺利完成了学业。在此期间,陈宝国和尹馨之间也演绎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唐笑笑虽然失去了一个富爸爸,但却得到了一个穷爸爸,而且,这个穷爸爸在精神上是非常富有的。

《穷爸爸富爸爸》由中央电视台的上市公司“中视传媒”和保利搏纳的子公司华亿联盟等联合投资拍摄,由中港台三地明星陈宝国、李立群、尹馨、唐笑笑、苏炳宪等连袂演出,也启用了大量的澳洲本地演员,于2007年中旬在墨尔本实地拍摄,2008年中旬开始在全国各地的20 几家电视台陆续播出,2009年开始上星播出,先是凤凰卫视,然后是上海东方卫视,接下来还有北京卫视。相信在北京卫视播出后还会引起新一轮的收视热潮。我们将拭目以待。



三、作品欣赏



诗歌类:



1、唐人街——黃雍廉



是一所港灣

專泊中國人的鄉音

無須叩問客從何處來

淺黃的膚色中, 亮著

揚州的驛馬

長安的宮闕

湮遠成為一種親切之後

風是歷史的簫聲

傾聽,如

一首夢般柔細的歌



是一所永不屯兵的城堡

彙聚著中國的二十四番花訊

你是不用泥土也能生根的蘭草

飲霜雪的冰寒

綻東方的芬芳

鮮明矗立的牌樓,像

黃河的浪

東流,東流

永遠向著陽光的一面



是一座璀璨的浮雕

亮麗著殷墟仰韶的玄黃釉彩

煙雲變幻

一如西出陽關外的信使

海,便是你心中的絲路

孤帆遠影

故鄉的明月,是仰望北斗的磁場



你乃成為一位細心的收藏家

曾經也窮困過,典當過手頭的軟細

就是不肯典當從祖國帶來的家私



五千年,不是一件可以隨便

拍賣的古董

而是一盞會帶來幸福的神燈



2、思佳客 沉痛悼念黃雍廉會長 喬尚明



霹靂淩霄噩耗傳,痛悲良友夢魂牽。與君相識緣文墨,連袂耕耘播硯



田。 腸寸斷,淚空懸。一星沉沒衆心寒。恨天遽奪如椽筆,踵事增



華敢息肩。





3、沉痛悼念黃雍廉汨羅好友——雲 庵



(一)

馳騁文壇五十年,汨羅風骨態翩遷。

今朝南苑花千朵,不忘園丁一雍廉。



(二)

經年不接君消息,一紙聲明噩耗來。

端午年年祭屈子,何期此日爲君哀。



(三)

當年初建楹聯會,振臂一聲賴汝呼。

又是春來征賽日,阿誰共我再投壺?



4、祝黃會長在天堂中安息——羅 寧



一顆碩星墜落著

被冉冉升起的陽光托起

海風奏起送行的詩歌

雲霧駕起你通往天堂的路



黃會長您一路走好

別思念那留在人間的詩句

文友們在酒井園相遇

祝您的博愛在天堂中

得到更多的自由空氣



5、悼黃雍廉會長——田沈生、王文麗



您似一縷輕煙,倏忽消逝……



您曾燦爛、輝煌,卓爾不凡。

亦曾特立獨行,

以大無畏高呼兩岸和諧。



您曾心念故園,

而今……詩與魂同歸故土。

有如一縷輕煙,倏忽消逝。



請安息,黃會長。





6、誰唱陽關第四聲——為一個迷失的詩人而歌 冰 夫



詩人你在哪裡?

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為什麼傳來的聲音

竟是這樣義斷情絕



去年冬天的七月

你突然消失了蹤跡

如今三月的悉尼

雖然是南半球的初秋

街頭的槭樹剛飄下一片落葉

我卻感到嚴冬已經降臨

不安的心儲滿寒冷的冰雪



你在哪裡

你在哪裡

詩人,會長,老友

多少人在相互詢問

尋尋 覓覓



每次文朋詩友相聚

都由你牽頭召集

像今天這樣的盛會

歡迎美國飛來的詩人

你一定文采湧動

詩情激越

引吭而歌

為歡迎,也為送別

為你臺灣老友

高唱陽關三疊



你在哪裡啊

你在哪裡

你是在跋涉夢幻的山徑

追蹤翠峰那一彎新月?

抑或凝視碧海

伴隨波濤日夜潮汐?



怎能忘啊,怎能忘

你那《唐人街》飄出的心聲

撫慰過多少海外遊子靈魂的孤寂

你那發自《龍船旗手》的歌

曾令海峽兩岸中華兒女拍手叫絕



詩人,你在哪裡啊

你在哪裡

我們發自心靈的呼喚

你是否躺在那裏靜靜地傾聽

但願再一次文朋詩友相聚

我能為你敬上一杯

聽到你吟誦白居易

用濃濃的湖南鄉音:

“相逢且莫推辭醉

聽唱陽關第四聲”



7、悼念黃雍廉先生——李景麟



才藻豔逸,

文山詩海。

緣何君去?

愴悢傷懷!



8、您去了“汨羅”成絕響——沉痛悼念黃雍廉師長 李普



霹靂眩暈了耳目

噩耗撕裂了心房

我們怒問上蒼

為何拂逆民意

讓我們的心如此淒涼



記得在胡麟蓀老師的追思會場

您對我說 要善待自己

讓生命線盡可能地延長

我說 您身心康健

一定會福壽吉祥



最後一次見到您

是在去年的端陽詩會上

您依舊忙個不停

顧不得填補自己的轆轆饑腸

您說 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參加

笑容還是那樣慈祥



誰料從此您音訊全無

多少人惦念您的安康

文友們呼喚“您在哪裡”

我們祈禱著與您再會于文學的殿堂



人不可能萬壽無疆

但您走得太匆忙

難道急著去會三閭大夫

切磋詩的韻律 道德文章



您去了 “汨羅”成絕響

不再有靜園孕育的詩文

悉尼文壇折了棟樑

我們痛失知音師長



中華文化的紐帶

讓我們結緣於異國他鄉

初次與您相見

是在女兒的詩歌朗誦會上

您稱讚我女兒有大將風度

我在台下向您仰望



後來 您盛情邀請我加入悉尼作協

卻之不恭啊

我欣然成了您帳下的小卒

跟隨您耕耘在悉尼文壇的疆場

您是傳播華夏文明的海外主將

為其薪火相傳

不辭勞苦 日夜奔忙



我們在酒井園裏同聲吟唱

我又曾朗誦過您的多少激情詩章

每一次文友的聚會

我都像期待節日般的嚮往



然而此刻

想見到您都成了奢望

悲情長過汨羅江

或許您正在天堂俯望

訴說著無言的離恨別腸



您的身影

已融入華夏的山脈

您的英靈

化作了北飛的雁行

您的音容笑貌

永遠與我們同在——

一如既往



9、思念——懷念詩人黃雍廉先生 赵 立 江



【題記:詩人黃雍廉先生的故鄉毗鄰中國古代大詩人屈原放逐投江的汨羅江畔。據聞,詩人遽然仙逝後,詩人的骨灰和他的全部詩稿,被其家人投入到與詩人故國家園遠隔萬里之遙的南半球的大洋之中……】



丹心一片

吟出情絲萬千

愛意拳拳

溫馨了澳華文壇



星光燦爛時刻

你卻悄然隱沒

隱沒 漂泊

漂泊在茫茫大洋之間

魂歸故園

與屈子神遊

汨羅江畔……



思念

永遠

就象你永遠的笑臉



永遠

笑臉

留下丹心一片



10、詩人之死——雪 陽



詩人以水的方式

流回詩行的空隙

因為他看見了火

和引火焚身的鳳凰

在雲端哭泣



一段漂木

曾以受傷的舌頭

詩唱歲月的黃金

在想像的土地上

太陽穴浮出了青山

眉間月亮的彎刀

缺少詩的把柄

而深淵裏的火種

將在死神眼底播種



11、悼詩人黃雍廉汨羅兄——西 彤



怎麼也不敢相信

也不願意相信

無聲無息地,你走了

走得那麼突然那麼倉促

沒有如常的告別

也沒有留下任何音訊



可還記得去年陽春三月

我回故國走訪探望親人

臨行前你一再諄諄相約

端午詩會懷屈子

重陽相聚賦登臨

當我匆匆歸來時誰料想

驚見追思成永別只留下

低佪哀樂和淚悼詩含悲祭文



從冬到春的掛念

從夏到秋的疑慮

上蒼啊為何就未能眷顧

一生熱忱待人平和樂觀瀟灑的你

到頭來竟然是憂憂鬱鬱淒淒惶惶

令人感慨萬千的無言結局



又是一年一度端陽時節

此時此刻唯獨不見你的身影

魂兮歸來呀歸來

再一次聆聽詩友含淚為你吟誦

曾經迴響在南大洋和海峽兩岸的

〈四海龍舟競鼓聲〉



12、長明的巨星——追思黃雍廉(八行組詩十首) 巫逖



一顆星長明著

在南十字星座

在悉尼的端陽

在詩人的心坎上

您來了,帶著詩的天賦

從汨羅江畔起步

經寶島臺灣中轉

到悉尼城住下



您那小澤征爾般的魄力

把文壇眾多的聲音調動起來

聽從您的揮手

千軍萬馬,向統一的目標奮進

您是文學方陣的司令員

把每一個方塊字的符號

組織起來,使其

博得經久不息的掌聲



發皺的臉

少婦的臉

少女的臉

小夥子的臉

都在悉尼華文作協燦爛著

都在世界詩人大會上燦爛著

從此,每一支筆

都在自己的土地上燃燒



站在藍得透明的天穹下

西裝領

筆挺

筆挺著

您總是風度翩翩

儀錶過人

那一副雍容華貴

總是春風



您愛文學

勝過自己的生命

您愛文朋詩友,總是在

逢年過節

杯子與杯子

輕輕地相碰,“親親”

“親親”、“親親”

發出暖人心房的醉音



民族詩人的魂靈

悉尼塔上的旋轉塔燈

您的名字與您的著作亮為一體

很中國化

很澳大利亞

很潮流的華夏新詩

以詩情染綠曾經是新詩的華文沙丘

以方快字為主題燎原愛國愛民族的烈火



二十餘年來以超級旋風的姿態

向澳洲,向世界舉起華文新詩藝術的旗幟

展示民族的聲音

展示屈原的精神

您是——屈原祠中的後學

一而再

再而三

令人敬仰的高風



雪落在文壇的悉尼塔上

凍結著2007年12月的天空

一片暗淡的灰黃

蒙上一層揭不開的迷霧

那天邊疾奔尋蹤的腳印

全城泥濘起來

都披上了土色的憂鬱

人字雁頓時失蹤了方向盤



“扶我一把

用愛跟耐心幫我走完人生……”

您這一呼,是悉尼文壇永遠的痛!

2008年4月26日在E城追思會

黑眼睛、藍眼睛數百雙暴雨啊

用慈愛和淚“理解”,護送您老人家

走完最後的一程。黃會長啊

九泉之下,安息吧!



詩友們,把您的名字刻在心坎上

把您未完的句子

“愛之火炬”傳承下去。



13、鶴去無聲——悼念黃雍廉會長 張曉燕



噩耗

驚呆了一雙雙迷離的淚眼

震碎了一個個文人脆弱的心田

疼痛不舍的心

無不悄然淚出



是名家

卻謙卑了自己

默默的將一個個無名小輩

高高舉起



是牛

在異國的文化沙漠裏開荒拓野

一路汗水換來

一片生機勃勃的文化園地



是燭

燃燒了自己

照亮了眾人

卻沒有為自己留下一絲名利



是鶴

悄然仙去

不讓人知道你生命末途最深的孤寂

只留下一道彩虹

在每個文人心底



评论类:



1、赤子詩心吊先賢——懷念黃雍廉會長 蕭 蔚



你,一身書倦氣,風塵僕僕,從“屈子祠”來。你悄然離去,未道別再見。

“沒有朋友,我寧願去死”,可是你,卻死得那麼悲切淒然。

一陣輕風刮向大海,帶著你的遺憾,你說,你不想走,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一縷清煙飄向遠方,帶走你沒來得及說的話語,留下大家對你的思念。

你,首創澳洲雪梨華文作協,甘作“開荒牛”,一屆澳華文壇的功臣。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你,義務為大家服務,為他人做袈裟,不辭辛苦,勤勤懇懇十餘年!

你,從不以“首創”和“壇主”自居,鼎立支援、參與其他文學組織的活動。你說,“要百川納海”。你不染當會長之霸氣,遇事先商量,虛恭敬人,儒雅風範。

你,注重友情,善交善待朋友,開誠心,布公道,悉心關懷。筆友談天,你耐心傾聽,長者氣度,聽到為止,閒話不亂傳。

你,才氣過人,文采四溢,卻又似局外人,寫書序、贈詩句,誠心賞識,崇仰他人才華;你抬舉提掖才子才女,甘當人梯,似伯樂相馬。

你,遊雪梨中國花園,賞花不折花。“摘一串星星/夾在你的詩頁裏/存放一百年”,你浪漫的情感,化作泉湧般的文思,融于美麗不朽的愛情詩篇。

你,淡漠名利,婉辭“澳洲傑出華人成就獎”的提名,你說,“不,不必,我已經得到我該得到的東西”。如果你能知道,“湖南名人榜”上有你一名,也一定會遜讓再三。人到無求品自高!

你說:“我從屈子祠來,在年年龍舟聲中,汨羅江的江水,總在我心中回蕩。我是屈子祠中的後學,謹以赤子的詩心,吊先賢。”你說:“東方的巨星殞落于汨羅江”。你的偶像是屈原。

“五千年,不是一件可以隨便拍賣的古董,而是一盞會帶來幸福的神燈”。愛國,是你的信念!

遙望大海,那裏是你的歸宿,目極千里兮,傷心悲!那汨羅江,雖曲曲彎彎,終能與大海交匯。只盼,你能與屈原相聚,把酒吟詩,歡咍敍舊緣。

(2008年5月8日)



2、擲地有聲黃雍廉——張奧列



終於得知黃雍廉會長走了,心裏一陣傷感,本想即時寫點悼念文字,但萬語千言,不知從何說起。

在追思會上,許多文友送上挽聯、唁詩和悼文,迸出聲淚俱下的肺腑之言,然而我還是沒能寫一字,沒能說一聲。我覺得,此時我怎麼寫都不夠分量,怎麼說都難以表達。當然,和許多人一樣,我是用心去緬懷,用靈去追思,用情去感受著。

那一天,座無虛席,有些人還找不到位置。不巧那天同一時間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我也感興趣的文學活動,但我還是放棄了。因爲於情、於理、於心,我都不能不送黃會長最後一程。沒參加那個文學活動,我會可惜,會遺憾;但若不出席追思會,我會內疚,會悔恨。

許多文友憶及了黃雍廉會長這位悉尼文壇的良師益友,辛勤耕耘的文學園丁。我身同感受,然而,我還想補充一點,也是想強調一點:黃會長不僅僅是園丁,更是開園人,是澳華文壇的開創者。

記得剛來澳洲的時候,雖然已有一些人在中文報刊上發表東西,但大家還是處於散兵遊勇的狀態。不久,也就是1992年4月,澳洲華文作家協會在墨爾本成立,黃雍廉是創會會長之一。同年10月,雪梨華文作家協會也掛出牌子,黃雍廉出任會長。他把來自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東南亞的文化人、留學生匯聚一堂,切磋藝文,組織起雪梨第一個華人文學團體。自此各方寫手聯袂,共同開拓,形成了澳華文壇。

那時我初來乍到,腳跟沒穩,忙於打工,不在文化圈裡,但也從報上知道黃會長及其麾下在澳華文壇的活躍勁頭。後來有一次,剛好有空,應友人之邀,參加了雪梨作協舉辦的端陽詩會,得以認識興致勃勃的黃會長。有感於海外中華文化的承傳,我寫下了詩會的一點感言在報上發表,沒想到卻接到了黃會長問候的電話。雖然才見過一次面,而且當時高朋滿座,他要主持,忙於張羅,我以爲他不會記得一個陌生晚輩,誰料他不僅記住了,而且還給予熱情鼓勵,希望我多寫,多與大家交流,促進文壇。慢慢地,我被黃會長詩人氣質的熱情融化了,漸漸地,我也加入了這個文學大家庭。

自從接觸了黃會長,他給了我很多的支持,很多的機會。為我寫序,給我組織作品研討,幫我安排新書發布,讓我出席世界華文作家大會,還推薦作者作品予我主編的副刊。當然,許多文友也同樣得到他這樣那樣的支持和幫助。說實在,我與他的交往不是很密切。因爲上班,又要顧家,我很少參加作協活動,也很少與他私下來往,而且對文壇的發展,我也有點個人看法。但他全不計較,不圖回報地激勵我。他關心我,完全是為了壯大文壇,也是希望晚輩能更有出色。

黃會長操辦各種活動,結識各方朋友,決非為一己之名利,他也用不著為此沽名釣譽。其實,早在台灣時,他已出版過詩歌、散文、小說、戲曲等多種著作,多次榮獲全台灣金銀銅各項大獎,多次代表台灣作家出席國際會議,也擔當文藝界高職,他的傳記文學《六神傳》,獲得出版界很高評價。退休來澳後,他還寫下膾炙人口的長詩《飄著龍旗樓船上的英雄》、《唐人街》等,飲譽兩岸三地及海外詩壇。但他對這些看得很淡,很少跟文友提起。對於時下華人社區滿天飛的“著名”帽子,他也很不在意。他不顧年歲願意在社區拋頭露面,無非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打造寬鬆熱鬧的文化環境,在海外再續他的中華文化情緣。

正因爲如此慷慨的文化情懷,他的眼光並不只盯著自己作協的小圈子小山頭,而是與文化各界廣泛合作,互相支持。所以追思會上,英文作協、韓文作協、新州作協、詩詞協會、酒井園、彩虹鸚、文促會、和統會、書畫函授學院等團體的負責人都前來深情悼念,而遠在中國的詩人,也傳來詩句緬懷,場面感人。我知道,悉尼作協與新州作協曾有過芥蒂,但黃會長對雙方的文友都一視同仁,不分彼此,經常邀請雙方文友一起活動。後來,他甚至率隊參加新州作協舉辦的活動,以壯聲勢。如今,兩個協會經常攜手開展活動,成爲文壇一家親的範例。

在弘揚中華文化的理念下,黃會長胸襟開闊,廣納人才,重視友情。我們都笑說黃會長有許多“紅顔知己”。確實,他為許多女性文友幫了不少忙,出了不少力。我以爲,只要有志於文化,有心於寫作,女性朋友都可以成爲他關愛的“紅顔知己”。何嘗是女性,受益於黃會長熱情的男性也絕對不少。無論是老中青年齡,無論是大陸香港台灣東南亞背景,你與黃會長真誠交往,都可以成爲他的座上賓。

一向活躍的黃會長,去年下半年突然消失了,各方文友多次尋找,仍無下落。大家揣測,心有不安。倘若病倒了,他也會聯絡文友啊!以他活躍的性格,以他注重的情誼,他絕不會悄悄離去。他曾動情地向一位文友傾訴:若無朋友,我寧願去死!不久前才得知,黃會長已於去年末平安夜仙逝。他上路時,竟沒有一位文友知道,沒有一位文友陪伴,可想而知,他是多麽的痛苦,多麽的遺憾。他一手創下的文壇,他多年結誼的文友,他總會有所交待呀!

黃會長無奈地寂寞地走了,這絕不是他希望的終結方式。文友們心有靈犀,特地以他喜歡的形式,以詩的語言,“聲情並茂”送他上路,了其心願。

現在,黃會長在天之靈,一定不會寂默。當您看到這麼多的文友,這麼真誠地思念您,並繼續活躍於文壇,您在天國,肯定也會按捺不住,把酒賦詩,與紅塵文友高聲唱和。

寫下此文,我終於釋懷,因爲黃會長不再寂寞,與我們同在。

在澳華文壇,黃雍廉永遠不會消失,因爲他不是一個了無聲息的人物,而是擲地有聲的文傑。他為澳華文學史寫下出色的開篇,為澳華文壇留下一段永垂的史詩。



3、心想事成——憶21屆世界詩人詩會發起人黃雍廉先生 羅 寧



黃雍廉先生去逝了,讓許多愛戴他的人非常悲傷。我與他多年相交,在感情上更是難以接受。我與他的友誼起源于文學與詩,喜歡吟誦他的詩歌,喜歡品味他的散文,他的詩中所抒發的美好理想不是虛無飄渺的海市蜃樓,不是浮辭豔語,而是發自他內心的真實情感,我們感受到詩人立足現實,奮發向上的熱力和火一般炙熱的情思。這股熱力,在詩人的心中燃燒著,並通過熱情洋溢的詩文,點燃起人們心中的火炬;這縷情思,勾通和震動著讀者的心靈,對人們產生了強烈向上的誘發力,鞭策著人們實現理想的勇氣,對於美好明天的憧憬,對於未來的歌唱!

詩人黃雍廉浪跡海外,心系祖國,他用詩歌串起對古老中華文明的眷戀和對祖國的熱愛。大家都知道黃雍廉先生是悉尼華文作家協會的開創者,悉尼華文新詩的泰斗和巨星,可很少有人瞭解他還是2001年悉尼成功舉辦“第21屆世界詩人詩會”的發起人。

早在1994年臺灣舉辦的“第15屆世界詩人詩會”上,黃雍廉先生結識了悉尼著名女詩人ROBYN IANSSEN女士,當時黃雍廉先生即提出可否在悉尼舉辦詩人詩會的建議,他殷切的建議令ROBYN IANSSEN女士非常吃驚,同時也很高興,但他們心裏都沒底,因當時悉尼的文苑還不像今天這樣百花齊放,要舉辦這樣一個世界詩人文壇的盛會難度還是很大的。

自1994到2001籌辦悉尼世界詩人詩會的六載歲月裏,傾注著黃雍廉先生滿腔的熱血和辛勤耕耘。1998年在他和ROBYN IANSSEN女士的組織策劃下成立了由15人參加的籌辦世界詩人詩會的組織委員會,我也榮幸的成為組織委員會中的成員。組織委員會裏有來自中國、韓國、阿拉伯、土耳其等國家移民來澳洲的熱愛詩歌的人。在黃雍廉先生熱情的鼓舞下,在各個委員的大力支持下,悉尼各個文化社團如雨後春筍般成立起來,各個民族豐富的詩會和文藝活動開展的轟轟烈烈,委員們都說,來澳洲多年了,從來沒舉行過這麼令人感動和振奮的活動。通過舉辦這些活動,不僅為在悉尼籌辦“第21屆世界詩人詩會”打下了堅實基礎,而且還募集了資金。

黃雍廉先生為籌辦“第21屆世界詩人詩會”真是吃盡了千心萬苦,他用自己的時間、精力、才力、默默的做著貢獻。從組織策劃到籌集資金,從廣告宣傳到安排活動場地,甚至瑣碎的具體事務他都親力親為一絲不苟,付出了他全部的精力,特別是為中國大陸著名詩人來悉尼參加詩人大會辦理簽證不順未獲簽這一難題費盡周折。他連續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多次跑使館、移民局耐心地做解釋、辦交涉,終於使中國大陸參會代表們獲得簽證順利來悉尼參加了21屆詩人詩會。

為辦好21屆世界詩人詩會,組織委員會經常要開會籌畫商量事情,但當時的活動地點紐省作協中心太偏遠,大家去很不方便,為方便各委員來開會,黃雍廉先生跟我商量提出在我家開會,我欣然同意。大約兩年多的時間裏,我家便成了組織委員會的開會場所。比起黃雍廉先生,我這點付出微不足道啊。倒是黃雍廉先生家住卡市,離我家也比較遠,他每次要轉乘好幾趟車才能趕來,可他卻毫無怨言。黃雍廉先生總是默默無聞的奉獻著,最令人感動的是,他不圖功名,在成立委員會之初,眾人都推薦他做委員會的主席,可他卻邀請ROBYN IANSSEN女士做主席,土耳其的波克先生做副主席,自己甘當伯樂。

澳洲是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語言上客觀限制了大家在詩歌上的交流,黃雍廉先生刻苦提高英文水準,他的口袋裏時時揣著有中英文對照的詩歌本,碰到不懂中文而喜愛詩歌的友人,他便用英文朗誦給他聽。他用詩歌把不同文化,不同語言人們的心和友誼連在了一起。“第21屆世界詩人詩會”在悉尼成功舉行,它的影響力之大是世界詩人們有目共睹的,它使各國移民的民族文化得以發揚傳承並源源流長,為澳洲文化的百花齊放,增加了絢麗的色彩。詩是有生命力的,高爾基曾經說過:“詩人是世界的回聲,不要把自己集中在自己身上,而要把全世界集中在自己身上。” 黃雍廉先生是當之無愧的面向世界的詩人。

黃雍廉先生離我們而去了,巨星殞落,我們失去了一位可親可敬的詩人,但他的作品高山仰止,永遠散發著真正的藝術魅力,他的人品典範千秋,永遠激勵、教育著我們,他慈祥的笑容和美麗的詩篇依然感動著我們,他的精神永遠不會結束。

詩人的足跡遍天下,他不斷邁動著前行的步伐,不停地唱著心中的歌,一路走好,我們愛戴和尊敬的黃雍廉先生!



4、我以我血薦軒轅——紀念一個浪漫詩人黃雍廉 鍾亞章

在十年前,二十年前,在悉尼文壇說起黃雍廉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作為華文文學的一位代表人物,一面旗幟,功在澳洲。他是文學家,在臺灣出了很多著作,但他更是一個詩人,噴薄而出的激情活力,洋溢於他後半生的澳洲移民生活;尤其是詩,如人體之汗如生命之血,伴隨他走過一生。

大手筆的活動堪稱悉尼第一

當我剛來澳洲時,那是一九九零年,悉尼中文文壇尚末形成。中文報紙幾乎沒有文學版,後來出版的幾家周報開始刊登留學生文學,逐漸出現中文作家詩人,然而能把這些尚末成氣候的文人團結起來,成立一個雪梨華文作家協會是黃雍廉首創,也是他得以成名而一統悉尼天下的資本。

這其中有幾個原因讓他有力量可登寶殿。一是他有臺灣背景,與中國文化同種同根同流,況且他有一定經濟基礎,不用天天忙一頓飯而東奔西走;二是他可借用臺灣駐悉尼的文化中心,在唐人街國民黨黨部,有一個固定的活動場所,這非常重要,許多會議和活動都在那裏舉行;三是他的資歷也驚人,居然在移民前就有很多頭銜,出了很多書,而他的年齡也可稱德高望重,比我們一代高出近二三十歲。

可謂時代造就英雄,黃雍廉憑以上三大優勢發力,登高振臂,於是當時悉尼的文人紛之遝來。前幾天我一直在舊書堆裏找黃雍廉留下的什麼詩歌,結果找出一份九四年《星島日報》,還是豎字版的,登了一則消息,有悉尼華文作家協會新選的理事會成員,成員有楊鴻鈞,黃雍廉,張典姊,江靜枝,王曉菁,李潤輝,梁小萍等,赫然還有本人的大名。我記得我一向以落羈孤人自居,不與當時文人騷客相戶,可見黃的召號力非同小可。

最他讓得意的無非是他當會長的雪梨華文作家協會居然像模像樣地辦起一次澳洲悉尼文化評獎活動,我說的大手筆無非是褒義的,但是現在看來,此評選至今被人淡忘(除非被評上的人),甚至是一屆而就夭折,與黃雍廉詩人的性格分不開。在那個時期能舉辦涉及文化各個領域的評比,首先需要的是激情,沖動,這是詩人固有的;其次是權威性和廣泛性,那詩人出生的黃雍廉就難駕其馭,雖然評出各項第一名,但他自己事後也往往否定,舉一小例,他一碰到我,老是說一句話,早知道你的《上海小開在雪梨》如此轟動如此精采,小說獎應該非你莫屬;這話他一直掛在嘴邊說了近十年,快成了他的心病了(我舉此例僅說明黃雍廉作為活生生的一個人的個性光輝,像一首詩,必須押韻,否則全是不盡的後悔)。

晚年戀棧更顯一生追求完美

我說黃雍廉最大的優點是有求必應,沒有文人架子,記得一九九五年我編《雪梨月刊》請他寫一首詩撐撐臺面,他在一個極冷的日子裏親自送上門,鼻尖凍得發紅直流涕水。那時他寫的詩,大起大落,

文字燦瑰,高屋建瓴,押韻亮麗。可惜全找遍了也沒找到那首詩。估計在坎培拉的國立圖書館內有藏本。

到後來他寫的詩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缺少風采。這不是我在貶低他,而是他那追求完美的性格作崇。晚年的他,參加畫展揭幕,參加社區活動,主持者總是請他講幾句,他也總是應邀講幾句。他講的不是白話文,而是詩。他憑他深厚的功力隨意一發念,一首小詩脫就而出。參加會議的人也就一聽而過。唯我參加,總會向他討回寫在一張小紙上或是車票上的小詩,在我發新聞時,往往替他登上。我是為主辦者撐面子,也是為老年的黃會長撐面子。可惜的是主辦者沒有一個要求討回黃會長的墨寶的。

人家說,追求完美的一種是越到晚年發現功力不足就不寫,而另一種追求完美是,越到晚年詩路滯澀但有人相求,也盡到吐絲絲方盡之誼。我認為黃雍廉屬於後一種。你看他,每次出席任何會議,不管天再熱,他總是西服畢挺,頭髮梳得溜光。記得在獲知他逝世消息的前一年,在卡市見到他最後一面,那是一個大熱天,我穿T恤短褲,他卻襯衫領帶西裝一件不少。我問他參加什麼會議去啦?他說是什麼社團活動。那時他走路已蹣跚,身子顯得孱弱,依舊西服革履,一絲不苟。

黃雍廉追求完美還體現在他擔任會長一職,在我任常務理事的那一年(本人因二千年後主編《星島日報》社區新聞後,亦謝絕擔任社區任何之職,故也多次婉言謝絕黃的邀請),也就是一九九四年吧,雪梨作家協會在理事中選舉會長一職時,有人搞地震和挑戰他的會長之職,結果他們都打電話給我,希望我支持他們投他們一票,我當時對黃還很迷信,自然是投他一票,他自那次以後,再也沒有在會內搞選舉了,會長之職無形之中成了終身制。晚年的他精力江河日下,協會的活動越見枯萎,以至於原來第一大華文作家社團被其他詩社、協會趕上。其實對於一個明人來說,要想把自己創會的協會發揚光大,不是自己戀棧那麼簡單。



5、丹心一片付詩聲——悼念黃雍廉會長 何與懷



三月三十號,星期天,上午。

我正在看朋友發來的連貫主題照片《老人的話》。在一張張使人動容的照片上,列印著一行行使人動容的文字。我似乎聽到一些曾似相識的話音,蒼老,微弱,來自身邊,忽而又很隱遠:



孩子……哪天你看到我日漸老去,身體也漸漸不行,請耐著性子試著瞭解我……。

如果我吃得髒兮兮,如果我不會穿衣服……有耐性一點。你記得我曾花多久時間教你這些事嗎?

如果,當我一再重複述說同樣的事情,不要打斷我,聽我說……。你小時候,我必須一遍又一遍地讀著同樣的故事,直到你靜靜睡著。

當我不想洗澡,不要羞辱我也不要責駡我……。你記得小時候我曾編出多少理由,只為了哄你洗澡……。

當你看到我對新科技的無知,給我點時間,不要掛著潮弄的微笑看著我。

我曾教了你多少事情啊……如何好好地吃,好好地穿……如何面對你的生命……

如果交談中我忽然失憶,不知所云,給我一點時間回想……。如果我還是無能為力,請不要緊張,對我而言重要的不是對話,而是能跟你在一起,和你的傾聽……。

當我不想吃東西時,不要勉強我,我知道什麼時候我想進食。

當我的腿不聽使喚……扶我一把。如同我曾扶著你踏出你人生的第一步……。

當哪天我告訴你不想再活下去了……請不要生氣,總有一天你會瞭解……。

試著瞭解我已是風燭殘年,來日可數。

有一天你會發現,即使我有許多過錯,我總是盡我所能要給你最好的……。

當我靠近你時不要覺得感傷,生氣或無奈,你要緊挨著我,如同我當初幫著你展開人生一樣地瞭解我,幫我……

扶我一把,用愛跟耐心幫我走完人生……



我看著,聽著,想著自己,以及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有一天訴說類似的話,不禁淚花盈眶,簡直無法忍住,只好一次又一次拭抹……就在此時,電話響起,是冰夫先生。他帶來噩耗:黃雍廉會長去世了,而且早在去年十二月,是昨天星島日報登的〈家屬聲明〉說的,他剛看到……

已經去世三個多月了!真是難以相信。但又不過是證實心裏一直不安的預測。那麼,是怎麼去世的?在哪裡?哪一天?還有,從去年十二月回溯到去年六月底或七月初,在長達五個多月的時間中,為什麼竟毫無音影?悉尼文壇的朋友們發現這麼久未見其行蹤,都感到納悶,都非常關心,但都無法直接聯繫。偶然撥通其家人的電話,所得說法各異:一說出國作半年遊;又說回臺灣辦事,兼訪問故舊;還說回湖南老家,照顧病重的兄長,云云。而黃會長,一位熱愛社交熱愛文學活動的人,在這麼長的時間中,為什麼沒有和他的朋友,哪怕其中任何一個,會會面,要不只通個電話,只要簡單交代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或是什麼病痛嚴重到如此程度?按照他的性格,長期與世隔絕,會是多麼痛苦啊!

根據我的記憶,黃會長最後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是2007年6月22日,星期五。那天中午,他單身一人,不畏勞苦,幾次換車,還要步行,前來參加澳洲中國書畫函授學院院長蔣維廉先生伉儷金婚慶祝會。由於地址不熟悉,又多番轉折,到達時已幾近尾聲,但其深情厚意,當時令蔣先生伉儷很感動;而我今天回想起來,卻萬分傷感。







在這之前幾天,2007年6月17日,星期日,黃雍廉會長還親自召開了一個較大的文學活動,這就是自1992年以來悉尼作家協會每年都會舉辦的端陽詩會。

我作為這次詩會的主持人,對其盛況記憶猶新。悉尼幾個文學團體的文友都來了,濟濟一堂,包括大病之後首次在公眾場合露面的著名詩人劉湛秋和英語作協詩人FIRITBERK。來自臺灣的悉尼僑領趙燕升先生也帶著幾瓶好酒興致勃勃地趕來參加。黃先生以作協會長身份致開幕詞。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為紀念詩人屈原夫子而作的主題詩〈四海龍舟競鼓聲〉,由悉尼著名電臺節目主持人趙立江先生朗誦:



羅馬皇宮的倒影/染紅了愛琴海的夕照/秦王寒光閃閃的寶劍抖動著/昆侖/詐術/諂媚/讒邪/諜影/成了方形的無煙的黑色火藥/地球的東西兩邊/同時受著烽火的灼炙/希臘的光輝黯淡了/蘇格拉底飲下了最後一杯苦酒/八百年的周鼎沉沒了/東方的巨星殞落于汨羅江……

二千二百七十九年了/洞庭春水流向湘江/悠悠複悠悠/龍舟競渡的鼓聲/恰似懷王一去不返的怒吼/芒鞋竹杖/國難枯槁了您的容顏/漢北沉冤/猶──/望南山而流涕/鳳凰怎能獨立雞群/齊楚聯防/終歸容不下蘇秦的蟒袍玉帶/藍田之會/徒然帶來張儀豎子的獰笑

──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您的沉痛亦如楚山的璞玉/遂把孤忠/投入如海浪般搖曳的洞庭/故國山河/春城草木/垂楊漁父何知/「天問」何知/您「懷沙」在東方的十字架上/楚王的宮闕傾頹了千古精忠/哭在賈生賦裏/歲歲/年年/空留龍舟競渡的鼓聲……



黃會長以最真摯的感情,最華美的詩詞,對兩千三百年前楚國三閭大夫屈原表達深深的敬意與無限的哀悼。詩中沉重的悲劇氣氛和歷史思緒,加上趙立江聲情並茂的朗誦,當時使到全場無不正襟危坐,為之動容,感慨萬千。今天,我更是猛然覺得,黃會長以舉辦紀念屈原的端陽詩會,作為他一生文學活動的終結點,是巧合?是冥冥中的什麼安排?這都無從考究了,但其象徵意義,讓人縈繞心頭,久久思索。

1953年,屈原被世界和平理事會列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成為世界人民共同紀念的偉大詩人。而更從1941年開始,端午節便有了“詩人節”之稱。那年首屆詩人節慶祝大會上,發表了一個〈詩人節宣言〉,稱:“我們決定詩人節,是要效法屈原的精神,是要使詩歌成為民族的呼聲,是要瞭解兩千年來中國詩藝已有的成就……是要向全世界舉起獨立自由的詩藝術的旗幟,詛咒侵略,謳歌創造,讚揚真理。”來自臺灣的黃先生,在澳洲也發揚了這個傳統,年年紀念屈原。他以“汨羅”為筆名,其意自明。他這樣拜祭這位偉大的古代詩人:



夫子以忠藎沉江,浮起的是百代詩魂、萬世敬仰的高風。我從屈子祠來,在年年龍舟聲中,汨羅江的江水,總在我心中回蕩。我是屈子祠中的後學,謹以赤子的詩心,吊先賢。(〈四海龍舟競鼓聲〉“後記”)



雖然楚國覆亡的悲劇早在歲月的流逝中變得輕如鴻毛,但三閭大夫“沉江之痛”卻因歷史的積沉有如泰山之重。南十字星座下,作為一名華夏子孫,黃會長每年紀念屈原,為使其精忠愛國精神千古不朽,這裏面當然含有說不盡的意義。







黃會長宣稱他是“屈子祠中的後學”,此言千真萬確,而且完全當之無愧。他對中華民族精神的崇拜,他對中華文化的熱愛、虔誠,乃至執著,從臺灣文壇到澳華文壇,可謂眾所皆知。此刻,馬上進入我腦海的,是他膾炙人口的詩篇〈唐人街〉:



是一所港灣/專泊中國人的鄉音/無須叩問客從何處來/淺黃的膚色中, 亮著/ 揚州的驛馬/ 長安的宮闕/湮遠成為一種親切之後/風是歷史的簫聲/傾聽,如/ 一首夢般柔細的歌

是一所永不屯兵的城堡/彙聚著中國的二十四番花訊/你是不用泥土也能生根的蘭草/飲霜雪的冰寒/綻東方的芬芳/鮮明矗立的牌樓,像/黃河的浪/ 東流,東流/永遠向著陽光的一面

是一座璀璨的浮雕/亮麗著殷墟仰韶的玄黃釉彩/煙雲變幻/一如西出陽關外的信使/ 海,便是你心中的絲路/ 孤帆遠影/ 故鄉的明月,是仰望北斗的磁場

你乃成為一位細心的收藏家/曾經也窮困過,典當過手頭的軟細/就是不肯典當從祖國帶來的家私

五千年,不是一件可以隨便/ 拍賣的古董/而是一盞會帶來幸福的神燈



這是多麼美妙的華章啊。唐人街是西方大城市中常見的街景,但詩人抓住這個歷史文化現象的內在實質,放任想像縱橫馳驟,通過對其不同凡響的描畫、詠歎,從而抒發對中華五千年燦爛文明的無限崇敬和讚美之情,充分表達出海外炎黃子孫心系祖國的赤子情懷,其思想深度和藝術力度,已遠非一般懷鄉詩可比。這一點可謂是眾多詩評家的定論,絕非僅為筆者一己之見。〈唐人街〉曾入選中國大陸版的《港臺抒情文學精品》。有人在網上求中國古今愛國名詩,它也被推薦而赫然名列其中。中國大陸著名詩評家毛翰教授為中國中學語文教材推薦二十首新詩名作,海外入選兩首,一首為余光中的〈鄉愁〉,另一首就是黃會長的〈唐人街〉(見毛翰,〈關於陳年皇曆,答陳年諸公〉,《書屋》2001年第2期)。

毛翰把〈唐人街〉視為表達“文化美”的經典詩作。他說,黃雍廉把一腔懷鄉愛國的情思移向唐人街,並以一副純粹“唐人”的筆墨,構築了一座詩的“唐人街”——一所不凍的華夏鄉音的港灣;一所和平的春蘭秋菊的城堡;一座璀璨的東方文化的浮雕。毛翰認為“以中國調寄中國情,以中國墨寫中國意”是此詩顯著的特點。這裏有盛唐罷相張九齡“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歎惋,有南宋遺民鄭所南蘭草根下無土的畫意,有高人王維於朝雨渭城餞別好友西出陽關的悵惘,有詩仙李白立揚子江畔目送故人孤帆遠影的傷感,還有揚州驛馬雄姿、長安宮闕風範、南國二十四番花訊的問候、殷墟仰韶陶釉的召喚……這一系列典型的中國情結的意象群的自然疊印,華美典雅,楚楚動人。一詠三歎中,愈升愈高的是海外炎黃子孫心 向祖國的七彩虹橋。(見毛翰,《詩美學創造》,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網路版)

中國大陸詩人兼詩評家趙國泰對〈唐人街〉也有一段精闢的藝術分析。他說:“唐人街是中華歷史文化在西方的一個視窗。要完成這一高度概括與條陳,藝術上非博喻、羅列莫辦。此法的施用,使作品內涵飽滿而不擁塞,典麗而不板滯。臻於此,又有賴於形式結構上取乎多視角掠美,使內蘊層嵌迭呈;廣植東方情調的語象,又間以主客體轉換之法,使情境跳脫空靈,其中以首節尤佳。全詩給人以寬銀幕效果。”(引自《詩美學創造》)

〈唐人街〉是標誌黃雍廉會長文學成就的一座豐碑。的確,對他,以及對我們每一個人,中華文明“五千年,不是一件可以隨便/ 拍賣的古董/而是一盞會帶來幸福的神燈”!







黃會長極其熾熱的中華民族情懷,註定他的一些詩作要涉及政治。正是在他所擅長的史詩般的長篇政治抒情詩寫作上,集中表現他的政治理想,他的愛國熱忱。早在1978年蔣經國先生在臺灣出任第六屆總統之際,當時尚為年輕的黃雍廉便受各界所托,以〈繼往開來的擎天者〉為題,撰寫長達百餘行的頌詩一首,作為獻禮。總統府秘書長蔣彥士在總統府接待室與臺灣工商文教各界頭面人物觀賞裱好的頌詩長軸,並代表蔣經國與黃雍廉親切握手致謝。黃先生因此被譽為臺灣的桂冠詩人(黃自己對此還作了這樣的解釋:歐洲的桂冠詩人,多為宮廷詩人,常在皇室大典中獻詩)。比較近期的例如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黃會長創作了三百五十餘行的長詩〈明珠還祖國〉。這首詩除在澳洲當年盛大晚會中朗誦並在兩家報刊同時發表外,且由上海著名書法家黃浦先生,以正楷書寫在二丈餘長的宣紙長卷上,由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段津總領事專函送香港“慶委會”,以申四海同歡的慶賀之意。他還寫了一首百餘行的長詩:〈請抓住我們等了一百年的機會〉,經北京詩人劉湛秋推薦在廣州《華夏詩報》發表。這是一首呼籲台海兩岸早日實現和平統一的懇誠懇切之作。至於他在1993年寫的一千二百餘行的長詩〈飄著龍旗樓船上的英雄們〉,更是一時之最。長詩共分七個部份,既陳述又抒情,還有論辯與分析,真可謂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苦口婆心,呼籲台海兩岸的領導人,把握千載一時的良機,捐棄成見,攜手合作,創造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的光榮,重建大漢雄風。這部罕見的長詩的結尾,震動著最強烈的嚮往:



海峽兩岸的英明政治領袖們/歷史在向你們歡呼/時代在向你們招手/還有甚麼比英雄事業/更令人嚮往//昆侖雲靄靄/江漢水湯湯/祗要踏過和平的海峽波濤/我們便握住了東方的/王者之劍//飄著龍旗樓船上的英雄們/你們面對即將擁有的/中國人的偉大光榮/我想/你們一定會“壯懷激烈”地/發出由衷的/豪笑吧



這首長詩最先經中國詩人雁翼推薦,發表在中國上海的《中國詩人》雙月刊上,後又在臺北的《世界論壇報》、澳洲悉尼的《華聲日報》相繼發表,反響熱烈,評論眾多。例如,臺灣《世界論壇報》發表時加了這一段按語:“他從古今歷史長河中撫觸民族被壓迫的歎息,從近百年的烽煙戰火的吶喊聲裏喚大漢雄風之再起。簫聲劍氣,慷慨淋漓。大地鐘聲,喚民族沉睡之靈犀;時乎,時乎,不再來;喚我炎黃子孫看二十一世紀的風雲變幻。”

正如〈飄著龍旗樓船上的英雄們〉等詩篇的主題所示,在台海兩岸問題上,黃會長是堅定的“統派”。他生命最後幾年,看到臺灣少數知識份子喊出“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之類的胡言亂語,極其憤慨。他懇請這些所謂“早熟自覺”者多讀讀《離騷》,甚至再讀讀臺灣連雅堂先生在臺灣淪為異族統治時代的血淚詩篇。他說:“我們沒理由不愛自己的國家,而異想天開地想把臺灣從血脈親緣溶成的偉大中華的大家族中分割出去。”(〈四海龍舟競鼓聲〉“後記”)

詩人關懷國事,可謂中國詩歌偉大傳統。孔老夫子早已有言:“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論語•陽貨》)詩歌能感發精神,引動聯想,陶冶情操,增長見識,能互相交流思想感情,協調人際關係;詩歌也可以觀察世風盛衰,考證政治得失,可以怨刺上政,批評時弊,干預現實,為民代言。許多論者都指出,屈原是一位偉大的榜樣。他心憂天下,魂系蒼生,堅守“上下而求索”的理想追求。我們還有杜甫“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社會祈盼,有文天祥的成仁取義的浩然正氣,有龔自珍“我勸天公重抖擻”的救國熱忱……民族興亡、民生疾苦、政治清濁、時代風雲變幻,當然絕對是詩人關懷所在,絕對不能排除在其視野之 外。

這裏,有一點甚具意義:孔夫子只說詩“可以怨”,不說詩“可以頌”。在筆者看來,此為極其英明偉大正確之見。如不少論者指出,從學理來說,與詩“可以怨”相對應,詩當然“可以頌”(《詩經》裏就有“頌”,與“風”“雅”並列)。但孔老先生不說。顯然他洞察人性,警戒後人以詩作“頌”時要特別謹慎。一般而言,我是不贊成詩人輕易甚至熱衷於以自己華麗的詩章去為政治人物特別是在位的政治權貴歌功頌德樹碑立傳的。看到中國一些詩人大寫某種政治詩,我常常在一邊捏著一把汗。毋庸諱言,這也包括我所尊敬的黃會長。我曾不時對他說,許多歷史真相,一般人所知畢竟有限,甚至並不準確。在政治風雲變幻無窮的當代中國,寫作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政治抒情詩真是難上之難。君不見郭小川和賀敬 之,在毛澤東時代,偌大一個中國,似乎他們兩位最負盛名了,但他們一些曾經廣為傳誦的名篇,今天已經難以卒讀。不幸的是,黃會長看來也碰到類似難題。例如他在詩中曾真誠地幻想鄧小平和李登輝兩位“偉人”互相握手,相逢一笑泯恩仇。確實,李上臺後曾一度積極推動兩岸走向統一。“汪辜會談”和北京認為是最後底線的“九.二”共識是他任職時的重要成果;李在1991年還主持制定了“國家統一綱領”,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並親任主任委員。不料如今“國統綱領”“國統會”均已成為昨日黃花,李登輝早已成了北京所痛駡的“台獨”教父,自然也成了黃會長詩中的污點。

儘管如此,話說回來,黃會長寫這些充滿歷史感、政治感的詩章,可謂“長歌貫日,慷慨淋漓”(中國詩評家古遠清教授語),愛國之情,無時或已,正如他一向自白:“萬里雲天懷國事,丹心一片付詩聲。”對國家的大愛是屈原夫子樹立的光輝榜樣和流傳下來的偉大傳統。黃會長顯然深受其誨,以此作為自己為人為文的最高準則。







怎樣寫又政治又抒情的詩章?應該講究什麼藝術技巧?無獨有偶,欣賞黃會長〈唐人街〉的毛翰教授,在1996年也寫了一首題為〈釣魚島〉的政治抒情詩,後來並榮獲臺灣《葡萄園詩刊》創刊四十周年新詩創作獎。其之所以獲獎,就是此詩以李白逸事,從歷史典故上著墨,文辭優雅,曲折有致。詩評家沈健點出毛翰所選用的“重建古典性這一抒情策略”,認為是〈釣魚島〉成功之所在。他說,“古典性,即古典美學風格、感情模式、華語載體、風格範式等等,如何在當代轉換與衍生為一種與西方現代詩歌異質性相融通的可能性空間?比如吟詠性、意境化、本土意象化、和諧優美等特徵,在斷裂之後的重建承傳與補課,從而展開現代性與古典性的再生開闊地。”(沈健,〈從毛翰《釣魚島》看政治抒情詩的發展空間〉,《當代文壇》2005年第5期)黃會長也深諳此道。他借助歷史文化的鋪陳,以歷史鑒照現代,以現實反思歷史,行雲流水,熔實事與抒情為一體,兼文質與詩質之秀。顯然這是寫政治抒情詩的一個成功的經驗。(見潘起生,〈抒愛國心聲揚民族正氣——淺談黃雍廉先生詩歌創作〉,《澳洲新報.澳華新文苑》323期,2008年5月10/11日)

但是,以筆者拙見,似乎不應該把黃雍廉會長列為政治詩人。他感情豐富、待友如親、又帶有強烈浪漫氣息,對眾多文友來說,大家感到最親切的是他那些非常重情的抒情短詩,包括臨時酬唱贈答的急就章。這些短詩,情深意長,華章燦然,教人愛不釋手。

例如,我於1999年遷居時,黃會長就帶來一首詩作以賀“喬遷之喜”:



從巴拉瑪達遷到/洛克悌兒/無非是想靠近唐人街一點/唐人街原是一個流浪的名詞/但能慰藉你心靈的無限牽掛//從威靈頓遷到/雪梨/無非是想多聽一點鄉音/鄉音同淡淡的月色一樣/能使你睡得更加安穩//從騎牛放歌的牧童/到執大學教鞭的儒者/該趕過的路都趕過了/能捕捉的希望都捉住了/只剩下祖國的容顏/是一首永遠唱不完的戀歌//且在唐人街的裙邊/築一個小小的香巢/聽乳燕呢喃/看春花秋月/不再蓬車驛馬/不再夢裏關河//唐人街原是一個流浪的名詞/但是冒險者旅程中/相聚的/樂園



當時我與黃會長相識不過兩年,但在這樣短短的一首贈詩中,竟然濃縮了我的“身世”,還嘗試捕捉我的心境並給以慰藉,濃重的友情,洋溢其中,絕不是一般應酬敷衍之作。

黃會長這種情誼,在分別寫給劉湛秋和麥琪(李瑛)的兩首短詩中表現得最為突出了。有些人對劉湛秋和麥琪既真摯又曲折更穿插了巨大悲劇的愛情故事偶有所聞,但不明底細,因而略有微詞。而黃會長從一開始,就毫不猶豫地毫無保留地給他們兩人以極大的同情、相助與讚美。黃會長並把他真誠的友情銘刻在華美的詩章中。早期的一首題為〈萬縷情思系海濤〉,極其纏綿婉轉,親切動人:



萬里南飛/來赴海濤的約會/海濤卷起雪白的裙裾/迎你以相逢的喜悅/年年潮汐/歲歲濤聲/你只是想瞻仰那白色的潔淨/一如一位朝聖的使者/海濤是你夢境的一口綠窗/綠窗中有燦爛的雲彩/沒有什麼比這景象更值得你惦念/那是由淚水訴不完的故事/晚妝初罷/詩篇就從那流光如霽的眼神中流出/那織夢的日子/花香月影鋪滿心痕/天旋地轉/落英繽紛/海濤始終是你唯一的牽掛/慕情生彩翼/你又南來/是尋夢/是訪友/萬縷情思訴不盡離愁別緒/杜牧十年始覺揚州夢/你緊握貼心的千重依念/醉在/海濤卷起的雪白雲車之中



這首詩的副標題是,“迎詩人劉湛秋雪梨尋夢訪友”。所謂“訪友”,就是“萬里南飛”來與麥琪相會續夢,“一如一位朝聖的使者”。此詩寫作之時,麥琪雖然已在悉尼居住了好幾年,但並不為外界知道。2002年,麥琪隱居八年之後,第一次在悉尼文壇公開露面。這是在悉尼作家協會為她自傳體、書信體(伊妹兒)長篇小說《愛情伊妹兒》在悉尼市中心“文華社”舉行的新書發佈會上。黃會長利用這個場合,專為麥琪寫了〈愛的歌聲〉,這不單單是讚頌她的作品,更是讚頌她“心靈中永不熄滅的火種”:



在感覺上/人生有三種永恆的旖旎/當你出生後第一眼仰視天宇的蔚藍/太陽的光耀/當你第一眼看到海洋的浩瀚/高山的青翠/當你第一次踏入愛情的漩渦/這旖旎/這欣喜/無可替代纏綿地/緊貼在你的心扉/宇宙之大/無非是天地人的融和/依戀/讚歎/愛情伊妹兒穿著紅繡鞋的雙腳/是在初戀的漩渦中追尋/追尋莊子在逍遙篇中找不到的東西/天地有窮盡/愛是心靈中永不熄滅的火種



黃雍廉會長以拳拳的愛,溫暖朋友的心。他一生充滿愛。他生前,還交給我一組20首近700行的詩作,自己定名為《汨羅情詩選》,極其寶貴。所謂“情詩”,一般來講,自然是異性之間傾訴仰慕情愛的詩章,亦多少具有私密的性質,不宜公開讓眾人展示。但黃會長認為他這些詩篇是文學作品,叫我全部公開發表。很明顯,他相信自己的詩心,更相信每一位文友、讀者的眼光。

如他寫於2000年10月2日題為〈遊雪梨中國花園〉的小詩:



池中那片盛開的睡蓮/與妳默默地相映著/妳觀蓮/蓮觀妳/淡妝雅素兩相依/而我/是那賞蓮人//柳線隨風/錦鯉雙雙戲清波/一池清水/漾開一個小千世界/心塵無染羨魚游//壘石如雲/回廊聳幽閣/覽帝子衣冠/何處覓秦淮風月//拱橋流水/牽動著/許仙和白素貞的故事/寸寸相思未了情/狀元拜塔/怎能醫治那愛的傷痕/紫竹/清風/低回無語//天際白雲悠悠/攜手在鴛鴦池畔同坐/任園外/紅塵萬丈



如他寫於2002年4月28日的〈寄語〉:



今夜/將心靈的天空完全典當/給你/不管海上的風/雲中的月/如何暗戀//讓詩/坐在感情的翅膀上/飛越重洋/駐在秋水的江渚上/數你心中詩的/陰晴圓缺//摘一串星星/夾在你的詩頁裏/存放一百年/仍然會發光/有了星星 餘事便不重要了//情思千日/不如深深一吻/千與一之比/就是傳統與現在



又如〈愛之旅〉組詩第一首:



妳來自瓊樓玉宇/天河外/星辰閃爍/我們的光輝曾編織成一彎虹影/一曲纏綿//心花的樹燃燒著碧海/相思的微笑/抖動銀河/妳的多情/為寧靜的天國帶來一季風暴//就這樣/我們墜降在萬丈紅塵裏/不是再生緣/只是重相見/妳是天上的謫仙/我們也都是

…………



閱讀這些美麗的詩章,你不禁感覺到,黃會長以其豐富的浪漫主義的詩情,完全超越世俗之心,將這些“情詩”非常文學地昇華為如幻似夢的對美的讚歎。







如今,對於黃雍廉會長,這一切均成永不復回的過去。天人相隔,從此永無消息。此情何堪!此情何堪!

4月26日,星期六,下午二時,悉尼的文友以黃雍廉會長生前最喜歡形式,為黃會長開一個情深意重的追思會,以獻給黃會長的挽詩、挽聯和發自心靈的話語;還以黃會長自己的膾炙人口的詩章。

大家深情地緬懷黃雍廉會長,回顧他一生中的一些精彩片斷。

黃會長於1932年12月出生,湖南湘陰人。1949年參加青年軍,隨國民黨到了臺灣。他在臺北淡江大學完成了高等學業,經歷了十餘年的軍旅生活,先後擔任過《軍聲報》、《新中國出版社》、《青年戰士報》、《華欣文化事業中心》等單位的記者、編輯、副總編輯、主任等職。曾任臺灣中華民國新詩學會秘書長。

1953年,黃會長開始寫作。他第一本詩集《燦爛的敦煌》於1969年出版。之後,出版或發表了許多佳作,其中不少獲獎,而且涉及各種文學體裁,除詩歌外,還包括散文、小說、報告文學、傳記文學、電影劇本、評論等。如:小說集《鷹與勳章》(1973年出版)、電影劇本《氣正乾坤》(1974年獲銀像獎)、散文集《情網》(1974年出版)、長詩集《長明的巨星》(1976年出版)、長詩〈長明的巨星〉(獲金像獎)、長詩〈守望在中興島〉(獲銀像獎)、中篇小說〈紅岩穀〉(1976年獲金像獎)、散文集《國土長風》(1977年出版)、長詩〈繼往開來的擎天者〉(1978年發表)、小說集《昆明的四月風暴》(1981年出版,獲銅像獎)、人物傳記《是先民之先覺者(陳少自傳)》(1983年出版)、短篇小說〈一零八號尼龍艇〉(獲銅像獎)、〈雙環記〉(獲全國徵文首獎)、〈第一號沉箱〉(獲銀像獎)、〈伊金賀洛騎兵隊〉(獲銀像獎)、劇本《背書包的女孩》(1984年出版,獲電影劇本徵稿第一獎)、小說評論集《黃雍廉自選集》(1984年出版)、傳記文學集《六神傳》(1987年出版)、傳記文學集《蔡公時傳》(1988年出版)、小說集《南沙巡航集》(1989年出版)、長詩〈飄著龍旗樓船上的英雄們〉(1993年發表)……等等。

黃會長的詩歌創作起步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的臺灣,那時及此後好些年,恰恰是臺灣詩壇論爭激烈的年代。爭論的焦點是:“縱”的發展,還是“橫”的移植?論爭起源于紀弦于1953年成立現代詩社後,於1956年2月在《現代詩》第十三期高揚現代派旗幟,以“領導新詩再革命,推行新詩現代化”為文藝綱領,提出“現代派六大信條”,其中第二條赫然為:“新詩乃橫的移植,而非縱的繼承”。以紀弦為首的一些詩人傾向全盤西化,傾向現代主義,主張把詩的“知性”和“詩的純粹性”作為創作原則和追求目標,受到另外一些詩人如覃子豪、鍾鼎文、高准、周伯乃、古丁、文曉村、王祿松等人的反對。黃雍廉也明確站在反對的一邊,堅決追隨和提倡“健康、明朗、中國”的詩學主張。此後幾十年,他和臺灣《葡萄園》、《秋水》等詩刊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王祿松、文曉村、塗靜怡等詩人成了莫逆之交。

黃雍廉先生于1985年移民澳洲,此後一直在這裏開墾文苑詩地,筆耕不綴,並勇當文壇帶頭人,創辦澳洲華文作家協會,並任悉尼華文作家協會會長和澳洲酒井園詩社顧問。他熱情鼓勵文友,提攜後進,除了自己的詩歌創作外,還為大家寫了不少評論或序言,為促進悉尼文壇的發展繁榮嘔心瀝血,為其每一點成果感到由衷的高興。他於2001年在中國江蘇《世界華文文學論壇》發表的〈新詩是海外華文文學的重要一環〉一文中,欣喜地指出,澳洲詩壇近年由於彼此觀摩切磋,在創作上大致已呈現健康、明朗、抒情的風格,呈現在傳統土壤中吸取養分以豐富新詩創作的可喜現象。他用“海外燦文心,詩魂系故國”來形容澳洲詩壇。而這一切的得來都是與他分不開的。他在悉尼度過的生命中最後的二十二年,充滿無私的奉獻。他是澳華文壇的功臣,其功績有目共睹,有口皆碑!

這位可敬的開荒牛式的帶頭人如今霍然長逝,令眾文友無限惆悵和痛惜。“誰唱陽關第四聲?”悉尼詩壇另一位老詩人冰夫在獲知噩耗之前,曾悵然向天發問,並悲切地幻想“再一次文朋詩友相聚”:



詩人,你在哪裡啊/你在哪裡/我們發自心靈的呼喚/你是否躺在那裏靜靜地傾聽/但願再一次文朋詩友相聚/我能為你敬上一杯/聽到你吟誦白居易/用濃濃的湖南鄉音:/“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



蔣維廉先生扶病和老伴出席了追思會。他在講話中悲痛地回憶去年黃會長參加他們金婚慶祝會的情況。最有紀念意義的,是他帶來的黃會長去年所寫的親筆賀詩,標題是“賀蔣維廉院長吳愛珍教授賢伉儷五十金婚大慶”,落款是“汨羅黃雍廉題贈”,這可能是黃會長的絕筆了:



五十個春華秋月/多少往事在心頭/愛是唯一的嚮往/不歎年華逐水流/樂田園枕書香/經世變曆滄桑/萬里遊蹤長相守/金石鴛盟/五十秋/筆硯傳薪忘年老/桃李春風//今夕/書齋添美酒/重話少年游/鶼鰈情深世為寶/人間美眷/屬天酬



在追思會上,文友們不禁想起黃會長寫于2005年5月25日那首紀念他老友王祿松逝世周年的詩章。詩中他悲歎道:



……我是在孤峰頂上/伴你吟哦的吟者/ 日月星辰/ 乃為我友/ 白雲煮酒/ 共醉詩魂/遂撫伯牙的古琴/聽高山流水在腳底回蕩//如今/你走了/ 我真的孤獨/ 真的孤獨/清風明月夜/誰來聽我的/琴音



文友們又想到黃會長前幾年為悉尼作協顧問辛憲錫教授而作的悼念詩。他當年深深的哀悼之情正也表達了我們今天每個人要對他訴說的話語:



……你是文壇一面/高風亮節的旗幟/文光德業正風華/上帝/卻把你/從我們的祈禱聲中/接走/天涯夜雨/誰是知音/春城晚宴/誰譜長歌/我們的嘆息/永遠喚不囘往昔/煮酒吟詩/雄談論道的歡樂時光//想到莊子鼓盆而歌/也許天國/是你遲早必須歸去的地方/老友/你就踏著大化流行的雲車/步上天梯吧//佛說/修身就是修道/天國遠比人間逍遙/老友/你該帶著微笑/直上仙山叩九天



今天,黃會長,你也“該帶著微笑/直上仙山叩九天”。正如在追思會上,女詩人羅甯祝願黃會長在天堂安息:



一顆碩星墜落著/被冉冉升起的陽光托起/海風奏起送行的詩歌/雲霧駕起你通往天堂的路//黃會長您一路走好/別思念那留在人間的詩句/文友們在酒井園相遇/祝您的博愛在天堂中/得到更多的自由空氣



不過我又猜想,黃雍廉會長在天堂得到更多的自由空氣,也許便會更加思念那留在人間的詩句。他——“丹心一片付詩聲”,此情綿綿無窮盡,不管是在人間,是在天上……





(2008年4月27日——黃雍廉會長追思會次日——定稿,並作如下後記:好幾年了,都想著為黃會長寫一篇詩評,沒想到會長溘然長逝,詩評成了悼念。世間多少事,竟是無可奈何,無從挽回。但願黃會長天上有靈,看到這篇遲到的文字,亦能舒懷,報以一笑。)



6、後記 《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編輯委員會

羅甯、胡濤、蕭蔚、何與懷



承蒙大家的熱情幫助,《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得以編輯出版。

在剛剛確實知道黃會長已經逝世之後,我們幾個人便開始商討籌畫這部文集的收集和整理工作。黃會長生前惜才愛才,極力推舉他人,似伯樂識馬,曾為不少朋友寫過感人的詩歌,為不少出書的文友們寫過有價值的書評書序,還為畫家藝術家們寫過認真的評論,他大多不留底稿,也未集結成冊,我們覺得這些詩文如果任其散落而不收集起來實在可惜!我們因而決定出錢出力,要為黃會長出一本紀念文集,供大家分享!

黃會長無私地義務為文友服務,奉獻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後十餘年。他是澳華文壇的功臣,他的功績有目共睹,有口皆碑。黃會長生前為人師表,君子風範,也是一位社會活動家,特別在生前最後幾年裏,積極參與和組織了許許多多有意義的社會活動,所以在大家的心目中,他是悉尼文化界的龍頭領隊人。正因為如此,當我們在網路和報刊上發出“黃雍廉會長紀念集”徵文啟事後,文友們積極回應,紛紛發來自己珍藏的詩文和鼓勵感謝的話語。不過,因為時間關係未能逐個致電發信約文催稿,相信集中還會漏缺黃會長生前的一些舊雨新知。遺憾不周之處,懇請諸位原諒!

本書的收集、整理和編輯純粹是義務工作。收入本書中無論黃會長的文章還是大家的紀念文章均無稿費。按徵文啟事所定,本書中的所有詩文在交稿之前均經過作者自行校對,文責自負;但編委會也對一些文章作過刪減取捨與文字修飾。

在此,編委會對MCM Home Loans的贊助,謹致謝忱!對各位尊師和文友的大力支持表示由衷的感謝;感謝各報刊老編安排版面發佈消息;感謝所有獻計獻策、關心和幫助編輯出版本書的朋友們!

“丹心一片付詩聲”!終於能夠得到這樣一個機會來回報黃會長。現在,我們可以通過這本紀念文集,通過大家的詩文,把我們的思念和感激之情一同遙寄到天堂。黃會長仍然與我們心心相印,相信他是會有感知的!



《丹心一片付詩聲——黃雍廉會長紀念集》編輯委員會

羅甯、胡濤、蕭蔚、何與懷

2009年2月於澳洲悉尼





四、名篇欣赏【海外投稿选登】



爱 情 蛊 李愫生



莜凉缠绕在卡其的胸膛上,暧昧无比,你不会负我吧?

卡其心漏跳一拍,搂紧莜凉,肯定地说,我永远爱你。

莜凉摸了摸卡其的胸,温柔地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这里。这是莜凉和卡其第一次在一起时说的话。

莜凉优雅地坐在19楼的落地天窗前。卡其说,他爱上了她呢。莜凉微笑,眼神里满是淡漠。卡其是这个城市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他来邀请莜凉做他们节目的情感嘉宾。莜凉还是去了,看在不菲的酬金,还有卡其玫瑰、汽球、人力车夫一天一个花样的费力表演上。

莜凉的心理诊所在这个城市很出名,来她这里做咨询的人很多。男女老少,各种奇奇怪怪的人都有。他们不觉得他们有病,他们只是感冒了。形色各异,症状不同,表现方式不同,他们患的都是一种病,情惑。

节目播出后,莜凉的心理诊所更火热了,卡其也得到了台里的嘉奖。

卡其喜欢泡在莜凉的家里,和莜凉缠绵,还有莜凉一手的绝妙厨艺。每次缠绵过后,莜凉都小心地修饰她的指甲,像极盘卧在暗夜里的艳狐。当然,卡其也很喜欢吃莜凉亲手包的饺子,皮薄馅厚,鲜香无比,嫩嫩的还筋筋的。莜凉严肃地指着它,爱我就吃了它。那认真的表情无比可爱。为了这可爱,卡其也迅速吃完还每每惊叹,怎么包的,这么好吃。莜凉但微笑不语。

莜凉和卡其在一起的生活,是那么自然和甜蜜。只是莜凉一直想快点结婚要一个孩子,28岁的年纪已经不小。卡其忙于自己的事业,不愿那么早结婚和生育。莜凉每每发急,都被卡其甜言蜜语的动手动脚哄过去。

不过,卡其把莜凉照顾的很好。每天维持不变的玫瑰,时常出现的衣服首饰,生理期时特意为她准备的热水袋。莜凉对爱情要求不高,卡其已经做的很好。

这天,莜凉的诊所里来了位名叫梨秀的孕妇。

莜凉职业性地微笑,请问,您有什么问题需要提供帮助?

梨秀面色冷漠,我不是来寻求帮助的。我请求你离开卡其。

莜凉心骤冷,惊住。

一连几天,莜凉都不见卡其,电话也打不通。莜凉嘲笑自己的识人之短,她经常为别人的感情出谋献策,洞微人心,到自己却百无一用。

莜凉在电视台堵住卡其时,他尴尬万分。他正拥着大腹便便的梨秀。卡其望了望莜凉,想解释什么,又什么都没说。拥着梨秀上了轿车。梨秀是电视台长的女儿,因为梨秀对卡其的喜欢,他才从一个管灯光的变成名主持人。

莜凉眼泪崩涌,她冲着轿车喊卡其,你会后悔的!卡其坐在轿车里,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冷。晚上回到家,卡其一夜不得安生,浑身忽冷忽热,面孔扭曲。

第二天,卡其死了。梨秀面目红肿,一夜之间白了头发。警察来验尸,照的X光里,发现卡其的胸腔内布满了抓痕,他心脏上长满了指甲。

城市在一阵喧闹后又归于平静。只是,少了一个帅气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和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莜凉最恨多情的男人,就如她的父亲。当母亲在孤独中去世时,她把一个蛊方交给莜凉,如果你遇到喜欢的人,就给他服这个吧。只是,这“指甲蛊”真的管用吗?

在飞机上,俯瞰这个城市,莜凉想起电视台门口卡其最后一面,那个隐含着无限内容的悲怆眼神,有愧疚,有歉意,似乎还有难言的情意,“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这里”。



——
(本文为作者原创,版权所有,违者必究。邮寄样刊请一定写正确名字“李钢”,钢铁的钢。谢谢!)




通联:郑州市经三路北段98号《南腔北调》杂志社 李钢 (收)
邮编:450008
手机:13837123412
E-mail:Lgxx80@126.com Lxx_80@163.com
QQ:595007130(雪隐侠踪)28902113(雪隐侠踪)
MSN:xuexia1980@hotmail.com





作者简介:李愫生,原名李钢,常用笔名李愫生、雪侠,1980年7月生于河北邯郸,现居郑州。笃信“心若怀素,一切如生”。曾在《知音》《家庭》《爱人》《幸福》《知音·女孩》《都市心情》《女人坊》《女刊》《深圳青年》《辽宁青年》《小说月刊》《短篇小说》《佛山文艺》《百花园》《小小说月刊》《华夏散文》《岁月》《北极光》《雨花》《红豆》《侨报》(美国)《美人鱼》(丹麦)《大华商报·作家文苑》(加拿大)《澳中周末报》(悉尼)《澳洲侨报》(澳大利亚)《儿童文学》《中国青年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国内外多家媒体发表作品,并被多家报刊转载。有部分作品被改编、搬上电视屏幕。现为诗人、情感专栏作家,文化策划人,在河南省文联《南腔北调》杂志任常务副主编。





五、文坛题外话——健康小提示



【由于文友们长年累月的在电脑前埋头写作,所以极容易损伤颈椎部。听说许多文友都患有颈椎痛和肩骨痛的毛病,所以本期特别给各位网友推荐“治疗和保健颈椎和肩膀的保健操”。希望此保健操对大家能有所帮助!】

这是治疗颈椎病的方法、和治疗你肩胛骨疼痛的方法、以及颈肩部的保健操:
1. 加强颈肩部肌肉的锻炼,在工作或闲暇时或上网时都(可以见缝插针的利用时间做),做头及双上肢的前屈、后伸及旋转运动,既可缓解疲劳,又能使肌肉发达,韧度增强,从而有利于颈段脊柱的稳定性,增强颈肩顺应颈部突然变化的能力

2. 锻炼头颈部 ,前屈后仰,左右转动,慢慢转动不可用力过猛,次数多少因人而宜。做完后非常的舒服
一定要注意:在做颈椎部的运动时,速度千万不能过快、过猛,一定要缓慢的进行

3.
用多指(食、中、无名、小指)按揉颈部二十至三十次。

4. 捏拿肩筋二十至三十次。

5. 平时要注意少低头,工作一两个小时至少休息一次,休息时头向后仰,或平卧,让颈椎得到休息。颈椎病患者要注意不要来回突然的猛然的转头,更不能旋转颈椎,使劲斜搬按摩颈部

6. 多坐耸肩、和扩胸动作:对颈部肌肉劳损、颈椎病造成的肩膀、后背、胳膊、和手部麻痛有非常好的效果

7. 可以做旱地游泳的动作(假的游泳),做各种游泳的姿势:(自由泳、仰泳、蛙泳、蝶泳)

8. 做用下巴向前的画圈动作(就像,鹅探颈的姿势)方向是:先从下向上的画圈

9. 双手十指互相交叉,放到脑后,双手向前方使劲,头部颈部向后用力,可以使颈部、肩背部减少僵硬、麻痛、酸痛的症状

10. 休息时,经常的用热水袋,敷在脖子下面,热敷对缓解颈椎病的效果很好

11. 颈部肌肉劳损和颈椎病还与睡眠的不良姿势有关:(总睡过高、过硬的枕头),因其持续时间长,会造成椎旁肌肉、韧带及关节的失调,加速颈椎退变。

颈椎病要注意睡觉时的枕头:枕头中央应略凹进,高度为12—16cm,颈部应枕在枕头上,不能悬空,使头部保持略后仰。习惯侧卧位者,应将使枕头与肩同高。睡觉时,不要躺着看书,也不要长时间将双手放在头上方。

12.起床后可自己按摩面部,用双手分别来回搓脸的正面,侧面和耳后各几次,再用五指梳头几次,无需太多,感觉舒服就可以了。

13. 多揉、多按摩颈部和肩部肌肉,按摩大椎穴、肩井穴、风池穴、百会穴、脑户穴、中府穴、云门穴等
多按摩肩胛骨内圆(肩胛骨的骨缝处),天宗穴、肩贞穴、肩后穴、肩外俞穴

这是具体的穴位图, http://www.mifang.org/am/pic/

14. 在平时的坐姿上,尽量的常做到挺胸收腹,坐姿挺拔,(这个姿势一般人,很难持续下去,可以坐直一会儿、歇一会,然后再做)

这是做颈椎部体操的方法 :
1. 基本姿势:每次做各项训练动作前,先自然站立,双目平视,双脚略分开,与肩同宽,双手自然下垂。全身放松。

2. 前俯后仰:双手叉腰,先抬头后仰,同时吸气,双眼望天,停留片刻;然后缓慢向前胸部位低头,同时呼气,双眼看地。做此动作时,要闭口,使下颌尽量紧贴前胸,停留片刻后,再上下反复做4次。

3. 左右旋转:双手叉腰,先将头部缓慢转向左侧,同时吸气于胸,让右侧颈部伸直后,停留片刻,再缓慢转向右侧,同时呼气,让左边颈部伸直后,停留片刻。这样反复交替做4次。

4. 提肩缩颈:做操前,先自然站立,双目平视,双脚略分开,与肩平行,双手自然下垂。动作时双肩慢慢提起,颈部尽量往下缩,停留片刻后,双肩慢慢放松地放下,头颈自然伸出,还原自然,然后再将双肩用力往下沉,头颈部向上拔伸,停留片刻后,双肩放松,并自然呼气。

5. 左右摆动:做操前,先自然站立,双目平视,双脚略分开,与肩平行,双手叉腰。动作时头部缓缓向左侧倾斜,使左耳贴于左肩,停留片刻后,头部返回中位;然后再向右肩倾斜,同样右耳要贴近右肩,停留片刻后,再回到中位。这样左右摆动反复做4次

这是治疗颈椎病的保健操具体的做法(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co00XNjE1MjUyNA==.html

http://v.ku6.com/show/OxRA3X4Bm3Mxc5dA.html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BwSdXgdWgo/

锻炼肩部是对你肩胛骨僵硬疼痛和对由于颈部肌肉劳损、和颈椎病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六、附件:黄雍廉纪念集全文及部份照片【请点击】



七、两个转载每期“会刊”的网站



【喜欢看得更清楚的朋友,也可以随时登录以下两个转载我们“会刊”的华人网】

1、悉尼笔会【网络链接: http://tcpss.com/main/


2、彩虹鹦【网络链接:www.australianwinner.com】



本期到此结束,祝各位文友:

身健笔丰!

_________________
巫逖
澳洲彩虹鹦国际作家笔会荣誉会长

与澳洲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先生在任时合影
www.azchy.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巫逖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新州华文作家协会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