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我在澳洲做房东(真实故事)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我的房东、房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游客










文章时间: 2005-10-17 周一, 下午3:28    标题: 我在澳洲做房东(真实故事) 引用回复

我在澳洲做房东(真实故事)

我出生在湖南,孩提时代有人问我:“你长大了要做什么?”我说:“做地主。”大家吓了一跳,要知道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地主是五个专政对象的第一个,是代表封建势力的。我才不管这么多。我说:“土地不怕被偷、被盗、被烧,不用买保险,即使一个炸弹下来,土地不只是裂了一个缺口,不还在那儿吗?”
时过境迁,在中国要想做地主是不可能的了。你买地,不过是五十年的使用权,有一个时限。只有在十几年前到了澳洲,才可以尝试到做真正地主的滋味。
在英文里面,地主和房东是一个词“LANDLORD”。我做了几年的LANDLORD,才体会到这个LANDLORD不是很好做的。
到澳洲的前几年,打工赚钱,这是原始的积累,有了一点钱,才可以投资,以钱赚钱。这里有三种方法:一种是存银行;一种是买股票;但是存银行和买股票,一个是利息太少,一个是风险太大,只有中间道路投资房地产比较稳妥。买房地产不够钱,向银行借,8%利息,但房子租出去10%收益,那么2%中间息差就是我的利润。这几年也做了好几次,关键问题是你要找到一个好房客。好房客不欠房租,稳定收入。倒霉时碰到坏房客,那就非常头痛。
我的第一个房客是个印尼学生,原来每2周付一次租金,后来不再付了。我去催他,他说等印尼家里寄来。因当时印尼政局不稳,他父亲没钱给他。过了二周还没有付钱,我就叫他搬走。他没有汽车,我还得开车帮他搬行李到他的同学家,二人同住一单元。这还不算坏房客,只是比较穷一点罢了。
第二个房客是个澳洲人,有点耳聋。第一次他看了广告来见我,带着他一个原来的女朋友和两个女儿。他说他与女朋友分手了,要单独租一个单元来住。我看他还蛮可怜的,就在他交了押金后让他住了下来。二周后应该续交房租。他说他已去邮局汇款了,过一天你就会收到。但是过几天我还没收到。我打电话给他,问他你的收据还在吗?他说收据弄丢了。其实他根本没有汇款,整个一个骗子。又经过催促,他说款已转进你帐号,明天你可收到。每次都是假话。有一次我敲门进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说你到底付不付款?他当时也很害怕,叫我松手。我说我不会打你,只叫你付款,或是搬走。如果你动手,我也会动手。 当时如果他真的动手,我真的会揍他稀巴烂。这种澳洲流氓!最后我放开了他。我说我去法院告你。
后来我碰到了这里房产代理人。据他们说房客不交房租,房东不可硬性叫他们搬走。如果他叫警察来,是他房客有理,房东必须离开。原因是这房客是你同意住进来的。 你要他走,只能诉诸法院。经申请后三周,法院开庭审理了。
法院开庭日子到了,他早早坐在那里等候。在上法庭前10分钟,工作人员说你们自己如可以解决,也不必上法庭。我说只要你马上搬走就可。他说给他三周时间。(要知道他是不会付房租的。)我说不行!最后只得上法庭,法官问我:“欠你多少?”我说住了几个月,只付了二周房租,一共1千多元。法官问他:“你欠多少?”他说只欠二百元。 法官问:“你的收据呢?”他说房东收房租后没给收据。完全是天方夜谭,一派胡言。法官问他:“收到催款通知书没有?”他说没有。又是一派胡言。这时我想起他曾经给我写过一张字据说他决定何月何日搬走。当时我出示了这几张字据。最后法官到里面查了一下什么,出来后宣布判决他于十日之内搬走。他还是不搬。他说等法庭人员来了才搬。要知道法庭不是免费的。法庭人员到现场,连申请费带执行费$200多元。按理应房客付,但房客没有钱,还是房东倒霉。想到这里我说我给你50元,你去住一夜旅馆。今天搬走。他说你来驾车送我到火车站吗?我说可以。这样我在外面等了20分钟后,我终于进入了属于我的房屋。因时间较晚,我又给了他10元钱叫他叫出租车去火车站,我懒得再送他。这样我给了他60元,他才还给我钥匙。他拖了几只大包小包的去火车站了。
有人告诉我,火车站有一批无家可归的人坐火车从甲站到乙站,又从乙站到甲站,晚上睡在里面,直到天亮,根本不用旅馆,免费招待。我想此人大概就是这样。火车站又多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
小时候,印象中的所有外国的事物都是美好的,汽车、洋房、金发美女,还有私家游泳池。 但对当时的我说来,这些像是梦一样,永远都接触不到。长大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来到了澳洲。我没有选择举世闻名的悉尼,而是来到了偏远的城市珀斯。这城市真大,连喝早茶都要开车才行;但这城市的人也真少,入黑以后,街道边就那么稀稀拉拉几个人。
初来贵地,觉得特别单调孤独。除了人数的不同,这里的物价和深圳基本相同。冰淇淋一块多钱,音响设备一百多块,区别我想大概就是澳元和人民币的价值吧!碰巧那时赶上澳元升值,七块人民币换一块澳币。那么在这里吃一根冰棍,在中国可以吃到七根左右。最令人诧异的是在中国农贸市场里卖的生姜,竟然在这里卖到每公斤20-30块人民币,这不是抢还是什么?当然,说起来可以当笑话,但真要过起日子来,那可真得精打细算,能省就省,总不能乱花父母的血汗钱。我和朋友分租一个简单的单人房。早餐面包加蛋,中午方便面,晚上两菜一汤,符合基本原则。有时实在没东西吃了,就吃酱油泡饭。说给父母听时,还以为我受了多少苦头,其实年青的我,对吃什么根本就不在乎。拿自己和同龄人相比,我们有机会出国,那已经够填饱一辈子的肚子了。
可是,你想想,一个深受社会主义教育的学生,突然间来到与其相反的资本主义社会,那种恐惧是无可比拟的。从书中所知,资本家会无情的剥削劳动者。像我这样的穷学生,只能成为被剥削的对象。就如马克思,列宁同志所描述的,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被无情剥削下过去的。还记得我平生第一次剥洋葱的情形,中国老板千叮咛万嘱咐小心割手,连我自己也认为没这么容易就会出事,毕竟我已经是十八岁的大男孩了,手脚应该不会那么笨吧。结果我到底还是不小心把手割出血了。稍微包了一包就又开始剥了。每每碰到伤口,就觉得自己好凄凉。在中国吃好住好,为什么自己偏要到这儿来剥洋葱。随后的几年里,在我打过工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有相似的经验和感觉。我深深的体会到资本主义并不好混。可是,这么多年来,有一句话我一直都没有忘记。那并不是什么绝世名言,也不是出自名家的口,而是来自和我一起洗过碗的同事身上。那天临收工的晚上,我问他讨不讨厌这种低下的生活和工作,我反正是很讨厌这种倒垃圾、洗碗筷的工作。他想了想,回答我:“假如你换个角度来看这份工作,它是对你的一种鼓励。没错,洗碗倒垃圾,这确实是很烂的工作,那你现在连这种烂工作都做过,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糟的吗?没有,那么以后你就要告诉自己要努力工作和学习,发誓再也不做这种工作, 它让你记住低层的生活,激励你永远地向上爬,这份工作是有它的意义的。”
这一番话,一直陪伴着我这几个春秋,它就像监督官一样,时时刻刻的让我警惕,让我上进,叫我不要浪费时间和青春。
我在报纸上登了招租广告后,每天总会接到一些询问的电话。有的只是问问而已,有的要求我给他地址,先看看地段及房子外貌,等满意了再约时间看屋子里面。这次我有了一定经验,不但是房客挑选房子,房东还可挑选房客。因前不久我在法庭候审室里认识了几个房东与租房代理人。经他们介绍我参加了“西澳房东协会”。协会的人告诉我西澳的法律对房客很照顾。有些房客钻法律空子占房东的便宜,不付房租及水电,完了溜之大吉,法庭奈何不了他。有的房客即使不溜,上法庭说没有钱付欠款,同意每周付5元,甚至有每周付一元乃至每月付一元的。法庭也无可奈何。倒霉的还是房东。更有甚者,有的房客把房内的设施全部弄坏,临走还把小石子投入水池下水管,堵塞出水口,以至新房客使用时水漫金山,弄得房东哭笑不得。有一个房东在房客走了后,发现房屋面目全非,也懒得打官司,(即使你打官司,赢了官司,赔了钱,还可能赔得更多,因你要付庭费,律师费等),索性把房子全部铲平,准备另砌新屋。协会的会员告诉我95%的房客是好的及比较好的,坏的只占5%。这好象很耳熟,这不是和我在中国受到的教育一模一样。
那么怎么知道这是好房客还是坏房客呢?协会的人告诉我,你要叫房客拿来“介绍信”,就是房客原来的房东写的关于此人的租房情况。也可以核查协会的记录,看看此人有没有旧案例。因房东协会有人用了十几年的工夫,汇总了很多会员关于坏房客的详细记录。如此人有前科,已入“另册”。
协会的人又告诉我,即使房客有介绍信及没入“另册”,你仍然要小心,因人是会变的。有会员告诉我已入另册的人名字已有1500个左右,而且每年还在增加。万一房客欠租,你必须马上发一个催款通知给房客,(催款通知是一个现成表格,在公平贸易协会可以买到)。如过一周还不交,就以此催款表格为依据上法庭告他。这是必要的法律程序,在三周后可以开庭。如三周内房客付了全部房租及法庭费用,则你不可再告他。如他不付,那法庭会叫他搬走,越早申请越好,否则房东损失更大。
有了这些直接和间接的经验后,我对房客的挑选也更严格谨慎小心。在以后的一个时期,我还真找到了一些好房客。
有一个新西兰妇女,因暂时有需要租房,每次都按时邮寄支票。房子设备的小毛病自己叫人修理。再寄一发票向我报销,从房租中扣除。在租约到期时,把房子的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在我检查房子时无可挑剔,归还了她的全部押金。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我的房东、房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