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 第52期] 中国贵州作家游旋专辑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悉尼《澳中周末报》副刊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论坛助手

会员等级:6




加入时间: 2007/06/13
文章: 1228

积分: 9050


文章时间: 2010-6-30 周三, 下午8:12    标题: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 第52期] 中国贵州作家游旋专辑 引用回复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
第52期

-中国贵州作家游旋专辑-


作者简介:游旋,曾用名游富胜,笔名:鸿蒙、前丰。80年代后出生于中国贵州遵义凤冈绥阳。现为湖南怀化市作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世界华人作家协会会员、华夏文艺报特约编辑、《当代作家协会》湖南怀化分社负责人、《家园诗刊》编辑,04年毕业于遵义凤冈中学;05年7月开始文学业余创作;曾荣获多项全国文学大赛奖。07年6月大学毕业。现有文章散见于《北美枫》加拿大、 《威海晚报》、《澳洲彩虹鹦》澳大利亚、《风铃》、《当代文学选萃》、《圣地诗刊》、《火种》新疆、《南云文学》、《红杜鹃》四川、《长白山诗歌报》、《网络诗人》、《涡河文学》、《崇武文学》、《绿色凤冈》等国内外刊物发表文章100于(首)篇。并有部分文章录入《中国诗萃》、《中国当代诗人百家作品精选》等选本。出版诗集《孤枕难眠》。著有小说《笑过、哭了,也要说爱你》、《无病呻吟》。

_________________
论坛助手
所有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管理员保留移除任何帖子的权利。
点击论坛顶部的“注册”免费会员后,即可自行发布作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论坛助手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论坛助手

会员等级:6




加入时间: 2007/06/13
文章: 1228

积分: 9050


文章时间: 2010-6-30 周三, 下午8:13    标题: 引用回复

一条街走了半世纪


我到一个城市看望我的一位老龄朋友。她一直寻找着一个人,一个失散多年的姐姐。她们姐妹俩因为一场家庭灾难,姐姐失散不知道去向。

“你与姐姐失散多少年了?”

“半世纪。”

“半世纪?”我感到很惊讶。

她为了姐姐,等了半世纪,也找了半世纪。她记不起姐姐长的什么样了,只是感觉跟自己一模一样。

每天,我看到她对着镜子说:“姐,什么时候出来,我们一起去逛街,千万别转身丢下我。”

“怎么会呢。”

这样的对话,一天不少于七八次。大概是上了年纪,心里还有一个还未实现的愿望,所以才会使她每天都有这种现象。

这天,我问起这事,她告诉我,她五岁的时候时被李某收养,不久就搬到这里,后因养母生活陷入困境,再拜托邻居艺术家王某夫妇收养,便从这时候就开始找姐姐,到现在已经五十六岁。

她总是喜欢独自推开自己家的门,对着大街上过路的人发呆。由此,她患了病提早退休,为了身体才开始打木球。

那天,我休息有时间,想陪她解解闷。我找到她说:“你去不去打球?”她惊讶地问:“你以打球?”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从家门口往老年活动中心步行,她说她教我打木球,还让我比她打得还好。这里很安静,来往的人很少。此时,我一眼就看见有一个人与她长相相似,不只长相,连说话的声调、走路的样子十分神似。她认真地教我打球,我认真地跟她说这事。陆陆续续提了五六次,但她没有放在心上。

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失散多年的大姐。我们便飞快地跑出球场,四下朝周边看了看,竟发现那人独自坐在湖边。为了证明是不是她的姐姐,她兴奋得几乎是冲了过去,便激动地问道:“你是翠琳吗?”那人背对着她,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她很着急。过了大约三十秒钟,那人才肯把脸转了半边过来:“不是,我叫王翠琳。”

得知她的名字,只是姓不同,几乎大叫了起来:“你骗人,你撒谎。”

“我确实叫王翠琳。”那人肯定地回答。

“不会这么巧,名字只是姓不同,而且你没有发觉我们俩的长相有些相同嘛?”

那人才从湖边艰难地站起来,可能是这些年,俩人想的时间太长,精神都很颓废。互相向前,拉着彼此的手说:“这不是妹妹吗?”“这不是姐姐吗?”

湖边围过来了几个邻居:“妹妹找到姐姐了,姐姐找到妹妹了。”

为了验证是不是姐妹,她问:“请问你的爸爸叫什么名字?”

“王大耿,那你爸爸呢?”

“刘大耿。”还告诉了她已经确认的姐姐她的妈妈叫“朱小慧”。

两人问了话,都觉得蹊跷。

那人转身并向我们住的那条街跑去。跑到离我们住的地方不到200米 处进了一个门。

当我们赶过去时,她正在家翻箱倒柜,竟然找到二十年前户口誉本,上面记载生父王大耿(她看看只是姓不一样,名完全一样,母亲却是同一个名字,可能是当年户政事务所的人员笔误,将姓王写成刘。)。她忍不住这些年来的焦盼,跑过去抱住妹妹,她大哭起来:“妹妹,总算找到你了。”

“姐姐,你真确认是我姐姐那嘛?”

她肯定地点了点头:“是,怎么不是。”

姐姐深深地抱着她:“我们从此再以不离开谁了。”

看着她们哭,我控制不住情绪,低头也跟着哭了起来。真是命运捉弄人那,两家的距离还不到200米 ,半世纪以来就是从未碰过面。

_________________
论坛助手
所有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管理员保留移除任何帖子的权利。
点击论坛顶部的“注册”免费会员后,即可自行发布作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论坛助手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论坛助手

会员等级:6




加入时间: 2007/06/13
文章: 1228

积分: 9050


文章时间: 2010-6-30 周三, 下午8:14    标题: 引用回复

最后的爱


2月14日是情人节。当时广西北海的温度比较低,大概只有3摄氏度。

一个浪漫而甜蜜的节日在敏敏的心头已经预热,这个节日只差男朋友像一只燕子一样从远方飞回属于她们自己的爱巢。

男朋友在她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就丢下一句梦里也要爱她千百回的誓言去了远方,她也像吃了回定心丸一样一直监守这个承诺。转眼,男朋友已经是远方某城一个大公司的部门经理,她却还是当地一个商会的小职员。有人说,你男朋友已经是大公司的经理,是公司的大红人,身边决定跟了不少女人,不知道人家以后还要不要你哟,这隔山离水的,说不定他答应今天回来陪你过节都是假的。敏敏没有听。敏敏不理。敏敏只是专注她们学生时代拍的照片,看着他,只是感觉他离自己很近,很温暖。但也有一点或多或少的担心,心就像被掉起来一样,晃晃悠悠的,不敢落地。

接着,她拿起电话拨了一个比自己的座机号码还要熟悉的电话号码---男朋友的。电话通了,意想不到的是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的,她说她是他的秘书。敏敏才知道这以前的一点担心是自己这边没有加砝码(俩人在学生时代做物理实验的时候,敏敏经常是忘了加砝码)。敏敏拿电话的手抖像金森综合证的患者。

她怎么会不抖呢?几年的坚守,她也失去了追不回的青春。

正当她失魂落魄的时候,一个电话又把她拉了回来,一个久违的声音还是那样甜美,亲爱的宝贝,是你吗?敏敏好象彻底生气,但却没有说话。他继续说,对不起,刚才我把手机丢在办公室去会议室开了一个会,这不回来就跟你电话,并且告诉你我马上就要登机,下午就到。敏敏拿着电话还是没有回声,只听那边补充了一句,宝贝,我们说好了就在公园门口见面。

敏敏没有说话,敏敏却高兴了,你不知道敏敏那时候的脸多像一朵红玫瑰一样,空空的,更是喜庆。敏敏走在花市上,看着这里的人成双成对的出入,她觉得这里是爱的发源地。敏敏不停的扭着身子,转啊转啊,不巧碰上了大学同学丽丽也在花市,两人一边挑话一边寒暄。丽丽说,听说老同学他现在是某公司的部门经理?敏敏有些骄傲地说,是啊,他今天还要回来跟我一起过节呢。丽丽说,他回来了吗?敏敏摇了摇头,看得出还是有些高兴的模样。两人为了挑一些称心如意的花,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丽丽有些耐不住寂寞,看了一心专注选花的敏敏又说,不瞒老同学说,他说他今天回来跟你过节,我有些加不住,我先前跟他也好过,可能他从来都没有向你提到过事,那时候的他说一句话能把树上的麻雀都能哄下来,后来我为他的那些话幻想了一阵,结果你一来,我们俩人的爱,像一朵告别爱的烟花,升上天就散了,落下来就没有了。后来我才知道大家都叫他“花花公子”,说不一定,那天你撒尿会把别的女人的尿都一起撒出来,要想跟他一辈子啊,得套牢,要不然跟我一个下场,取代你的将是别人。

听了丽丽的这些话,敏敏心里想针刺了一下,她要到公园看看。转身就去了。一口气跑到公园,怎么看也没有看到南朋友的身影,就问问在场熟悉的朋友,有没有看见她的男朋友,人家都说没有,反而问道:你男朋友回来那?敏敏回也没有回答就四处张望着跑开了。在一个个背影与他相象而靠近,靠近而一次次失望,心却没有死,她那期盼的眼睛抓住人影就投,敏敏安慰着,他可能晚点到,但她愈是这样心愈是着急,心扑通扑通的跳。

眼看下午就过去,带着失望往回走的时候,人越来越少,3摄氏度的天气,谁受得了寒冷,要不是他早上打来那个电话,她也不会来受这罪。也不在的走了多久,就到了时间上班那商会的门口,一阵阵寒风还在追着她跑,让她直哆嗦,抖得想一只皱燕。当敏敏仰着头靠着柱子慢慢坐下来时,敏敏发现一只燕子“紧缩”在石柱上。她以为这只燕子跟自己一样,为了一个等待而被冻僵了,觉得很可怜,并想向前彼此安慰一番。于是,敏敏慢慢的又站起来,看它是不是活着。敏敏去上前轻轻碰了碰这只燕子事发现它早已死去多时。轻轻的挪开它这只燕子的身躯,眼前的情景却让敏敏惊呆了---在这只死去的燕子张开的双翼下,竟然还有一只死去的燕子。下面的这只燕子体态稍小,上面的那只雄燕为保护下面的雌燕,尽量张开双翼替雌燕寒,直到一起被冻死。

面对这两只相拥而死的燕子,敏敏发现他与这的山盟海誓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_________________
论坛助手
所有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管理员保留移除任何帖子的权利。
点击论坛顶部的“注册”免费会员后,即可自行发布作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论坛助手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论坛助手

会员等级:6




加入时间: 2007/06/13
文章: 1228

积分: 9050


文章时间: 2010-6-30 周三, 下午8:14    标题: 引用回复

我的母亲有榜样


父母临近60岁的人了。去年春节我已经为他们以后的生活安排好好的,谁知道,远在广东打工并嫁人的妹妹打来电话,父亲把家里的五亩土地丢给母亲外出打工去了,家里的那些土地,母亲还是舍不得放出去。我很担心母亲的身体,可母亲居然在地里用牛耕起来,还想把邻居们不做的土地全都拿过来做。

那么多的土地耕种起来,母亲是要费很大的力气和时间的,听说母亲还跟我养了几头猪,或许是为了我结婚,或许是为了过年。她时常没有空余的时间跟自己放假,还要在干活的时候想起外出至今不知道在那个省市打工的父亲,想完了父亲又想起我,她这不争气的儿子,然后又埋头苦干起来。想到母亲疲惫的样子,我就打电话告诉她我也要回来,她急忙说:“你回来能干什么,你爸为了你都外出打工了,我跟你爸身体都还行,你哥他们是反这个家了,我们以后只能指望你了,你咋还不争气啊。”末了,她还苦笑着说:“你外公和外婆现在都80岁了还要做几个人的土地。”这下我不知道是笑,还是该哭。

在城里,我无心再工作,每天都要打电话回去。母亲说:“你放心吧,你爸爸现在在重庆也很好,我也很好,我还去看了你哥那三个孩子。”时间长了,有一天,母亲在电话发了大火:“不要有事无事都往家里打电话,你要找一个稳当点的工作,长时间打电话多浪费钱啊。”母亲虽然心疼钱,但更不愿意我分散精力去牵挂她。

有一天,我在城里碰到我们邻里的人。刚碰头,邻居并不断的埋怨我:“你母亲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忍得下心让他们继续苦下去吗?”邻居见我无奈摇了摇头没着声又继续说:“你母亲为了赶活,还把电灯拉进了田……”我的鼻子一酸,我知道母亲这一辈子都是要强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不愿意落后于别人。听了邻居的话后,我赶紧拨了个电话回去,让我吃惊的是,母亲还唱着父亲经常下地干活唱的山歌,然后慢慢的停下来,母亲问我:“老二,有什么事啊?”母亲没有等我说话:“咱们家的牛真争气,又下一头牛崽。”

听着母亲高兴的样子,我才知道人为什么而活着。我坚持着给母亲寄钱,母亲这次没有拒绝。回到住所,我把母亲托人捎来的腊肉,炒了一点,喝了几杯酒,我的心思反而沉重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抽烟。虽然听得出母亲有点高兴,但她的苦是可以想得到的。

半夜,我又想起了母亲,这让我又一次失眠。握着笔《远方,我又看见了母亲》又将是我写作的主题。看着母亲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还在燃火煮她喜欢吃的粥,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把柴烧完了,粥却还没有熟。母亲只好喝起半生不熟的粥,不仅是这一次,母亲常常都是这样对待自己,母亲好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怎么不喊我呢?”我嗔怪。母亲却说:“你明天还要上班,这几天没有时间去砍柴,将就就行了。”

母亲的声音就这样隐约的在我的耳边不断的唠叨,直到我愿意回到床上,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以睡不着。母亲有榜样,母亲是外公外婆的子女,我是母亲的儿子

_________________
论坛助手
所有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管理员保留移除任何帖子的权利。
点击论坛顶部的“注册”免费会员后,即可自行发布作品。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论坛助手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悉尼《澳中周末报》副刊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