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八年鸽友“阿老乖”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纳鲁若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纳鲁若

会员等级:3




加入时间: 2006/10/05
文章: 105

积分: 488


文章时间: 2006-11-08 周三, 下午10:32    标题: 八年鸽友“阿老乖” 引用回复

在我的生活中,除了亲情友情爱情,我与家里养过的不少动物们,也结下了非常深的情谊,那也是永世难忘的。除了自小就喂养惯了的猪、猫和狗,我特别难忘一只被我和家人称为“阿老乖”的鸽子。


我1996年5月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访问4个月后回到昆明的家里,意外地发现家里多了两只小小的鸽子。原来,当医生的妻子从医书上知道鸽子肉是最补身子的,想为学习任务重的女儿补一补,就买了两只鸽子回来,不料女儿却死活不准妈妈杀这两只小鸽子。这样,这两只鸽子就成了我们小家庭的两个客人。后来,有一只鸽子得病死去。那只剩下的鸽子就与我们相依为命。天长日久,我们三人摸准了它喜欢吃的东西,每天喂它葵花籽、绿豆、黄瓜、莴笋叶等。这只小母鸽慢慢长大,原来想找一只公鸽给它配对,但环顾家里那蜗居斗室的环境,没有养很多鸽子的条件,而且怕日后鸽子繁衍起来,家里养不了,但又不绝不会忍心杀吃或把小鸽子送给人。因此,就将这鸽子视为一个家庭成员养在家里。说来也怪,这只鸽子后来变得对它的同类也不感兴趣了,我住宅的旁边楼顶上常常栖息着一些鸽群,我好几次把它放在离这些鸽子很近的窗台上,心想它可能会愿意和同类一起玩耍,但她却不怎么正眼看这些同类,而是很快地跳下来追逐我。

由于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工作,我有很多年不坐班,因此,我在家里与阿老乖玩的时候多,没料到我就成了阿老乖最喜欢亲近的伙伴,只要我在家,就和我形影不离,我在电脑上写作时,它会悄然地蹲到我的脚下来,后来我们就给它买了一个用于养狗的稻草箩,我在家工作时,把这个箩放在脚边,它就自己跳进去睡在里面。有朋友来访,它会大模大样地飞到我的脚上或肩膀上,然后就开始悠然地梳理它的羽毛;我清晨在低头洗脸时,它也会飞到我的背上来;我到房子里去,它也寸步不离地跟着,如果把房门关了,它便会用翅膀一下一下地打门,嘴里则不高兴地“咕嘟噜咕,咕嘟噜咕”地叫着;我有时睡个午觉,它总会乖乖地躺来床边,观察着我,如果我翻个身,它就用一种好听的声音长声地叫“咕……咕……”,如果我睡着了,它就静静地躺着。


每天我出去,阿老乖都不高兴,想尾随我去。看我要出门了,它飞快地跑过来想跟我去,眼睁睁看着我把门关上了,它就站在我的拖鞋上一直就那么等着我回来。我每天下班回来,一进门就看见苦等在门边的阿老乖!


我一回来,它显得是那么高兴,迈着可爱的一字步走在我前面,还回头看我,观察我要去哪里。它最喜欢把我引到卧室中去,如果我先走进卧室,它会连飞带跳地跑进卧室,调皮地追逐我的脚,然后啄我的脚,完全是一种快乐的游戏。它是那么高兴在卧室里玩追逐我的脚的游戏,一边追还一边可爱地叫唤。它还喜欢高高地举着翅膀,蹒跚着走进卧室,那个样子既可爱又使人忍俊不禁地要笑。


有时,我故意绕着小桌子跑,它就追我,我绕桌子跑了几圈,它很快就看出我沿着一个方向跑,会回到一个固定点上,于是它就不尾随追我,而是从中间跑过来拦截我。真是聪明绝顶的动物。


这只鸽子真是个精灵,我有时在家里唱唱歌,它也会跟着咕咕地叫,声调高低有致,仿佛也在随着这曲调唱歌;有时我与女儿在一起唱卡拉OK,它也会跟着抑扬顿挫地叫,我们都亲热地用与纳西语音相似的一个称谓叫它"阿老乖"。


我晚上常常边看电视新闻,边剥葵花籽喂它,它站在客厅的桌子上或者我的腿上,抖动着翅膀,急不可耐地用它的小嘴拨拉着我的手掌,急于要尽快吃到葵花籽。它吃饱喝足后,安详地卧在我的脚上打盹,还不时十分惬意地咂嘴。
有时,我故意躲在屋子里的某个角落,老乖急急忙忙慌慌张张地地到处寻找我,当它寻找一会还找不到我时,就会长声发出凄凉的叫声,使我不忍卒听,便赶紧跑出来,它大欢喜地发出快乐的咕咕声,然后用它的喙亲昵地啄我的手和脚。如果我把它放在手掌里凑近我的脸,它就会用它的喙亲昵而飞快地蹭我的耳朵、鼻子、眼睛等,有时还会用它的小嘴把我残留在眼角的一些东西给扒拉掉。


阿老乖就这样在我家总共生活了8年,真正成了我们这小家庭的一员,我们每年春节回丽江,都把它带回去。8年中,这只小鸟随我们回老家丽江"探亲"4次。我们家的很多朋友把这作为一件趣事来谈。


阿老乖回到丽江家里,最初要警惕那两条很凶的狗纳纳和马帝,两只调皮的狗老喜欢追逐这个小巧玲珑的小东西,可能觉得这个长得跟它们不一样的小东西好玩吧。阿老乖很聪明,常常就一下子飞到高处,使两条狗无可奈何,鼻子里气恼地哼一两声,悻悻地走开。有一次,它在纸盒里休息,纳纳跑到纸盒边,从纸盒上的那个通气洞往里探头探脑,窥探阿老乖的动静,最后伸长鼻子从小孔里往里嗅,警惕的阿老乖狠狠地啄了狗的鼻子一嘴,纳纳痛得大叫一声,一下子惊惶地跑开了。


回去几次后,这些动物朋友看来已经知道大家都是一个家庭的成员,终于就相安无事了。


一只在市场上被作为一道菜(我家的这只鸽子可不是珍稀的“信鸽”,而只是一只普通的,被人们称为“菜鸽”的鸽子)卖的小生命,在茫茫红尘中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我家,成了与我们相依为命的一个家庭成员,这可能也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吧。


阿老乖是在2004年2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二)去世的,这正是禽流感猖獗的一年,它不是因患禽流感而死去,但看来这个年头是所有禽类的一个灾年,它有个晚上拉肚子,吐。我们喂了两次乳酸菌素,后来又喂了一次福哌酸,但都已经回天乏力了。


它在离世前约一个钟头内,最后在我的手掌里睡了一会,它软软的身子无力地躺在我手里,它在难过地急促地喘息,不时地,它那温柔而温驯的眼睛无力而无助地看着我,现在想起来,它肯定是在依恋着我和我这个家,它是不想离我而去啊!它离开时恰恰是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我走出家门前,看到它站了起来,还大口地喝了几口水,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以为它的状态会好起来了,我于是就有些放心地走出去见范君与纳西族作家小和,我已经事先答应了,不得不去。


在创库茶馆才落座一会,妻就打电话过来,带着哭腔说,阿老乖不行了。我一下子心乱如麻,草草应付了几句话,就道歉匆匆赶回家。路上,我打电话问妻,她已经泣不成声,说阿老乖已经不在了。我听得犹如重锤击在心上。看来,刚才它站起来喝水是离世前的一种回光返照。


我回到家,看到阿老乖真的已经离世了,它半睁着眼睛,嘴微微张着,身子还暖和,尚未完全僵硬。它离世时我不在她的身边!我用手抱着它的身体,手在发抖,心在颤抖,欲哭无泪,心里如万箭钻心。


我很后悔今晚我为了去践一个约,从阿老乖的身边走开了,它原来是那么无力温顺地躺在我的手掌里,困难地喘息着。谁能说它在我不在身边时离去,是因我在它重病时离开她而失望悲痛所导致的呢?谁又能说它是怕我难过,选择了在我不在它身边的时候离去呢!死是那么一个永恒的悲痛,面对相处八年的一个小生命的离去,我很长时间都感到很难从悲痛中超脱。


阿老乖死后的第二天一早,我和妻到花鸟市场去买花盆和花,我们商量定了,要把阿老乖埋在一个花盆里,让它的生命融化在青枝绿叶中。我们不敢买贵重的花和花盆,怕被别人偷去。我们买了一盆米兰,买了一个看去像瓷花盆的塑料花盆。回来后,我们把可爱的阿老乖埋在了花盆中,让它长眠在这颗米兰花树旁,让它长久地和我们在一起。


阿老乖如今长眠在那个花盆里了,那个白底青瓷颜色的花盆,一株米兰,陪伴着它。这个花盆摆放在我们住宅下面的草坪上,那儿摆着不少花盆,花盆里栽种着各种花。花儿簇拥着它,陪伴着它,我心里有丝丝的慰籍。我每天从早上上班前到下班回来,都要去看看阿老乖长眠的花盆,看看那株代我陪伴着它的米兰,那绿色是那么地温柔,在温暖的阳光下,闪烁着灿烂的光;星星点点淡黄色的米兰,已经开放在绿叶间。


阿老乖,我亲爱的朋友,如果宇宙间有一个鸟的乐园,希望你能快乐地飞往那里,生活在那里,如果人生和你都有来世的话,我希望能再与你相逢在茫茫宇宙中的一个所在。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纳鲁若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纳鲁若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