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马东旭的诗《在昌谷,怀念李贺》10首等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现代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马东旭

会员等级:2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34
加入时间: 2006/10/15
文章: 93
来自: 河南
积分: 388


文章时间: 2010-9-15 周三, 下午8:59    标题: [原创]马东旭的诗《在昌谷,怀念李贺》10首等 引用回复

马东旭的诗《在昌谷,怀念李贺》10首等



马东旭,公开发表诗歌百余首,散见于《星星》《诗林》《诗潮》《诗选刊》《散文诗》《青年文学》等刊物,入选《中国当代诗库.2008卷》《中国年度散文诗.2009年》《中国当代诗歌导读(1949-2009)》等多种选本。

马东旭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dx1984
马东旭通联 476732河南省宁陵县黄岗乡单庄



●我们



我们
活在申家沟
细小的腰上
风,把夜吹成芒
把羊群埋葬
我们是废墟上的格桑
朴素的双手,万物生长
我们啼哭,沉沦,粗放
疾病,死生,酸枣刺那样
自感悲凉
我们对着天堂
圣母的眼神是丰硕的谷仓
我们抬着棺木歌唱
顶着小靴歌唱
在马厩里歌唱,尘屑里歌唱



●在昌谷,怀念李贺



昌谷的黄昏里,有青山,绿水
鸡鸣,犬吠。有顾盼的花朵
和浪漫的庞眉书客,青春落第
而内心的岩浆、豹子、爱国的红还在
唐朝,像多余的唐朝,没有配备
你扎根的土壤。你放下吴钩
云中骑上白驴,栖息在自己设定的时光
一手握着绳索,一手握着圣贤书
感受女几山上清新的辽阔,寂寞称孤
在粗重的灯花下,你选取上好的鬼魅
与人间露出的犬牙、匕首,做斗
口吐莲花,刺向独裁的大鸟。落下的
乐府诗是四个四重奏,即有迷魂
也招不得。今夜在昌谷,风从四面八方
吹来。眼眸湿润。我用45度的白酒
浇灌你僻静的墓碑、如芒的
灵魂,多么大胆的诡异,是尘屑的
一小块太阳



●祖母


你躺进棺木,熄灭血液点亮的
灯盏。把水罐,铜币留给我们
你的羊群正在啃草,噙着的眼泪
是很细很小的雨,多么的美
一小块蓝月亮,照耀你洗净的镰刀
悬挂的灰布衫摆了又摆
你微闭双目,嘴里含着东平原上的
庙宇。白发是青岗上的雪莲
黑夜辽阔起来,七匹棕色的马
闪亮的马,拉着你的魂儿,驶向
一无所有的远方。风马旗翻飞
申家沟长满的苦楝子,哪一枝
属于你——我亲爱的祖母烟灰般离去
我们的内心,是新鲜苦痛的大水
荡荡的大水



●在唐古拉



在唐古拉,我欲要修成正果
半个肉身已脱离人间
像四月的麦田,开始塑造金身
试探性飞一下——
飞过高高的山岗,大片的
格桑,吐纳新的天地
梵音缠身,内部的舍利
已孤悬在寰。所有的子民匍匐在
我的涡流之下。作为佛门弟子
有责任与万物起伏
救赎这些为五斗米折腰的
贪官,污吏,挣扎于迷途的羔羊
和稻草,不能再低下去
我自愿骨血散尽
化为一团气息,隐于五彩的风马旗





●我的净土南宫山



在高高的秦岭,万物闪耀
我把延龄草放进紫砂壶
就着轮回里清澈的水
吃斋,念佛。看茂密的草林和昆虫
天空是倒悬的湖,一伸手就摸到
大片止不住的新鲜和蓝
仿佛都是小表妹。有生以来
我在千年古栎上打坐
静止成一片丰硕的乌鹊,怀揣天地
平静的外表,不屑于人间的风
越吹越响。唯有那些纯银的岩石
一页页的经文,让我独自摇晃
让我爱上这八月的岚河,峻岭
爱上这无边无涯的沉默
伟大的落日。爱上颤动的佛香
一截一截地洗浴尘灰满面的人
爱上这些白狐,金钱豹,还有苏门羚
它们退到悲伤以外,佛祖以里
在我的指尖上奔跑,拥有花针一般
密密匝匝的幸福。而我的血液
是羊群,流淌。潮湿的眼睛犹如
花骨朵,在南宫山的深处遇到
两三片未知的佛光,使我的肉体
一侧走出中草药,一侧走出辽阔的海洋





●抗旱,我已备好了泪水



大地龟裂,是祖国的伤口
我的骨头在颤
我朴素的子民,草木一样的子民
驻扎在裂纹深处,忍受干旱
花香凋落,鸟语离开了湖岸
剩下一群红鲤
魂魄已散
我祈求水,用古人的雨霖铃
淋湿云贵高原
淋湿合十的手掌,木棉、茶树,五彩经幡
如果雨水不来
额滴神,请允许我从烟火中抽出肉身
屈膝而歌,击壤而歌
动用积蓄已久的眼泪
和前朝的瓦罐
一点一滴浇灌春天,尘土飞扬的稻田





●雪落东平原

雪神下凡
卷起无边的尘埃
和腥,以梨花的白,裹住东平原
裹住割开的血口子
与雪神配合,我的肉体开始战栗
半截埋进千顷大雪
半截落入红尘,高出地面的芒
洗礼这些野蛮的村庄,妖言的村庄
菜刀议事的村庄
我出关,拒绝依旧的坐骑
于零下十七度中背诵祖国的诗歌
执一条白练,雪花组成的白练,涌动着寒光
穿过大地的头颅与暗







●登观音山



在光明的景色中
抵达观音山
我的天空是一匹白马
一朵白云盖住嘴和肉体
清风徐来,吹去我胸脯上郁积的水
世界一片静寂
我的眼泪突然醒来
这最后的净地,如此神秘
像古时的神仙气象,遗落在南方以南
在明亮的山顶,我是羊群
找回丢失已久的草香
不啃面包,不饮红酒,只抱着
美丽的花岗岩,俯仰天地
与黄雀一起唱颂:
观音在,光芒就在,刀子就在
身子上的梨花盛开





●最后的抒情   

人群汹涌,丢失了岸
只剩下他一个
有颗草木心
爱着春天细嫩的骨头
爱着东平原的水和诗歌
现在,罂粟占领了天空
他干净的十指无力救赎
停止了歌唱
抖落血和肉,五谷做的
肢体,沉于海。无论挚爱的
小桃红,与黄金私奔。灵魂
伴着乱坠的天花起飞
云光闪烁
不再回首陷下去的村庄,长满了蛇



●泪泊结古寺



风吹过了高原
吹过了结古寺,红衣喇嘛
和我的巴彦喀拉, 翻开了经文
我还没有修成正果,佛在途中
对人间的生死像骨头与筋的关系
悲伤常在。每一根血管都还系着苍生
泪腺发达,泪水流经的西羌地
是高原的一片红。在震后的废墟上
我内敛疼痛。静默,无语。扯出经幡
转起经筒,点燃红色的蜡烛
与上师唱诵:霞光下的思念。超度亡灵
祭奠在这个薄情的早上逝去的气息
我的玉树寥阔,格桑花盛大
乌云洒下的悲哀的部分
是大地不能承受的痛

_________________
邮箱mdx1984@sina.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136876147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马东旭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943500646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现代诗歌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