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早春纸鸢飞满天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心灵絮语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州来一夫

澳洲彩虹鹦版主




加入时间: 2009/01/20
文章: 1077

积分: 3362


文章时间: 2012-2-01 周三, 上午11:15    标题: [原创]早春纸鸢飞满天 引用回复

早春纸鸢飞满天
文/安徽 胡焕亮
久盼的大雪终没能下来,穿云破雾的日头,瞅准机会露出脸来,对着大地微微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丽起来。拂柳而过的早春的风儿,受了阳光的感染,略带暖意,一路撒欢而去。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提醒着人们,春节的脚步还没走远。 原野里,尽管“草色遥看近却无”,可人影多了起来,为冷峭的旷野增添了许多生机
还离得老远,就见远处的高空里,飞翔着星星点点的纸鸢。它们有的像燕子轻盈洒脱,有的像苍鹰凌空盘旋,有的像蝴蝶翩翩起舞,有的像蜈蚣扭曲翻滚,还有的像飞机沉稳凝重。
“谁作轻鸢壮远观,似嫌鸟飞未多端。才乘一线凭飞去,便有愚儿仰面看。” 顺着若隐若现的细线看下来,几乎每一架风筝的上风方向的地面上,都有一个经验老道的放鸢者在仰着头,轻松惬意地沉浸在与蓝天的神交之中。
年轻的父母们,带着孩子,装备齐全地赶来了。无奈,他们缺乏经验,手中的细线,只会牵着风筝擦着地面,作“超低空飞行”,急得身边的孩子直跺脚。夫妻俩轮番上阵,再不行就让孩子牵线飞跑,父亲则跟在后面向上送风筝,可那风筝好像初学游泳不敢下水的孩子,就是升不起来。此刻,年轻的父亲呼呼直喘粗气,头上的汗珠居然也冒出来了。
此情此景,自然地引起我的久远的感怀。
半个多世纪前,也是这样的季节,也是这样的天气,同样,也是这样的旷野。六岁的我,穿着从舅舅身上“退役”的紫红色的旧棉袍,跟在老舅的身后,看他放风筝。
老舅比我大八岁,因为生活困难,初中刚毕业就回到乡下务农。像他这个年龄,在当时当地的农村,可算得上“高级知识分子”了。老舅不仅是放风筝的高手,更让人佩服的他还是扎风筝的能手。他不仅能扎出各种形状的风筝,而且风筝飞上高空后,还能根据自己的设定,发出不同的声音来。
扎一架风筝得做很长时间的准备。由于那时候物质极其匮乏,现在看起来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在那时候也得等上许久。平时得做个有心人,留意搜集材料,诸如竹篾、丝线、玻璃纸、浆糊、细铜丝等等。等材料齐全了,他会一鼓作气,扎出令全村人羡慕的样式新颖的风筝来。
个体大的风筝,他会在风筝的关键部位设上机关——把那极难得到,薄如蝉翼的丝带绷紧拉直,巧妙地选准角度,严格控制好间隙和距离。在今天看来,我觉得那就是一根弦,相当于口琴或者风琴里面的簧片。当风筝飞上高空之后,利用流动的空气,吹动“簧片”,就发出了美妙的声音。记得当时舅舅告诉我,那叫“嗡子”。
一看风筝飞上天,我就缠着舅舅,要亲自拉着风筝过把瘾。要是小风筝,舅舅会非常慷慨地交到我手上,并不厌其烦地传授要领;要是大风筝,舅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递给我的——我太小了,是拉不住的。
他绕线子的工具,是自制的“工”字型的,被叫做“风筝框子”。每当大风筝升上天,他会把“风筝框子”递到我手上,自己则紧紧拉着风筝,控制着他的飞翔。我则仰起脑袋,顺着细线一直望去,望着那既熟悉又遥不可及的空中精灵。
那根细线,许多年来时时出现在我的脑际;那根细线,曾传递过我的无限憧憬和遐思;那根细线,承载过我快乐无尽的童年梦。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眼前,孩子们的欢笑声拉我回到现实。可我的心,却随着飘逸的纸鸢,飞向高空,飞向久远的岁月。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州来一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心灵絮语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