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font></a>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徐澄泉诗歌三组

 
这个论坛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华河杯”2007中外华文诗歌联赛(5月31日截稿后不能再发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徐澄泉

会员等级: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57
加入时间: 2007/04/04
文章: 17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21


文章时间: 2007-4-04 周三, 下午4:35    标题: [原创]徐澄泉诗歌三组 引用回复

徐澄泉诗歌三组

[作者简介]徐澄泉,男。1962年生于重庆万州。上过大学,教过学生,作过记者,现当公务员。从事业余创作,198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发表诗歌、散文诗、散文、评论、小说500余件,散见于《诗歌报》、《星星》、《诗人》、《萌芽》、《朔方》、《现代作家》、《散文诗》、《四川日报》及《海鸥》(台湾)等海内外50多家报刊;作品入选《中国当代青年诗人诗萃精评》、《世界当代华语诗选》、《中国诗歌读本》等30多种文学选本;20多次获作品奖;生平及创作情况收入《中国当代诗家诗话辞典》、《中国当代诗人传略》等辞书。著有诗集《流浪的风》(出版)、散文诗集《纯与不纯的风景》。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E-mail:xyr898@sina.com



折尔多斯(组诗)

[size=18][color=red][color=red][color=green]折尔多斯河源[/color][/color]
[/size][/color]

折尔多斯河从折尔多斯山的骨子里
浸出来,从一开始
就是白白的水,是饱含铁质的水
饱含思想和精神
折尔多斯,在某种民族语言里
是魔鬼的意思
那么多淋漓的水
最初都是固体
就是雪和冰,是山的魂
高居山巅的生活天长日久
就沾上了许多神的习气
很多的石头,永远瘦小的树
盘羊、雪豹及冬天坚硬的太阳
都是魔鬼玩的把戏
仔细看看,还有魔鬼的尸骨
它们张牙舞爪,重叠云霄
愚弄着攀援前行的牛羊
鲜花和肥草,只在山下叹息
可那些饱含铁质的水
像风在疾驰,像鸟在奋飞
从天上飘到人间
从而产生康定这座城市,剔透玲珑


折多山,魔鬼的山

石头
大海一样汹涌的石头
以汽车爬行的速度
繁衍獐子和松鼠的舞蹈
恶狼与雪豹,岩羊和牦牛
集合起钢铁般的军旅
用尖锐的头骨擎起旌旗
黑压压一片袭来

汽车,人,或者风
误入魔鬼的歧途
小孩的龉齿和老人的假牙嘣嘣直响
成人的怒火,被风煽动得越烧越旺
越烧越旺┅┅

折多山,魔鬼的山
只有大海一样汹涌的
石头



雪山之子
向上
向上
耸起喜玛拉雅嶙峋的乳峰
彰显历史的升腾
为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们从遥远的东方发轫
去蛮荒去亘古去灵魂深处
发掘先祖的汗或泪

马蹄铿锵。深邃的植被之下
蕴藏多少丰富的内涵
恐龙蛋,鱼化石,三叶虫
便是我们解剖古人的身首后
随意抛弃的残骸
自此,我们开始走出
记忆的危崖

向上
向上
我们以云雀优雅的姿势
以参天大树渴求的双臂
托起上苍肥硕的下巴
从神的手中,理直气壮地夺回
日趋朦胧的——人
并且,倒循着人的足音
完成这次圣洁的旅行


大迁徙
——致色达阿虚人



那条汹涌荒凉的河流
朝西天高悬的冷月咆哮了
强盗一样奔腾的心
裹挟着草原腥味的风
在百年孤独的血灾中
猛鞭瘸腿的路

色达阿虚人
浩浩荡荡英雄的队伍
扶将他们瘸腿的季节
踉踉跄跄,一步一步匍匐
嘴角,挂着几缕刚毅的微笑
挂着一丝对于死亡的揶揄

为了草原丰美的牧草,洁白的雪山,蓝色的云朵
为了与雪一样洁白的羊群,与河流一样黑色的牛群
色达阿虚人
像鹰一样搏击,像河流一样泛滥
他们泛滥蓝天和白云
他们泛滥雪山和草地
他们泛滥自己流浪的前程和命运
让心,永远飞在高处,飞向远方



折尔多斯山远眺

雪白的牧鞭噼啪作响
在远方,在太阳与草原的岸边
荡着粼粼的波光
那些牛群、羊群、肥美的牧草
生活在温暖的光明里
幸福地吃草又饮水
八月,我站在折尔多斯山上
回味山的名字及其丰富的内涵
一边抒发激动的情怀
一边展望未来的光景
八月以后,就是九月和十月
就是草原旺盛的日子
看到天空、飞鸟和花朵
就看到了青稞、虫草和麝香
满山遍野馥郁的气息
这是丰收的喜悦和庆典
我正站在一朵白云下
从一具峭立的巨石
聆听风和水的流动
眺望远方雪山的姿态
深深的草原,正接受庄严的膜拜



阳光泻在河滩上
阳光潋滟,雨一样倾泻
欣欣向荣的草,及其派生的小鸟
躲在遥远的归期里
向草原边缘逐渐靠近了
她们的青春无比美丽
姣好的容颜比花朵更丰富
她们圣洁如雪,像吉祥的哈达
让手握牧鞭的汉子产生幸福的疼痛
一鞭抽在河滩上
咩!温柔的羊,情深似水
牧羊的女子,闪光的女子
她把爱情晒在河滩上
以轻风抒情,以流水歌唱
从春天到夏天,辗转大半个草原


[color=red]回味泥土(组诗)[/color]


想念先祖


站在高山和流水之间
努力接近土地
想念先祖逐渐模糊的形貌
以古鉴今。先祖们
我的先祖,先祖的先祖
都以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活着
看到他们,不由想起霜中败荷
想起日薄西山时的情景
他们的物质和精神全像他们的脸色
他们子嗣众多
像稻田里长除不尽的稗子
喧宾夺主地继承了先辈的品质
首先善良,而后勤劳,最终贫穷
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乐天知命,无所灾难和痛苦
一旦野火烧身,殃及田园和山林
春风一过,还会草木蓬勃
后代们,看到如此先人
就产生了辛酸的感觉
他们把痛苦的泪咽回肚里
一遍一遍地反刍
分泌许多智慧的种子
挥撒在脚下的土地里
他们的土地,从此肥沃和美丽


享受粮食

祖父站在土地里
高粱站在土地里
高粱承受不了丰收的赞美
就把沉重的头,垂下去
如此这般垂下去
多像一片枯黄的叶子
祖父付尽了绿色和水分
就以高粱同样的方式
向土地回归
头颅当初是青青的苗子
以后就是杆,是穗
上面栖息小巧的鸟,玲珑的虫
遮荫、蔽雨,借它起飞
这些都是故事,发生在祖父时节
现在我们置于阳光雨露之中
暴露在父亲、母亲的田野
生活自由,人格完美
我们衣裘、冠貂
吃的是细粮
把头幸福地垂下
不断重复粮食的姿势
我们思索、怀念
还有一丝体味,一种无可比拟的享受


祝福父母

有雨的夜晚
想到无雨的乡村
没有月亮
许多事物,包括粮仓、磨盘和眼神
祈望一捆一捆的麦穗
从秋天的亮处,走出来
最深处,我的父亲和母亲
扶着弯曲的犁
扶着自身的形象
毕恭毕敬地凝视土地
却藐视我这个背叛土地的儿子
这是春天最后一个夜晚
雨在我身外淅淅沥沥的下着
滋润父母留给我的长发
我要祝愿它们
一寸一寸地长高
我把它们当作种子,或者苗芽
种在黝黑的土地里
还种别的东西,物质和精神
种我父母所喜爱的
我苍老的父母,倚着一棵
苍老的月桂
企望从中摇落一些什么
而无雨的夜
没有月光
他们依旧住在山坡上
与山下的城市离得很远
我想,就让那棵想象的树
支撑他们吧,支撑他们向往的双臂
只要我的头发还在滋长
土地就会肥沃
我就献出这个夜晚
祝福他们


话说表弟

表弟名叫成奎
初中毕业本可读中专
就没了娘
成奎就帮助五十岁的老父
辅佐家政
分管三个妹妹的学习和生活
成奎脸朝黄土
成奎背负青天
汗水和种子大把大把地撒
土豆和红薯源源不断地流
成奎的妹妹们,书声不断
妹妹们长大了,成奎想娶媳妇了
就养几只鸡
为他生蛋
也生钱
成奎家里没有电
趁着夜晚漆黑
鸡们不辞而别了
成奎思索良久,终不作声
三十岁的人,走路蹒跚
还唱歌
家里来信说
表弟成奎
现在浙江打工
见世面


告诉孩子

渴望中的孩子,露珠里的精灵
爸爸想念你,期待你闪光
你是爸爸的一粒种子
播撒在肥沃的土地里,妈妈孵化你
面对你人之初的本性
爸爸语重心长对你说
好好发芽,天天向上
爸爸不望你长成大树
树大招风,也惹虫
你经不起邪风淫雨的袭击
还有许多不怀好意的鸟
都想凭你青云直上
爸爸也不喜欢花
花的妖艳
远离朴素的本质
她们趾高气扬地生活
无法深入现实的爱意
爸爸也是痛恨荆棘的
为人要正直,你的爷爷如是说
你爷爷是农民,他的心中
装满泥土、粮食和锄头
爸爸也是小小的农民
爷爷忍痛割爱后
就在一天早晨,赶他上路
孩子,你就不是农民了
你是我们家族的幸运,也是我们的不幸
因此爸爸只愿你,面临选择的孩子
长成一棵稻子吧!或者玉米,或者高粱
辉煌地伏在爷爷的手掌上
像歌声一般,赞美那双沾满泥土的大手
从而赞美土地,赞美物质的来源,精神的来源



[color=red]敦煌壁画(组诗)
[/color]


五代《射手》

后羿的名字
如雷灌耳
之后,就把自己的箭矢
放飞
看天上
乌鸦啄太阳
地下,灰狼张血口

太阳不曾受伤
而李煜的虞美人
流泪了
一段历史
就在美人温柔的怀抱
一点一滴
如血如泪融化

射手
拉起弓
射中了自己


北魏《鹿王本生图》:“舍己救人”的故事

东方的鹿王
色鲜如鸟
它有九种颜色
因为常吃鲜花和野草
它把自己喂肥
让猎人
有更多的油水

西方的犹大
出卖了耶酥

恒河边的传说
黄河边的历史


北魏《马车》

一驾马车
瘫痪在北魏的泥沼里
寒风吹过
一动不动

有人在唱歌
有人在弹琴
有人在读史
有马
在长啸

一阵铿锵之声
自远方滚过来
又一阵铿锵之声
从马车旁碾过
渐行渐远 离开北魏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徐澄泉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这个论坛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华河杯”2007中外华文诗歌联赛(5月31日截稿后不能再发帖)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