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永远的爱情 (小说)

 
发表新主题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澳洲彩虹鹦2012龙年国际文学作品大赛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叶英儿

会员等级:6




加入时间: 2006/01/04
文章: 1312
来自: 中国浙江省洞头县职教中心
积分: 9817


文章时间: 2012-8-21 周二, 下午12:29    标题: [原创]永远的爱情 (小说) 引用回复

永远的爱情
作者:叶英儿
 “小琼,把我的八万八千元存款,汇给东屏县政府,支持东屏岛和温州相联接的半岛工程!”省委方部长告诉秘书小琼。
“老方,这是你终生耗费生命的积蓄啊!”小琼不无感慨地说。
“可是,我的生命,爱情,全部寄托在东屏岛啊……”方部长差点说出肺腑间的心声。
 这次,方部长面对着冰肌玉骨绮丽非凡的小琼,更加怦然心动。看着小琼的清秀脸庞,不由迭印出另一付极其相似的脸庞。是啊,那是他离别了二十五年的爱情,那是他无比钟爱的生命,那是他日夜魂牵梦绕的爱人啊——
             (一)
 二十五年前的夜晚,灰茫茫的东海南涯,黑嶙嶙的东屏岛,暴风以封杀生命的威力吼叫着,恶浪以倾翻一切的淫威席卷着。
 东屏岛医院妇产科病房门外,当时的县长方自清,听着难产中的妻子杨茜的痛苦的唤叫声,急的心都快碎了。他抓住推门出来的院长:“杨茜的生命保得住吗?”院长伤感说:“很难说。我们医院条件差技术低,想保住大人,最保险的办法,是立即用船送温州。可是,海上在刮风暴,东屏和温州又没有陆路可通,怎么办?”
“不!我去想办法搞船!”方县长箭一般地向海边冲去了……
在寻找抢救妻子的船只的路上,方县长的内心,也象海空一样刮着翻天覆地的风暴。他爱恋自已的妻子,他不能失去妻子!往事,在他的眼前忽掠着——
 
 几年前,他刚刚二十五岁,血气方刚。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那时他就有一个美好的前程,在省城一所大学任教,虽说那时的知识分子不吃香,但爱慕他的女孩不少,他长得潇潇洒洒,为人热情大方。
 有一天,他去校长办公室,才知道学校里的许多青年教师决定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海岛去,为那里的教育事业做贡献。方自清心血翻涌,跃跃欲试。他请示领导,让他也去海岛。他向住雄伟的大海。听说东屏列岛师资奇缺,连一所象样的中学都没有,决定去东屏象海燕在海空翱翔一翻,拼搏一翻,为东屏的教育事业贡献青春直至生命。
 当晚,方自清便将这个决定告诉家里人,爸爸、妈妈都支持,连聪明的小妹方晓洁也拍手赞同。临走那一天,学校的领导给方自清他们一伙戴上大红花,一路上锣鼓咚咚,好不热闹。
 几天的旅途颠簸后,一到东屏,东屏县领导亲自到码头来迎接他们,使他们忘了旅途的疲劳。县领导和方自清一班人坐一辆吉普,很快到了东屏县第一中学。那是东屏县唯一的一辆吉普车,只有县长才有资格乘坐。
 方自清发现自己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的山山水水,你看东屏县位于东海南部,这里的浪涛阵阵,海风爽爽,尽可破浪泅游。沙滩上,孩子们捉螃蟹、捡海螺、拾贝壳。有的还在海滩上抓泥螺和小鱼虾。岛上的一座座青山,美不胜收的野花。方自清此时才真正领悟到“海外桃源别有天,此间小住亦神仙”的意趣。
 但是,观看了学校后,方自清才发现,这个地方比自己先前想象的差得多,这里没有电,没有自来水,道路狭窄,不平坦,交通极不便利。教室、宿舍矮小,学生桌椅陈旧,教室光线很暗,黑板很粗糙。
 由于工作勤奋,方自清到学校不久,就成了学校的主要领导,他担任校长,教毕业班语文课。校党支部书记是东屏本地人担任的。
这里的学生会闽南话,而大部分教师却来自上海、江苏、安徽或温州、丽水、杭州地区,且以年轻人居多,年轻人说说笑笑,一起游泳,抓小螃蟹、小鱼、小虾,捡泥螺、海螺,或一起上山挖野菜、胡葱,他们和方自清一样,身上有使不完的干劲。
 这里民风淳朴,村民学生敬重老师,遇到端午节,每个学生都带粽子送给老师。此外,村民,还在学校附近挖了一口很大的水井,这井里的水冰凉沁心。
 方自清也想家,想家乡城市马路的宽阔,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下可以乘凉。夏夜,可以与妹妹及邻居去大戏院看戏。可以和校里那个称为“校花”的大学教师去西湖泛舟。他也为女大学教师不愿跟一个海岛人而伤感过。
 方自清在东屏一中工作了三个月,爸爸和妹妹便第一次从省城到东屏岛来看望他。妹妹方晓洁长得活泼、可爱,才二十二岁,已是省文工团的“李铁梅”的扮演者,那时李铁梅是家喻户晓的剧中红人,方晓洁也因此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方晓洁父女的到来,给东屏一中带来一阵骚动,教师学生都想看看“李铁梅”的倩影,特别是学校的女教师杨茜,她怕方晓洁不习惯这里的吃住,专门去菜市场为方晓洁父女买菜,特意去海滩抓了许多泥螺,送给方晓洁父女。杨茜特意将自己的卧室洗了一遍,好腾出个非常干净的地方给方晓洁休息。父女俩在东屏,小住了一星期,他们被子这片黄土地的深情厚意感动了。是啊,这青山大海哺育出来的儿女哪个不纯朴,哪个不热烈。
 杨茜,上海人,复旦大学毕业,是第一中学唯一的外语老师。她皮肤雪白,气质高雅,学校有名的“西施”。她非常质朴,对事待人很有分寸,说话秀秀气气的。自从杨茜厚待了方晓洁父女后,方自清找机会感谢杨茜,和杨茜的交往多了。交谈中,方自清了解到杨茜的父母都是军官,她是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交往中,方自清觉得杨茜美丽又善良,有理想追求,是难得的好姑娘,心中便荡漾起爱情的花朵。人们都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对于方自清的热情举止,杨茜也猜到了几分。随着时间的推移,杨茜心海里也泛起爱的涟漪。
 第二年,方自清被提拔为东屏县教育局局长兼第一中校长。同时,他准备结婚了……

              (二)
 方自清顶着汹嚣骇人的风暴,冲到船只的避风港。眼前,十二级暴风卷着乌云,如一根根黑鞭抽打着大海。大海,白花花的浪头,象一条条从幽深水底冲腾而出的玉龙,凌空飞跃,从高耸的桅杆梢尖,向船只舱面倾了下来,大有要把船只倾沉海底之势。
 看着这种危急的形势,方自清耷下了痛苦的头颅。以至一位熟悉的船老大问他:“方县长,是不是有急事,要乘船出海?”他一反常态,默然离开。是啊,作为一方父母官,只能牺牲妻子,也不能让渔家冒险出海,葬身海暴!
 他揣着绞心的苦楚,奔向躺在危险中的妻子的医院。一路上,他的心在无声地哭诉:妻子,亲爱的妻子,你怎么样了……

 方自清和杨茜的婚礼定在“五•一”节。杨茜的爸爸、妈妈不畏万里迢迢,从上海赶到东屏。他们对自己的乘龙快婿很满意。方自清的父母与妹妹也来到东屏,杨茜再次热情地招待各位佳宾。在第一中学,他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方自清在东屏一中任职三年中,使第一中学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学校规模扩大,新建了教学楼,班级从10个扩大到18个,在校学生从400人左右,上升为800多人,买了一批先进的教学仪器,师资队伍素质大大提高,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占35%,毕业生大多成为东屏县各部门的骨干。此时东屏一中已成为象模象样的高级中学。
 第四年,方自清提升为东屏县县长。
 方自清当县长第二年,亲眼目睹这一幕悲剧:一艘旧机帆船从温州开往东屏岛,在途中经不起风浪的折腾,漏水了,老船长发出信号向附近的船只求救,附近的几只小船冒着生命危险,划向机帆船。但因风浪太大,靠不拢。当方自清他们乘坐的机帆船来救时,已经来不及了,旧机帆船沉没了。当时,渔船上没有救生圈、救生衣,只有一种塑料球作为浮具。于是,很多善良的渔民向出事地点纷纷扔下浮球,希望会游泳的遇难者,能够抓到浮球,得以生存。也有不少勇敢者跳入大海寻找幸存者,整个抢救场面异常悲壮……那次,沉船有旅客二十三人,死十三人,重伤六人。看着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的哭嚎声,许多人都流泪了。是啊,这有什么办法?祖祖辈辈,住在这东屏列岛上,哪几户人家没有人白死在海上!这世代打渔为生的渔民,谁没有经历过生生死死的考验!
             (三)
 在奔回医院的途中,方自清想着自己亲自目睹的渔家的惨状,心里另一种声音回响着:“暴风是吞噬渔家生命的恶魔,决不能为了自己家人的安危,让渔家几十条生命去冒险!可是,妻子命在旦夕,该怎么办?”他想起前些日子的情况,痛苦象铁爪攥痛着他——

 那是半个月前,杨茜已经在家休息了,她在体味着即将做妈妈的喜悦。医生说下个星期就要分娩,方自清已经准备好坐月子的一切东西,及将来的婴儿要用的尿布、衣服、小床等等。这几天方自清比往常早到家,因为他要准备饭菜,洗刷衣服。他怕杨茜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或过分劳累。他进家门时,杨茜正坐在桌旁织小孩的衣服,看见方自清回来,杨茜的脸便充满笑意,“自清,隔壁的阿婆送了一只鸡,我把它炖成鸡汤,放在锅里,你弄点吃吧。”“哦,隔壁阿婆人真好,你回送啥?”方自清问。“一块布料”,杨茜继续织衣服。“你要多喝点鸡汤,这样营养好一点。”方自清说道。“自清,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杨茜有点激动地问道。“我是支持男女平等的,我们以后就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女孩要象你,温柔、贤慧、又有才干。”方自清动情地说。杨茜吃吃地笑了。就这样,他们说说笑笑地谈着未来。他们一直相敬如宾,其乐融融。
 星期一晚上七点左右,杨茜说自己肚子痛,看来要分娩了。方自清忙将杨茜送到县医院。零点,杨茜就送进分娩室,方自清站在外面听到杨茜痛苦的叫喊,心情便一阵阵紧张。
 此时,窗外的风加大了,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久,便狂风挟着大雨。方自清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一种不祥之兆降临了,一个护士出来,无声地招呼。方自清便大步走进分娩室,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自己的心一阵抽搐。方自清蹲在妻子旁边,手握着妻子的手,看着妻子。杨茜哭了,她说自己没有希望了,希望最后见他一面。主治医生叫出了方自清,告诉他,想救活杨茜与孩子,只能到温州市里的大医院,它们设备好,医术高,院长马上挂电话到客运码头,问能否应急开船到温州。回话说,风力太大,又是黑夜,航行时间长,交通船无法开航,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了!
              (四)
 方自清急步如流星地奔进医院,冲入院长办公室。一路上,他心里形成了意念,变成斩钉截铁的呼喊:“院长,暴风掀海,杨茜难于载往温州!我要求进行剖腹!”、“我们是小医院,人手没有,技术不高,设备不全。”院长说到这里,看着刷刷流泪的县长,他咬了咬牙,硬硬心说:“不过,既然病人家属同意,只有试一试了!”方自清一抹泪:“病人平安,最好!病人出事,决不责怪你们!我以文字表达这意见!”很快,院长将本医院医生集中起来会诊,因为这是关键一步。在这个简陋的小医院,从没有实施过剖腹产。为了救人,万般无奈之际,院长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会诊方案很快通过了。为了与死神抢夺时间,手术马上进行了。出乎意料,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过了半小时,杨茜感到浑身不舒服,呼吸加快,方自清脸色大变。医生赶来,说需要输血,于是有人纷纷去献血,但病人血流不止,已无法抢救,杨茜美丽的大眼睛一边流泪一边闭合了,她永远地离开了心爱的丈夫……
 一夜之间,方自清长出了许多白发,他痛苦,内疚,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子,善良的妻子,因为交通问题而死在海岛上!作为岛上的父母官,作为妻子的丈夫,自己有双重责任啊!
 回忆着伤心的往事,方自清不由泪水外溢。多少年来,为了怀念妻子,他一直没有成家。每年清明节,他都到东屏岛,看望永远沉眠的妻子。此刻,他决定,今年提早上岛,看看东屏岛连接温州的半岛工程。他要告诉地下有知的妻子:“我们的爱,正在光辉夺目的时代中,开花结果呢!”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叶英儿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这个主题已经被锁定,您不能发表,回复或者编辑文章。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澳洲彩虹鹦2012龙年国际文学作品大赛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