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07年诗选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现代诗歌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秋水竹林

会员等级:2




加入时间: 2006/07/07
文章: 88

积分: 186


文章时间: 2007-12-30 周日, 下午6:32    标题: 07年诗选 引用回复

《仿佛》
——给少群

仿佛一线灯光
系住绿了的门环环
小狐狸 小狐狸 不要流泪了
有人递来一盘月光的残骸

仿佛记忆里播种的大雪人
送来紫金色烛台
小狐狸 小狐狸 不要流泪了
你撕掉的诗稿比雪光还白了

仿佛所有的门都已洞开
要经过那扇门才能靠近你
小狐狸 小狐狸 你怎么不说话了
难道你只是镜子里的
一小粒尘埃
2007.1.20.黄埠


《母亲》

天黑之前 芦苇的泪痕
拖过低矮的天空

你还在灶边忙碌
脚下一粒粒碾碎的日子
弥漫一种古老的韵律

一辆老式卡车压过来
随手扔下漫长的冬夜
和贫瘠的尘土

母亲 我躺在另一个盒子里
无助地挣扎 看见你
瘦小的身影落进烛光里
和你眼中盛满悲悯的尘世
2007.1.7黄埠

《秀江》



这河水依然锋利灵幻
切开平静的小城
千百年 就这样在伤口中流淌
当它经过断桥时
所有的水 全都倒流回来




午后 时间在春光里
打磨成多么华美寒静
当年 那个姓易的将军
就是在这个时候捧了一口水喝
乘一叶小舟 去了



黄昏的灰 收敛在一只碗里
河水全无表情
有人端着针一样的灯
移动一下 就灭了
而浮桥上有银亮的水
跳上来




报恩寺已吹进发黄的照片里
定空啊 你用风情雨雪做成的竹子
在河畔搓洗了多年
那只来自晚清的手是何等的精细




我空无 如了无牵挂的风
漫步在一大片又一大片的荒凉中
在大成殿前 随便敲一下
都有水声泼了过来
2007.2.15

《空》

人一个一个地走了
房子空得只剩下影子
几点小雨多么锋利
进入午后的时间里
瓶子空空 扶起又倒下
屋檐矮下来 挂满流动的泪光
你掏出一张皱了的车票
口袋也空了
       2007.2.11.黄埠


《灯 》


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从爬满补丁的容器里
滴溅出来


村庄应该是沉睡的
几点蘸着泥土的犬吠
让古老的水
落于木桶以外 归于平静


只有一盏瘦瘦的灯
和灯下如水般微笑的脸
引你走过幽深的小巷
弯曲的廊道


多少个日子被轻轻地端过
你绕过喃喃自语的瓷碗
听到时间一大片一大片地碎


在今夜 墨色层层脱落的窗口
在突然暗了下去的城市
一盏灯挖掉一小块黑暗 亮着
擦疼一双模糊的眼睛
2007.3.27修改






《落花》
—— 给一位老人


是不是一夜之间眉发全白了
胡须也烧完了
是不是一瞬间双脚被卡车锯走了
另一只手枯枝般折断了
是不是眼睛里的世界突然灭了.....

然而我一直不明白 落花
对于一棵树意味着什么

2007.3.24





《羊》

这只让天空矮下来的羊
它的孤独
顶在发光的羊角上
它哀伤的眼睛
是一口挖进岁月的水井

这只踩疼大地的羊
它种下的城市和村庄
只有小拇指那般大小
2007.4.13.黄埠



《声音》

竹篮里的水果腐烂的声音
一枚钉子咬住雨点的声音
一本书翻破春天的声音
一粒种子滚过手掌落进水田的声音
我心爱的姑娘被插进花瓶里
还有那个起风的夜晚
花瓶流泪的声音
2007.4.13.黄埠





荷(组诗)节选
---给一个女子

《灰》

这净水 这瓷瓶
这一叶遮住五月的天空
你甩过一只红袖
落下 是唐朝的灰



《面具》

朝代不过是你身上的衣饰
旧了就换 换不了的
惟有江南烟雨中小城
惟有韵律背后的面具


《青衣》

长廊里的青灯灭了
青砖砌成的地面上洒了
一层青灰的月光
你走进一个人的舞台


《纸扇》


薄薄的心跳系不住
像雪后的小院 静的出奇
当葱绿的手指 划破春天
一柄小小的纸扇 掉在地上




《错》



绿窗外也飘满了你的碎片
园子里 一株丁香树代替了一切
檐雨因为你而感动
你伸出的左手 转身离去





《一片蓝叶子》

进入这片辽阔的蓝
浪花的寂静中 仿佛母亲轻轻唤你的小名
不知名的鸟 像挂历钉不住的时间 一晃而逝

整个下午 世界是桌面上一截手指
你把自己翻到第24页 第24行 第24个字
不管寺院的风铎系住容器里的黄昏
没有看见一片叶子又一片叶子
进入一个人蓝色的怀念
2007.5.27





亡灵书(节选)

那些壁灯下不存在的人
那些暂时在挂钟里丢失的人
那些黑边玻璃像框框不住的人
那些古老的汉字也雕刻不了的人
那些从碑石和线装书中进进出出的人

像大地上溅起来又跌落的泥泞
怀念他们就是怀念一扇没有门的自己

2007.6.13


《一个人的筑卫城 》


翻开你的身体
就是进入一座荒凉的筑卫城
黏土开裂的部分 听见石斧划破大地的呻吟
逆光中迎风流泪的兵刃
穿过倒塌在青铜的咒语中的城门

风卷起一些朝代 像草屑
洒在这儿也不能留下些微灰痕

青灰的岁月从一把紫壶徐徐斟出
请轻点再轻点
在闪光泥冢上 放下圆形的瓷杯
            2007.7.25.黄埠



《不题》


秋天 你身上的弦都断了
怀旧的木勺里 仅剩一些白色的烛光
蛛网破得厉害了 你不再缝补几厘米宽的伤感
一个人走了 就在墙上划一个记号
一片落叶进入岁月的圆窗
随手拂去几根断了的绳子和思想

可以在灯影枯瘦之前 搬开一生的桌椅
还有那面渗透死亡的砖墙
但不要移动 碗里暗下去的希望
和满纸冰凉的诗行


惟有沉默才是你最后的灯
卷起的布帘 细小的风铃在坠落
有人进入泥土 没有声息
在一点点堆高的秋
一个词奔跑到书的结尾
一束光隐匿于河流的源头
翻到土墙这一页 
故事也仅剩蓝色的灰
你发光的手指摁在上面
空空的 空空的

 

这是你流过的第二十四个秋天
腐烂的日子就是残旧的书简
渗透桌沿古兰经漆黑的扉页
青光聚集于老式藤椅的扶手上

那个人走向麻木 
走向从前的一堆的细节里
弹掉窗门上的灰尘 
扫去院子里盛满夕光的树叶
过完了这些天 你发现自己
又陷进生活一截





所有的房子都从你身体里走出来
所有的路顺着你的汗珠而流淌
在水泥建筑的裂缝里

你看那个弯腰驼背的人
那双枯瘦凹凸的手
打开没有光芒的盒饭
用筷子夹紧一片坚硬的日子

犹如一棵站不太直的小草
把生活轻轻地放在肩上
 




河流在你身畔弯下她的过去
一叶白帆浸染了一世的浪花
颤栗的寂静之后是一棵发光的树
就这样把辽阔的原野还给暮色
把腐烂的爱搁在比钉子还尖的秋天
也许有退色的风会翻动新鲜的脚印
也许石阶上的生死对错
是树叶最后的智慧
那么把海轻轻吹灭吧
剩下有波浪的黑
剩下比时间还瘦的灯
2007.8.23.黄埠


《秋》


就从折断的一截芦苇开始
孤独你来

我是贝壳里的海
气球中的天空
鞋子内的道路

我燃烧 像一支灵魂形状的灯
在秋天这个桌面上




《小叔》

穿过一条小路
就看到你孤伶伶地立在山坡上
最后的日子像你身后的杉树
修剪得干净而单一

我 少群 还有驼背的老父亲
都默不吭声
下山的时候 我说
小叔 下回给你弄块碑石
刻上你的名字 刻上写给你的诗
2007.9.14.黄埠


《八月的声音》



只好从切断的流水线上游过来
塞纸团 撑鞋筷 进入胶袋
躺在订做的盒子里是一种没有码数不分型号的无奈
如果压烂的指痕和泪水溅起的泥泞是鞋子的真实状态
那么请推开窗子 看复印的海闪动犀利的白光



很多年就这样了
你仍然是生产单上一排单薄的数字
仅仅是比原来慢......


八月雨水广大 所有的疼
让无目的鞋模来承担
你没有摸到这座城市的开关
却打翻一壶白胶的冰寒


不用弯下腰去了 这里没有
你要找的落叶
只有和灰尘挤在一起的鞋子
只有比鞋子还容易破的人
2007.9.13修改



残简(节选)





一盏小油灯
就打开心灵虚掩的世界
除夕的雪 蘸着寒烟涌进窗口

屋子里的雨水是一串串的
疾病与啼哭同在 削薄的时间在镜子里进出
而你手掌那片幽蓝的坟地
留下一个人燃烧后的残片






铁门闪动冷色的青光
绳索的背景取决于他非凡的粗糙
一条皮鞭划过冗长的夜空
打翻桌上麻木的瓷碗

父亲 我的一生
就是你一盘未完的棋







把小小的河流
摁倒在回家的路上
放下的纸船一只只回来
在六月往事发光
李渠的水满过圆窗
桌上的叶和地图的痕
一样的忧伤





太阳降下去之后
教室里的暗在不停的走动
平躺在木桌上的你 不敢翻身
用干瘪的书包 压住一个夜晚的恐惧
而月亮像只干净的小老鼠
还趴在童年的窗沿上




十二

浅浅的故事就种植在这儿
奔跑而来的风还叫着她的小名
穿过从前的廊子
眼珠中转动的全是往事

身着淡青袍子的时间长立在那儿
一切都像空宅里一幅油画
也许在这个世界 总有许多人
一直浸在记忆的瓶子里


十三

六角形的白光在旋转
淡紫色的园子陷入一场雪的袭击
雪显得平庸而多余
尤其在这个特殊的院子
上午还和你一起玩雪的姑娘
她说着雪的故事 读着雪的诗
黄昏点灯时分 她随几点爆竹声
就静静地走了
雪压断屋前的一根树枝


十六

一支粉笔从黑板的高度
掉下来.....
那个矮小的化学老师
命令你趴在地下学狗叫
你猛然站起来
拉开学校的门离开

一支粉笔从黑板的高度
掉下来.....




十八

站台立在你的头顶上
仿佛所有的车都向你敬礼
保安算什么 不就是一条看门狗
这样冷笑的人多了 就不再记得了

更多的时候你会想起
起早摸黑的母亲
和弓着腰在菜园子里锄地的外公
在宜春这个小城 他们坚韧地活着
但从不感到卑微



十九

瘦进墙壁里面的日历
和薄纸一般被撕去的人
钟表里时间定格在凌晨2点
一条黑影晃过
你抽出自己扑过去

你拨一下 世界就走动一下

《月亮很淡的晚上》

月亮很淡的晚上
一切忧伤都是淡淡的
老祖母抱着火笼从坪前回屋
她不紧不慢地移动 影子拖在地上也是淡淡的
然后轻声拴上门 关住从前的一段往事

前朝的雨水和晚清的那场细雪
还在灰色的瞳孔中下着
但这些都很淡

89年一个月亮很淡的晚上
老祖母安静地睡着了 盘子里放着她爱吃的
柿子饼 镯子在抽屉里落满了干净的灰
2007.10.28

《白菊花》

墙角几只小虫子还在无目的地纠缠
快天光了 玻璃上满出来的蓝
溅落在老人身上 一片完整的碎瓦
小院里凉凉的风 吹过几经易主的宅子
五十年前的月亮
也是一小瓣白菊花

《故友》

更多的时候
我把你当成一首小令
短短几行而隽永清新

有时我穿过长长的廊子
看你留在墙上的标语
醒目但说不上深刻

此刻我翻弄着你 二十几页的样子
多像一册打印的诗集
但哪一页都不是你

在11月一个微冷的黄昏 我回到向阳的山坡上
看几个过世的同学种下的树
弟弟跟在后面 哥 雷锋是谁
2007.11.22




袁山随笔



《袁京》


隔着比时间还细微的灰尘
看见你站在半山腰微笑
走过才明白 脚下尽是淡淡的云烟
暮色正吞噬回去的台阶
风铎声淹没一个人冰凉的内心
两千年也只是书中薄薄的几页
绕过空空的亭子 到你满袖清风的石像前
先生是怎么上来的


《鹧鸪亭》

累了 就到前面的亭子里休憩片刻
带来的诗选正好翻到主人的诗
那只忧伤的鸟 从《全唐诗》的后半部
静静地飞出 行不了哥哥
小雪落在汉字空白的部分
化成江南最美的记忆.......
2007.12.2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秋水竹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赵福治

每日点评他人作品3篇,优先选入《澳洲彩虹鹦》季刊




加入时间: 2005/10/09
文章: 3129
来自: 中国·北京
积分: 6529


文章时间: 2007-12-31 周一, 下午9:10    标题: 引用回复

小狐狸 小狐狸 不要流泪了
有人递来一盘月光的残骸
,,,,,,,,,,,,,,,质朴投入的一组.

_________________
灯灭了,我在黑暗中醒着……

《澳洲彩虹鹦》——获澳洲国家元首贺信高度评价的季刊征稿中(将每天在本论坛选稿)
接受《中国·诗歌在线》期刊网上投稿
http://zhongwenyuanchuang.5d6d.com/home.php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赵福治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塔双江

2008澳洲彩虹鹦十佳版主




加入时间: 2007/11/14
文章: 1992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9103


文章时间: 2007-12-31 周一, 下午11:11    标题: 引用回复

欣赏!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塔双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408635663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现代诗歌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