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那屋,那树(散文)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悉尼《澳中周末报》副刊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刘秀美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加入时间: 2007/11/04
文章: 958
来自: 中国福建漳州
积分: 5687


文章时间: 2008-2-19 周二, 下午7:20    标题: 那屋,那树(散文) 引用回复

--------------------------------------------------------------------------------

电视播报员用那甜得腻人的声音报道:今天白天地面温度38摄氏度……无云。
家居闹市。闹市家居的夏日,一样的笼子房,一样的家居,一样的斗室,一样的无休无止,循环反复,疯狂旋转的风煽,一样的闷热烦躁充盈周遭,一样的四围封闭,气流堵塞的空调机,一样的空调机沉沉地吐旧纳新……
了无情趣。
信步驻立阳台,放眼街道,熙熙然百态浮生:按摩店,理发店,酒吧,铁桶店,家庭小工厂……充斥街道两旁。敲铁桶声,卡车轰隆声,摩托车声,小车嘟嘟声……此起彼伏,嘈嘈杂杂。白天烦得够呛,夜里发廊女的吆喝声、酒吧的音响声、小吃店的吵嚷声、划拳猜掌声,声声入耳,你方唱罢我登场,震耳发溃,肆无忌惮。
一夜无眠。
早起,整个人悠悠恍恍,走起路来恍若跳芭蕾,全没了精神。垂头丧气,百无聊奈。不知所从。
嘟嘟……电话声起,传来了儿子的声音:妈,我回老家,中午就在老家吃饭!
孜孜然,喜色溢于言表。不觉间便恋起老家四围那影影绰绰的龙眼树,龙眼树下斑斑驳驳的浓荫,恋起那穿行浓荫下清清凉凉凉的风儿。心为形役,须臾,便与丈夫双双立在老家的房门。
老屋居村南,外为水潭环绕,再为龙眼树环抱。老屋不算老,乃八十年代规划新农村时所筑,一、二十户连成排的建筑模式,一样的式样分住着不同的人家。听孩子的爷爷讲,筑此屋时,曾请来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双目微闭,掐指细算,俄顷,口吐真言:此厝财平,但适耕读。果真不谬,后来,丈夫果真金榜题名。莫非冥冥之中真有所谓的风水之说?
久无居住,灰尘把窗户的栏杆严严实实包上了一层厚厚的涂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墙角、窗台布满了重重的蜘蛛网,风煽的轻拂下自由自在的在我的眼眸中微微飘漾。举目四望,垒筑于房门两边状似蜂窝的燕窝,筑得圆隆而厚实,简单而朴拙.一草一屑一泥巴无不彰显着燕子劳碌奔波的足迹,昭含了燕子几多的汗水和辛劳。曽有邻居淘气的顽童手持竹竿要将之捣毁,被我瞧见慌忙制止,方幸免于难,躲过了一劫。望望砖面上的泥巴、草屑、鸟粪杂敷撒满砖面,依稀似睹春日南归燕忙碌往返健影,耳边似闻鸟儿唱和啁啾的乐音。而大自然犹驻于我的屋内,拥于我的心怀。凭窗而望“台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露天的台阶下不知啥时,砖缝间挤挤挨挨竟长出了密密匝匝的小草。而墙壁斑驳脱落,洗蚀得面目全非的砖面隐约可听见砖面下老鼠的吱吱声。厚重的灰尘侵淫着橱柜和所有的空间,简陋与陈旧充斥着老屋。

竟管几年前有过一次简单的修缮,铺上釉面砖,装上天花板,纱窗。然而那窗户实在太小,小得只能窥见窗外的一隅,为此少不了常在丈夫的耳边嘀咕。朝思暮想的想改扩它,充耳不闻的丈夫却当成了耳边风。渴望有一扇大窗,闲暇时,能一个人独自凭窗凝眸:看窗外的龙眼、看水潭上的游鸭、看拨弄清波的鹅群……每每如醍醐灌顶、顿豁胸襟、不觉浮想联翩。
而今一切景致是否依旧?不觉移步后窗。忽闻有窃窃声飘入耳鼓、推窗而望:窗外恍惚有人头晃动,探头探脑、鬼鬼祟祟。探身而视:原来乃为几个毛头顽童尾随蛇行,惊惊咋咋的样子,忽忽叽叽小声耳语。耳语间见一厮猫腰一跃,跳上猪圈板顶,手持自制的铁线钩翘首做钩剪状,一剪一钩一俯首,一俟成熟的龙眼趴哒往下落,围守下面的几个伙伴纷纷撩起衣兜争相恐后争抢落果。眨眼功夫村童的衣襟鼓鼓的。轻轻地咳嗽一声,须臾,顽童便雀儿般四散逃匿,没了踪迹。
于是目光便在龙眼树上游移,累累的硕果一串串挂满枝头,此树该有几十年,上百年的树龄了吧。瞧那树腰须几个小孩联手方能和抱。几年不见,龙眼树越发长得神气、茂密。曽几何时,龙眼树成了喜鹊、黄鹂、麻雀白头瓮的天堂,它们在枝叉间穿梭翻飞,嘻闹鸣叫。如今,枝桠已四处伸展,横空越过屋顶,侵凌掳掠了所有的空间。大树底下好乘凉,怪不得老屋凉爽舒适,龙眼树功不可没。峻巡神娱间却见几只身披锦衣的公鸡昂首挺胸,神气活现地站立树下,双脚不停地刨土觅食,一群小鸡围驻母鸡旁“叽叽叽……”啯啯啯……,旦间觅到食物便把小虫返哺于小鸡,一幅生动活泼的吐哺图跃然于静静的午间。
这无边的恬淡和宁静感动着我。
我似乎找回了一份昔日曾经拥有过的从容与恬静。
坦腹东床的丈夫舒身展臂,自言自语:“比住别墅还舒坦”闻言,吾窃喜。
无车马之喧嚣,唯有淡泊;无案牍之劳形,市井之纷扰,唯有宁静;这简陋、温馨的老屋唯吾徳馨。

_________________
欢迎光临我的澳洲论坛博客:
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viewforum.php?f=387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刘秀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世界华文作家园地——悉尼《澳中周末报》副刊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