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谁偷了我的大黑羊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长作品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子在川上曰

会员等级:6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46
加入时间: 2010/03/24
文章: 1078
来自: 中国深圳
积分: 4351


文章时间: 2013-12-26 周四, 上午11:48    标题: [原创]谁偷了我的大黑羊 引用回复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1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星期天。
一大早,我就把羊群赶到了蓝儿家屋后的山洼里,把几只为首的公羊用长长的绳子拴在了树上,让它们吃树周围的青草。然后,就去砍柴。砍了一捆柴,捆好后,我才满头大汗地背回家吃午饭。吃完午饭,我又带着镰刀和背篓过来割猪草。刚割了几把,就看到蓝儿拿着一把镰刀,提着一个小木桶过来了。我说:“蓝儿,你也割猪草?”
“嗯嗯嗯。”她好看地冲着我点了点头。
“哈哈哈,你用木桶装猪草?笑死我了!”我指着她的小木桶大笑了起来。
她娇嗔地说:“不准笑。我是来帮你割猪草的,然后,然后,你要帮我抓螃蟹。”
我和蓝儿在同一个生产队,同岁,也在同一个班级读书。我的成绩最好,当班长。她最漂亮,能歌善舞,是文娱委员。她的姑爷爷是大队书记,爷爷是我们整个大队的杀猪佬,也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身高体胖,一只胳膊能夹一头两百斤重的猪上杀猪凳,不用人帮手。
很快,我们就割了一背篓猪草。歇息的时候,我把羊赶到另外一块草地上。把公羊拴好后,才放心地去帮蓝儿抓螃蟹。
我们下到山沟里,我走前面,蓝儿提着小木桶,走后面。我专挑大石头,用力地把石头翻了过来,就可以看到石头缝隙间,高举着一对锋利的大钳子的凶猛无比的山蟹,正惊慌失措地四处奔走。这时,我就看准时机,突然出手,用大拇指一下了就按在螃蟹背上坚硬的壳上。螃蟹用力地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动。为了更用力地挣扎,它就把一对大钳子收了回去。这时,我就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紧它缩进去,已经合拢了的大钳子,把它抓了起来,丢在了蓝儿递过来的桶子里。然后,再去翻另一个大石块。
有时候,蓝儿也把桶子放在一边,去搬那些我不屑一顾的小石块。一旦发现有螃蟹,她就会惊喜地叫道:“有螃蟹捏,快来呀,帮我抓起来。”她胆小,不敢抓。这时,我就几大步跨了过来,帮她抓了起来。这时,她就高兴地推我一下,说:“你真厉害。”那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一弯新月。
我们走到山沟最里边的时候,桶子里已经有半桶螃蟹了。蓝儿说:“不抓了,抓完了下次可就没有了。”她站了起来,踮起脚尖,朝四周看了看。突然,红了脸,凑到我前面,同我面对面,说:“抱我,亲我!”
“你说什么?”我惊呆了,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说:“我不漂亮吗?你不喜欢我?”
“漂亮呀,喜欢呀!”我的脸更红了。
“那你还不亲我?”
我真的亲她了,嘴唇轻轻地碰在了一起,有点凉意,有点兰花的香气。然后,立马就分开了。她羞涩地说:“你亲我了,以后可要娶我哟。”

2
从山沟里钻出来后,蓝儿红着脸,提着半桶螃蟹回家了。
我把羊群收拢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少了那只黑色的头羊。那只黑山羊是我读一年级的时候,老爹花了五块钱从外村买回来的,养了四年,高大威猛,有一百多斤重,像一头小牛犊。每次,我家的羊和伙伴们的羊聚在一起打架,它总是冲在最前面,打得别家的羊一败涂地。还有一次,我去西山上放羊,碰到了一只豺狗。我高高扬起驱羊的竹竿,慢慢后退。豺狗双眼发着绿光,盯着我,一步一步地逼了过来。在我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就是这只黑山羊突然发力冲了过来,用头上坚硬的羊角,狠狠地刺向了豺狗,豺狗吓得落荒而逃。后来,老爹几次要卖掉黑山羊,都因为我的哭闹而作罢。
由于这只黑羊力大,经常挣断绳子。不过,它每次挣断了绳子,在外面游逛一圈后,都会自己回家。它有时候回来了,发现羊圈已经上锁,进不去,还会跑到我家门前咩咩地直叫唤,提醒我们打开锁让它进去。所以,我也不是很急。我背着猪草,把羊群赶了回去。第二天早晨,黑山羊还没有回来。下午放学,它依然没有回来。这时,我才真的急了,眼泪汪汪的。而邻居们都在议论,说肯定被人偷偷地逮住吃了。
可老妈不信,说,那只羊力大,一般人逮不住它。
楚儿的老妈说:有力气大的人逮得住它。说完,还朝蓝儿家的方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
第三天,宣宝的老爹来了。一进门,就低声对老妈说,他今天特意去了杀猪佬家里,他家的灶屋里,有很大一股羊肉的腥臊气。
老妈说:“不可能吧?他们家条件那么好,还偷吃俺家的羊?”
宣宝的老爹说:“不信,你就不点名痛骂偷羊贼,保证他家会跟你对骂。”
老妈没有吭声。
第四天晚上,老妈从地里回来,在晒谷坪上的石磙上坐了一会儿后开骂了。她一边哭,一边骂:“是哪一个不得好死的王八羔子,偷了俺家的大黑羊。俺的儿子辛辛苦苦养了四年,还指望把它卖了换学费的。呜呜呜,你们这些黑良心的,没心肝,以后养后人没得屁眼,出门被车撞死,过河被水淹死,上山被老虎野猪咬死,呜呜呜,......”
老妈一开骂,蓝儿的爷爷果然就出来了。他横披着衣服,吼道:“你这个臭婆娘,在这里哭什么丧?大黑羊不见了,你在这里鬼叫鬼叫,它就自己回来了?你再在这里鬼叫,小心老子撕了你!”
老妈说:“老娘骂偷羊贼,与你何干?哦,我明白了。老娘骂的是偷羊贼,谁偷了我家的大老黑老娘骂的就是谁!莫非就是你偷了俺家大黑羊?人在做,老天爷在看着捏。你少在老娘面前凶,难道老娘还拍你不成?”
我看到情况不对,赶紧找了一块青砖,捏在手里,恶狠狠地瞪着蓝儿的爷爷。他看了我两眼,终于没有过来揍老妈,骂骂咧咧地走了。

3
晚上,左邻右舍都过来了,七嘴八舌地对老妈说:大黑羊肯定是他家偷了的。如果没偷,怎么不让你骂偷羊贼呢?
山宝的大伯说:“明天下午,大队干部开会,杀猪佬也去,你去大队部告他。不管他们查不查他,处不处分他,最起码也要恶心一下他,要不,大黑羊岂不是让他家白吃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一走出教室,就看到了老妈。她一声不吭,拉着我就走,一直走到大队部,直接闯进了二楼的会议室。当时,大队长正在讲话,看见我们进来,就停下来了,问有什么事情?
老妈把我扯到大队长面前,指着我额头的伤疤说:“你们看,这就是我儿子放羊的时候,大老黑力气太大,拽不住,碰伤了的。”又把我的裤腿挽了上去,露出腿上的伤疤,说:“这也是放羊的时候,摔伤了的。”然后,一把抱住我,哭着说:“我们穷人家的孩儿,从小就要帮家里干活儿。天不亮,就要起床把羊送到山上去。放学后,又要把羊从山上收回来。下大雨,下大雪,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从来就没有休息过。容易吗?一心指望着把羊养大了,卖了换成钱,积攒下来好读书,以后才有个出头之日。”她指着蓝儿的爷爷说:“可是,就让他给偷了,杀了吃了,还不让我骂,你说你有良心吗?”
蓝儿的爷爷站了起来,说:“老子没有偷你家的大老黑,你怎么老是诬陷老子偷了呢?有证据吗?”
“你没偷?你没偷凭啥不让我骂偷羊贼,还要跟我对骂?还要打人?”老妈反问道。
“你骂的太难听了,老子是队长,当然要阻止。而且,老子也没有打你。真是个疯婆娘,不可理喻。老子还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偷了你家的大老黑,就让老子在正月初一那天上吊吊死。这行了吧?而且,老子也明白地告诉你,尽管你的儿子会读书,以后你也还要求老子给你签字。老子不签字,你儿子就读不了大学。”他冲老妈吼了几句后,在大队长的示意下,重重地坐了下去,抽着闷烟,不再说话了。

晚上,邻居们又来我家串门了。问起了下午大队部的情况,老妈说:“他理亏,后来都不说话了。”
山宝的大伯说:“大队长说以后慢慢调查,给你一个答复。俺估计只是一句官话,是不会调查的。”
宣宝的老爹说:“不需要他们调查,只要他们明白我们不是那么好欺负好糊弄的,就够了。”

4
第二天,我把羊群送到西山上后,就急匆匆地去上学了。蓝儿还是在老地方等我,我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闷着头径直往前走。蓝儿在后面追了两步,拉着我的衣袖说:“我家前几天真的吃了羊肉,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大老黑。如果知道是大老黑,我是绝对不会吃的。不过,我想绝对不是。爷爷是杀猪佬,每次帮人杀猪宰羊后,别人都要送他几斤猪肉和羊肉的。真的,骗你是小狗!”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她一路小跑步,才努力跟上我的步子,拉着我说:“你要相信我,我家真的没有偷大老黑。”
我停了下来,看着她说:“如果你爷爷真的偷了呢?怎么办?”
她愣住了,眼睛渐渐红了,她用衣袖努力地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抽泣着说:“那我以后做你的婆娘,任你打,任你骂,帮你干一辈子活儿,还给你生娃儿。好不好?难道我还比不上那只大老黑?”
我一字一顿地说:“我——不——稀——罕!”然后,掉头就走了。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了。

一年后,蓝儿升入了六年级。我没有读六年级,以全公社统考第一名的成绩直接升入了中学。
我读高一的那年,蓝儿缀学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飘呀飘的。很少回老家,即使回老家,也从来没有打听过她的消息。
去年,我到长沙出差。在岳麓山下,我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漂亮少&妇,不停地回头打量着我。我看了她两眼,回过头来,靠着一棵树继续抽着烟。再一抬头,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笑着说:“怎么?忘记我了?我可一直都没有忘记你捏!”看着我吃惊的眼神,她继续说道:“你在我家屋后山洼里放羊,帮我抓螃蟹,我可是把初吻都献给你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她还是老样子,高兴起来了就喜欢用手来轻推我。当她的手快要接触到我的胸部的时候,却突然上移到了我的肩膀部位。然后,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我问道:“你爷爷还好吧?”
她说:“年轻的时候,干活太猛,积攒下了一身的毛病。去年春节,我们都回家了,全家大团圆。冷清的家里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他很高兴,又哭又笑的。第二天是正月初一,他害怕冷清,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上吊自杀了。”

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子在川上曰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821303533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长作品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