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太阳出来我爬山坡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长作品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子在川上曰

会员等级:6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46
加入时间: 2010/03/24
文章: 1078
来自: 中国深圳
积分: 4351


文章时间: 2014-2-05 周三, 上午11:00    标题: [原创]太阳出来我爬山坡 引用回复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上了山坡我想唱歌。......”
丫丫刚起床,和妈妈两个人站在晒谷坪里喂鸡,对面山梁上飘下来了一阵熟悉的歌声。
“这个华伢子,一天到晚乐呵呵的。怎么就从来没有看到他发愁呢?他的爸爸这次在鬼门关又走了一趟,家里欠下了好几万块钱的债务。他还是天天去山上砍柴,天天快活地唱歌。丫丫,丫丫,你怎么啦?”
“哦!”丫丫收回望向对面山上的视线,“妈妈,你说他天天去山上砍柴。他家里能烧多少柴呀?”
“我前几天提了一只老母鸡,去看他老爸。看到他家屋前屋后全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垛一垛的柴火。最少能烧一年,可他还在不停地砍柴,真是个闲不住的勤快伢子!”
丫丫又抬头望向了对面的那道高大的山梁,若有所思。突然,她丢下手中装满秕谷的脸盆,说:“妈妈,我去一下对面山上。早饭我不烧了,你自己烧吧。我要问他一件事情。要不,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哎,丫丫,你去干什么?你就不怕别人笑话你吗?”妈妈还想再说什么,可丫丫早已经飞快地跑到了对面的山路上,开始往上攀登了。
清晨的山路两侧,挤满了很多灌木,灌木的枝枝叶叶上全是晶莹剔透的露珠。丫丫走过去的时候,那些露珠全滚落在她的裙子上。一会儿,裙子的下摆就全湿了。微风吹过,有一丝丝的凉意,正好压住心中那束烧得焦疼焦疼的火苗,舒服极了。她竭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一边走,一边朝四周打量着。看到路边大簇大簇的野花,就过去采摘下来。不一会儿,她就抱了一大抱鲜红的映山红和洁白如玉的棉条花了。
终于,她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山梁上,四周是还没有完全散去的雾。站了一会儿后,她就循着“梆梆梆......”砍柴的声音走了过去。



“华哥,华哥!”他正在砍柴,听到有人叫他,便转过身来,却是丫丫站在了他的身后。“丫丫,早晨山上潮气重,你一个女孩子跑过来干什么?”
“我特意过来问你的,你是不是准备离开村子了?”
“你听谁说的?”
“还听谁说!家里都堆了那么多柴了,你还在拼命地砍柴,不是准备出远门吗?你还想隐瞒我多久?我就那么惹你讨厌吗?这么多年来,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丫丫撅着嘴,脸上,大颗大颗泪珠豆子般往下滚落。。
“不是这样的。家里欠了债,我是个男人,得出去挣钱还债。”
“那你为什么老是拒绝我的帮助呢?去年,你宁肯不去读大学也不要我给你的钱。今年,你找其他的人都借钱了,也一直不让我知道。我是外人吗?就那么惹你讨厌?或者还是我让你觉得恐怖可怕?”丫丫的眼泪继续像露珠一样扑棱棱地往下滚落。
“你家的条件好,你很漂亮,又是家里的独女。你的心意我知道,但我有一个男人的自尊,况且我也害怕以后会伤害到你。”他摘下肩膀上的毛巾,给她擦眼泪。
“我不管。你有你作为男人的自尊,我也有作为女孩子的骄傲。现在,我放弃了一个女孩子的骄傲,来找你,来求你接受我。”毛巾上有他身上淡淡的汗味,丫丫的脸涨得通红,把怀中的一大抱映山红和棉条花递了过去,花束上还有她刚刚滚落下来的泪珠。
他迟疑了一下,接了过来。丫丫带着泪珠的脸笑了,像一朵盛开的映山红,他不由得呆了。
“华哥,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丫丫盯着他问道。
“初三那年,你病了,我从学校里把你背回家的那次吧?”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喜欢腻在你身边,每天晚上都哭着不肯回家。爸爸妈妈说我这么小,就已经自己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那次,你把我背回家,二十多里的山路,你流着汗,喘着气,走几步,歇一下。我在你的背上,一路流着泪水。从那天起,我就决定了长大后非你不嫁。哪怕你不喜欢我,不要我,我也要赖在你的身边。”丫丫抱着了他,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好半响,才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这个月月底,还有五天。”他像小时候那样,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回答道。
她松开了他,怔怔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一咬牙,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然后是裙子。铺在了地上,又过来脱下了他的外衣,也铺在上面。然后,躺在了上去,对他说:“华哥,来吧,我现在就把自己给你。反正我今天已经不知羞耻地把心中的话都告诉你了。你要了我吧,华哥,不要让我以后后悔。”



“你后悔了吗?”他问道。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问道:“你呢?”
他也摇了摇头:“我已经是你的男人了,到了该我负责任的时候了。只不过,跟了我,以后你要吃很多苦了。”
“吃苦我不怕。妈妈也喜欢你,只是爸爸说你家条件太差。但我爸爸听我和妈妈的话,他也一定会同意的,你不用担心。以后,你家里的那点农活,我和爸爸妈妈一起过来,帮你做了。”她把自己的脑袋贴紧他的胸膛,沉迷地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犹豫了一下,又说:“华哥,问你一件事情,你不准生气。”
“嗯,说吧。”
“你能把我也带出去吗?”丫丫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我不想跟你分开,你能带我出去吗?”
“表哥给我找了份工作,才两千块钱一个月,同他吃住在一起。你跟着我去,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给你找到合适的工作呢!”
“你带我去吧,华哥,我们住在一起。我手里有钱,你能给我找到工作,我就同你一起打工还债,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就天天给你做饭,洗衣服。等有了小孩,我们就回家结婚。好不好?”丫丫抱着他的手,摇晃着,娇嗔道。
他不做声。
“因为我还不够漂亮,现在,你又后悔了?”她紧张地盯着他的眼睛。
“不。我做过了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后悔。好吧,我带你出去。但如果外面的条件不好,你可不准哭鼻子哟。”
“嗯,我们拉钩!”她高兴地跳了起来,然后,又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哎呦,呀哟!”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上了山坡我想唱歌。......”
丫丫的妈妈吃完了早饭,就一直就站在晒谷坪上,望着对面的山梁发呆。日上三竿了,终于听到对面山上传来了那阵熟悉的歌声。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看到了他挑着一担柴,晃悠悠地走了下来。丫丫走在后面,抱着他的砍刀和斧头,走路的姿势很奇特,一扭一扭的。
她知道,她已经永远地失去了这个心爱的女儿。
看着女儿满脸幸福的样子,她怅怅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是行走在历史中的一群鱼,前面也是茫茫的海水。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子在川上曰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821303533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长作品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