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花笺记》与《少年维特之烦恼》比较 2006、9、26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尉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中尉

2008澳洲彩虹鹦十佳版主




加入时间: 2006/07/25
文章: 1758
来自: 深圳 南山
积分: 9030


文章时间: 2018-9-06 周四, 下午4:52    标题: 《花笺记》与《少年维特之烦恼》比较 2006、9、26 引用回复

《花笺记》与《少年维特之烦恼》比较

2006、9、26《澳洲长风论坛》首发
曾亢

(一)
《花笺记》是一部久誉盛名的古典才子佳人小说。它较早地流入欧洲,一八二四年,由英人汤姆译成英文。歌德在一八二七年二月二日和三日读了汤姆的英译本《花笺记》,以后还写了著名的《中德四季与晨昏合咏》十四首,借花名、鸟雀和美女在初秋的早晨和黄昏,赞美中国的文化传统中的道德精神。而一七七四年,歌德也写了一部驰誉书林的爱情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经比较,发现两部小说有许多相似之处。
书中人物在欢乐和哀伤时,四周的环境好像随着他们的心情也在变化一样。天空里的月亮,树枝上唱着的小鸟,花园里开着的美丽之花,都和这些人物发生密切的关联。遇到情节紧张时际,人物们就会流泪、发愁;不独书中女子如此,即如主人翁梁生或维特,他们的泪水更多、更愁。他们多少都带些感伤气氛,这种太多的感伤主义,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浪漫主义。
两部小说中对月光的描绘较多,烘托出人物的心情。如《花笺记》中大量的运用:
第3页“兄弟相逢多喜色,堂前摆酒进霞光,一劝一酬厅上饮,二生沉醉转红妆。相看尽改桃花色,又见一轮孤月照西廊。”
第7页“目送佳人归去急,只见柳梢斜月映罗裳。”
第14页“归馆开窗观朗月,只见嫦娥将近要团圆。……种种相思唔觉久,阵阵寒风冷背肩,只见归床挨夜永,推窗唔管月中天。”
第33页“一声长叹归书馆,难阻腮边两泪淋……无情极怕花间月,就将明月叹离群。”
第34页“观朗月,叫蝉娟,可怜人世不团圆。……观朗月,独徘徊,旧泪唔干新泪催。……观朗月,泪交流百般离恨在心头。……观朗月,泪飘红,风流往事总成空,纵有相思无路送,分明今日似飘蓬。……观朗月,忆情人,泪珠如雨落纷纷……”
第44页“明月无光花不语,虫声寂寂拌愁人,伤心人对伤心景,两人凄楚不堪闻。”
《少年维特之烦恼》也有许多描写月光的地方,借以衬托人物的心情。如:
第47页“有时我在途中,又饥又渴,便就地躺下,有是时在深夜,一轮明月当头,我在僻静的森林里爬到一棵长得弯弯曲曲的树上坐下,……终于在朦胧月光下昏昏睡去。“
第48页“我快步迎上前去,我握住并亲吻她的手时,一个寒颤流遍全身。我们向上走去,月亮正从灌木丛生的山丘后升起……绿蒂让我们注意月光的美丽效果;月光从山毛榉树墙尽头洒来,照亮了我们眼前整片台阶式草坪,由于我们被四周的幽暗所围,这一美丽景象就格外引人注目。我们沉默无语,片刻后,她开口说道:‘我在月光下散步,没有一次不想到我的已故亲人,没有一次对死亡和未来的感觉不来袭扰我。我们都将有此一日。’”
第51页 “我站起来,借着月光下他俩的背影,我扑倒在地,失声痛哭……”
第87“借着月光可以看见汹涌的山洪从岩石泻下,卷起旋涡,漫农田、草场、草篱和一切,宽阔的山谷在狂风的呼啸声中变成波涛起伏的大海,那景象真是可怕!当月亮隐而复现,挂在乌云上方,我眼前,山洪翻滚,映出既可怕又壮观的反光,响声四起,我突然一阵心悸,继而又心生渴望!
第97页“月亮啊,从云团中出来吧!黑夜的星星啊没,显现吧!只需一道光,引我去到那个地方,我的情人在那里休息……无奈我只得坐在这岩石上,孤单单在这杂木丛生的河流旁。激流和风暴在喧嚣,情人的声音啊我听不到。……看啊,月亮露面了,洪水在山谷里闪烁,……我只得坐在这里孤身只影。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对“月光”这个意象的偏好,我想有如下几点解释。
月光下是一种美好的环境,易引发人们的思考。如“月下花前”,唐白居易《老病》诗:“书聽笙歌夜醉眠,若非月下即花前。”本指美好的憩游环境。后多指易发男女情思的环境。元乔吉《两世姻缘》第二折:“想着他锦心繡腹那才能,怎教我月下花前不动情。”
月下老人,神话传说中掌管婚姻之神。月中人,指月中仙子。亦比喻意中美人。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第三折:“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所以,“月亮”、“月下”与男女爱情有着不解之缘。后又引申出相思孤单之境。如,清阮大銊《燕子笺•双逅》:“闪得我月下星前,独自孤单。”苏轼《少年游》:“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晏殊《蝶恋花》:“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古时候人们认为,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两地相隔的亲人都能看到同一轮月亮,以寄托相思之情。如,唐张九龄《望月怀远》:“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南朝谢庄《月赋》:“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苏轼《水调歌头》:“单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李白《静夜思》:“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显然,《少年维特之烦恼》中,许多描写月光的情境多寄托相思、孤单之意,都是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
两部小说中的主人公在爱情失意时,都把自己比作飘零的秋叶,感慨人生的凄凉。如《花笺记》中:
第21 页瑶仙说:“我想人生亦似垂杨柳,中年就似立秋天,秋过身衰和叶败,形容枯槁有谁怜?绿杨尚有春归日,人老何曾转少年?”
第45页梁生说:“闻得尊君遭虏困,烟水云山隔玉人,思量命薄如秋叶,奔驰无路觅知音。近来一把梅花骨,病久愁多不似人,寒不思衣饥不食,终朝憔悴到黄昏,已知不久居人世,但恨无缘误玉人。”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当维特面临爱情的失意时说:“(第66页)大自然向秋季转移,我的内心和我的周围一片秋意。我的叶子变黄了,近处树上的叶子已在飘落。”(这里把“我”比做树,前一句喻“我”心中之情,后一句写“我”周围之景。)
第102页“维特在颤抖,他的心快要碎了。他拾起稿纸,断断续续地念道:‘春风啊,你为何唤醒我?你博取我的欢心并说:我用天上的水滴湿润你!但是,我枯萎的时日已近,打落我的枯叶的暴风雨将临…’”
两部小说的主人公梁生和维特对爱情的追求都刻骨铭心,并表现出可爱的叛逆性格,藐视功名、科举、世俗,认为这些不比爱情重要。甚至为了爱情,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花笺记》中,面临爱情的失意,梁生无心科举、功名,厌恶书籍。(第33页)“可惜花容无我份,一场风月落波心。就把文章丢落水,诗词歌赋尽烧焚,共姐无缘寻死罢,三元连中也闲文。”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当维特面临爱情的失意时,也表现出大自然和书籍的厌恶,虽然他一直热爱它们。他说:“(第45页)威廉,真是不幸!我心烦意乱,怠惰懒散,可我的活动能力却闲不住,我不能无所事事,却又什么也做不成。我没有表现力,对大自然毫无感受,书籍也使我厌恶。”
两部小说中,多处叙述了主人公维特和梁生在爱情失意时,梦中寻佳人,寻不着时,痛哭流泪。如:
《花笺记》中第24页:“花秀茂,石榴红,花娇曾似姐颜容。花在眼前娇不见,悠悠春恨挂心中,许多别恨凭谁送?心想痛,娇姿频入梦,眼中流血似花红。
第39页“梁生不听情犹可,听罢之时极恶禁。满面泪流珠咁落,凄惶无主入花荫。只话寻娘花下会,衷情一一诉娇闻,点想云山隔阻人千里,相逢除是梦中寻。”
第46页:“二人哭倒花荫下,牵衣携手怕离群;早知前世姻缘薄,不如生长异方人,免得相思情挂带,相逢誓向梦中寻。”
第41页“云窗日把残生抵,挨得春完夏又临,日长无计开怀抱,时时痛哭想佳人。”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也有多处写维特梦中寻佳人的情节。如,第45页:“清晨,我从压抑的梦中似醒非醒时,我向她伸出双臂,摸了一个空;夜间,一场无辜的好梦迷惑了我,我好象和她并肩坐在草地上,…唉,当我在半昏睡中摸索着找她,找着找着睁眼醒来时—从我那压抑的心里迸涌出泪的洪流,得不到安慰的我朝着昏黑的未来失声痛哭。
第81页 “无论醒着抑或在梦中,这形象填满了我的整个心灵!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她那双黑眼睛却在这里,在我的前额里,在我内视力聚集的地方。”
中国文学中,关于“梦”的意象是丰富多彩的,充满浪漫主义色彩。较早出现出现“梦”境的作品,如《庄子•齐物论》:“惜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兴,不知周也。”后因以“蝶梦”喻迷离惝恍的梦境。大量反映爱情的诗词中,出现“梦”的意象。如:晏几道《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尽。”《鹧鸪天》:“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宋徽宗《燕山亭》:“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欧阳修《玉春楼》:“夜深风竹敲秋韵。万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梁生和维特都渴望追求爱情,面临爱情挫折时,表现出一种死亡的渴求,都有以身殉情的强烈欲望,并付诸实践。如:
《花笺记》中第35页“花笺曾写坚心事,纵有坚心无计阻双亲。我料此情辜负了,除非来世得成亲;我亦不敢亏娘重配合,只有一条死路系终身。”
第39页“苍天若不从人愿,先到黄泉等姐身。闷入看云亭上去,此地同娇发誓盟,誓章都话存天理,今日远沉踪迹点相亲?算去算返唯有死,今生无望锦堂春。自思自想喉咽,气死亭间为玉人。”
第45页“梁生又语瑶仙姐:‘小生条命比秋云,宁死沙场身抱姐,不做忘恩负义人。手持三尺龙泉剑,斩却胡人抱姐恩。若然不遂英雄愿,战死沙场亦甘心。’”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维特经受了爱情的煎熬,痛苦万分,决定自杀,了结心中的痛苦,成全绿蒂和阿尔贝特之间的爱情和幸福。如:
第92页“决心已经下定,绿蒂,我情愿去死。今天早晨,我给你写这句话时,非常冷静,丝毫不带浪漫的夸张,今天我将最后见你一面。”
第93页“这不是绝望,这是确凿无疑地相信,我已经把事情最终解决了,我要为你而牺牲自己。是这样,绿蒂,我为什么要瞒着不讲出来呢?我们三个中间有一个非死不可,我情愿是这一个!呵,我最好的人呀!
第110页“绿蒂呀,但愿我能分享为你而死、为你而献身的幸福!倘若我能恢复你生活的安宁与喜悦,我愿意勇敢地去死高兴地去死。但是,唉!向来只有少数高尚的人,肯为他们的亲人洒热血,以自己的死使他们的朋友获得多彩的新的生命。”
梁生和维特都具有一种浪漫的气质,追求完美的爱情,富有才情,热爱幻想,充满强烈的表达欲望。他们的情感非常真挚,行为大胆,但拥有极高的道德准则。他们尊重所爱的人的感情,当不得不面临爱情和世俗道德的抉择时,宁肯牺牲自己。他们是才子,梁生金榜题名,维特是公使的秘书,伯爵的相好。他们勇武,梁生沙场杀敌,维特开枪自杀。他们具有男子具备的美好品格和才智。
《花笺记》中的女主人公瑶仙和《少年维特之烦恼》中女主人公绿蒂也有许多共同之处。她们温柔、多情、美丽,也拥有极高的道德品质,忠于爱情,富有同理心。
瑶仙遵循世俗伦理道德。面对梁生初次求爱时,瑶仙说:“婚姻自有高堂在,点该儿女乱开言?礼法所拘难乱动,一由父母二由天。劝君莫讲闲风月,丹心留伴帝王边。”云亭摆香对月起誓时,瑶仙说:“今者为君垂爱我,花间无奈顺郎心,但知发誓同偕老,唔系淫奔丧节人,百年事在今宵定,一言为准不容更。”当瑶仙听说梁生沙场被围,生死不明,面对媒婆和母亲的逼迫,悲愤跳河,幸而被救。
绿蒂也遵循道德精神,孝顺父母,关爱弟妹,忠于爱情。绿蒂的母亲在临终前,把绿蒂托付给阿尔贝特。绿蒂铭记母亲的遗言,一刻不敢忘,她深爱着阿尔贝特。面对维特的真挚爱情,她感到痛苦,宽慰他,常常自责,但不曾背叛婚姻。
绿蒂温柔、多情,富有同情心,多才多艺。维特说:“这一切是什么呢?友善的目光,她经常—经常?—不,不是经常,而是有时候,她有时候用这种目光凝视我;亲切的态度,当我自然地流露出我的感情时,她便以这种态度来接受;还有同情,在她的额头上显露出她对我所忍受的痛苦的同情。”第76 页“她感觉到了我忍受着何等样的痛苦。今天,她的目光深深地穿透了我的心。我去了,见她独自一人;我默默无语,她凝视着我。在她身上,那媚人的美我看不到了,那非凡的灵性之光我也看不到了,这一切都在我眼前消失了。继而向我射来的是远为美妙的目光,表情丰富,充满最亲切的关怀、最甜蜜的同情。我为什么不可以跪倒在她的眼前?我为什么不可以搂住她的脖子报以千百个吻呢?她逃之夭夭,躲在钢琴旁,甜蜜轻柔的嗓子,和着琴声,唱出和谐清音。”
瑶仙也是一个温柔、多情、富有同情心,多才多艺的女子。《花笺记》的《总论》作者钟映雪说:“瑶仙小姐,吾绝爱其蕴藉,真是世间第一情种。瑶仙小姐,岂但蕴藉多情,看其始也,何等幽闲贞静;终也,何等守节不渝,更足令我起敬。又须知瑶仙小姐,其幽闲贞静处,即其蕴藉处。其守节不渝处,即其多情处也。原是一副性情,不是两副性情。”
瑶仙与丫鬟月下亭中下棋,被梁生遇见。姊妹二人携玉手,沉吟无语转香房。瑶仙有意花园亭间题诗,梁生有情亭间对诗。梁生相思苦,偶遇婢女诉衷情。“瑶仙听罢伤心语,愁容推起默无言,静坐多时开玉口:‘钟情曾见佢花笺,知佢闲愁深似海,少年容易丧心田。可惜他爹当朝为宰相,才貌般般得占先,好比金枝和玉叶,为人何苦咁痴缠?舍得差媒来借问,何愁好月不团圆? '”云亭摆香拜月起誓,也可看出瑶仙的多情,并可看出她的同情心。瑶仙不仅精通棋艺,而且“吟诗每出惊人句,瑶琴指法更高强。”
瑶仙和绿蒂有共同的服饰喜好。两部小说仅有几处写女主人公的服饰,两人都爱着白裙、白衣裳。
如《花笺记》中,第6页 “先时着白谁家女?定系嫦娥到此方,定系蓬莱天上女,把人魂魄尽飞扬。”
第7页“灯下见佢真美貌,俏丽唔同俗女妆。只带青兰花一朵,白纱裙衬白罗裳,衫亦不长方到膝,玉指敲棋几在行。莫道小生心事伧,料应泥佛亦思量。北边玄衣人亦好,思情只爱白衣娘。“
第8页“头发拖肩吾舅女,生平爱着白衣裳,瑶仙正系佢芳表,二八芳年身姓杨。”
第23页“瑶仙听罢来梳洗,清清唔在带花钿,秋罗白色红为里,飘飘压倒月中仙。”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第15页“她外貌秀美,中等身材,穿一件朴素的白裙,袖子和胸前都饰有浅红色蝴蝶结。”
第51页“他走出了林荫道,我站起来,借着月光下他俩的背影,我扑倒在地,失声痛哭,又一跃而起,跑到台阶式草坪上去,还看得见那边高大菩提树的阴影下她的白裙一闪一闪地朝花园大门移动,我伸出双臂,白裙隐去。”
关于“蝴蝶”。两部小说中均多处写到“蝴蝶”、“蝴蝶结”。而且,此“蝴蝶”均与爱情的主题有密切的联系。如:《花笺记》中,第11页“今日我在南时佢在北,纵有相思无路寄遐方?垂帘隔住花间月,任他蝴蝶过东墙。”
第59页“镜里孤鸾愁独照,窗前愁煞蝶双飞。解闷开愁凭侍婢,无人就系自伤悲。”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第15页“她外貌秀美,中等身材,穿一件朴素的白裙,袖子和胸前都饰有浅红色蝴蝶结。”
第46页“刚拆开,一个浅红色的蝴蝶结映入我的眼帘,那是我和绿蒂初次相识时她戴着的几个中的一个。”“我上千次地亲吻这个蝴蝶结,我每吸一口气都吸了对那一去不复返的短短数日填满我心的至福极乐的回忆。”
第54页“据说她年轻时容貌美丽,像蝴蝶飞舞似的虚度年华,任性固执,让几个倒霉小伙子吃尽苦头。”
第110页“这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是我第一次在你的弟妹们中间见到你时你戴在胸前的。”“这个蝴蝶结将随我一起被埋葬。这是我生日那天你送给我的。”
中国有关“蝴蝶”的文化记载是很多的。在大量的诗词中,蝴蝶意象往往与男女情爱联系在一起。如,南朝齐谢眺《和王主薄怨情》:“华丛乱数蝶,风帘入双燕。”唐温庭筠《诉衷情》词:“柳弱蝶交飞,依依。”其中《汉语大词典》有关蝴蝶的词条就有42条之多。如,蝶使:比喻男女双方情爱的媒介。明陈汝元《金莲记•湖赏》:“蜂衙蝶使,做媒人纱窗寄词。”另有蝶裙、蝶粉、蝶绡等服装。蝴蝶作为男女情爱的象征,显露于服饰、家具、建筑、食物等人们日常生活中。由“蝴蝶”还引申出男女情感轻浮之意。如,蝶舞:比喻荡子之流嫖妓。清黄六鸿《福惠全书•刑名•禁打架》:“蜂游蝶舞,颠狂红粉青楼。”《花笺记》中,“垂帘隔住花间月,任他蝴蝶过东墙。”和《少年维特之烦恼》中,“据说她年轻时容貌美丽,像蝴蝶飞舞似的虚度年华,任性固执,让几个倒霉小伙子吃尽苦头。”“蝴蝶”均有男女情爱轻浮之意。“蝴蝶结”更是表达爱情的信物。
关于“仙鹤”、“白鹤”意象。两部小说中都出现了“仙鹤”、“白鹤”。因为,中国古代文学中,是常出现“仙鹤”、“白鹤”这类意象的。而且许多与“鹤”有关的词条往往与道教有关。如,鹤氅:指道服。鹤驾:指神仙、道士的车驾。鹤驭:相传仙人多骑鹤,因指仙人或得道之士。《汉语大词典》对仙鹤的解释:①神话传说中仙人骑乘和饲养的鹤。唐王勃《还翼州别洛下知己序》“ 鸿逐暖,孤飞万里之中,仙鹤随云,直去千年之后。”②鸟名。也叫白鹤。《二刻拍案惊奇》卷五“做公的见了做贼的,就是仙鹤遇了蛇洞,闻风即知。”仙鹤又名仙骥。宋黄庭坚《倦鹤图赞》“伟万里之仙骥, 九关而天翱。”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第44页“那时节,我经常渴望借助从我头上飞过的仙鹤的翅膀抵达茫茫大海的彼岸,渴望从‘无穷者’(‘无穷者’指神。)泛起泡沫的酒杯中痛饮那温暖人心的生之喜悦,渴望于瞬息之间感觉到在我胸中有限的力量里有那位在自身中并通过自身创造万物的神的点滴至福极乐。”
《花笺记》中,第4页“起来窗外观风景,只见曲栏杆绕白莲塘;白鹤避人轻步月,风摆杨花刮水狂。”
第43页“花荫悄步寻踪迹,唔想鹤眠花醉总无人,远山云卷娥眉净,游鱼空荡水中痕。”
两部小说中的“仙鹤”、“白鹤”都并非表达实在的意义,而是表达一种意念,有一种“仙气”,道家的精神。维特借助“仙鹤”的翱翔,感受到一种“至福极乐”。《逍遥游》中,庄子用自由的飞翔和飞翔的自由来比喻精神的快乐和心灵的解释。这种快乐并非身体的飞行,而是由精神的超脱所得的快乐。它已不是儒家那种属伦理又超伦理的乐,而是反伦理和超伦理的乐。不仅超伦理,而且是超出所有喜怒哀乐、好恶爱憎之上的“天乐”。所谓“天乐”,也就是与“天”(自然)同一,与宇宙合规律性的和谐一致。
《少年维特之烦恼》中,第44页,维特说:“我的心曾从生动活跃的大自然获得过充实、温暖的感情,这种感情一度如江河泛滥,把我淹没在许多的喜悦中,还曾把我周围的世界创造成一座乐园。……此时此刻,我仿佛把这一切都容纳进我温暖的心里,我的心充满了,满得不断向外溢流,我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神,无穷世界的壮丽形象生意盎然地活动在我的心灵之中。崇山峻岭环抱我,深渊峡谷横卧在我眼前,湍急山溪直泻而下,条条河水流淌在我脚下,山有声林有音,回荡交响,我仿佛看到各种难究其妙的力量,在大地深处相互作用,相互创造;于是,地下天上充满造物,一代代一族族,多种多样。物以类聚却又千姿百态;还有人,集居在小屋里以求安全,随处营造房屋舍,按人的理解统治着世界!可怜的傻瓜!你如此地藐视一切,正因为你自己如此渺小。—从高不可攀的险峰,到人迹不到的荒漠,直至未知的海洋尽头,随处有永恒创造者的灵气在吹拂,在为每一颗聆听其声而存活的微粒而欣喜。……”此处,维特的心灵和大自然融合为一体,超越世俗和伦理,获得一种精神的超脱;渴望借助“仙鹤”的翱翔感受到一种自由精神的快乐,和从“无穷者”中获得“至福极乐”的心灵体验。这与庄子的“天乐”是何其的相似。
此“无穷者”已非“上帝”,而是“道”。《老子》第四十章:“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正是那位在自身中并通过自身创造万物的神(无穷者)。第三十二章:“道恒无名。朴虽小,而天下弗敢臣。”(“道”是永恒的、没有名字可称。它的本性纯朴自然,虽然幽深微小,可是至高无上的。)第四十一章:“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道总是隐微不现,无名无形无声。但只有道,才能辅佐万物成长并能善始善终。)这句与维特所言“你如此地藐视一切,正因为你自己如此渺小。—从高不可攀的险峰,到人迹不到的荒漠,直至未知的海洋尽头,随处有永恒创造者的灵气在吹拂,在为每一颗聆听其声而存活的微粒而欣喜。”是一致的。
(二)
关于中国的道家学说如何传入欧洲,并影响了歌德,这是另一个课题。据《汉学研究》,17世纪,柏林是当时欧洲最大的中文图书中心。金尼阁于1615年用拉丁文发表了利玛窦的《中国传教史》,曾德昭于1645年在巴黎出版的《中华大帝国史》是又一部以西方语言介绍了道教和佛教的著作。真正将老子的《道德经》译成西文寄往欧洲的应是比利时的传教士卫方济(1651—1729)和付圣泽(1663—1740)。17世纪末和18世纪初,白晋与马若瑟、傅圣泽等汉学家一起,对《易》、《春秋》、《老子》、《南淮子》、《道德经》等古籍进行探讨,从中找到与基督教一致的论旨,共同组成了“旧约象征学派”,其学说,也曾主宰一时,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大大地打开了欧洲人的眼界。据《中国印象—世界名人论中国文化》,歌德是中德文化交流史上的关键人物。据说他在求学时就读过中国《四书》的拉丁文译本。歌德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花笺记》中《总论》作者钟映雪说:“《花笺记》分明尽是《庄子》、《史记》笔法,我读《花笺记》便以读《庄子》、《史记》之法读之。”显然,《花笺记》是融合了中国传统的儒家和道家文化精神的。
德国的学者卫礼贤曾这样评价歌德的《中德四季与晨昏合咏》:“总括的说一句,歌德在这十几首诗里所受《花笺记》的冲动,是很不平静的。他把由那本书里所得的冲动,放在脑筋里融化组织过。他接受冲动的态度是活的,不是死的。因为他能够活现这些冲动,深深钻进它的幕后。所以他的思想能够和中国的真精神,直接的深深吻合。”
我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受到《花笺记》的影响。因为,尚无从考证诸如《花笺记》法文译本或拉丁文译本早于《少年维特之烦恼》问世的凭据。毕竟法文译本和拉丁文译本是西方传教士进行汉学研究的通行译本,而盛行于广东五百年的八大才子佳人小说之一《花笺记》竟如此晚介绍到欧洲,本身值得怀疑。广州自唐代以来就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前沿阵地,众多西方传教士聚集于此,翻译和传播中国文化。如,1731年马若瑟神甫在广州翻译了元杂剧《赵氏孤儿》。1775年伏尔泰根据《赵氏孤儿》改编的《中国孤儿》一剧在巴黎上演,轰动了整个欧洲。《赵氏孤儿》的翻译与改编是这一时期法国汉学界最大的创举。
据《中国礼仪之争》和《中国对法国哲学思想形成的影响》,18世纪初,“中国礼仪之争”引起了欧洲人对中国文化的极大兴趣,普及了中国文化,拉近了东西方人思想文化上的距离。欧洲人了解的中国文化基本上限于儒家,“敬天、祭祖、祀孔”都是官方儒家典章制度的一部分。为了向欧洲辩解耶稣会在中国为什么和儒家合作,儒家著作得到全面的翻译。1593年利玛窦把儒家经典“四书”译为拉丁文,名为《中国四书》这是西方人最早翻译的中国经典。这部《中国四书》后经金尼阁校阅,送回欧洲刊印。金尼阁继承了利玛窦的事业,在1626年译成了《中国五经》。18世纪最流行的是魏方济拉丁文的“四书”译本。儒家经典的翻译高潮在17世纪。18世纪的许多思想家、哲学家都参与到“中国礼仪之争”中,18世纪欧洲的思想大师伏尔泰是当时最著名的中国文化爱好者,他对“中国礼仪之争”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对中国人的道德充满溢美之词。德国著名的科学家和哲学家莱布尼兹(1646—1716)对中国文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1700年他写了《关于儒家的俗礼》,直接参加“中国礼仪之争”,他认为儒家学说只是世俗的礼节,而非宗教。1716年,莱布尼兹写成了《论中国人的自然神学》,他对中国文化采取了基本肯定的态度。他认为中国人有一种基于“道”、“理”、“太极”、“太一”的“自然神学”,在此之上有“自然道德”。中国人的人性按照自然规律作“向善”的追求,而不是按照如基督教的绝对律令来“去恶”。这样,人的道德性和世界的物质性可以一致起来。莱布尼兹认为,中国文化为西方人解决人和宗教的冲突、科学和宗教的冲突,提供了良好的借鉴。另一位德国思想大师沃尔夫(1679—1754),他和莱布尼兹一样热衷中国的文化。他读了卫方济(1651—1729)翻译的“四书”,接受了耶稣会对中国文化的批判:中国人用孔子哲学,而不是用宗教来管理社会。1723年,沃尔夫发表了题为《中国的实践哲学》的著名演讲,极力赞美孔子的道德哲学。他认为儒家礼仪也是一项“中国智慧的原则”。
以上论述在于说明中国儒家文化在18世纪对欧洲尤其德国的影响,从这一个侧面说明:德国文豪歌德(1749—1832)在求学阶段读中国《四书》的拉丁文本,并非是偶然性的,而是出于对中国文化尤其是儒家学说的关注,这与他晚年热衷中国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他由此而获得“魏码的孔夫子”之称号,可以说明,他的强烈的道德感连通着中国的血脉,也自然表现在文学作品中。《少年维特之烦恼》所表现出的道德感,如;忠、孝、仁、义、节,等都震撼人心。这与中国传统的宗法伦理精神是何其的一致。
通过对《花笺记》与《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文本比较分析,我认为《少年维特之烦恼》这部小说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viewtopic.php?p=62173&highlight=#62173

_________________
曾亢

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viewforum.php?f=29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中尉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372367630
巫逖

钻石级版主——感谢您,和我们一起成长!




加入时间: 2005/09/12
文章: 31892
来自: 澳洲悉尼
积分: 130451


文章时间: 2018-9-06 周四, 下午6:31    标题: 引用回复

问候曾老师
_________________
巫逖
澳洲彩虹鹦国际作家笔会荣誉会长

与澳洲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先生在任时合影
www.azchy.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巫逖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中尉

2008澳洲彩虹鹦十佳版主




加入时间: 2006/07/25
文章: 1758
来自: 深圳 南山
积分: 9030


文章时间: 2018-9-11 周二, 下午2:29    标题: 引用回复

感谢巫老。问好巫老和杜鹃老师,祝您们健康长寿。
_________________
曾亢

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viewforum.php?f=29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中尉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372367630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中尉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