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font></a>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连载]17、我一生最兴奋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经历——《不平凡的平凡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山佳

澳洲彩虹鹦版主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69
加入时间: 2005/09/20
文章: 1119
来自: 中国辽宁
积分: 4582


文章时间: 2020-4-03 周五, 下午4:26    标题: [连载]17、我一生最兴奋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经历——《不平凡的平凡 引用回复

17、我一生最兴奋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经历——《不平凡的平凡》

第二天早上援朝刚刚吃完饭,就听到门外念中喊上了“援朝!”援朝忙出门,看到念中、文革已经站在大门外了。“文革!进来。来!”念中与文革走进门厅,念中还是光着脚就往里走,“文革,你别跟他学。穿上拖鞋。“”好!好!”文革有些不知所措。文革在椅子上刚坐下来就说:“你家真……,这进门的地方就比我家大多了。”“他家主要还在楼上哪!”念中抢着说。“好!先吃苹果,一会上楼上看看去。我爸爸妈妈都上班了。没在家”援朝边说,边递给了念中、文革每人一个事先援朝准备好的苹果。“走吧!一边吃,一边上楼看看去,好快点去市接待站。”念中站起来就走,象在自己家似的。援朝和文革只好跟着上楼了。上楼了以后念中这一顿介绍呀!说的援朝都插不上嘴。来到二楼的阳台,文革说“这个阳台就比我家两个都大呀!我这可开了眼了。”“走吧!副省级以上的还是一家一座楼,这是厅局级待遇。”念中简直就成了主人似的。没等援朝说什么,三人就一起下楼走出门外,坐上了停在门外的吉普车。文革一路上边开车边说“援朝呀!那赵秘书好一顿的夸你呀!”“净瞎扯!”援朝说。“那赵秘书,一般人他是瞧不起的,傲得很。说你将来一定不是一般人。”“他会相面呀?是能掐会算的神仙呀!”援朝诙谐地说。说着说着就到市政府了。文革停好了车,三人一起来到了接待站,还是那位女同志接到了他们,援朝拿出了介绍信递给了那位女同志,那位女同志拿着价绍信,看了看正反两面,拿起电话按价绍信上的电话号拨通了电话,大厅里人多而吵杂,援朝站在隔窗外也听不到里面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位女同志放下电话后,填写了一个单子,撤下了第二张在窗口递给了援朝,说到“可以了。按照单子依次到各窗口领取补助与物品。”“谢谢了!”援朝接过单子。与念中、文革依次到各个窗口领取了补助款、毯子等物品,还有两面红旗,十四个红袖标。物品差不多把吉普车装满了,念中强挤上了后排座,援朝坐进了前排左坐,文革开车出了政府大院,一会就到了凯录家的小胡同外。援朝先走进了凯录家,看到单雪林与商佳鹏到了。“王度又不去了。”凯录见到援朝就说,“哦!那好!没问题。”援朝边放下手里抱着的毯子,边说,“车上还有哪!”援朝又与钱凯录、单雪林、商佳鹏还有凯录的大妹妹钱凯莉,也一起出去了,一会把物品全抱了进来。援朝接着就与文革说“文革呀!我也不留你了,你回去吧!替我好好谢谢张叔叔,就说我一定会去再看他的。”“好!那我就回去了,咳!援朝呀!我真愿意与你在一起,有事一定告诉我呀!”“好的。”援朝与文革握了握手依依而别。援朝回来以后,看了看凯录说“怎么样?”“太好了!”“这样啊!念中呀,你把钱全部给凯录。”“别!别!别给我,还是念中拿着吧!”凯录着急地说。“你听我的吧!钱和物品每人一份,一律由你负责分发下去。剩下的那份钱放在你那,用在印旗和袖标上,这是队旗与袖标的图样。”援朝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接着说:“你们看,上面是:金都市八十一中学;中间大字是:星火长征队;下面是:红后代红卫兵。队旗与袖标一样的。标志着我的长征队就是那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怎么样?”大家都说”好呀!可以呀!“接着援朝又向凯录说到:”你负责去把它印制好。有问题么?凯录。““没问题!新开河这面的印染厂夺权的是我哥们,让他印,还要钱?我不白混了。“凯录很高兴的答应着。”那你就整吧?还愣着干嘛?“”来!凯录查钱。“念中说到。”我!我!我兴奋的,都不知道干啥了。好!我收着。“念中与凯录交接着,援朝对单雪林、商佳鹏说,”这样吧!以后,商佳鹏你就与凯录负责我们长征队,一路上的在哪食宿等事情;单雪林你与念中就负责与所到当地的宣传和联谊活动。有什么事我们五人一起商量办。行吧?““没问题!你援朝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雪林马上就说。”援朝!你就是队长了。“佳鹏说。”同意!“大家随声附和。“得!什么队长不队长的,那咱们大家就商量着办。”援朝只好如此。这时念中与凯录交接完了,援朝对凯录说,”凯录呀!你就辛苦了。雪林今天请我们五人去他家吃饭。你就别去了,你就负责办这些事吧!“”别!别!一起去吧!“雪林抢着说。”好!你们去吧。这事,援朝你怎么信任我……。你就放心吧!雪林以后单请我呀!“”没问题!“雪林笑着拍着凯录的肩膀说。”来!先把你们几个人的钱发了,物品雪林你的就拿着,其他人的先放我这,以后再拿。具体安排,援朝你说话我去办。“在大家的笑声中,凯录送大家离开了小院。大家随着雪林在东方电影院车站上了公交车,一会就到了陵西区的榆树屯车站。大家随着雪林下了车,走上了通往村里的沙土路。边走援朝边问到:”这里离雷锋纪念馆不远了吧?“”还有五六十里路吧!“雪林回答道。沉思了一下,援朝说”要不我们在去北京长征前,先来一次演习,徒步走一次雷锋纪念馆,怎么样?“”行呀!估计从我们学校到雷锋纪念馆也就有八十多里路。“雪林说到。”那好!我就想走走。“念中抢着说。”太好了!去雷锋纪念馆看看去,郊游了。“佳鹏也说到。”那好,我再琢磨琢磨,听凯录通知。“说话间进了村子,就到了雪林家了。雪林的家南面不远就是辽河,北面过了公路就是山。对长期在城里居住的援朝来讲,虽然是冬季,也可谓是风景如画、大开眼界、心情舒畅呀!援朝情不自禁向着母亲河大声喊出“啊……!”痛快极了。援朝是来过雪林家的。柳条栅栏的院墙,推开栅栏门,是一条河卵石铺成的甬路,甬路两旁的葡萄架,和门前的石桌石凳,似乎还看到了去年放暑假前来雪林家吃葡萄的情景。此时,是只听鸡、鹅叫,未见鸡、鹅、跑,那是已经圈在西侧的仓房里了。正面是两间很普通的青砖平房,显得是那么的质朴俭约。这时房门开了,在喷出来的蒸汽中,雪林的哥哥单雪原走了出来,“欢迎呀!欢迎。”雪林兄妹三人,哥哥姐姐也都在城里念高中。姐姐叫单雪芳也跟着出来了。雪林说:“进屋吧!窄了点。””大哥大姐好,大爷在家吧!“援朝边打着招呼,边与雪原大哥握了握手,边迈进屋来,一股喷香的味道迎面扑来。“在家那!援朝来了。”里屋单大爷答道。“大娘、大爷好!”援朝恭敬的向一前一后的大娘大爷问好。大家也都相互的打着招呼。里屋很宽敞、亮堂、暖和,南北两铺火炕,紫红色的木炕沿里铺着泛黄的苇席,显得是那么的整洁、温馨。靠东墙的一张写字台上放着一些书,一摞子报纸,在厚厚的册子上有一把黑紫色的算盘,凸显了一些乡村先生的色彩。雪林的爸爸是大队的会计,算盘打的好极了。在相互问候中,雪原向正在说话的援朝和雪林的爸爸说“来吧!都中午了,新磨的苞米饼子炖大鹅,开吃吧!”随着雪林的爸爸说“好!好好。”雪原在南炕对上了两张炕桌,“来!来来吧,援朝啊,大家都来坐吧。”雪林的爸爸说。援朝脱了鞋,推让着把雪林的爸爸让在了靠南窗户的正坐上,左边又留下了一个空位,援朝说“大娘上炕里来吧。”“你们先吃,你们先吃。我一会就来。”大娘在外屋连连说到。雪林知道援朝盘腿坐不住,就拿来两个枕头让援朝坐着,“这不好!我下去坐在边上吧。”“没事,你坐下吧。”雪林的爸爸一把,把援朝拉在雪林爸爸右侧的枕头上坐下了。雪原和雪芳先后端上来了两大盆香喷喷的鹅肉炖粉条,这可是东北的名菜呀!“雪林呀,把那两瓶高粱酒拿来。”“大爷还喝酒呀!”“都是大小伙子了,来陪大爷喝两口。”雪林又拿来了小酒盅。援朝先给雪林的爸爸倒满一盅酒,雪林又依次给大家都满上酒。说话功夫,雪原和雪芳又先后端上了酸菜炒粉、炒土豆丝、黄花菜炒鸡蛋、肉炒蘑菇等满满一桌子。“大娘你来吧!”随着援朝的声音,雪林的妈妈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进屋来。“大娘上炕里来吧。”大家都在炕上弯着腰站了起来。“好吧!好吧!”大娘这才上到炕里来,在大爷的左侧坐了下来。雪芳让哥哥弟弟坐在两边,自己站在地上说“我站着,方便里外拿些需要的东西。”大爷说“好。今天欢迎援朝、佳鹏、念中三位雪林的同学,来我家做客。来陪大爷喝一个。”“来吧!吃菜,这些都是自己产的,连粉条都是自己漏的。”雪林的妈妈说着,让着大家吃菜。

这时援朝边吃边注意的看着雪林的爸爸妈妈。雪林的爸爸是一位刚进入五十岁的中老人了,在那慈眉善目的脸上,刻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在皱纹挤压下的目光中,流露出来一股倔强不服的气质,又闪烁着耿直随意的性格。看出来哥哥姐姐对雪林都很好。特别是雪林有一位善良可亲又很和顺的妈妈主持着一家人和和气气的。“你们来了我特别的高兴,一般的话,我是不让我的孩子,他们去参加什么政治活动的,所以,文大一开始停课了,我就让他们呆在家里,那也不行去!主要是因为我的经历呀!可是这次听雪林说,援朝组织徒步串联长征队去北京,还要去延安、井冈山的,我就同意了,……”还没等大爷说下去,雪原就打断了,说道:”那咋怎就不让我去!“”人家同学之间的事,你瞎参合个啥。“”你就是偏向雪林,让我在家给你干活。“雪原满脸不高兴的和他爸爸说着,雪芳怼了一下哥哥。”你不在家干活,谁在家干活。好了。“大爷又接着说”一听说你是徒步长征,我就想起了我,也就像雪原那么大,就跟着抗日联军走了。“”那是在什么时候?“援朝很感兴趣的问道。”那是在三七年吧,我爷爷也是随他爸爸由山东闯关东来的,到了黑龙江的康安县一个叫大甸子的地方,那就是我国的松嫩大平原,那土地呀!老多了,无边无际呀。有生地;还有熟地,就是以前有人开垦过又不种了,我们家就在那里住下了。在我十多岁的时候,也就是三一年日本人侵占了东北,“”也就是九一八事变吧!“援朝插嘴说道,”对就是九一八事变,没几年就来了'垦荒团’……“”垦荒团?“援朝又问道。”就是伪满时的日本移民来我们东北占地种粮食,支持日本侵略中国。一开始还行,后来来的日本人越来越多,就与我们村民发生了冲突。我们的抗日联军杀了他们很多有枪人,夺走了枪支。我也是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我们兄妹的名都是位私塾老师起的,哥哥叫单中和、姐姐叫单中静,我叫单中安。雪林他爷爷也就只是送我上县里念书,一开始是私塾,后来是日本人办的中学。我的算盘就是那时学的。这样我自然的就成了当时抗联与县里的交通员了。紧接着也就是三七年吧,我就入了党,从事了我党的地下工作。后来形势紧张了,我就背着家随着抗联部队走了,中途我回家去了一趟,发现院子、房子都好好的,人没有了。打听了以前的老邻居,才知道我爸爸知道我走了,怕日本人找他要人,带着全家提前走了,去哪了谁也不知道。由此,我才多少的放了点心。但是,从此到今天我再也没有找到他们。“说到此,大爷的眼圈红了,大家也沉默了好一会。”来喝酒,吃菜呀!就听你说了,菜都凉了,说这些干嘛!“大娘冲着大爷说,打破了沉默。”我是看到他们的长征队,就想起了,我们抗日联军黑吉边纵队在长白山里打日寇的那段经历。那是我一生最兴奋、最痛快,最顺心、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经历。所以,我给你们兄妹三人,起名:雪原、雪芳、雪林呀!因为我有文化,在纵队队部里做宣传工作。虽然,我基本没有直接在前线参加战斗,但是,我直接参加办的《战斗生活报》,报道过:抗联解放县城、截获日伪的运输队、全歼日伪清剿中队、奇袭日伪据点等,极大的鼓舞了抗联战士的信心。后来随着战事越来越紧张,部队频繁的行军作战,生活是越来越艰苦,那真是爬冰卧雪,就着冰碴肯窝窝头呀!那还经常断顿那。牺牲减员那是越来越严重。后来我也感到浑身是忽冷忽热,发了高烧不省人事。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一户老百姓的家里。原来我发高烧时,部队在这个叫范家屯的屯子里休整了两天。这个老乡也姓范,有个儿子叫范兴祖,女儿叫范兴花,就是雪林他妈。“雪原、雪芳、雪林都很感兴趣的看了看妈妈,”今天这老头子,看见你们呀!高兴的犯病了。“大娘笑着向援朝他们说,援朝笑了笑忙问”后来哪?“大爷完全进入了角色,又接着说:“我昏迷不醒三天多才醒过来,才知道只剩下三十来人的部队已经走了,我身体弱的呀!都起不来,别说下地走路了去找队伍了。可是你妈妈的哥哥跟着部队走了,可惜呀!在塔山阻击战中牺牲了,那时都是连长了。”咳!老头子呀!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大娘抹了抹眼睛说到。”咳!来援朝呀!喝酒。“说着一饮而尽。”我就这样成了老范家的女婿了。也就一年多小日本子投降。我们的东北民主联军就来了。我是在双城镇找到我们部队,那就是四六年下半年了我都三十岁了,我向组织说明了我的情况,又找不到我所在的队伍了。那时有一位叫张继舜的领导说'看你有文化呀?’'可以的,我在抗联黑吉边纵队是做宣传工作的。’'可以呀!会打算盘么?’'会呀!’'那好,走!你先跟我去重新去登记。’就这样我与这位张首长一问一答的,重新参加了我们的队伍。“

_________________
山佳——詩是:自釀自飲的美酒 越飲越醉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山佳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275685513 雅虎讯息通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