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秦风的诗歌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 5·12 地震专栏——沉痛悼念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秦风

会员等级:1




加入时间: 2006/01/04
文章: 8

积分: 15


文章时间: 2008-7-15 周二, 下午11:41    标题: 秦风的诗歌 引用回复

龙门山:断裂带之上的国殇
【组章选二】
四川●都江堰 ◆秦风

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地点:北纬31度,东经103.4度。
震中:中国•四川•汶川•映秀。
震级:里氏8.0级。
威力:5000枚原子弹同时爆炸。
死亡同胞+失踪同胞=倒塌+废墟,
受伤同胞+受灾同胞=荒园+余震。
灾难中不能承受之重的叠加之上的叠加,
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的叠加之后的消失。

第一章
震恸:带血的刀锋沿龙门山脉切开【三首】
一些人死于掩埋,而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_________题记

▲ 此刻 我与办公楼的生离死别

猝不及防。疯狂地摇荡 闪电地震抖 狰狞地嘶啸
一瞬间地逼迫 撕裂 破碎 一切都来不及 生离死别
无法闪躲的坠落。顷刻间 天崩地裂 拆卸与割裂 倾斜与坍塌
无处不在的脱落 一切都来不及 生离死别
突如其来的巨大袭击。楼道与墙体 钢筋与水泥 砖块与粉尘
相互交错 挤压 撕咬 通道围困 时间空间的压迫
无法停顿 不能想象 世界末日 一切都来不及 生离死别
用毕生的企望奔离。错乱的肉身 惊恐的脚步 跌倒的速度
呼喊的高跟鞋 尖叫的玻璃 奔命的血 绝望的瞳孔
死神的幻影 空白的脑袋 一切都来不及 生离死别
别无选择地放弃。携带唯一能带的 携带唯一属于自己的身体
向生命的出口 向尽可能的存在 奔窜

从四楼到一楼 仅仅40秒 终生的距离和时间
从天堂到地狱 从地狱到天堂 楼上与楼下的长度
从四楼到一楼 仅仅40秒 一生的绝望和欲望
暗黑 深渊 出口 生死竟在一墙之隔 一步之遥
突围 再突围 一次重见天日的生死炼狱

最终 我受伤的脚 终于拽出了14点28分
这时间的悬崖 灾难的陷阱 死亡的唇齿
我把悬而未决的心脏 颤抖的脚步 喘着粗气的身体
与余震一起安置在 忐忑不安的广场中央
短暂 永恒 开裂 聚合 一切都来不及 生死别离

我见到的人 惊恐不已 恍若隔世 仿佛都曾经倒塌
归来的人 头顶尘土 宛如来生 仿佛都曾掀翻倒塌
从死神的魔掌 吞噬的缝隙 挣脱出来
生命与存在相聚 过去和现在重逢
握手 对视 拥抱 捶打 哭… …
漫天的尘沙笼罩着天地之间 生与死的脸 以及表情
此刻 周围的一切 注定是生离死别
蔓延 扩散 停顿 静止

—2008.05.12晚,雨夜,
于都江堰大道市应急指挥中心—


▲ 震恸 带血的刀锋沿龙门山脉切开

这震动和撕裂中国的时刻:5月12日14时28分
顷刻的天震地荡 天府之国以北 龙门山
一座古老的脉动时钟 停止心跳 停止摆动
时间 来不及警报和呼救 就永不瞑目地死了
所有的生灵悬在时间的刀锋上 戛然而止
崩塌的时间轮盘 伸出残缺的手指 企图指出
震源的方向 以及人们受伤 被掩埋的位置
一些生命 肢离 破碎 定格为地狱的封面

龙门山 用几根裸露的肋骨 石块垒积的肋骨
支撑青藏高原的倾斜 自我的断裂 倒塌
支撑四川平原的沉陷 成都平原的崩散
支撑延绵不断的余震 支撑中国人颤动的心跳
支撑断裂的重量 罪恶的重量 苦难的重量
支撑我们所有 频频滑动的灾难

刀尖 聚合所有伤口和死亡的锋利 呼啸而来
刺中龙门山的心脏 刺伤汶川 穿透映秀
刀锋上飞溅的血 沿着哭泣的方向
在龙门山脉 一路狂奔 切开 砍或者劈
巨大的伤口 顺着时间死亡的指针 整体裂开
沿着岷江 涪江 嘉陵江 逆流而上
汶川 北川 青川 都江堰… …
在河之洲 在水之源 出水的芙蓉
这些水做的青花瓷 水做的柔美女子
在时针 分针 秒针所指方向
纷纷倒在废墟中 倒在血泊里 破碎
无数声骨折越过地震波 从祖国内心深处
颤响 蔓延 扩散 突然 剧烈 终止
血泪横流的岷江 涪江 嘉陵江 顺流而下
扩散到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肌肤
渗入十三亿甚至更多的血液 与细胞

沉埋的负荷 庞大的悲伤 释放 爆发 停顿
雷霆还在地下奔跑 罪恶仍在大地肆虐
余震 无处不在 黑色的幽灵 闪闪发光的刃片
在家园的体内 在城市的内心 在乡村的边缘
滑行 深入 冷不防地偷袭
割裂了青山绿水的四川乡音 割裂高山流水的水木年华
割断裂天府之国的生命脐带 割断两千年的生命图腾
浩大的伤亡沿龙门山断裂带摆开 逐渐抬升
重叠的伤亡把我们推到灾难的顶端 或悬崖

汶川告急: 窒息太久 只剩下废墟与气喘
北川告急: 伤入骨髓 只剩下血与瓦砾
青川告急: 流血不止 只剩下骨头与石块
四川告急: 大面积的死 只剩下眼神和背影
讯号堵塞 道路堵塞 语言堵塞 声音堵塞
血堵塞泪堵塞视线堵塞呼吸堵塞脚步堵塞身体堵塞姓氏堵塞
无法抵达的距离 从我的胸口撕开祖国的伤口

龙门山 是谁把你变成疯狂而残暴的野兽
猛烈地摔打自己的身体 撕破脸 胸膛 以及肢体
龙门山 是谁把你魔化为死亡的化身
撕心裂肺地 舔自己的泪 以及血
龙门山 是谁把你虏掠成血腥的屠场
一场轻与重的争斗 罪与罚的较量
究竟谁是最终的胜利者 他们都倒在血泊之中

龙门山 我的脊梁 我的胸膛 我的父母 我的乡亲
我的童年 我的海子 我的牧场 我的初恋 我的格桑花
我的寻找 我的归来 在我血肉模糊的路上
在我寻找的路上 在我归来的路上 在我反复昏厥的路上
一半 是摇摇欲坠 一半是 轰然倒塌
我在我消失的路上 一次次返回

龙门山 我携带自己的路 携带残缺的自己 赶来
在滴血的刀刃下 血迹斑斑地 赶来
拔出你的千疮百孔 你的支离破碎 你的残垣残壁
拔出你的泥石流 拔出你的山体滑坡 拔出你的地裂地陷
拔出你的身体拔出你的姓名拔出你的 你的全部
用最尖锐的疼 轻轻的捧着 一遍一遍地 呼唤你
都江堰 汶川 北川 绵竹 平武 江油 青川
你是我的身体 我的生命 我的存在 我的延续
我用泪水擦拭你的眼睛 我用胸口堵住你的伤口
用陪伴和守侯 传递 输入 全部的体温
全部的血和呼吸 以及完整的苏醒

—2008.05.14, 凌晨,市抗震救灾指挥部—


▲ 挺住 血泪满面的都江堰

天亮了。 昨夜走失的脚步 声音 面容和灯火
都没有归来 塌陷的眼眶盛满漆黑的守望
伤痕累累的都江堰 依然被雨围困 被泪水收留
我内心的河床 淤积两千年的苦难和悲伤

一夜之间 整个城市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
而身居在大山深处 离震中只有10公里的
龙池和虹口两位兄弟 至今 音信全无
那么多血迹斑斑的 倒塌 掩埋 和流离失所
太多裂缝 伤口 奔跑 穿梭在街头巷尾
青城山 赵公山 玉垒山 灵岩山 相互搀扶
裹着满身的泥石流 头顶苍茫的白发
太多的血与水 向余震 坍塌和救喊靠拢

谁能遏制 这来自地心的涌动的伤悲
今夜的都江堰 漆黑得接近熄灭
受伤的都江堰 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压在墙体下的夜 艰难地俯身托住她的沉没
闻讯而来的雨 两手空空的雨 呜咽的雨
只能抓住蓬乱的头发 仰望漆黑的天空 无助地哭

都江堰 震裂的身躯 依然四六分水
一部分流淌在我的脸庞 更多地灌入心底
经过宝瓶口不息的流量 陡然猛涨
是我劫后余生喉咙里的泪和水
是我大难不死的流向 永不干枯地付出

而哀号滚滚的飞沙堰
再也掏不出沉入心底的悲伤石头
巨大的石头 疯狂的石头 沉默的石头
抵挡住我沉陷的肉身和倒塌的悲怆

逝者如水 水之漩涡 漩涡之水
如我 百转千回 停留或者返还
最初的徘徊 守望和穿痛 生生不熄的都江堰
都江堰 成为一个颤抖的词 一个血流不止的伤口
被诗歌与我 中国和世界 紧紧捂在胸口

多年以后 我重操旧业 在身体内部的废墟
用五千年铸就的象形文字 或者诗歌
缝补大地和心灵所有的裂口 包括
迎娶 那名叫水的新娘

都江堰 被水 与时间 以及目光推动
我 依然是体内转动的时钟齿轮
我用跳动的脉搏 向世界准确无误地表达
抗震救灾 重建家园 都江堰的时速和步伐


—2008.05.13,雨中,救援现场—
—2008.07.08,烈日,定稿于法院临时办公室—






第六章
哀悼:我以昂头的倔强方式痛哭【二首】
此刻 中国 为每一个消失的存在 整体送行
_______题记
▲ 5月19日:国家哀悼日


中国
国家哀悼日
5月19日14点28分
祖国 把所有的灾难和悲痛
举到头顶的高度 举到国旗的高度
此刻 中国都停下来 中国 都低下头来
哭泣下降到胸口的位置 祈佑抬升到胸口的位置
此刻 中国的血液都失声 此刻 中国的眼泪都失声
十三亿悲痛汇聚成 大江南北 最庞大的一滴
为所有的逝者如斯 为所有的魂兮归来
此刻 中国 为每一个消失的存在
存在的消失 一一送行
整体送行
默哀



苦难的五月臂缠黑纱 灾难的五月胸戴白花
中南海的头垂下 共和国的头垂下 巴山蜀水的头垂下
国旗 负重 半悬 哀悼
汶川 北川 青川 都江堰… …
含在共和国眼眶 夺目的血与泪

龙门山的头 永远垂下 生命上升至国家的高度
静默 徐徐展开祖国的身体 一条宽大的伤口
三分钟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传遍巨大的痛
祖国的内心 比祖国的伤口还要疼
静默 漫漫沉入自己的内部 一条浩瀚的河流
三分钟 每一个毛细血管 吸纳和封堵遍体的流失
人民的血液 比飘扬的红旗还要沸腾

伤痛的祖国 俯身扶起 一层一层的 倾斜与倒塌
坚强的祖国 止住泪水 紧紧地抱住 静止的哭喊
强大的祖国 镇定站立 辐射或送达 体温与力量

此刻 我的静默 急速下沉 抵达你的停止或消失
此刻 我昂头的倔强 是所有喇叭喊出来的 挺拔

—2008.05.19,烈日,指挥部办公室—
—2008.05.21,烈日,定稿于帐篷内—


▲ 烛光:点亮天堂的漆黑眼睛

双手合一
让一个词 生我养我疼我的词语
餐风露宿 星夜赶来 握在胸口
贴在 北纬31度东经103.4度 凝固的
汶川的脸

静定如磐
让一双手 烙印山脉河流经度纬度的手
森林般 草原般 海洋一样地伸出来
抓住 一把冰凉的夜 用一轮迟到残月 撕开
龙门山的伤

指若烛火
今夜我摊开器官的每一扇门 敞开内心的烛台
用一声叹气 拨亮夜晚 所有坠落的黑
然后 向内心 把她们轻轻地 吹灭
共和国的痛

今夜我的汶川还在摇摆 我的北川还在围剿
我的青川还在沦陷 我的同胞还在缺失
我坐下来 把奄奄一息的都江堰 搂在怀里
我的四周堆满 塌裂的路桥 滚动泥石 堰塞湖
那些望眼欲穿的寻找 筋疲力尽的焦急
把这些天的白昼和黑夜 翻遍 掏空

地震在我身体周围 入侵 罪恶 悄然逃遁
余震在我的脸庞 我的视野
我身体的表面 我身体的内部
潜伏 偷袭 裂开 倒塌 在更深的部位

摇晃的大地 摇曳的火焰 摇动的脸
一片火海 花开的香味 落叶的风声
离去的面孔 在一朵朵火焰里 忽远忽近

请将我的迎侯的心 眺望的目光
高高地举起 举成黑夜里 星星闪闪的火把
照亮他们的眼睛 姓氏以及姓名
照亮他们的突然离去 他们的蓦然归来
今夜 汶川 北川 青川 都江堰… …
在复活之上 熟悉的 陌生的 破碎的
欲火重生 莲的花瓣

最后 烛的火苗 如我 永不熄灭 停留在
北纬31度 东经103.4度 交织的守侯和凝视
燃烧

—2008.05.18,子夜于市体育中心帐篷内—
—2008.07.12,定稿于市抗震救灾指挥部—

邮箱:djypjx@163.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秦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william zhou周道模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加入时间: 2007/10/05
文章: 3689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13610


文章时间: 2008-7-20 周日, 上午6:00    标题: 引用回复

问好秦风!我们在07年龙泉驿桃花诗会“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中有过一面之识。

大作热血、生动、细腻、深刻、感人。

尤其第一章,诗意地复现了地震发生时的真实场景。很多只读报看电视就写出地

震诗的人没有你的现场感,有些经历过地震的诗人也没有你写得那么惊心动魄!

可喜可贺!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william zhou周道模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763314782
秦风

会员等级:1




加入时间: 2006/01/04
文章: 8

积分: 15


文章时间: 2008-7-24 周四, 上午10:42    标题: 引用回复

道模兄:
公务缠身,还有一些感受仍在废墟之中,心情很沉重。
多指正,多联系。
握手!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秦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塔双江

2008澳洲彩虹鹦十佳版主




加入时间: 2007/11/14
文章: 1992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9103


文章时间: 2008-7-24 周四, 下午6:39    标题: 引用回复

我和周老师有同感,诗作热血、生动、细腻、深刻、感人。这是写我家乡地震的诗作,谢谢了!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塔双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408635663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 5·12 地震专栏——沉痛悼念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