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抹不去的记忆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塔双江的博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塔双江

2008澳洲彩虹鹦十佳版主




加入时间: 2007/11/14
文章: 1992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9103


文章时间: 2008-9-01 周一, 下午11:41    标题: 抹不去的记忆 引用回复

抹不去的记忆
塔双江

晚饭后,我和妻子、女儿一起出去散步,这是我们多年养成的习惯。俗话说:“饭后走一走,要活九十九。”
我们三人沿着小巷慢悠悠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家烧烤摊前。我那快要十一岁的女儿紧紧拉住我的衣角摇来摇去,还娇憨地说:“爸爸、爸爸,我要吃烧烤,我要吃烧烤嘛……”的确,烧烤箱上摆满已烤熟的那一排排麻辣味俱全、散发出诱人香味的一串串土豆片、鲜肉片、藕片、黑豆腐片……使我的清口水止不住流了下来。于是,我对女儿说道:“好,好,爸爸给你买。你吃啥子嘛?自己选嘛。”女儿听完我的话,连忙在我的脸上亲个不停,还不断说:“爸爸好,好爸爸……”而我脸上的口水简直快要被女儿亲满了。面对这撒娇的女儿,我想:她好幸福哟,然而,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呢?我忆想起了我童年时的一段故事……
记得那是1974年中秋节晚上,半边街的大人小孩早已吃过了饭。我和我的妹妹还傻乎乎坐在门坎上,很焦急盼望着爸爸回家做饭。那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常听爸爸说中秋节是赏月的日子,夜空应该有月亮树,但不知那天为啥没有?虽说那时我也快满11岁啦,可我是我们半边街出了名的火巴子,妹妹尽管也走的路了,遗憾的是她还莫得灶头高。隔壁邻居的孩子们早已吃过了晚饭,在大人们的带领下到街上市场坝看“坝坝电影”去了。
这个时候的半边街静得出奇,早已没有了往日傍晚孩子们玩“逮猫”、“捉特务”、“跳橡皮绳”游戏的喧闹声了,寿江和岷江对岸的狮子山被夜的黑幕遮住得连一点轮廓也显现不出来,只听见街对面向爷爷的菜园地里蛐蛐儿的叫声,还有街西头杨大娘屋檐下那盏昏黄的灯,在一群蛾子的围攻下摇来晃去……
一阵晚风刮过来,在那既呜咽、悲怆、又凄凉德晚风中,我和妹妹觉得好冷、好害怕。无奈,我把妹妹使劲搂在怀里,而妹妹止不住地叫唤:“哥哥,我好冷、好饿、好害怕哦!咋个爸爸还不回来……”是啊!我们的爸爸咋个还不回来呢?我们好冷、好饿、好害怕哟!
突然,一个黑影由远而近,由大到小地慢慢向我和妹妹这边走来,当那个黑影越来越近,我和妹妹不约而同地惊叫起来:“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爸爸十分疲惫地拖着双腿,手里还提着一包用油浸浸的黄纸包着的东西,妹妹和我一人拉着爸爸的左手,一人拉着爸爸的右手非常委屈地问爸爸:“爸爸,你咋个这阵才回来?我们的肚子好饿了,在门坎上坐到起等了您好久,我们害怕哟!”爸爸闷起没有开腔,而是将手里提的那包东西,递到我和妹妹面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幺儿、幺女,你们看爸爸买啥子东西回来啰!这是商店发的号票供应的三块饼子,我们三爷子一人一块。”爸爸的话还没说完,妹妹和我伸手早已接住了爸爸手中的饼子。爸爸又转过身继续对我说道:“华华,你和妹妹一人一块,不准哄她的,更不能抢她的哦。我马上给你们煮饭。今天,我从映秀装完车已经六点过,我是走路回来的。”
爸爸忙不迭地将衣袖挽得很高,并从墙上取下一张蓝色围腰拴在腰杆上,然后,用瓢舀了一瓢水倒进锅里。我和妹妹一人端了一根小方凳,端端正正地坐在灶门前,看着爸爸忙着为我们煮饭……
“砰…砰…砰”,门外传来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和人的吼叫声:“刘和东,搞快出来,今晚上茶铺子开群众批斗大会……”爸爸一听见门外的敲门声和吼叫声,慌忙解下围腰,疾步向门边走去。旋即打开房门,门外一下子冲进两个身佩武装带、手提半自动步枪的青年民兵,不问青红皂白将爸爸像提小鸡似的提出了门外,三拳两脚便把爸爸打翻在地上,并五花大绑起来。我和妹妹吓得缩住一团,哇哇大哭,那两个民兵在用枪把我们爸爸押走时,还狠狠丢下一句话:“不准哭,你两个小坏蛋……”
眼巴巴地望着被两个民兵押走的爸爸,我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泪花,一边对妹妹说:“妹妹,爸爸被抓走了。我们还没有吃饭喃,你说咋办?我肚子早饿了。你刚才不是吼肚子饿吗?”妹妹见我问她,她立即不哭了,她用双手在眼睛上来回抹着。“哥哥,我的肚皮还是早就饿了。不如,把爸爸拿回来分给我们俩姊妹的饼子一人一块吃了……”妹妹的话音未落,我不由分说将爸爸拿回来的饼子取出一块,独自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块饼子就被我啃完了,而我的肚子还饿的不得了。
我灵机一动对妹妹说:“妹妹,把你的饼子拿我,我给你变个月亮。”
“真的!”我妹妹感到惊奇,很不相信。她把属于她的那块饼子送到我面前,我早也等得不耐烦了,一把抢过妹妹手中的那块饼子猛地一口,顿时,一块月亮型状的饼子出现在妹妹面前,妹妹那张还没擦尽泪珠的脸,马上露出了笑容,她兴奋地对我叫道:“哥哥,你给我,你给我,我要月亮……”我含在嘴里的饼子还没嚼出味道,就浑吞下了肚。说实话,我当时的确饿极了。我又朝妹妹说:“你不要慌嘛,我再给你变一把斧头。”说完,我将饼子翻了一转,又狠狠咬了一口,饼子顿时变成斧头状。“妹妹,你看我变的斧头?你信不信,我把斧头变来莫得了。”随即,我把妹妹的饼子全部丢进了嘴里,我慢慢嚼着,还相当得意地说:“妹妹,你看哥哥雄不雄?”妹妹一看我手中的饼子都全塞进了我的嘴里,儍了。又放声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好久,妹妹趴在方凳上睡熟了。我坐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睡熟的妹妹,不知所措。一声爸爸的怒吼,才使我醒悟过来:“华华,你咋个不喊妹妹上床去睡,感冒了咋办?”
爸爸吼完了,伸手就去抱妹妹,谁知妹妹在爸爸的怀中也睁开了她的那双大眼睛,妹妹便把我骗吃她饼子的经过告诉了爸爸。爸爸听完了我妹妹的话,像一头雄狮立即把妹妹放在地上,顺手抓起搁在门后的一根竹鞭猛烈地抽打在我的身上,打得我东躲西藏,杀猪似的嚎叫,直到爸爸打累了,他才放下竹鞭朝我吼道:“还不给老子爬去睡了……”我边走边抹着眼泪,带着遍身的伤痕睡觉去了,那一夜,我躲在被窝里哭了好长一段时间。
“爸爸,你吃不吃哦?这个藕片才好吃。好甜呢!”女儿的一声喊叫打断了我的回忆,我自言自语道:“藕片有好甜?还不如你现在的生活甜哩!”女儿发现我喃喃独语,觉得好笑,便问:“爸爸,你说啥子,我听不懂?”确实,女儿听不懂我说的话。即使给她讲了我童年的这段故事,她也不一定相信,女儿还以为我吹牛哩。不过,等女儿再长大一点,我会给她讲的。也许,到那时,女儿会听懂的。但愿如此……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塔双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408635663
william zhou周道模

做博主了,别忘了时时更新博客提升排名哦!




加入时间: 2007/10/05
文章: 3689
来自: 中国四川
积分: 13610


文章时间: 2009-9-09 周三, 下午9:10    标题: 引用回复

好文!生活和时代的对比,鲜明,生动,感人。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william zhou周道模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763314782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塔双江的博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