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非小说]仓惶走过我的2005[池袋西口公园]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U上田龙也——Imaginary World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池袋西口公园

会员等级:1




加入时间: 2005/10/26
文章: 43

积分: 16


文章时间: 2006-3-14 周二, 下午9:52    标题: [原创][非小说]仓惶走过我的2005[池袋西口公园] 引用回复

仓惶走过我的2005

我最快乐那一年/是你陪我经历一切
什么都生动又强烈/有真正在活着的感觉
我们最快乐的那一年/像浓缩了最精华的时间
短暂却永远是火焰/在情绪冰凉时暖和心田
——梁静茹《最快乐那一年》

被风吹过的夏天
2005的盛夏,天空突然放晴,我找到我的欧若拉。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切开始不一样,忘记了具体的某月某日,只记得那是2005年夏天。
爱上一个人,前所未有的爱。
随后,某个夏夜,我安静的坐在电脑前看完一场也许会铭记一生的演唱会。
海贼帆。
就是这短短2小时的演唱会改变了我的2005。

在这2小时前,我还在怀疑自己是否有耐心看完这冗长的演出。
而2小时后,我听见我的心里说:完了,你爱上他们了。
不是他,而是他们——6个人的KATTUN。
我爱上他们了。

其实害怕爱上谁。
因为一旦爱上,便是排山倒海。骨子里的坚持在别人看来往往不可理喻。
常听人说,恋爱的人都是傻瓜。
那个夏天,我就是小心的捧着我的幸福的小傻瓜。

爱上KATTUN后,便习惯了晚睡。
等舍友都睡了,一个人在漆黑的宿舍独守着电脑看KT的视频,从ls到bc,从《极道》到《金田一》……
时常荧幕上忽明忽暗的光刺得眼睛生疼也固执得不肯去睡,那些熟悉的情节早已倒背如流,却还是一遍又一遍的看,从不厌倦。
时常在第二天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免不了被老师骂一顿。
即便这样,也觉得幸福。

爱上KATTUN后,便习惯了花钱。(笑~)
一直自认为自己是个节俭的孩子,不买名牌化妆品,不乱买衣服,不吃高档的西餐。
可这一好习惯却在爱上KT后完全颠覆了。(再笑~ ^_^)
从买2元一张的吊卡挂饰,到100多元的纯银尾戒,再到某天心血来潮冲到商场名牌专柜去看burberry的风衣,然后被它的天价吓得连连乍舌。
这些事是以前从未做过的。
花钱后的代价是更辛苦的打工和更简单的饭菜。
家教做了2份,也常常拒绝和朋友出去大吃。
即便这样,也觉得幸福。

2005的夏天,天空总是淡蓝色。中午的时候戴上耳机坐在草坪上看风景,听仁的海豚音,听koki绕舌的rap,听KT宛如天籁的和声,虽然总免不了听到结束时刺耳的尖叫,但也是满足。

2005的夏天,风中有股青草的味道,黏黏地吹在身上总有说不出的舒服。总让我不自觉地想起甜甜的笑或是丸子GG的味道。于是总忍不住在每个起风的傍晚,独自一人安静的从一个街道穿过另一个街道,直至绕完整个校园,心满意足。

2005的夏天,日子像麦芽糖般甜得化不开。
我张开手试图抓住时间前行的脚步,然后夏天便从我的指尖悄然溜走。

2.秋天的地图
直到今天,我还是会忍不住想知道,是不是我的夏天幸福得过于奢侈,以至于我的2005年秋如寒冬般刺骨。

整个2005年秋,天空都是灰色的。
各种不利的新闻几乎是一夜之间全部出现在网上。小道也好,真实也罢,都被争论得沸沸扬扬。
我的心也在一点一点地下沉。

那段时间,仁瘦了,憔悴了,笑容也少了,甚至很少开口说话了。
到后来,再高明的化妆效果也遮不住仁眼眶下的黑眼圈了。

那个夜晚,我看着视频,不知不觉就哭了,眼泪无声无息。
觉得世界仿佛就这样坍塌了,再也拼凑不完整……
我那时真的好像立刻飘洋过海去看他,把他抱在怀里,为他挡去一切刀光剑影。
可最后,却也只能无力的爬上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小声地哭。

那是我第一次真实感到自己的无力。
我爱的那个人,生活在海的另一端,生活在任我伸长手臂也无法触及的位置。
而我和他,中间隔的不仅仅是一片海的距离。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竟哭着睡着了,电脑忘了关,还定格在有仁的画面上。
照了照镜子,镜子里映着一张难看的脸,蓬乱的头发,苍白的脸,嘴唇有些枯槁,双眼通红,微微肿胀。我苦笑了一下。这样走出去,吓死人也不奇怪。

那段日子,生活过得乱七八糟。时常早早的爬上床却是睁着眼任思维空白,等舍友都睡了又再轻手轻脚的爬下,站在走廊上看没有星星的夜空。很多个夜晚会猛地从梦里惊醒,睁开眼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大口大口的喘气,对自己说不要慌不要慌。

我开始怀恋刚刚走过的夏天。

那天,走在通往教室的路上,突然想去看海。
突发奇想的,很想看能让仁平静和感到安心的蓝色海。
总觉得在那里我会找到些什么。
也许会回想起许久不见的宁静的感觉。

我转身跑回宿舍,随便换了件衣服就坐上了通往马尾的车。
虽说在福州念了好几年书却从没去过海边,只是隐约的知道,站在马尾边上,是看得到海的。
那时,我真的庆幸,还有一片海可以让我依赖。

我还记得那天车上的广播放着熟悉的歌。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我哼着哼着便感到一阵晕眩,眼泪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赶紧揉了揉眼,不让眼泪掉下来。

在马尾站下了车,却找不到海在哪儿。
周围是高楼林立,人来车往。
可这些不是我要的,我要的那片海,它在哪里呢?
没有地图,也找不到方向,心中满是挫败感。
我抓住一个又一个过往的行人问他们哪里可以看到海。
他们摇摇头说不知道,或是用一种很不解的眼光看着我,然后头也不回的从我身边走过。
最后有人告诉我,在福州市区是看不到海的。
我着了急,忙抓着他问:福州不是连着海吗?怎么会看不到?
我想大概是我急切的表情吓到他了,他挥了挥手说着看不到的看不到的,匆匆离开。
我站在原地,面无表情。

我找不到那片让仁安心的海。
在这个明明看的到海的城市。
直到天黑,我还在陌生的街道上打转。

现在想起来,很奇怪自己当时竟然没哭。
只是平静的走着,看着太阳沉下去,街边霓虹亮起忽明忽暗的光。

后来路过一家饰品店。
店有个很美的名字,叫天使。
这个名字让我想到我爱的仁。
于是,走进去选了一颗淡蓝色的耳钉。
浅浅的蓝,如海水一样的颜色。

回去时,车里空荡荡的,甚至安静得听得见轮胎滑过地面的声音,我蜷在一个角落把脸贴在车窗上,冰冷的玻璃质感刺得脸颊疼痛。
后来,我再没有去过马尾。
但我还是相信那里是有海的,只是我找不到。

一段追逐安心的找寻,无疾而终。
除了一枚耳钉。
淡蓝色。
它一直在我的左耳。不曾离弃。
3.冬天快乐
我坚强了一整个秋天,然后在2005年最后的冬夜流完了整个秋天的泪

忘了是怎样走出那段灰色的秋季的,仿佛不知不觉就淡忘了。
日升日落,网上的人似乎又找到了更新鲜的话题,也不再谈论KT的是是非非了。
随后,冬天悄然而至。

有关2005年冬的记忆,是两个梦与一场淋漓尽致的眼泪。

第一个梦里,只有仁。
那个梦很短,没有情节,没有色彩,如一张陈旧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仁的身影是模糊的。
模糊到我来不及看清他的样子。
但我知道,那是仁。不会错。

醒来时脸颊冰凉,没有泪痕,心里却是没有由来的沉重。
连自己也说不出是为何沉重,只是压抑到难以呼吸。
于是我猜想,那个梦,一定是不快乐的。

当晚,便决心做一个属于仁的PV。
我对自己说,至少在我世界里,仁要是幸福的。
比谁都幸福。

这就是后来的《遇见》。

第一次的PV做的惨不忍睹,但我还是喜欢的。
《遇见》里的龟被仁吸引着,随后爱上了,便是不顾一切,抽不了身。
他也想过放弃,也尝试着过一种没有仁的生活。
以为会过得很好,到最后才知道,这故作坚强的伪装脆弱得不堪一击。
轻轻一碰,便溃散了。

他其实就是另一个我。
一个虚构的故事,却是我真实的生活。
不能多爱一些,也回不到不爱的过去。
进退无路。

昨天夜里突然梦见你/幸福近的让人想哭泣/很想此刻的天空/能下一场雨/就不会有人看到/我脸上的泪
这段话在《遇见》里,是龟写给仁的。
但真实的,这是那夜的梦留给我的唯一的记忆。
一种幸福到想哭的冲动。
一种醒来后恍然的失落。

第二个梦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梦见一场DBS。

DBS出ML的时候,已是寒假。
对于我,这个寒假也许只是意味着没有网络的一个月。
无法言喻的漫长和难熬。
ee发短信告诉我有ML时我激动得手指在手机键上按得飞快,我说,真的吗?好想看啊!
而这份激动并没有维持多久,当沙沙和X接二连三的发来类似的短信时,我脸上的笑便挂不住了。
我不知道要怎样回复,那种强烈的想看的渴望远不是手机上“好想看”三个宋体字能说尽的。
最后索性关机。

相较于第一个梦的模糊影像,这次的梦异常的清晰。
KT在台上有说有笑,没有吊钢丝的危险场面,只有一片温馨的疯疯闹闹,我坐在台下安静的看他们演出,全场只有我一个观众,仿佛专为我而演。
半夜我被冷醒,漆黑的房间只有风恣意的乱窜。
远处依稀有鞭炮声,麻将声和爽朗的笑声。
那一瞬间,竟觉得凄凉。
我把手捂在双眼上说,别哭,大过夜若是哭了便会哭一年的。然后硬是忍住了泪。

初一晚上LP发来短信说KT322出道时我是不信的。
我一边回复说真的吗?太好了!一边想着怎么可能,绝对假的。(—__—|||)
然后是L发来第二条,X发来第三条……
最后一条短信是X在凌晨1点半发来的,她说,已经确定是真的了!P啊,你今晚要睡不着了吧?
然后,我就哭了。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会被那晚的自己吓到。怎么会哭的那么凶的?像发泄一般,几乎是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像孩子似的狠狠的哭。枕头湿了好大一片,可我还是哭个不停。
其实很多个夜里,我都想好好哭一场。可我想哭的时候没有眼泪,有眼泪的时候又对自己说你要坚强。所以似乎积蓄了很多眼泪,多到连自己都感到吃惊。
后来哭得筋疲力尽,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心满意足的睡了。

似乎就这样,我在05年最后的夜晚终于任凭眼泪放肆了一回,也在眼泪中看见我的2005渐行渐远,2006悄然而至……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池袋西口公园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U上田龙也——Imaginary Worl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