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原创]谈谈现代禅诗中的物情之美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评论与鉴赏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星儿叶子

澳洲彩虹鹦版主




加入时间: 2008/03/11
文章: 1403

积分: 4527


文章时间: 2017-7-28 周五, 下午6:36    标题: [原创]谈谈现代禅诗中的物情之美 引用回复

谈谈现代禅诗中的物情之美
——以《现代禅诗探索丛刊》为例

星儿叶子

现代禅诗中的物情之美,是一个值得专门研究的问题。过去中国传统诗词讲究“一切景语皆情语” ,诗中之景似乎都是为抒情而设,或者寓情于景,或者借景抒情,总之,“景”都是为“情”服务的,“情”总是处于主体地位,而“景”处于辅助地位,现代诗歌一般也继承并发扬了这一传统。但是从现代禅诗来考量,其实,诗中的“景”是有独立性的,具有自身独立的审美价值,并不完全是为主观抒情铺设的辅助工具或道具。

现代禅诗主张万物平等,物我相融,那么现代禅诗的诗人们在观照万事万物的时候是没有分别心的。他们怀着悲悯情怀平等对待万事万物,并不是高高在上,认为人可以指挥万物,役使万物,从而任意驱遣万物为己所用。他们把自己融于万物之中,认为自身是万物之一分子,与万物相互依存,相互亲近,相互影响和促进,所以他们以平等之心观察它们,体悟它们,抒写它们,赞美它们。因而这些摄入诗中的景象多是客观的,生动的,千变万化的,也是自身具足灵性和生命的,它并不依附于诗人的主观情感而存在,它们可以依赖于自身的性情灵性特色优长而独立存在,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

碧青在《禅对世界现代诗的影响初探》一文中这样论述:“在禅家眼中,万物皆有佛性。所谓佛性,或许就是脱胎于宇宙母体的万物同生共存时天然具有的某种相同的基因或属性。这或许就是禅者的心灵更容易进入人和大自然合一境界的思想基础。亦是内心的和谐圆满之源,是追求人间世界和平安泰的力量之源。”

日本的三好达治所著《柔弱的花》一书中有一段诗:

早上开放的牵牛花,中午即谢
中午开放的旅花,晚上即谢
晚上开放的葫芦花,次晨即谢
生命虽很短暂,却都有时间性
快快地回去,都不知该回到哪里

生活中自然平常的事物,被诗人点化之后,便呈现出不同寻常的意义来。这首非常著名的现代禅诗,就是以各种花为描写对象,从花朵开谢的自然现象来揭示万事万物都具有时间性的特点。从而揭示生命的荣枯盛衰的时间性这一自然规律。诗中以物为主要表现对象,揭示自然规律,并不摄入过多诗人主观情感于诗中。

南北在《现代禅诗一瞥》一文中说:“诗歌在与禅的接触中,吸收了禅对生命,对自然,对山河大地万事万物那种超然,明净,空灵,穿透的智慧和精神境界。

美国著名垮掉派诗人加理.斯奈德主张诗歌返归自然,将禅的精神融入诗中,使诗歌更接近于事物本色,他的著名诗篇《库拉卡克山上的雪》这样描写库拉卡克山上的雪:

唯一可信赖的
是库拉卡克山上的雪
田野和树林
解冻,结冰,解冻
根本不能相信
今天,山上起了风暴
像一团模糊的泡沫
这是真的
但唯一的一点希望
仍是库拉卡克山上的雪

诗人以库拉卡克山上的雪为描写对象,写出了高山之雪给人类带来的依赖感,它千万年不变地解冻,结冰,解冻,循环往复,雪水滋润了田野,养育了树木和庄稼,从而千百年来养育了人类,所以库拉卡克山上的雪是人类生生不息所依赖的环境和物质条件,是人类的唯一的希望所在,虽然,它有时也会出现高山雪暴,产生破坏力和灾难,但它仍是人类唯一可信赖和依赖的东西。

在诗中库拉卡克山上的“雪”成为了不折不扣的主角,它就是被关注的对象本身,被呈现,描述,肯定和赞颂。这一景物不是任何情感的辅助物和替代品,它即自身,自带圆满,它自身呈现出丰富的物情之美,引发读者无限想象。

现代禅诗的艺术形式,直接融合了禅的直觉思维的活动形式。正是直觉思维观照抵达的悟境所呈现的诗歌灵感和灵性之光,使现代禅诗具有了一种内在的生命温度和灿亮的精神光芒。
台湾著名诗人洛夫写作了很多契合现代禅诗理念和意趣的诗歌。他的现代禅诗值得认真研读。他的名作《金龙禅寺》这样写道:

晚钟
是游客下山的小路
羊齿植物
沿着白色的石阶
一路嚼了下去
如果此处降雪
而只见
一只惊起的灰禅
把山中的灯火
一盏盏地
点燃

这首现代禅诗达到了人事物景浑然天成的境界。金龙禅寺的晚钟响起,游客沿着山间小路下山。白色台阶一级级而下,羊齿植物长满了台阶两边。降雪是一个假设,说明天气不太好,而灰蝉被惊起。天色已晚,山中灯火一盏盏亮了起来。尽管诗人很讲究炼词,但我们依然看到了一个完整的山中傍晚时分的场景,有些灰暗,静谧,安然。山寺和俗世人家,游人与植物动物,都静谧和谐于某一时空里,浑然一体,出世与入世交融于如真似幻的诗情画意里,禅境和禅意于不经意间幻化出来。

碧青曾指出:它们(万物)的丰富性不仅自足呈现,而且会反影响到人的主观情意,丰富和发展人的情感。所以它们在诗中完全可以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甚至成为一首诗的主体,人的主观情感反退居次要地位了。

女诗人碧青的这首《明暗,睡或醒》很好地体现了自心顿现真如本性而契证宇宙万物的精神特色。

《明暗,睡或醒》

太阳
走着走着
鸟巢就暗淡了

黑夜
睡着睡着
天就亮醒了

时间的风
吹着吹着
春山的古道
就开出白茶花了

此诗以轻灵笔触写出了时光的无声转移和季节的更替。而那春山古道上盛开的白茶花就是诗人要赞美和肯定的事物,它们的灵性自带光环,灼灼闪耀,熠熠生辉,本真世界,自在圆满。不说一言,而一切神性俱在。甚至超越了人的主观情感的丰富性,这就是物之美的魅力所在。

古石在《关于现代禅意诗和现代哲理诗的异同初探》一文中阐述了现代禅意诗与现代哲理诗二者在观照方式上的差异:中华民族传统的观物方式,以我观物,以物观我。以我观物,故万物皆着我之色彩。以物观我,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现代哲理诗在观物方式上大多以我观物。而现代禅意诗的观物方式,则是迥异于这两者的禅定直觉,它不是观物论,而是直觉论。讲究一种自然而然的顿悟,它的关键是保持心灵的空灵自由,即"以寂照圆融的全方位心性方式‘审视’世界,它秉持主体视点失落,情感消亡和直接进入对象里头做直觉体验等三大特性"(陈仲义)。

现代禅诗派诗人南北这样描写沙溪雪后的下午:

《在沙溪雪后的下午》

阳光落在积雪上
倾斜的木栅栏一头
水滴很有耐心地滴下去

一滴,两滴。十米之外
屋后的老合欢与桉树上
众鸟起落,喧闹

一本书打开
一杯茶静坐

此诗构画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宁静安然的图画。阳光,积雪,倾斜的木栅栏,慢慢滴下的水滴,屋后的老合欢与桉树上飞起又落下的鸟儿,一本打开的书,一杯静坐的茶。一切事物都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在地存在着,它们互不相扰,各自安好。又相互依存,互为背景。在这个宁静的世界里,景物和人是平等存在的。并没有以太多的人的主观情绪来投射影响外在景物。甚至人的形象没有直接出现。只以一茶一书代替。把人的形象淡化虚化处理,这并非诗人有意为之,而是诗人从禅的角度出发观照客观世界,必然产生这样的直觉和视角。

我们再赏读一首也牛的《雨停了》 :

《雨停了》

也牛

听不见雨声,就听小溪说话的声音吧
春天里它曾说出大大小小的卵石
以及卵石背后的青苔,两岸桃花

现在,它在说什么呢
你指着柳树下
一只用翅膀拍打水面的麻鸭
说:"看吧,它被小溪逗得嘎嘎大笑哩!"

此诗主要写了小溪这一意象,并以它为比拟对象,写活了一个春天的故事,你看那大大小小的卵石,青苔,两岸桃花,柳树下用翅膀拍打水面的麻鸭,这是一个生动活泼,和谐相融,自在生存的世界。可以假设一个问题,这美好的画面,万物的欣喜是因人的愉快的心情而出现的吗?很明显不是。它并不因人的喜怒哀乐而变化。它有自身的存在规律,春荣夏长,秋收冬藏,所以不能说是借景物事抒写人的喜悦之情,甚至可以说是写景物之美感染到了人,影响了人的心情愉快。景物在诗中取得了独立地位,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因而成为这类现代禅诗中的主体审美对象。而它自身所传达的生命意识等等是它作为主体审美对象而附带或延伸出的审美价值。这就是现代禅诗中的景物和一般意义上的诗歌中的景物所不同的地方。

李艳敏在《用骨骼堆塑永恒》一文中说,拥抱自然,触目皆美。自然万物都可能引起诗人的思索。所谓一粒沙中见世界。世界上的万千生灵,在智者的眼里,是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它们都是独立自足活泼泼的生命个体,却蕴含着宇宙间最普遍的真理。

诗人奥冬的《小院》里 正发生着什么:

黄黑相间的蜈蚣
爬上现代禅文学院台阶
在石缝里蜷起身子

累了,就歇会
我在一边
看自己的书

小院自由而安宁由两个场景展现出来一只蜈蚣的活动细节,爬上台阶,蜷起了身子,累了,歇息,我在一边看书。
诗中的人和蜈蚣,是两个完全平等的事物,共同构成小院的生命存在,共同显示小院的宁静。看书的人和爬动的蜈蚣没有谁主谁次之分,谁是谁的陪衬。万物达于平等境界,和谐存在。

女诗人星儿叶子眼中的那朵“山间野花”也非常可爱 :

《山间野花》

星儿叶子

淡紫色花瓣
针尖样细小
点缀在细叶之间

山风吹来
它和着满山碧叶
一起摇曳
眨着小眼睛

此诗以山间野花为描写对象,通过细节刻画写出了一朵山间小花的美好生命状态。它有着淡紫色花瓣,花瓣只有针尖样细小。它成为绿叶的点缀,山风吹来,它和着满山碧叶随风摇曳,眨动着天真的小眼晴。这是一朵自在的小花,这是一个自在的生命,是万物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精灵。它可能会被人的忽略,但它本身却如此自在和美好,它以自身创造着生命的美好,也享受着生命的美好,它甚至可以是万物自在的象征,被诗人发现并关注,肯定和赞美。你若爱一朵小花,便会平等对待它,你会平等对待一朵小花,便会平等对待世界,你的爱是对生命平等的尊重,你的爱便是大爱,丰盈而饱满。

诗人古石则这样描绘了月光下阳台上独自开着的花:

《夜渐渐静了》

夜渐渐静了
阳台上的花
独自开着,月光
从天上轻轻地
俯下身来

你望着花朵出神
仿佛人世间的美好
就在这花里

这首诗中描绘了夜晚宁静的状态。有阳台上的花,照着花朵的月光和在月光里静静望着花朵的人。景物和人物共同构成了这个宁静的夜晚。虽然人的形象着墨稍重,但是我们并不觉得景物是人的陪衬,而是感觉到人物景的和谐统一。诗人眼中月光下那朵独自开着的花,映照的就是整个人世间的美好。

碧青曾这样深情论述:“ 其实,大自然每时每刻都呈现着生命存在的真相。源于大自然的万物,原本就在自然而自由地生长着自己。置身于大自然,就会发现,大自然的神意,早已赋予了万物不同的形体。每一种生命深处,都有一种蕴满自然天机的内核。天地间的浩荡生机,哺育着万物的神形,在天地间显现繁华之象和蓬勃之韵,早已经赋予了每一种生命所独有的属性。 ”

2017年7月21日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星儿叶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巫逖

钻石级版主——感谢您,和我们一起成长!




加入时间: 2005/09/12
文章: 31866
来自: 澳洲悉尼
积分: 130420


文章时间: 2017-7-28 周五, 下午8:07    标题: 引用回复

好评
_________________
巫逖
澳洲彩虹鹦国际作家笔会荣誉会长

与澳洲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先生在任时合影
www.azchy.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巫逖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星儿叶子

澳洲彩虹鹦版主




加入时间: 2008/03/11
文章: 1403

积分: 4527


文章时间: 2017-8-01 周二, 上午8:46    标题: 引用回复

巫逖 写道:
好评


谢谢巫老赏读!问候您!祝福安康!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星儿叶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评论与鉴赏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