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连载]16、还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不平凡的平凡》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山佳

澳洲彩虹鹦版主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69
加入时间: 2005/09/20
文章: 1097
来自: 中国辽宁
积分: 4482


文章时间: 2020-3-19 周四, 上午11:50    标题: [连载]16、还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不平凡的平凡》 引用回复

16、还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不平凡的平凡》

《惠宾楼》是东行最有名的大饭店。在金都市有两个地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民间历史最悠久,各行各业最为有名的商业街。那就是北行与东行。但是,从公私合营以后就萧条多了。可是,地名还在,如:纸行、菜行、珠宝行等。援朝等随着文革刚走进饭店,“文革!来了!”这时,一个文质彬彬的有二十多岁的人,在侯客厅的沙发上站了起来,向文革走来。“哦!赵哥呀!张大哥来了么?”“还没有,说是等你们来了,让你去接他。”“好的,在那屋。”“208房。”好的,援朝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秘书,我们都是哥们。“”这就是援朝。“”哦,张哥总提起你,久闻你的大名,没想到这样年轻呀!“赵秘书看着敞开着的蓝棉猴,穿着一身军装的援朝,有些又惊讶,又敬佩的与援朝握了握手。“那当然了,我校的文革主任么,援朝你们随赵秘书先上去,我去接我张哥去了!”文革边说边向门外走去。“好的。”援朝答应着。“过誉了,赵秘书。就是一个小小的初中生么。”“那可不一样,看你的气质,给人是贵而不傲、不可小觑,雅而不温、几分英武,就是不一般的感觉啊。””赵秘书真有文采,看你说的。“援朝不好意思的,又向赵秘书介绍了念中与凯录。援朝与赵秘书边说边走上楼去。念中、凯录也随着来到了二楼208房间。屋内一张大圆的木桌子,周围摆放了十把包心的木椅子。援朝与赵秘书相互谦让的依次坐下。又相互进一步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才知道,赵秘书姓赵,名厚泰,是金都大学中文系的大学生。六四年毕业分配到机床厂,在办公室做秘书工作。这时来了一位服务员说“那位来看看这些菜行不行。”“”我去看看呀。“”好!好。“赵秘书说着起身出去了。念中随后说,”我们全家就来过这里吃的饭。“援朝也想起与爸爸妈妈全家曾经上马路湾的《鹿鸣春》饭店的情景。”我可是头一次呀!开眼了。“凯录感叹的说。这时就听到文革说到”在208。“援朝就知道是张队长来了,与念中、凯录一起站了起来,援朝还没走到门口,张队长进门来就说:”援朝呀!你一走,上哪去了?也不来看我。“”张司令!敬礼!“援朝把在纠察队的那一套拿出来了,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这!这!这!这可不得了,哎呀!援朝呀!“一米八大个的张队长上来就把援朝抱起来了,在校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热情过。这可能就是离别后再重逢的感情吧。”张……“还没等援朝说。张队长就拉援朝坐下了,”你别听他们,瞎叫,哪来什么司令,大家都争的不得了,后来倒是我这个不争的当了一把手,大家捧的。你就与文革一样叫我张哥吧!“”那不行,按年龄,我到应该叫您张叔叔了呀!““啊!”张队长愣了一下痛快的说:”好那就叫张叔吧!文革也改口。“(没想到这一改口,竟然真改来了一段白头到老的姻缘,那就是三十多年后的后话了。)“好!张叔!”文革马上说到。张叔实际上是一位很宽厚、温良、亲切、仁义的长者,与什么司令的威风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还是抗美援朝志愿军的通讯排长。转业后分配到机床厂,通过自学一直做电器维修的技术工作,后来提拔为车间主任。文革刚开始。被选派到八十一中学担当工宣队队长。回厂后因深受全厂职工拥护,被大家推举为夺权后“联指”的一把手,与军代表一起主持全厂的工作,当时可谓在六七千人的国有大型企业里权倾一时。刚坐下张叔就说“我听文革都说了,你这一趟折腾的不简单呀!里毛主席有那么近么?!”“确实距离就有五、六米远,要是没有解放军拦着,我们就能冲上去与毛主席握手了。”“啊!你刚才那套敬礼什么的,是在纠察队学的吧?很标准呀!”“是呀!大队有一名团长带着,中队有一名连长带着,很正规的。遗憾的就是没当上兵。”“这以后你也错不了,看来你进步多了,成熟多了。文革更赶不上你了。”“哪能这么说,张叔!文革跟着你也是很好的。”“这可不能这么说,目前的状态可不是个事呀!看看吧!如果能发展得好,你也来吧!”“我就想当兵!张叔!”“那更好!要是不行呀!文革还得叫他回去。”大家都听着张叔与援朝的对话。这时赵秘书把菜都叫齐了。“这么丰盛呀!张叔!太浪费了吧!”援朝说。“吃吧!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哪!”(这竟然又让张叔说中了,这次竟成为了援朝与张叔的第一次,也是做后的一次吃饭。)不但有肉、有鸡、有鱼,还有大虾等。张叔向文革说“文革!来喝点酒。”说着文革打开了一瓶“西凤酒”。“还喝酒呀!”援朝说,“来!都是男子汉了么!喝点。”张叔说着拿起酒瓶先给援朝面前的小酒杯满上。援朝抢过酒瓶说,”先敬张叔叔。“随后给张叔叔满上,又给赵秘书、文革、凯录依次满上,在向张叔叔介绍了甄念中、钱凯录时,指着念中说“他喝酒过敏。算了吧!”“好!”张叔叔说。这时,举起酒杯的张叔叔说“援朝呀!来一个!”援朝忙端起酒杯说:”谢谢张叔叔。敬张叔叔。“说后大家都一饮而尽。赵秘书又忙着给大家斟酒。“你走后,谭学仁这个主任呀!啥事也定不下来,磨磨唧唧的,啥也干不成,就让那个费世中瞎折腾。欺负的我都看不下去。我这是回来了,不回来我也不干了。”张叔叔有感触地说。“谭主任是个老实人,是个好人。”援朝接着说。“我听文革说了,也就得你援朝收拾那个费世中,你敢干,又有头脑,真行!”张叔叔又举起酒杯”来援朝咱爷俩单来一个。“”好!但不能总这么喝呀!“”来吧!“援朝与张叔叔一起又一饮而尽。“张叔叔呀!我听文革说,您现在可是权倾朝野呀!”援朝就是想听听张叔叔对当前形式的看法。“什么权倾朝野呀,你也会用词了。我告诉你呀,我还是那句话,还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我看呀!这种状态不会太长,这真是一场空前的大革命呀!看看吧!”喝了一口酒张叔叔接着说:“你说说吧!啊!抓生产的讲究点产值任务什么的吧,就批判你什么“用生产压革命”;天天不生产,不是开会就是游行,倒是叫什么“抓革命促生产”;讲点技术标准吧,就是什么“管、卡、压”;搞质量检查吧,就是不相信工人阶级了;强调规章制度吧,那更是不得了,批你是资产阶级压迫工人阶级的管理方法;还有什么的……。咳!你说说这怎么干呀?!“张叔叔是越说越气愤,”管生产技术的吧,天天的跟你抱怨,干不了了;那些造反派吧,天天的批你'唯生产力论’。你说这怎么干?!““那真是干不了呀!援朝呀!你是不知道,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那谁还好好干呀?那可叫做是穷糊弄。以前吧,还发点奖金,奖品什么的,大家还有点奔头。现在可倒好,批'物质刺激’吧!批吧!批的一点都没有了。就剩点基本工资了,上下全一样,我这个全厂一把手跟工人一样。啊!不过也就是还能请你吃顿饭。呵呵呵……”张叔叔苦笑着接着说:”再有,现在厂里懂技术管生产的,从厂领导到车间专业人员还有几个呀!倒的倒,臭的臭,不干的不干;那些想干的又有几个懂行的呀!纯粹是瞎指挥。……得了!不说了,我是看不下去呀!“张叔叔激动起来了,越说越激动,”啊!计划完不成,让冒报!质量不过关,让作假!你说说,都来问我,啊!还得说形势大好,不是小好,而是越来越好!“”你说他妈的!这是什么事呀!?“张叔叔说着说着就气的骂起来了。”张哥!快别说了!“赵秘书打断了张叔叔的话。”咳!还真多亏你做点文章呀,要不然我一天都过不去呀!“张叔叔说着说着一杯酒一饮而尽。不知不觉的第二瓶”徐闻大曲酒“都已经都喝得差不多了。援朝看张叔叔满脸通红,说起话来是喋喋不休。文革与凯录俩更是敞开的喝了个酒足饭饱,只有援朝与赵秘书控制了一些,但援朝也感觉到脸上热了起来。这时,援朝一看表都下午两点多了,就说”张叔叔今天就到这吧!“”喝好了么?啊!啊!援朝!“张叔叔扶着援朝瞪着红红的眼睛说。援朝忙说:”喝好了!都喝多了!张叔叔!“张叔叔看着文革说”那好!文革呀!啊?啊!你不行了,……“”谁说我不行了,我还要送援朝去市接待站哪!“文革迷迷糊糊的就要站起来,念中有扶他坐下了。”不用了,不用了。今天不去了。明天我再去。“援朝忙说到。”还有事呀!援朝?“张叔叔的问。”没事,没事。张叔叔。“援朝忙说到。”你跟我说实话,话有什么事,“张叔叔清醒的认起真来了,问道。援朝只好把去接待站的事情说了一遍。”没关系,那好办。这么地,今天不去了,赵秘书你还行,先送援朝他们回去,回来接我们。……“”不用!不用!赵哥我们三人走回去,溜达溜达,你送张叔叔和文革回去吧!“援朝说着就站起来要往外走。张叔叔一把,把援朝又拉坐下,”你听我说,““好!今天不送你啦,你们走回去,援朝啊!明天你一定在家给我等着,这台车给文革用一天,让他去接你,送你去办事。””对了,文革认识你家么?“”张叔叔,我看这么的吧。明天让文革一早上我家,接我,我领他去援朝家。“还没等文革说话,念中拍着文革突然的插话说。”好!那就这么办!文革呀!听清楚没。“”知道了!知道了!“文革连连说到。就这样,念中扶着文革,随着援朝扶着张叔叔和赵秘书一起下楼来。赵秘书早已结算完了,出了楼门,援朝扶着张叔叔坐进了前排坐,张叔叔一再握着援朝的手说”什么时候再来一定找你张叔叔呀!啊!“”好!好!张叔叔,我一定来。“援朝一再地说。文革坐进后排,赵秘书开着吉普车离开了《惠宾楼》。念中扶着凯录随着援朝在街上溜溜达达的向凯录家走去了。

_________________
山佳——詩是:自釀自飲的美酒 越飲越醉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山佳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275685513 雅虎讯息通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山佳草堂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