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非马作品研讨]《啊,我们时代的千里马!》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新州华文作家协会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巫逖

钻石级版主——感谢您,和我们一起成长!




加入时间: 2005/09/12
文章: 31925
来自: 澳洲悉尼
积分: 130487


文章时间: 2008-12-02 周二, 上午8:10    标题: [非马作品研讨]《啊,我们时代的千里马!》 引用回复

[非马作品研讨]《啊,我们时代的千里马!》
——非马作品研讨综观档案


非马,当今美国的千里马;
非马,我们这个时代的千里马。
从“黑奴到总统”,震撼全球。
在这兴奋的时刻,迎来了澳洲彩虹鹦第八期非马网上作品研讨会的顺利召开与胜利闭幕(2008。11。15-11。28)。在这之前,他被邀前往中国分别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与南宁大学,走访大江南北,故乡山水。他所到之处,其名字与诗并行;其诗与掌声同响。他对前来参加研讨的大学生说:你们都很年轻,你们是诗歌的未来。他到南宁一游,与苑眉诗家第一次握手。苑眉姑娘一个激动,竟以前所未有的评论文章,似仙女散花,大数量、高质量,撒将过来。看得我,目瞪口呆。读者请看,有评论为证。

苑眉评论雷声如下:因为花儿、漫画“马桶的现实”、触摸“越战纪念碑”、“黑马”一样非马、“蒲公英”的梦、风中的蝴蝶《流动的花儿》、由台湾的几首乡愁谈起、等七篇评论文章。那评论的声音,摇得南宁都是诗;摇得长风论坛都是诗。她,不数第一,也数第二。

冰花MM,更是前无古人,后未见追兵。她太优秀了。她是美国的“冰激琳”,泊到喉的深处,酷!!!请看她的卫星:眼中的著名诗人非马、“醉汉”诗赏析、浅谈非马先生的爱情诗、诗意如风拂过——读非马“凡心动了”、如何欣赏非马的诗、非马和他背后站着的那位女人、仿非马的《秋叶》作首《秋风》、[转帖]人物专访——非马、[转帖]专访:诗人非马、仿非马的《留诗》写首《冰激凌》、等十一篇名评。她虽愿认第二,却谁敢抢占第一。

吟啸徐行,微诗写手,好样的。他在给非马的评论文章有:简洁蕴籍震撼创新的“鸟笼”、民族灵魂的“醉汉”、文化和心意义的黄河,等3篇论文。写微诗者写起论文来,当然得下番功夫啰。他拿出了美和力,我向他致意。

郑达夫版主,他把自己的感激之情用在为非马作品写论文,一写就是两篇有份量的评论:品“功夫茶”、读“秋窗”。在百忙之中起笔,我向他表达敬意。

湘雯老师,我对他(她)不太熟悉,不好意思。其两篇论文使我掉眼镜。其:现实与现代的诗情升华、读非马老师诗歌印象,就是够质数。

杜鹃写串名诗20余首与点评他人作品而名声大振,近日给非马献上两篇作品:非马劲飞、幸会非马伉俪激情荡漾[附照片链接],又引来众多目光与掌声。

为非马作品献上评论与和诗的作者有:
林溪:解读非马《中东风云》。
山城子:不加雕琢的语言特显张力。
刘剡:读非马诗是一种幸福。
旺青:读“鸟笼”。
杯中冲浪:非马“飞”与“不飞”都是一道风景。
曾庆怀:浅谈非马诗歌的思想性和艺术。
蓝月云梦:《蒲公英》简评。
霍俊明:求真的汲水者和诗美的跋涉者。
月色江河:简析非马“非马的艺术世界”。
李景麟:同题诗五首。
陈千武:诗的焦点。
陈幸蕙:小诗星河——非马小诗三首。
吴震寰:有诗为证——我所熟知的非马先生。
雪绒:在两种语言中游走的诗人。
唐玲羚周伟民:诗艺的现代重构。
李元洛:此马非凡马。
肖金梁:读非马的诗,品人生的戏。
韩景生:浅析非马的《红披肩》。
刘强:非马诗的幽默品格;现代艺术的新拓展。
梦君诗画两翼:短评几首
巫金余:敲醒

美祉:似熟识又陌路的幕后制刊人。苑眉说:“再不出来,都快把你忘记了”。啊,苑眉忘掉美祉,小事一桩;倘若美祉忘却苑眉,就大件事,非—常—大!(苑眉小姑娘蒙在鼓里啰)她一举抛出:捧读《越战纪念碑》、一点一滴不徐不疾,两篇论文非同小可。请欣赏她的一段精湛论语:“从容是一种心境,一种对生命最本质的态度;从容更是一种奢望,是一种难以达到的人生境界; “一点一滴,不徐不疾” 让自己还有一颗快乐的新心,这才是我们拥有的最大的财富。”

巫逖:左残右拐,蜗步而来。赶不上浪头,也面对大海;未可乘风破浪,也在伟岸喝彩。非马诗的大海洋,(人云:信耶稣,得永生)我却:信非马,得诗圣。我也帖上:核能科学家的诗魂、非马非马、放歌十一月、致非马、致“鸟笼”、非马印象——非马伉俪访澳日记、和非马“肚皮出击”、读《冰激琳》、《啊,我们时代的千里马》,等九篇小作参与热闹。

综观以上论文与和诗,约60篇作品,是长风论坛前七期作品研讨会最鼎盛的一期。“此马非凡马”(李元洛诗题),的确如此。“春风一点,苞儿拱拱/于天使嘤啼中/滴翠,撒一段浓极淡极的灿香》(巫逖微型诗)。

我欣悦,当今最活动的诗坛评论家们发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千里马。我不打量从作品以外去理论非马的成功之处。通过作品与评论,我被非马诗的艺术水平强烈震撼著。他的作品与众多诗人的作品截然不同。他以短见长。他的诗作是人民的呐喊;是和平的呼吁;是两岸沉重的乡愁。感情的深度,感人的深度,艺术的深度,总是与时代的现实深度密切有关。社会底层的生活永远是他诗的牧歌,诗的浩瀚奔腾的海洋。他,首先是以本身诗歌的活跃性出现于这个世界,形式多样、生机勃勃,营造大好局面;他,畅游于大量的海外华文诗人当中,与他们建立了跨国或无国界的深层友谊,建立了华文新诗的联合国;他,再次是诗如其人形象可亲,无论走到那里,都能完成诗艺的创新,完成形象美的感染。借一位女诗人的话:“他太帅了”!他的形象到了高潮!他的个子很高,诗很短,魔力很大。这样的一匹马,谁不爱骑著诗,去千里。他的作品,达到“看似寻常实奇崛”的艺术仙境。

《我看见您了,非马!》,您是真正的“艺术与人生的同道者。”
走近您,南极为我披星载月。
您却说:“我深深相信,诗歌是永远不会闭幕的。”
何等豪迈的语言啊!

_________________
巫逖
澳洲彩虹鹦国际作家笔会荣誉会长

与澳洲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先生在任时合影
www.azchy.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巫逖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新州华文作家协会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