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 href='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AuWinner/index.php?c=12/'>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a></B>总目录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

凡发布过激政治、宗教、人身攻击言论,一律删除。

澳洲长风导航 Site Map
 
 帮助帮助   搜索搜索   会员列表会员列表   团队团队   收藏夹收藏夹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登录登录 

《父亲·木犁·蓑衣》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斯厚人[——“澳洲彩虹鹦”第四期网上作品研讨会(2007年4月12日~4月25日)]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斯厚人

澳洲彩虹鹦版主




加入时间: 2006/05/12
文章: 5625
来自: 中国佛山市
积分: 24793


文章时间: 2009-7-27 周一, 下午9:49    标题: 《父亲·木犁·蓑衣》 引用回复

《父亲·木犁·蓑衣》
文/斯厚人
父亲,木犁,蓑衣
我之所以要这样的排列
是因为他们的一生
风风雨雨都不肯分离

我见不到父亲很多年了
老屋的檐下只剩一架木犁
木犁的身上
褡盖着一件蓑衣

蓑衣—父亲—木犁
我现在只能这样来分辨
从田地里歇进老屋的是木犁
从老屋回归到土里的是父亲

父亲是木犁的魂
蓑衣是父亲的影
木犁最知父亲的心

父亲的性情同木犁一样古板
踩在犁沟里的岁月
跟老黄历上的脚步
一样整齐

木犁的格调与父亲一样固执
土地翻开了
蓑衣裹出的日子
比稻麦吐出的金穗还要沉甸

父亲出生地主
木犁与富农有情感上的相联
父亲的木犁又是真正的木犁
所以,它与父亲同属一个阶级

临走时父亲还戴着一顶帽子
留下一件蓑衣
木犁
领不到人格尊严的躯体

木犁的脊背有风湿的伤痛
一件蓑衣裹走了一个甲子
却护不住一架木犁
永远也无法伸直的腰膝

风的步伐又重新迈过
教我怎样去拾捡
落满尘埃的一声叹息。

_________________
春天的阳光是我送给你的一束鲜花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斯厚人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619937070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Aust Winner 澳洲长风论坛总目录 -> 斯厚人[——“澳洲彩虹鹦”第四期网上作品研讨会(2007年4月12日~4月25日)]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澳洲长风(www.australianwinner.com)信息部提供论坛管理及技术支持